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修炼法轮功的知识精英遭迫害综述(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云南报道)修炼法轮功的学员中,有很多专家、学者、教授、研究员、科技人才、医生、教师,他们都是各行业的佼佼者,但是就因为他们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中共的迫害中,不愿放弃自己的信仰,并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的真相,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遭到了610、国保警察、单位、社区等人员的不断骚扰、有的被绑架关押、非法劳教、判刑,甚至被迫害致死。

图1:云南修炼法轮功的知识精英遭受中共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图1:云南修炼法轮功的知识精英遭受中共各类迫害人次统计

云南各类知识精英被迫害一览表

各类人员致死判刑劳教关押关精神病院抄家骚扰洗脑班开除总计
专家11114
教授1111311312
研究员11114
高级工程师1121218
特级教师252521421
高级教师1124
高级讲师1113
讲师112
主治医师2422532323
经济师12142212
会计师1113
工程师42162419
大学教师63613423
中学教师1208525161379
小学教师116382451664
幼师344712324
技师1113
医师22127
会计师111115
合计10702921297152749320

在被迫害的人群中以教师居高73名,占73%,其中教授6名,高级讲师、讲师各1名,特级教师1名,高级教师5名,大学教师4名,中学教师13名,小学教师6名,幼师3名。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中女性67名,占68%;65岁以上21名占21%,最大年龄83岁(目前仍有一名被非法关押在省一监)。

从被迫害类型中看,致死10人,占10%;非法判刑71人次,占71%;刑期最长10年,占已知云南被非法判刑432人的16%;劳教29人次,占29%,占已知云南被劳教474人的6%;开除公职49人,占49%;关押21人次(实际远远大于此数),占21%;洗脑班27人(实际远远大于此数),占27%;骚扰15人(实际远远大于此数),占15%;抄家6人(只是抄家抢劫财物,实际远远大于此数),占6%;被关进精神病院2人,占2%。

一、目前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案例

1、八十三岁工程师李培高被多次绑架、劳教、判刑两次

李培高,男 ,八十三岁,云南建工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四日被昆明西坝派出所非法抄家,同年十一月八日又被昆明五华公安分局一科恶警李国忠、王朝风非法抄家。此后几乎年年都被国保、驻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判刑三年。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李培高被西山区国保大队警察丘学彦绑架。二零一六年十月八日,法院对李培高非法判刑四年,监外执行。二零一九年一月初,李培高再次被警察绑架。西山区永昌派出所警察后电话通知李培高的家人,说李培高已被关入云南省第一监狱,三个月后才能探视。家人非常担心年已八旬高龄的李培高老人的安危。

2、彝族工程师何莉春遭警察殴打侮辱、被非法判刑七年

何莉春,女,彝族,四十三岁,曲靖市省建筑十四局工程师。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三日上午领女儿到超市买东西时被人举报,被协警绑架到廖廊派出所。在到派出所,警察强迫何莉春脱光衣服搜身,随后粗鲁地将她推进审讯室,直到晚上也不给吃饭、喝水。警察无理地要何莉春摘下800度的眼镜,遭到拒绝后,两个年轻协警,野蛮地将何莉春双手从身后铐上,强行摘下她的眼镜,把她背铐着锁在审讯椅上,何莉春动弹不得,要求上卫生间也不允许,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解开手铐。

第二日曲靖市麒麟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去了五个警察(三男二女)审讯何莉春,因何莉春不配合,七、八个警察按住何莉春进行采DNA血样、拍照,其中有个警号059532的警察野蛮的掰何莉春的右手腕,将她按倒在地上,她的整个身子、左脸和头贴在地上不能动弹,一个名叫白开宇的警察(059532)叫其他警察不断给何莉春挠痒、折磨她,使何莉春痛苦不堪,此时一个警察就强拉着何莉春的右手拇指按手印。致使何莉春的两手腕、手臂到处青紫、肿胀,右大腿、左膝盖处青紫。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云南女子第二监狱。

