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做电脑系统过程中修自己

更新: 2019年06月2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八日】我是一九九四年得法的,一路走来已经二十五年了!从内心里真的感谢师父!感谢一路相互支持、鼓励与帮助我的同修,在我身上几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有在身体上的,有在技术上的,在修炼过程中真正体会到能得到这部宇宙大法的幸运感!

下面仅就做点技术工作汇报一下过程中如何提高心性、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在二零零零年的下半年一位同修找到我说你学上网做资料吧,因本地区迫害发生后受很多因素的制约能出来做这些工作的人很少,那年我四十九岁,当时还在上班,正赶上改革有内退的政策,为了全力投入我就义无反顾的做了内退,那时同事、亲朋、包括领导都不理解我正是干事业的好时候内退了!当时上层领导与部门领导都不同意我退,打了两次报告在自己的坚持下才批。

下来后学上网、装系统,我上班时最不愿意碰电脑了,一看就头疼,这时要学在DOS下装系统,一色的英文让我茫然了,上学时学的是日语,来教技术的同修见我电脑啥也不会不说,还不会英语,急的在地上背手直转圈,我就说你给我写下来吧。我照着写好的步骤一步一步操作,系统能装上了,可同修走后就抓瞎了,那些单词是干啥用的呢?就挨个点开看吧,可却点的上不了网了,孩子回家来问孩子是怎么回事,他说你把系统删瘫痪了。孩子帮助恢复系统,把电脑常用的单词标注汉字就会操作了,后来接触到了在大学计算机房工作的同修与刚毕业的研究生同修(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在他们的帮助下学会了不少技术上的东西,大法开智开慧,也能熟练的操作一些软件,有时新的软件在操作中不知该怎么选择时鼠标自己就会选择。

在二零零二年下半年因有个同修出事把我说出来,我被劳教迫害三年,二零零五年回家后又开始学做系统。二零一三年突然就不想做了,连电脑都不愿碰了,我知道是干扰来了,但没去破除,虽然也提供场所让同修学技术,自己就是不愿做,依赖一个后学技术的同修做,自己周围同修的电脑系统维护应该我负起责任来,但还是找同修帮着做。看到同修一天忙的没早没晚的,才想起自己该捡起来了,分担同修的负担,我们都是一个整体,要互相体谅与分担,同修忙的有时学法都受影响了,我也有责任呀,我的依赖心其实就是惰性,对法不负责任、对同修不负责任。找到这些不该有的心后,就敦促技术好的同修做封装,我上天地行下载有关封装用的软件都备好后,和他们一起在家做系统封装,我负责做测试。就这样又捡起了为同修做系统的活,也减轻了其他同修的负担。

在做系统的过程中去掉了畏难心,怨心、怕麻烦的心、嫌弃心、破除人的观念,认为自己快奔七十岁了,记性也不如以前了,人心上来就忘记大法弟子不该给自己加不好的念,还要东跑西颠的,家里来的同修不断,本市的、外地的,再有周围的同修都比自己年轻为啥不学?外地来家学做系统的同修住在家里,有的不注意卫生,身上有癣挠完不洗手就抓碗筷吃饭,坐床上一块一块往下弄头皮癣放在纸上而不扔垃圾筐里,放在床上、箱子盖上,尤其是染发后的头皮癣黄乎乎的撒落的到处都是,看到饭都不想吃。后来想这是去我怕脏的心,嫌弃心也就好了。

通过做系统的这个阶段,也意识到有时会带着人的观念去判断技术上出现的问题,不是用神念看待,大法是超常的,比如有一台老东芝的本子,提示某些硬件出现问题,判断是硬盘的问题,试试不行就说扔掉吧,在PE下从新分区做系统也做進去了,但认证系统时就不行了,和同修分析说是不是C盘有坏道在引导扇区处,同修就把D盘激活做系统,结果成功了,开、关机和运行都很快,这台本子为自己继续能做大法的事表现出的高兴才运行的如此好。我和同修交流时说通过我们做系统时碰到的几件事真的破除了一些后天形成的人的观念。

我有时也在想为什么我就离不开做电脑的活?是我史前发了愿吗?师父在经文说过“每个人修炼的路不同,证实法的方式不同,社会阶层不同、职业不同、环境不同都能修炼,这就是大法展现给修炼者的路。”[1] “大法弟子是修炼人,所以大法弟子的修炼是必须的。只有修好自己,才能完成好大法弟子的使命。”[2]要想做好大法的事,只有多学法、学好法,关键是要得法!不能有干事的心,干事代替不了修炼。

以上有认识不对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师父对学员文章评语》
[2]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南美法会的贺词》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