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累遭迫害 兰州市关龙山四年冤狱到期

更新时间: 2019年06月1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四十七岁的法轮功学员关龙山,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被红古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构陷,被冤判四年,被劫持到兰州监狱至今,非法刑期将于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到期。

关龙山有一个大家庭,自己和母亲路桂芹、姐姐关龙梅、哥哥关龙彦、嫂嫂王立谦都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发生后,一家人经受了无尽的苦难。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清晨,流离失所刚回到家中的关龙山,又被恶警绑架,和母亲路桂芹一起被关押在龚家湾洗脑班,直到二零零九年六月才回到家。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关龙山被红古区公安分局警察非法抓捕,关押在红古区看守所。当时关龙山的嫂嫂王立谦、姐姐关龙梅和父亲及王立谦的小儿子在内的约九人都被绑架。后关龙山和嫂嫂王立谦被分别非法判刑四年、五年。

关龙山,一九七二年出生,原兰州炭素厂职工。家住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南区。一九九六年四月,关龙山从同事那里借来一本《转法轮》,可以说一口气读完了。读完后就觉得这本书好,从来都搞不明白的问题都讲的清清楚楚。原来人活着不只是为了名,也不只是为了钱,而是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以至更好更好的人,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看了《转法轮》心里就觉得特别踏实,从此,关龙山就开始修炼法轮功,身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努力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以前曾患过的难以治愈的鼻炎、胃炎都不翼而飞了。身体健康了,精力充沛,性格开朗,多才多艺,常常尽己所能无私帮助别人。

进京上访遭非法关押、洗脑

关龙山作为一个受益于大法的亲身实践者,觉得有义务向政府说明法轮大法好、政府的打压是错的。一九九九年十月进京和平上访。当关龙山走到信访办时发现,信访办接待法轮功学员的工作人员都变成了警察。他们让关龙山填了所谓的表格后,就被兰州驻京办王双全等人从信访办拉到驻京办,又通知兰州红古区公安分局,由那里派一名警察和兰州炭素厂保卫科李世宽等二人将上访的关龙山、刘汝花、许伟跃、于吉海、于吉江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劫持回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戒毒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十五天后,单位书记孙志海将关龙山接到单位谈话:“上面不让炼,就别炼了,不要吃眼前亏。要觉得好,在家炼。”然而二零零零年二月,炭素厂书记唐占卿受上面指使,在单位武装部会议室非法开办洗脑班,对关龙山等五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当唐占卿读完中共邪党的一系列所谓的条款时,关龙山抱着善心讲述了修炼大法后身心受益,按“真、善、忍”做好人,及大法利国利民的真实情况后,第一次所谓的洗脑班结束。

二零零零年七月,兰州市红古区公安分局在炭素厂技工学校非法开设洗脑班,由炭素厂各分厂书记孙志海等参加,总厂保卫科派多名干事出动,又一次对到北京上访的五名法轮功学员强制洗脑,让他们表态。兰州市政法委、“610”又派去被邪恶利用的恶人邵赛月、牛雪莉等一伙人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强制洗脑。还找来炭素厂报社、电视台记者作采访,拍摄造假录像。

为了阻止法轮功学员在邪党两会及过年期间进京上访,二零零一年二月初,兰州市红古区公安分局指使海石湾派出所所长王坚(现兰州西固派出所书记)、副所长李凌(现红古区公安分局国保队队长)与张文革(现红古区看守所副所长)、王海涛、严斌、赵伟等一伙恶警,将关龙山等五名法轮功学员以到派出所签字为名,又一次绑架到海石湾戒毒所拘留十五天。

母亲路桂芹屡遭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泽民出于妒嫉与中共相互利用开始迫害法轮功,路桂芹为维护法轮大法,到北京上访。被红古区公安分局以“严重扰乱社会治安秩序”非法拘留十五天两次。后又被青海省民和县派出所以莫须有的罪名从家中直接绑架,非法拘留了一月有余。被非法拘留期间受到严重精神摧残。之后,又被原兰州炭素厂保卫科“610”(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办公室周相久(已退休)等伙同海石湾派出所强行送入龚家湾洗脑班进行迫害,精神受到严重打击。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日,兰州市红古区海石湾镇派出所片警陈作鹏、张洪礼、吴存财用蹲坑的方式绑架了关龙山的母亲路桂芹,并用从路桂芹身上抢到的钥匙打开家门,十几名警察蜂拥而入,抢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以及合计十一、二万元的存折等私人财物。同时带走了流离失所多年、回家没多久的关龙山。当天,红古区政法委副书记兼“610”办公室主任张成玉及派出所警察张洪礼等人亲自将路桂芹母子送进“兰州市龚家湾法制学校”(实为对法轮功学员实施精神迫害的私设监狱,以下简称洗脑班)迫害。在迫害期间,家人前去海石湾派出所、红古区政法委要求出示法律文件,并指出自己的家人没有做一件违法之事,身体也很健康,要求无条件放人,并返还抢走的所有财物。张洪礼却说:“那里面(龚家湾洗脑班)死过人,你妈死了才好。”后来又说路桂芹有“无症状高血压”,他们强制灌了药后才好了。家人听后都很不安。后来,派出所说管不了,让找红古区公安局国保队,国保队让找红古区政法委。政法委副书记张成玉大声斥责、辱骂家人,并威胁要把家人也抓起来,又叫来“110”威胁、恐吓,并赶走家人,还命令红古区的保安阻拦家属进政府大楼上访。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红古区邪党法院不通知家属,并在路桂芹本人要求请律师,而法院也不告知家属、不给请律师的情况下,偷偷摸摸将路桂芹老人非法判刑四年。当时参与此事的相关人员有:审判长:史英博。代理审判员:张雪林。陪审员:关峰。书记员:王军。检察院代理检察员:王卫红。十天的上诉期过后,家属才知道这一情况。

