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执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在修炼中,我在不同时期、在不同矛盾与冲突中,都通过向内找,发现了自己各种各样的人心――争斗心、妒嫉心、怨恨心、欢喜心、显示心等。我都会去分析每一颗心、每一个观念是怎么形成的,它的目地和出发点是什么,为什么说执著就是错误的,就这样不断的在否定自我,不断的在承认我是错误中走到今天。

最近通过一件小事向内找和反思中,我对执著的根源有了更深的理解和认识。

那天,看到孩子写字姿势不正确,我就非常生气,嘴里严厉的说着:告诉你多少遍了,抬头、抬头,让你气死了,就是管不了你自己。我越说越生气,越说越觉的自己受到很大的伤害似的,觉的为了孩子好,她怎么就不理呢?心感到很痛,知道自己是修炼人,但还是没控制住。

当消了气后,静心去分析自己,我发现我对孩子有一颗很强的有求之心,我要求孩子保护好眼睛、保护好牙齿、学习好、听话,一旦没达到自己的要求,就感到生气上火。我对孩子的要求表面是对她好,打着为她好的旗子,其实真正还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喜好,在情的带动下,孩子好我就高兴,孩子不好就不高兴,最终目地是为了自己能高兴,要求孩子达到自己的要求,来让自己高兴,免去对孩子的担心和忧虑。

这种爱是自私的。孩子都有她的一生安排,都是根据她的因缘与业力报应在安排着人生道路,哪是为了我的人心而安排?哪能利用来满足我的人心?应该尊重孩子的人生道路。接着,我又深挖了这颗有求的心。

仔细想想,执著的根源是因为我有求,对大法、对师父有求,对父母、对孩子、对丈夫、对亲人、对朋友、对同修都有所要求与期许。我们求得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以解除疾病的困扰,我求师父给予圆满以免于六道轮回,我为了人心的满足在这修大法,恰恰这人心的有求成为我不能在法中认识法的障碍,这根本上的执著也成为自己被旧势力迫害的把柄。

我对父母有求,求得父母的鼓励、认可、关心、公平,恰恰这放不下的有求才是使自己感到委屈、伤心的原因。我对丈夫有求,希望他只爱自己,事业有成,容忍自己的小脾气。我对孩子有求,要求孩子听话、学习好、长得好、以后能有个好的前途,等等。

人就是在这苦苦的追求中过着生活,本来想通过追求,过的更幸福,却不会明白自己的求就是痛苦的根源,本以为是外在因素给自己造成的伤害,却不会明白真正害自己的就是这个在人中形成的由观念操控的假我。

当我的所要、所求得到满足时,表现为欢喜、满足、高兴,再严重,就会自觉高人一等、目中无人、自高自大;当我的所要所求没有得到满足时,表现为:生气、怨恨、妒嫉、争斗、不服、恶毒、自卑等等;当我在不知道所求能否实现时表现为:忧虑、担心、害怕、恐惧、盼望等等。所有的执著心都是围绕自我的所求在表现。

怎么能根除这些执著呢?想想只有做到无所求才能根除执著。无所求,无执著;无所求,情自断。

那么又怎么能做到无所求呢?我怎样能说服自己心甘情愿的放下那颗上下求索的心呢?唯一的办法就是真正的把大法当作衡量的标准,真正的把大法摆在了第一位,真正的尊师敬法、信师信法,真正的对大法心悦诚服。当执著心很强盛时,已经是没有把大法当作标准的表现了,那时说我把大法摆在了第一位是假的。反之,当我真正能把大法摆在第一位时,执著心已经没有力量了。生命把大法摆在什么位置,就决定了自己被摆在什么位置上,也就是众生对大法的认识和态度决定了自己的境界和位置。

然而,执著心的放弃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执著心的背后有魔的加强,有旧势力的操控。所有的执著心都会被魔利用,以达到人心的满足的同时成为魔利用来实现与佛对抗的一枚棋子。所以执著心的去与不去在正法修炼的今天就具有更大的意义了,本质上就是维护法还是维护魔的问题。从这一点上来说,执著心必须去掉,谁愿意成为被魔利用的工具呢?