3、小学教师邓翠苹遭多次绑架判刑

邓翠苹,女,四十五岁,玉溪市红塔区春和镇刘总旗小学的教师,一九九九年八月、二零零零年十月,邓翠苹被两次非法抄家。二零零四年下旬被剥夺授课权,并逼迫她到山区当杂工,一年的奖金分文不给。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被非法判刑三年,在云南省女二监身心受尽摧残。回家后,因失去工作,家庭陷入贫困之中。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四日邓翠苹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现关押在女二监被“严管”,目前被非法关押在云南女子第二监狱。

4、一级教师赵晨宇再次被绑架、构陷

赵晨宇,女,四十六岁,原云南省昆明市第三十中学一级教师,研究生毕业。二零零零年到北京上访,途经贵州六盘水被劫持,被非法关押三十天。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与朋友去西藏旅游。路经西藏波蜜县时被绑架,非法判刑三年。二零一八七月二十七日在家中被西双版纳景洪市国保大队警察绑架、抄家。现关押在西双版纳景洪市看守所,已遭到非法庭审。

5、经济师马旭勇被非法判刑九年遭野蛮灌食

马旭勇,男,建水县工商银行业务部主任、经济师。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由于不放弃信仰被单位撤职下放到储蓄所坐柜,后被单位强迫买断工龄离职。多次进洗脑班,妻子被迫害致死。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被绑架判刑九年,现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由于坚持信仰被戴镣严管,野蛮灌食。

6、云南省电力学校退休讲师吴世晔被非法关押一年多

吴世晔,女,六十三岁,云南省电力学校退休讲师。二零一八年五月九日在公共汽车上与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司机报警,遭派出所警察及西山区国保大队人员绑架。当晚被非法抄家,现被非法关押在昆明市第一看守所。

7、王任权坐高铁被绑架,现被非法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

王任权,男,六十三岁,原是昆明市昆船教育培训中心实习教师。二零零一年连同其妻被非法劳教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三日,王任权到弥勒县参加女儿的婚礼,坐高铁时被绑架,现被关押在西山区看守所,现已遭非法庭审。

8、高级教师、水利专家、养殖专家被绑架、非法判刑

嵩明县原水务局灌区管理局副局长、专家王正礼;小学高级教师王菊珍、李晓玲;淡水养殖工程师毕金梅四人,二零一五年五月四日被非法判刑,其中王正礼、王菊珍、毕金梅分别被判七年零六个月;李晓林判三年缓期四年。现王正礼被非法关押在省一监,王菊珍、毕金梅被非法关押在女二监。

二、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

1、高级工程师吕祖达被迫害含冤去世

吕祖达,男,六十八岁,云南省昆明市云林规划院高级工程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一日到昆明市政府上访,被单位多次进行批斗,并逼迫他写所谓的揭批“保证书”。二零零零年吕祖达因室外炼功,被绑架非法拘留一个月,回家后,作为“重点”人物,被单位伙同昆明市盘龙公安分局、“610”人员以及长春派出所的片警监控,并经常上门骚扰其老伴贺桂珍,致使贺桂珍不得不经常离家出走、在外躲避。由于单位不法人员、恶警经常上门恐吓骚扰,吕祖达长期处于精神恐慌和担忧老伴的状态,心理压力极大,身体也每况愈下,于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四日含冤去世。

2、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经济师孔庆黄在看守所被野蛮灌食迫害致死

'孔庆黄'
孔庆黄

孔庆黄,男,生于一九六六年,彝族,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经济师,曾任副县长秘书多年,一九九五年起任建水县临安镇副镇长。一九九七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炼功后无病一身轻,处处按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自觉抵制走后门、收红包、谋回扣、吃喝玩乐等不正之风,是大家公认的好镇长,深受民众爱戴。

二零零零年四月七日,孔庆黄在全镇的计划生育工作会结束时,向参加会议的人谈自己炼法轮功后身心健康、道德升华的体会,谈到新闻媒体对法轮功的一切报导都是在造谣,孔庆黄因此先遭软禁,后被绑架、抄家,四月九日被非法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并被撤销副镇长职位。

当其父听到儿子被抓被关后,当场气绝身亡。在看守所期间,孔庆黄曾绝食近十天,五月初被逼写“三书”后,于五月九日回单位上班:送报纸、打杂。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