十二月,路桂芹被中共红古区法院从洗脑班送入兰州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八年元月被关押在甘肃省九州女子监狱,在监狱不到一年的时间,路桂芹被迫害得双目失明。

二零零八年初,在家属探视路桂芹时,路桂芹曾向家属哭诉:“她们不让我上厕所……”家属继续追问时,电话挂断,路桂芹被强行带走。家属质问监狱时,狱方告知家属:路桂芹说的话超出了规定,再这样,以后不许接见,监狱有监狱的规定。

恶犯黄雅琴以恶警为后台,将路桂芹的一只眼睛打失明,一只耳朵打聋,还强迫路桂芹喝尿、用尿洗脸。路桂芹双目失明后,眼皮厚肿,脸无血色,精神萎靡,家属一直要求保外就医,但狱方一直不给办理。

后来监狱看路桂芹实在太麻烦,已经神智不清了,才让她的家人办“保外就医”。路桂芹的家人说:“我们的人来时好好的,你们现在把人折腾成这样,谁负责?”因家人拒绝监狱勒索钱财,监狱恼羞成怒,不让路桂芹办理保外就医。后因家人一再要求,在监狱被折磨两年半之久的路桂芹才被批准“假释”。

二零一零年八月八日,路桂芹以假释的形式回到家中。

姐姐关龙梅屡遭绑架、非法拘禁、劳教和酷刑折磨

关龙梅,一九七零年出生,原兰州炭素厂职工,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四日因去北京上访被红古区海石湾派出所与原兰州炭素厂“610”办公室强行送入海石湾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在此期间,关龙梅被吸毒犯毒打、“肘腰子”(用胳膊肘打腰部)、撅着(面向墙,腰用力向下弯,面朝地,双手向后伸直)、用脚踹腰部等等酷刑。当时她的眼睛看什么东西都是黄色,整个后背发黑,人感觉不行了。

当时同关龙梅一起遭此折磨的还有原兰州炭素厂职工法轮功学员吕东湘、曲淑范等。此后,原兰炭厂规定给上访的法轮功学员上班期间每月只发二百元生活费,并由派出所没收身份证,上、下班被监视。而关龙梅所在单位兰炭生活服务公司(兰炭厂下属单位)一分钱也没给她发。当时处长是毛新民,书记是郭建华。关龙梅为抵制迫害,不再去上班,派出所片警阎斌、赵伟、张文革以及兰炭厂保卫处,“610”办公室组织部等人员时常到家里骚扰,并找借口抄家。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关龙梅再次进京上访,又被红古区海石湾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七天,在这里打耳光、“肘腰子”都成家常便饭了。

