大法洪流中的小浪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三日】法轮大法从一九九八年开始在我们县城洪传,当时才十几个人在街边炼功,从那时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一年多就传遍了各个乡镇。在县城新修的广场上,每天清晨,学炼法轮功的队伍就占了大半个场地,悠扬的音乐,舒展的动作,吸引不少人观看。以“真善忍”为指导标准的修炼,迅速使人道德升华,身心健康。人传人,心传心,“闻者寻之,得者喜之,修者日众”[1],是大法洪传的真实写照。

这里说说我知道的几件事。

快来教法轮功!

我是中学教师,机缘巧合,得到了宝书《转法轮》和《法轮功》,我明白了这是叫人按照“真、善、忍”修炼的。没人教功,我就自学了五套功法,刚学就感到了很强的能量,手在脑后被吸住一样,用劲才提上来,只炼一套,身体也很舒服。

一次课间操时,我在教导处休息,同事这个说腿疼,那个说有肩周炎,我说:来,教你们几招,保证轻松。有人响应,我就教了他们第一套功法。同事炼完后纷纷说:“真的很舒服,这功好!你就天天带我们炼功吧。”

这样每到课间操时,就有人叫:某老师,快来教法轮功!我们就经常在教导处或政教处炼功。因为时间短,所以每次只能炼一套功。没多久,一位数学老师说:我一个同学在北京工作,给我介绍了法轮功,还邮来一本《转法轮》。你不如早上来,到操场上教功,还有人要学,我来组织。这就是我们学校集体炼功的开始。

小炼功点上的奇迹

一九九八年暑假,我们几个坚持修炼的人就在教学楼前的小树林边晨炼。这时一位修大法的大学生回来了,同我们一块炼,给我们纠正动作,带我们学法。不到两个月,两个奇迹出现了。

其一,A是一位物理老师的家属,早上在附近锻练,我们学员请她参加炼功,她说没时间。第二天早上她却直接走过来问:你们有 (法轮功的)书吗?那个大学生把书给她,她翻了一下书,说我看看,就带书回家了。过了几天她就来炼功了,而且热心参加洪法活动。后来她给我讲了自己的故事:我也不知得了啥病,多少年了,脊背煎熬,那感觉比疼痛还难受。每年都花几千元看病吃药,总不见好。最热的暑天,也得套上夹坎肩。那天晚上,似梦非梦中一位高大的年轻人坐在我身边,从我后背往出拉东西,拉呀拉,拉出来象麻线一样的东西,还五颜六色的,堆的象个大麦秸垛。拉完了,我一下就轻松了,全身很舒服,醒来后我真的好了,这简直神了!我感觉与你们炼的功有关,所以借书看。一翻书,看到师父照片,我心里太激动了,就是他!大法师父给我治好了这顽症。我对她说:你根基好,还没炼功,师父就管你了。从那以后,我们学校里谁要说法轮功搞迷信什么的,让她丈夫听到,马上跟人理论:法轮功讲真、善、忍不好吗?不花钱、不吃药病好了,这是事实!让人身体好了有错吗?

其二,我们学校离医院很近,医院里也有医生到我们这边场地锻练。有位孙大夫六十多岁,她脸色黑黄,嘴唇青紫,说话气喘,走路蹒跚。开始她不相信气功,后来听到的奇事多了,也来学功了。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和鼻癌,学了不长时间,突然无病一身轻了,面貌一新,一切如常人。这个奇迹在医院传开,很快又有三位医生参加了大法修炼。

我母亲炼大法了

那年我母亲七十三岁,小学退休教师。她得过肝炎,多年的高血压、甲状腺一侧切除了百分之八十,另一侧切除百分之五十,经常出现各种病,出门就带一大包药。为治病健身,练了几种气功均无效。母亲总说:我是个迟钝型。

我送她《转法轮》,她看了后说:这功是好,可不能同时练别的功。她想不通,没炼。后来她看到广场上法轮功壮大的炼功场面,才开始学炼。这次她可不迟钝了,学功约半个月左右时,我弟弟(在某空军医院工作)与她通话:“妈妈,你声音怎么这么清亮了?中气很足,好象精神非常好。”母亲兴奋地说:“我炼法轮功了,连降压药都停了。”弟弟又问了些情况,也很高兴:“觉的好就炼吧。”

炼功场上空的红光

医院的贾大夫,才三十多岁,却有很严重的心血管病。因此他练了很长时间气功,效果不明显。一九九九年在大法洪传高潮中,一天他到我们在电影院外的炼功点上,想借大法书,并说看全部大法书。我把那时所有的大法书都借给他。在还书时,他说:“法轮功就是好,很正。”还告诉我:“我看见炼功场上空一片红光照着你们。”他很惊奇,认为这可不是一般的功法。这位年轻医生虔诚的请了《转法轮》,走進大法修炼,很快恢复健康,精神焕发。有时还把他五岁的儿子带出来学炼。

到我家院子里开法会

一九九九年初春一天,晨炼完,一位旁观妇女说:“你们到某家去教法轮功吧,她儿子有病,都休学了,一家人很发愁。”我和同修去了,这家孩子姓陈,十八岁了,患过敏性紫癜,治不好,没上高二就休学了。那天陈同学与他小弟弟、祖母在家。我们介绍了法轮大法,又放了一段师父讲法录像,他表示想学。

他的父亲是卫生局会计,母亲是防疫站医生。父母非常重视此事,亲自认真考察了一位二十八岁的农民小伙子,得了同样的病,在完全绝望的情况下,修炼法轮功痊愈了,他们看到痊愈后的壮实的小伙子,完全放心了。他家一下请了全部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让儿子好好炼。

这孩子单纯,悟性好,每天参加集体炼功,学法、背法、给老年学员抄写经文,一次我们在广场上打坐时,听到围观的人说,看那两个年轻人,真的很象佛。陈同学提高很快,修炼不到二十天就彻底摆脱了病魔,无药而愈。陈同学高兴的回到校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旬,我们想开个交流会,找不到合适的场所,正着急呢,陈同学说:我爸爸说了,在我家院里开法会吧。这家人的热心让我们很感慨。孩子从患不治之症到不药而愈,他们见证了法轮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深信法轮大法好。后来他们全家都修炼大法,院子就是个炼功场,也有邻居参加。他们用支持大法活动来表示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之心,他们觉的在自家院里开法会,是他们家的福份和荣耀。

但是我们的法会没开成。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利用中共政权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迫害不断升级、九族株连式的牵扯中,我们那位陈同修,高二年级被迫退学。

后记

法轮大法是佛家上乘修炼大法,至今已翻译成四十种文字,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我常想,如果没有这场疯狂的迫害,人人都接受“真、善、忍”,现在我们的国家会什么样呢?肯定象我师父指明的:“出盛世 君臣正 延阴福 民安定 五谷年年丰”[2]。国泰民安,是多美好的一幅神州安乐图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大法行 宋词〉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