二零零零年六月九日,孔庆黄到北京天安门为法轮大法鸣冤,六月二十八日被公安带回建水后,被再次关押在建水县看守所,孔庆黄绝食抗议迫害,遭恶警强行灌食、灌盐水,每隔四、五天灌一次,导致孔庆黄喉管血管破裂出血,八月二十五日出现生命危险才送入建水县人民医院,并将他四肢捆绑在床上进行“治疗”。九月三日受尽折磨的孔庆黄在建水县人民医院被迫害致死。

3、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沈跃萍被云南省女二监迫害致死


沈跃萍
'在云南女二监被迫害奄奄一息的沈跃萍'
沈跃萍在云南女二监被迫害得奄奄一息

沈跃萍,女,四十九岁,云南省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二零零零年十月一日沈跃萍与丈夫、儿子一家三口到北京天安门打横幅,被北京公安绑架,通知当地玉溪市公安押回后非法劳教三年,丈夫普志明被非法劳教两年。沈跃萍及丈夫普志明多次被恶人抄家、绑架迫害,不改初衷。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晚十点钟,玉溪市红塔区国保大队恶警突然闯入家中,绑架了沈跃萍夫妇和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并抢走了电脑、打印机等大量私人财物,沈跃萍被玉溪市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关押在云南省女二监集训监区;丈夫被非法判刑四年。

沈跃萍被关押在云南省女二监集训监区期间,由于拒绝所谓的“转化”,从二零零六年三月份开始被关禁闭(每天坐在光板床上不得动弹)长达三年。整天面对的都是恶警轮番轰炸,不堪入耳的骂人之词以及收录机里的诽谤宣传。关禁闭期间不得洗漱、洗澡、换洗衣服,来例假不允许用卫生巾、还随时被打或用针扎,甚至食物中被投放有损中枢神经的药物等。

二零零九年六月,她的家人突然接到“保外就医”的通知,这时她已经被迫害得肺穿孔,奄奄一息。家人将她直接送到昆明第三医院抢救,于二零零九年七月十六日晚上含冤离世。

4、原昆明市法轮功辅导站站长、主治医师王岚被迫害致死

'王岚'
王岚

王岚,女,五十六岁,昆明市总工会退休干部,主治医师,原云南昆明法轮功辅导站站长。多年来王岚遭到省、市、西山区政法委、“610”国保警察的直接迫害,经常受到西山区国保警察的骚扰、监视、监听;多次被绑架、关押;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五年七月二日王岚与朋友到西藏旅游。被西藏波蜜县恶警采用暴力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四年。王岚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期间,三次被关禁闭室,长期每天十六小时罚坐在小凳子,包夹将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多次放入王岚的饮食中,使王岚的身体和精神受到了严重摧残。使得原本精明的王岚犹如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太婆。


酷刑演示:坐小板凳

王岚从监狱回家后,继续遭受各级610、国保警察、派出所、社区、单位不法人员联合骚扰,被剥夺了一切退休待遇,包括退休金。由于身心受到极度摧残,不幸于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含冤去世。

5、从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在迫害中去世

佘仁澍,女,七十岁左右,云南省文联从事民族、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二零零零年四月四日,昆明六十四名法轮功学员依法到云南省委上访,全部被绑架关押,其中七十多岁的老教授佘仁澍被非法劳教两年。在劳教所被迫害致旧疾复发,生命垂危而“保外就医’。由于长期被610、国保警察、社区骚扰,精神受到摧残于二零一五年含冤去世。

6、个旧市教育局长、高级教师杨之先在迫害中离世

杨之先,男,八十多岁,个旧市教育局长、高级教师。一九九五年五月参加了昆明法轮功学员举办的大法师父“讲法录像传法班”,回来后在个旧地区开始洪传法轮功,建立起第一个炼功点。一九九八年五月,《个旧日报》(后改名为《红河日报》),刊载了云锡公司一个患“肺癌”死亡病例,大肆污蔑嫁祸法轮功,在民众中造成了极坏影响。事情发生后,杨之先和许多法轮功学员自发的不断的去报社讲清法轮功的真相,到有关部门反映问题,讲明真相。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法轮功遭迫害后,由于坚持信仰,遭到来自610、国保等各方面的压力和骚扰,精神心理压力极大,身体也每况愈下,于二零一六年去世。