二零零一年二月十日上午,关龙梅回家才几天,兰炭生服公司食堂科班长赵亮以劝说关龙梅上班为名来家里做客,在临走前打了一个电话,当赵亮出门时,派出所所长李凌,警察阎斌、赵伟、张文革等十多人蜂拥而入。关龙梅怀里正抱着一岁多的女儿,恶警强行将怀中的孩子抢走,连推带搡着说找她只是谈话,一会就送回家等等,把关龙梅带走了。当时,关龙梅一岁多的女儿吓呆了,睁着一双惊恐的眼睛,很长时间都不会哭。当天下午,关龙梅被非法送入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劳教期间,劳教所为强行“转化”(就是写放弃修炼法轮功的“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这所谓的三书)法轮功学员,经常打骂她们并强制她们超体力奴役劳动,最常用的一种酷刑是“吊背铐”,也就是双手在后背被手铐铐在高处铁栏杆山,脚尖着一点地,并限制上厕所、吃饭、喝水等最基本的生存需求。一用此刑,双臂顿时失去知觉,长时间遭此酷刑的胳膊就残废了。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底,关龙梅、曲淑范撕毁毒害善良民众的诽谤法轮大法的图片时,被原兰炭厂“610”办公室主任周相久、吴建华、李兴巨、张延辉、何玉芬等人伙同片警赵伟、阎斌等强行非法拘留。关龙梅因抵制迫害绝食抗议八天,恶警任霞用脚狠踢并辱骂她,紧接着兰炭“610”办公室及保卫科不顾关龙梅身体虚弱,将关龙梅送入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二年五月份关龙梅回到家。八月份去同修曲淑范家还钱,还有其他法轮功学员在这里不期而遇,彼此嘘寒问暖,纯属正常,却被共产邪党欺骗的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诽谤“法轮功非法聚集”,海石湾派出所,兰炭厂保卫科,“610”办公室等相关部门派出几十人围堵在曲淑范家楼下七、八天,有照像的、有录像的、有搭架子的等等,还到处散布谣言称法轮功学员要跳楼自杀。逼不得已,法轮功学员打开窗户向邻居们高呼:“法轮大法好,我们要好好活,是谁要逼着我们跳楼?”八月十三日,关龙梅、吕东湘、曲淑范、路桂芹等法轮功学员被非法绑架,这就是所谓的令人震惊的“八﹒一三”大案。

关龙梅被送入洗脑班迫害,并再次于二零零二年十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平安台劳教所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是关龙梅所谓的劳教期满日,原兰炭厂“610”办公室吴建华、何玉芬等人把关龙梅从劳教所接出后直接又送入了洗脑班继续迫害两个多月才回到家中。此时关龙梅已无家可归,因持续的迫害,以及高压恐吓、株连、经济制裁等土政策,关龙梅的丈夫及婆家亲人都无法继续承受如此巨大的压力,早在二零零一年时,关龙梅被迫同丈夫离婚。就这样,海石湾派出所依然指使片警陈作鹏、治安员等不时骚扰监视。

全家再次遭遇横祸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兰州地区出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普天同庆世界法轮大法日”等真相条幅,兰州市公安局26处以此为借口开始绑架兰州各地法轮功学员。

在二零一五年六、七月份,兰州市城关区、安宁区、永登县、榆中县、红古区海石湾,还有武威天祝县等地,包括榆中法轮功学员金吉林、城关区法轮功学员岳普玲、武威天祝县法轮功学员马福兰、岳玉华、马福梅、红古区关龙山、王立谦等,被绑架后均被非法判刑。

1、关龙山和父亲、姐姐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早上七点三十分左右,法轮功学员关龙山的侄儿、王立谦的大儿子去爷爷(关龙山的父亲)家,当孩子敲门,爷爷开门时,外面的便衣一下子闯进家门,将开门的关龙山的父亲撞倒在地,胸部狠狠地撞到水泥地面,一便衣给老人当时就铐了背铐。同时,其他便衣将家中的关龙山和穿着睡衣的关龙梅也铐了背铐,将三人带到公安局。

关龙梅在公安局被非法审讯一个多小时。关龙山的父亲在铁椅子里铐了十四个小时,才让回的家,老人当时已经七十四岁了。中午时分,关龙梅被放回家。下午,关龙山的《行政拘留通知书》下达,关龙山被行政拘留。

六月二十一日,关龙山的刑事拘留通知书下达,并被关押在红古区看守所。

2、警察斧头砸碎窗而入 王立谦被绑架

二零一五年六月二十一日九点,王立谦的丈夫关龙彦带小儿子去学画画,从四楼的家下楼时,碰到两个人,其中一人认识,还打了声招呼。儿子学完画回家,是下午一点。回到楼下,关龙彦看到早晨碰到的那个不认识的人还在楼下时,就怀疑可能是便衣蹲坑,就让儿子在前面走,关龙彦在后面慢慢的跟着,听到儿子敲开家门的一刹那间,关龙彦一个健步飞快的跑进家,关上家门。

外面的便衣赶到家门口企图闯进门,关龙彦已经将门锁上了。便衣敲门时,关龙彦和王立谦就没有给开。这个时候,家被国保警察、特警等人堵上了。门口、楼下都是。

关龙彦的大儿子当天回到家,看见门口蹲守的人时,知道家里出事了。之前,在爷爷家,大儿子就在场亲眼目睹了叔叔关龙山等人被抓的整个过程,这次到了家门口,不得已,就敲着门,喊着自己的名字,问在不在家。关龙彦在屋内回话,不在家,大儿子就乘机离开了。

第二天,关龙彦的家被断了电。海石湾国保、特警、在楼下守了二十多天,关龙彦的小儿子在被困三天后,被亲戚接走。海石湾国保警察为了非法抓捕关龙彦夫妻,在楼下部署了不少特警,警车是后面带梯子的车。