执著心的存在也是导致自己身体不舒服的原因,因为执著心属于魔性,是魔所喜欢的。执著心是一种物质,这种物质就是魔藏身之处,想一想当人在生气、妒嫉、怨恨时身体立刻就会不舒服,自己的执著招来了灵体导致了不舒服,而人的向外找却会说让谁谁气的、上火了等等。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做个好人才能少造业,也就明白了对别人好就是对自己好,害人实则害己的道理。从这一点上说,执著心必须去掉。

执著追求的目地是维护自己在常人中的利益,是为了使自己的利益不受损失,为了这个目地在挖空心思、绞尽脑汁。可是真实情况是我能维护得了吗?往往事与愿违,心想事不成。原因是任何人都在大法的衡量中,都在根据每个人的业力与德在進行轮报,人的想法是不被认可的,事情从来都没有按照人的想法在发生、结果。看清了这一点那还苦苦追求什么呢?人都应该去服从神对每个人的衡量,臣服于大法,根本就不配有自己的要求,那都是对法的不敬。从这一点上说,我们也应该放下所求,坦然接受和理解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更应该明白,如果不是修炼大法,自己要还的业债多的比天高,应该感恩师父、尊敬师父。

所有的执著心都是象粘在身上的尘土,它绝非是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是符合大法的。当我们在去执著心时感到痛苦,其实那是执著心不想被去掉在苦苦挣扎的表现,连这种痛苦的感觉都是被强加的,目地就是让我们继续抱着执著;当执著满足时那种欢喜的感觉同样是被强加的,目地还是让我们享受执著、沉迷于执著。从先天的本性这点上来说,我们就是要清洗干净自己,彻底清除执著。

有求就是想要、就是欲望,它给了人驱动力,因为欲望、因为有求,人才动了起来。师父说:“执著心产生于人的欲望,其特点是目标或者目地带有明显的局限性,比较明确、具体,其本人还往往认识不到。”[1]我们都认为是自己在求、在想、在盼望,其实它和“情”一样都不是我们真实的自己,必须发正念清除。当欲望、有求再冒头时,要明白它又来害我了,又想操纵我,此时就看定力如何了,坚定正念不放松就能把它压下去,清除掉。从这点看必须清除欲望和有求。

我对自己说,放下那颗有求的心吧,就听师父的安排,该还的情愿的去还,不去抗争,把自己用法来衡量。放下那颗不安分、害怕失去的心吧,勇敢的去走师父安排的道路,勇敢的面对一切。

作为母亲,放下对孩子的有求吧,放下那颗不服的心吧,她该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的,我的执著根本就改变不了她的命运,把她放心的交给师父安排吧。

当我试着这样去做的时候,我发现我轻松了、坦然了、踏实了。当执著心冒头时,我立刻就用正法理来要求自己,坚定正念不给执著心表现的机会,我就是相信师父讲的,我就要用大法来衡量,谁也别阻挡。

放下那颗有求的心吧。师父告诉我们:“作为一个修炼人,就得在常人的环境中修炼自己,魔炼自己,逐渐的把执著心、各种欲望去掉。”[2]

师父明示:“人往往认为自己追求的东西都是好的,其实在高层次上看,都是为了满足在常人中那点既得利益。宗教中讲:你钱再多,官再大也就是几十年,生带不来,死带不去。这个功为什么这么珍贵呢?就是因为它直接长在你的元神身上,生带的来,死带的去,而且它直接决定你的果位,所以就不好修。也就是说,你舍弃的是不好的东西,这样才能够使你返本归真。”[2]

真正属于生命的就是在正法中是否能真正的得救,是否能返出把大法摆在第一位的本性,是否能以维护大法为最终的目地。任何人的所有遭遇都在彰显着善恶有报的天理,凡事皆有因缘,想改变果报就要让自己同化大法,以大法作为衡量一切的标准。

不再去争斗、妒嫉、怨恨、不平……不再被这双眼睛所见的表象所迷惑,不再去执著这个自我,放下所有的有求。坚信师父、坚定正念,在矛盾冲突中去尝试着第一念就以大法为标准去衡量要求自己,不给执著表现的机会,一次做不好,下次做好,一定会做好。只要有一次做好,就会带来非常大的变化,因为发现按照大法衡量并不难,就会更加有信心。放下曾经以自己的观念为衡量标准,真正的用大法来衡量自己,我相信会越做越好。

这是我最近的体悟,与同修交流,同时也是理顺自己。让我们重温师父的法:“生无所求 死不惜留 荡尽妄念 佛不难修”[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三章 修炼心性〉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无存 〉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