7、七十五岁的特级教师欧日怀在迫害中离世

'特级教师殴日怀'
特级教师殴日怀

欧日怀,男,七十五岁,昆明三中特级教师。一九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以来,由于欧日怀坚持自己的信仰,向世人讲清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一直不断的受到本地派出所警察、学校、社区不法人员的骚扰,精神不断被摧残,于二零一三年不幸含冤去世。

8、小学教师孙怀凤被多次迫害含冤离世

孙怀凤,女,五十六岁,楚雄州大姚县金碧镇中心学校病休教师。孙怀凤自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完全康复,使周围世人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但是在中共对法轮功打压中因为向世人讲明法轮功的真相,二零零四年九月被警察劫持到大姚县看守所关押,后被非法劳教。孙怀凤出劳教所不久再次被绑架判刑,关押在女二监期间,长期长时间(每天16小时)端坐在小凳子上,限制人身自由,每天上三次厕所、一瓶水(500ml),限每月购50元生活用品,不得购食品,还经常受到“包夹”(专门看守法轮功学员的重刑犯)的谩骂,致使身心受到极大摧残,二零零七年出现病危而“保外就医”孙怀凤回家不久,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

三、被多次酷刑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在99名法轮功学员中,被迫害321人次,平均3.24次/人;有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无数次骚扰、绑架、抄家,和遭多次洗脑、关押、劳教、判刑。在劳教所和监狱他(她)们不同程度遭到严管、禁闭、殴打、熬鹰(不让睡觉)、罚站、罚跪、体罚、军训、脚镣手铐吊铐,野蛮灌食等酷刑折磨。特别是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的法轮功学员普遍被禁闭、严管坐小凳子、或被强行注射、在饭中拌入破坏中枢神经药物,致使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以下举几个例子。

1、被脚镣手铐吊铐半年的副高级工程师包远近

包远近,男,四十岁左右,甘肃省副高级工程师。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八监区五分监区。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在监区长丁永中的授意下,以其出工时没有走在队列中为由(实为迫使他“转化”),分监区长吕超就将他的“用餐卡”收缴,每餐只给二两饭。当包远近以绝食抗议这种非人道的虐待后,恶警丁永中就指使吕超给他戴上了十多公斤重的脚镣,并将他关进阴暗潮湿的严管室,并且加派了四个犯人看守。犯人吕德华还指使另一犯严管室毒打他的脸。就这样,包远靖戴着脚镣受酷刑虐待历时达两个多月。

二零零七年六月五日上午,监区长丁永中到压茶车间时,因为包远靖没有叫他“警官好”,丁永忠又再次指使将包远靖关进严管室,并给他戴上一副十多公斤重的脚镣和两副手铐,二十四小时呈“十字形”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两天,在监狱某副政委的干预下才给他解开了手铐。但是一星期后,因为包远靖表示他没有错,分监区长徐颜能又根据监区长丁永中的指使,再次给包远靖加戴上一副手铐,二十四小时铐在严管室的铁栏杆上,历时三个多月,两次戴脚镣、手铐达半年之久。之后恶警又将他转入到“洗脑班”,由三名犯人二十四小时轮班看守,每天强行洗脑(强迫学习诬陷法轮功的文章)十多个小时,历时一年多。

2、高级讲师飞雪龙遭强迫下跪砖头,头上顶水酷刑折磨

飞雪龙(飞学龙),男,四十岁左右,玉溪市高级讲师。由于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一监狱后,被非法“严管”。在严管期间一监区恶警强迫飞雪龙跪砖头,头上顶水,指使其他犯人殴打他,致使飞雪龙内脏发炎,全身浮肿,生活不能自理,生命出现垂危症状,恶人才停止殴打和各种惩罚。但监狱依然不肯放人。一监区为了逃避责任,才派监区的医生每天给飞雪龙输液治疗,对外还厚颜宣称,是“关怀”飞雪龙。