二零一五年七月十三日早上六点,楼下垃圾车一直响,等关龙彦发现的时候,六、七个特警腰间挎着小斧头,将窗子砸破,破窗而入。关龙彦跑到对面屋窗户上看楼下时,那些人在给垫子充气呢。门被打开后,国保大队长王国喜、国保警察黄宗军,红古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马维杰进来了,后面跟的是特警。关龙彦和王立谦被带走后,这些人就开始抄家。

关龙彦先被关到特警队,后到公安局,警察给关龙彦铐两个手铐,一个铐前,一个铐后,问一句踩一脚手铐。

七月十五日早上,黄宗军打了关龙彦二十多个巴掌,他对着关龙彦的一面脸打,打得他自己胳膊都抽筋了。前一天,黄宗军就打了关龙彦八个巴掌。黄宗军一直逼问关龙彦,要关龙彦指控妻子王立谦。十五日晚上九点,关龙彦回到了家。家中大量东西被查抄。包括电脑等物。

关龙彦和妻子王立谦被红古分局国保绑架、非法审讯。关龙彦回单位上班,单位以他被绑架之事将其开除。

王立谦被绑架后,一直被铐在铁椅子上,由于不让上厕所,她只好绝食。星期三被抓,一直到第二星期的星期五,王立谦一直不吃不喝。警察对王立谦踢了几脚,搧巴掌。海石湾看守所只关男的,王立谦刚开始被关在海石湾拘留所,逮捕通知下来后,七月二十二日,被转到兰州市第一看守所。

前后被绑架的还有窦秋新、窦小宁、包新兰等海石湾法轮功学员。

3、关龙山及嫂嫂王立谦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四日,红古法院非法开庭,非法庭审海石湾被绑架的六位法轮功学员,他们分别是王立谦、关龙山、窦秋新、窦小宁、包新兰和另一位学员,共六人。

非法庭审中,旁听人员一家只能进一人,当时只进去四个家属,其余位置都被不明身份的人坐满了。家属的手机全都收掉了,而那些身份不明的旁听人员却可以随意玩手机。

王立谦被冤判五年,窦秋新被冤判五年,关龙山、窦小宁、包新兰被冤判四年。

王立谦、窦秋新、窦小宁、包新兰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份被非法关押到甘肃女子监狱迫害。关龙山,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份被关到兰州监狱。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初,这一天是星期五。关龙彦和岳母去甘肃女子监狱会见王立谦,监狱不让见,说是不“转化”不让见。什么时候见,到时候,给家人打电话。关龙彦的岳母六十多岁,有心脏病,听到监狱无理的答复,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4、父亲离世 派出所趁机强逼关龙梅按手印、签字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在绑架关龙山的过程中,警察将关龙山的父亲猛地推倒在地,水泥地面撞到心脏部位,后因儿子、儿媳被绑架、非法关押,老人的病情无法得到及时的医治,导致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七日含冤离世。

在关龙梅为父亲办理死亡证明的过程中,海石湾派出所片警张兆辉就让关龙梅按手印、签字等,不按手印、不签字,不给开死亡证明,没有死亡证明,就无法火化。关龙梅只好被迫按手印、签字,只因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九日关龙梅被绑架,当天放关龙梅的时候,只让关龙梅走人,没有任何签字,警察在关龙梅办理死亡证明的过程中,补上次绑架人的所谓手续。

母亲路桂芹从甘肃女子监狱回来后,被迫害得双目失明,常年由老伴照顾,后又出现半边身体偏瘫。老伴活着的时候,就是路桂芹的“眼睛”,如今老伴突然离世,路桂芹一下子失去了生活的支柱和依靠,老人一下子接受不了,任何人给她说话都没反应。自从老伴含冤离世后,路桂芹一直不睡觉。送兰医二院治疗,做CT,查出脑袋里有三处血管堵着,现已偏瘫三年。如今,一直需要女儿关龙梅在身旁照料。

参与迫害单位及个人信息:

兰州市公安局26处主要成员有:
魏至红,康中强,蒋娜,李波,张永强,祁永红,廖晨军,鲜卫国,郭钢,刘永,张和勇,杨峻生,茹丽华,张利勇等。
电话:(0931)8718903 (0931)8718941
红古区公安分局副局长:马维杰
红古区国保大队国保警察:黄宗军13399316127
司机:张远达
海石湾派出所片警:张兆辉13399316225
红古区人民法院 地址:红古区海石湾镇红古路 邮编:730084
电话:0931—6211656 院长:张劲 办公室主任:张焕林
红古区人民检察院 地址:红古区海石湾镇平安路121号 邮编:730084
电话:0931—6212000 检察长:张磊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