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百元钱看修炼的严肃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去年秋天,妻子捡到一百元钱,没找到失主,就拿回家给了我,让我交给资料点的同修做真相资料救人用。我就顺手把一百元钱和家里平时的零花钱放在了一起。

去年冬天,我在炼第五套功法双盘腿时,左腿不慎别了一下,从此不能双盘,但不妨碍工作。我也没放在心上,以后第五套功法就没再炼。

今年开春,妻子同修去集市卖大豆,收了一百元假钱,我埋怨她不仔细看,但没有找自己。从四月开始,我走路干活,左腿明显觉的不对劲,左腿膝关节内侧,用手一按有疼痛感。

这时我开始向内找,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发觉自己在很长的时间内学法少,安逸心较重,色欲心、争斗心、气恨心、怕心等各种人心在不断的增强。真相也没讲,同时也想起妻子同修捡的一百元钱,不知什么时候让我充当自己的钱给花了。联想到妻子同修收到的一百元假钱,心里还想,师父讲的有失有得的法理,真是千真万确呀。

前些日子,邻村的同修A跟我说,我这里还有他十三、四个盛矿泉水的水桶。事情是这样的:我家是个学法点,邻村同修A从二零一一年前后开始,每星期二晚上来我家集体学法。我村从一九九五年开始,陆续引進几十家污染工厂,地下井水严重污染,自来水经常不来,吃水困难。A来学法时,就顺便用摩托车从家里带上三桶纯净水,这样解决了我家的生活用水。在学法点还有本村的两位同修,为了方便他两家的用水,A干脆在白天用三轮摩托车带着纯净水往我家送,本村的两位同修,谁用谁就从我家里拿。A每次送水,我都会按价格付清水钱,用完的水桶,都如数的返还给同修。有时水桶凑不齐数,等下一次送水时再给他。后来村里有销售纯净水的,我们就从本村买水喝,也就不再麻烦A往我们这送水了。后来同修A又去了附近学法点学法,至今已经三、四年过去了。

A是专门干服务工作的,虽然不来学法了,但经常开着三轮摩托车到我村来。每次来只要我在家,他都会过来坐坐,交流体会,或拿些真相资料回去。剩下的那些水桶,陆续的也都拿回去了。事隔好几年了,A突然提出我这里有十三、四个水桶没给他,我就纳闷,同修这是怎么了。虽然心里有点埋怨同修太健忘,但我还是按同修A的意思,又问了问本村的另外两位同修,结果他俩都说没有水桶。我如实告诉同修A,这里没有他的水桶,他听了十分恼火。事后我想,发生这事肯定不是偶然的,肯定与我当前修炼有关,但不知是对着我哪颗心来的。

过了一段时间,A来我村办完事后,我请同修到我家坐坐,A再次提到水桶,依然火气很大,并认定我村其他两个同修家都有他的几个水桶,说话中那意思我家也有。我问A这些水桶一共多少钱,我给他钱,他不要,他的意思说不是几个桶的事,是我们同村的三个人不负责任,没有良心。A走后,我认真向内找自己,发生这件事情绝不是偶然的,我知道我必须按大法的要求,高姿态高标准要求自己,才能圆容好这件事情,同修之间才能消除间隔。我突然想到水桶是水厂的,不是A自家的,于是我拿出两份钱,一份钱让同修给水厂,另一份钱让同修交给资料点用。

想好之后,我拿着三百元钱到A家,讲明了自己对这十几个水桶的处理意见,A知道这三百元钱是我自己拿的,只留了一百元。几天后,我想起花掉妻子同修捡到的那一百元钱,心里很惭愧,然后我又拿出一百元钱送到资料点。

从妻子同修捡到的一百元钱到收到的一百元假钱,再到一百元水桶钱,还有我的腿痛,所发生的这一切,静下心来想一想,都不是偶然的。妻子捡到的一百元钱,本想用来做真相资料救人用的,却被我自己误花了,真的象同修讲的不负责任,是不善的表现啊,这才是出现一系列麻烦的真正原因。

师父讲:“我在整个传法、传功过程中,本着对社会负责,对学员负责,收到的效果是好的,对整个社会的影响也是比较好的。”[1]那么作为师父的弟子,我们应该为维护大法负责,为修好自己负责,为自己的誓约负责,为助师正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负责,收到的效果才是好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