3、电脑教师苏昆被折磨五个昼夜强迫到坟前将死人喊醒

苏昆,男,四十岁左右,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二零零零年被绑架到“洗脑班”洗脑;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六日因给本校学生法轮功真相光碟而被不明真相的学生家长诬告,被绑架劳教三年,被非法加期七个月。苏昆被关押在省第二劳教所期间,多次遭到“包夹”和多名劳教人员殴打。

'酷刑示意图:拳打脚踢'
酷刑示意图:拳打脚踢

二零零六年三月四日晚十点左右,大队长普顺元和罗仲武等警察把苏昆喊出,让两名劳教人员拉上柴火前往距三大队几百米处的“陈家大坟”,让苏昆在坟墓前保持站立姿势,并命令两名劳教人员监督不准他打瞌睡,要苏昆直到把死人喊醒才可休息。就这样苏昆在寒风中被罚站到天亮。第二天早上,又将苏昆拖到秧田里,泡在水中继续折磨。晚上又继续把苏昆拖到坟前体罚站立。劳教人员还装鬼吓唬苏昆,动手猛击苏昆的后脑和前胸十多分钟。这样又折磨了一晚上后,第三天又继续将苏昆拖到秧田里泡水,就这样,苏昆被整整折磨五个昼夜。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苏昆与妻子再次被盘龙区国保警察绑架,被非法判刑六年。

4、语文教师朱兰多次遭绑架、判刑、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朱兰,女,四十九岁,云南省楚雄市金鹿中学语文教师,楚雄市辅导站站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被非法抄家、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二零零零年一月到北京上访,被绑架劳教三年,扣去两年多工资。回来后不让担任教师工作。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七日,再次被绑架判刑六年,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她由于不放弃修炼,被长期关“禁闭”、“严管”、“坐小凳子”等酷刑折磨。被单位开除。

5、遭数次关押、劳教、判刑、酷刑折磨的副研究员马玲

马玲,女,五十四岁,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武警、公安绑架后被非法审讯、拍照、笔录直到深夜才释放。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七日,马玲在金星小区花园晨炼时,被绑架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零年二月十五日,去云南省政府上访,被昆明市五华山派出所绑架,被非法刑事拘留三十天。二零零零年七月十八日晚,马玲乘车准备到北京上访时被昆明市公安局劫持回昆明,被非法劳教两年六个月。

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一日,马玲在云南大学图书馆上班时被昆明市五华国保警察绑架,非法劳教三年,关押在昆明市强制戒毒所。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马玲和她女儿张稷(某学校教师)再次被绑架,马玲和她女儿张稷分别非法判刑四年、三年零六个月。马玲关押在女二监期间被长期坐小凳子,后又被强迫做奴工迫害。

6、副院长、主治医师叶保福受羞辱、被野蛮灌食

叶保福,男,七十岁,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主治医师(二零零五年因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开除工职);叶保福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五次被昆明市国安和昆明市盘龙区国安非法传讯,一次被非法关押在穿金路派出所两天;七次被抄家,住宅被监视、电话被窃听、出门被跟踪,并被单位非法看守失去自由一百八十四天;一次被非法劳教二年(延期一百一十七天);一次被非法判刑五年,一次被非法判刑六年。

二零零一年八月十五日,叶保福与妻子杨明清、女儿叶茂在流离失所住地被昆明市盘龙区国安及防暴队非法野蛮绑架,叶保福被防暴队用拳头打头部,并在全身仅用一件浴袍胡乱包裹几近半裸的情况下,在众目睽睽中被拉上警车,被刑讯逼供,后被劳教二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劳教所三大队劳教期间,因抗议劳教所违法行为曾经两次绝食,由于劳教期满不释放,叶保福绝食抗议,在十多个警察围观下,被十名劳教人员按在床上强行灌食。

7、教人做好人 中学教师赵跃被非法判刑九年被关禁闭

赵跃,男,四十多岁,法轮功学员,云南省文山州邱北县教师。二零零六年秋被邱北“610”、国保大队绑架后,被非法判刑九年,关押在云南省第一监狱三监区。二零零八年初,他因让本监区的人带一张字条给另一监区的朋友,被人诬告后,被非法关禁闭达两个月,回到监区后又被“集训”了一个月,受尽各种折磨。

8、美术老师缪青被长期关禁闭被捆绑野蛮灌食

缪青,女,四十一岁,云南工艺美术学校美术老师。二零零三年十月在课堂上被非法抓捕判刑五年。关押在女二监期间,一直坚决抵制邪恶的迫害,曾多次绝食,在众多的恶警和死缓罪犯要对她进行捆绑强行灌食时,为抵制邪恶迫害,她被迫从高处跳下致使腰部受伤,一条腿两处骨折。在女二监,缪青被长期关禁闭直至出狱。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二零一二年五月四日缪青再次被绑架,因体检不合格,看守所拒收。后被判缓刑四年。

9、幼儿教师于兰茹被长期禁闭、坐小凳子酷刑折磨

于兰茹,女,四十多岁,云南元谋县幼儿教师。二零零六年她因向世人讲真相曾被绑架、关押、秘密判刑;在被非法关押在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期间,她被非法关禁闭,强迫长期坐小凳子迫害,并且遭强迫洗脑“转化”,身心遭到极大的伤害。她刚出狱不长时间,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七日被云南大学学生诬告,遭云南大学公安处恶警再次绑架关押。

10、昆明中学教师严贵生无辜被戴脚镣关严管半个多月

严贵生,男,三十八岁,昆明中学教师。二零零六年被判刑三年,二零零七年被关押在省一监二监区期间,因为维护自己对真善忍的信仰与监区专管法轮功学员的指导员冯乔旺发生争执,冯乔旺恼羞成怒就将严贵生戴上脚镣关进严管室达半个多月,二零零七年六月又将他送到一监区,由监狱勾结地方“六一零”、公安所举办的“转化学习班”进行迫害,二零零九年底回家。二零一零年七月因在昆明月牙塘公园讲真相再次被月牙塘派出所恶警绑架、抄家,被关押在昆明市五华区看守所。又被非法秘密判刑三年。

11、中学教师王勇被逼五楼跳下双脚摔伤致残

王勇,女,四十三岁,昆明市西山区粤秀中学教师,非法判刑三年,监外执行。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十日曾被昆明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非法劳教一年。二零零九年四月二十一日与该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警察先后绑架。王勇为了逃脱绑架从五楼跳下,摔伤双腿,被判缓刑三年。

12、退休教师李惠萍三次遭绑架劳教、判刑

李惠萍,女,五十九岁,昆阳磷矿退休教师。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大法学员以来,李惠萍女士曾先后三次遭到绑架、关押迫害,在劳教所及监狱长达九年时间。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到北京,一月六日被劫持回昆明后被非法劳教两年。二零零四年二月,因张贴“法轮大法好”不干胶被恶人构陷,遭绑架判刑三年,被开除公职。关押在女子监狱九监区(集训监区)期间,每天强迫坐小板凳十多个小时。姓郑的狱警队长指使一伙犯人蜂拥而上,硬往李惠萍口中塞不明药物,导致她心脏病突发,送监狱医院抢救。每天一伙狱警对她围攻和强行洗脑,逼迫她放弃信仰,还把她送禁闭室关小号迫害。每天不准刷牙、洗脸,限定时间上厕所,晚上十一点后才能睡觉。还不准挂蚊帐,来例假期间不准用卫生巾。被迫害了两年八个月

二零零九年二月十三日因向世人讲真相被绑架判刑四年。李惠萍再次关押在九监区,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十多个小时,臀部都坐烂了,还得坐。“包夹”还把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放在李惠萍的饭里、菜汤里。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剂'
酷刑演示:强行注射不明药剂

二零一零年五月李惠萍转到六监区继续被迫害。在监室被罚坐,从早上六点半到晚上十点。每天限制只让上三次厕所,二十天洗一次头,一个月洗一次澡。洗澡、洗衣服只给三十分钟,超过时间就关水。六监区队长龙雪松还指使犯人打手吴捷伙同五、六个犯人把李惠萍摁倒强行注射注射不明针水,导致李惠萍心脏病突发送去抢救。由于长期强制服用破坏神经中枢的药物导致李惠萍大脑神经受到严重损伤,记忆力衰退,身心受到极大伤害。

四、被非法判刑、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在被迫害的96人中有69人被绑架劳教、判刑,占72%;其中71人次被判刑,26人次被劳教,15人同时被判刑和劳教;五人被判刑2次,一人被劳教2次,刑期相加最长的13年。

1、玉溪市妇幼保健院主治医师沈跃萍劳教三年、判刑五年
2、昆明市总工会退休干部,主治医师王岚判刑四年
3、宗教文化研究的老教授佘仁澍劳教二年
3、楚雄州大姚县金碧镇中心学校病休教师孙怀凤劳教二年、判刑四年
4、云南大学图书馆副研究员马玲被绑架关押、二次劳教(二年半和三年)、判刑四年
5、楚雄市中学教师朱兰三次被绑架、被两次判刑共九年
6、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体育教师周模芳被绑架劳教劳教一年、判刑五年
7、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高级英语教师梅碧林被劳教三年
8、云南昆明西南林学院外语教研室教师段非被非法判刑四年
9、楚雄州技工学校教师唐蕊被绑架、劳教劳教二年半、判刑判刑二年
10、建水县工商银行业务部主任,经济师马旭勇被非法判刑九年
11、临沧市中学教师李鲜被绑架判刑七年
12、邮电局工程师左立新遭多次绑架、判刑一年半年。
13、昆明理工大学教师徐伟被绑架判刑一年半
13、昆明市中学教师王勇被绑架劳教劳教一年、判刑三年
14、云南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董志昆被绑架判刑三年
15、昆明某保险公司退休的财务处长、经济师董碧薇被判刑四年
16、开远市解化厂技校教师崔玲被判刑三年
17、个旧市传染病院医师王兰芬被判刑四年
18、云南省国防技术学院电脑教师苏昆被劳教三年、判刑六年
19、甘肃省副高级工程师包远靖被判刑五年
20、玉溪农业技术学院的讲师飞学龙被判刑两年
21、楚雄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皮防科医师李绍芳被绑架判刑二年
22、云南省文山州邱北县教师赵跃被非法判刑九年
23、原林业中心医院副院长、主治医师被劳教二年、判刑两次(五年和六年)
24、云南艺术学校美术老师缪青被非法判刑两次,四年、三年
25、云南元谋县幼儿教师于兰茹被判刑
26、昆明中学教师严贵生被判刑两次各三年
27、云南文山州退休幼儿教师李国芳被劳教三年、判刑七年
28、楚雄市会计师王美玲劳教三年、判刑三年
29、楚雄市小学教师洪艺钊被劳教三年
30、云南省精神病医院主治医生胡今朝被判刑三年
31、昆明市第三中学退休教师夏晓英绑架判刑三年
32、昆明钢铁公司一中教师高宝德被绑架判刑三年
33、昆明三十中中学教师赵雪梅被绑架判刑三年
34、宣威市一中教师母其党被绑架判刑,刑期不详
35、建水县工商银行纪检监察室主任、经济师、刘文被劳教二年
36、下关市交通技术学校教师李现英被非法判刑五年
37、临沧市中学教师李鲜被判刑七年
38、省建筑十四局工程师何莉春遭警察折磨、被非法判刑七年
39、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特聘副教授刘永被非法判刑三年
40、玉溪市红塔区春和镇刘总旗小学教师邓翠苹被判刑两次三年、五年
41、嵩明小学高级教师李晓玲七年半
42、云南嵩明副局长、水利专家王正礼被判刑七年
43、嵩明淡水养殖工程师毕金梅判刑七年
44、嵩明小学高级教师李晓林判三年缓期四年
45、建水县机关幼儿园教师王伽月劳教二年
46、建水县人民医院退休医师杨鸾英被非法劳教三年
47、楚雄市幼儿园教师蔡淑芬被非法劳教二年、判刑一年
48、宜良阳宗海一所学校的音乐老师李桂芝被非法判刑三年
49、云南省金平县国营金平县农场一队学校教师罗芳被判刑八年
50、个旧市三零八队退休教师沈绍清判刑七年
51、原个旧一中教师陈尧被非法判刑三年
52、建水县中医院退休女医师李亚萍被非法判刑四年
53、宣威师范学校徐燕晶老师家被非法判刑三年
54、晋宁县昆阳磷矿子弟小学教师李慧萍被非法劳教二年
55、声乐教师何亚力被非法判刑五年
56、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江玉留劳教二年
57、昆明市第二职业中专教师石云被判刑七年
58、河口县白山小学老师肖建蓉判刑二年六个月
59、云南省林业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耿淑华判刑一年半
60、玉溪春和镇黑村小学教师李秀兰劳教二年、判刑三年
61、红河州教育局教科所教师黎明判刑三年,缓刑五年
62、昆明冶金设计院工程师廖佳劳教一年
63、宾川县教师石建伟被判刑六年半
64、玉溪秀溪小学教师高兴东判刑三年
65、云磷集团公司昆明磷矿退休教师李惠萍劳教二年、判刑两次三年和七年
66、临沧市教师李兴劳教一年半、判刑四年
67、昆明中学教师张稷判刑三年零六个月
68、四川成都双流机场技师非法判刑五年
69、云南师范大学商学院特聘副教授刘永被非法判刑三年
70、云南建工安装股份有限公司工程师李培高判刑三年、四年

五、被迫离家出走的法轮功学员

◇周模芳,六十一岁,男,原云南林业职业技术学院(原云南省林业学校)教师,后被单位非法开除工职。

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下午,被昆明市公安局以“证实一个问题”为由,将周模芳骗到云南省第二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周模芳又被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绑架, 并诬判五年徒刑,周模芳出狱回家后,被学校无理开除,并经常受到省、市、区610、国安、派出所警察的骚扰,省市区610还非法禁止他离开昆明市,周模芳要回四川探亲,被邪党人员强行退机票三次。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中午十一时左右,周模芳和妻子梅碧琳再次遭盘龙分局警察绑架、抄家。周模芳因血压高看守所拒收,于当晚回家,却被要求签字取保候审。至今周模芳被迫离家出走。

◇肖建蓉,女,五十一岁,河口县白山小学老师。

二零一六年三月三十一日傍晚在回家路上发真相资料被绑架,判刑两年六个月。肖建蓉结束两年半冤狱后被610及国保警察带到老家河口养老院,失去人身自由,由保安、服务员监视居住。被扣发退休金,同时不断遭到社保办、610、政法委、教育局等人員的威胁骚扰,现在肖建蓉流离失所在外。

◇文山州退休幼儿教师李国芳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七年后被逼流离失所

李国芳,女,六十四岁,云南省地质局文山州第二地质大队幼儿园退休教师,李国芳被非法劳教三年、判刑七年。“保外就医”回家后,又遭单位、各级六一零、居委会威胁骚扰,李国芳不得不背井离乡,流离失所。

二零零三年三月十六日下午,610、国保警察十多人砸烂大门破门而入,警察陶正武翻越门头小窗开门窜入内室,打家劫舍、翻箱倒柜,老伴当场制止这种行为,警察就以妨碍执行公务为由将老伴按倒在地,戴上手铐。李国芳被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六日单位退休邪党书记李贵密讲真相、劝三退还送《九评》,被诬告绑架,被非法判刑七年,十月二十九日被劫持到云南省第二女子监狱集训监区,遭到毒打等酷刑,还被打毒针。每天被强迫坐小板凳,还被逼迫放弃信仰,对李国芳的身心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二零零九年一月九日李国芳保外就医回家,又遭到单位不断骚扰,无奈离家出走。

云南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新文博士,于二零一二年六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和心灵受益匪浅。二零一六年十月二十日向学生讲法轮大法真相,被受谎言毒害的学生诬告,被单位协调昆明市五华区国保警察绑架、行政拘留十五天,随后被学校非法开除公职。

中共自篡权以来,血雨腥风,运动不断,杀地主、杀资本家、杀中共自己队伍中还有良知的人、杀知识份子、杀学生,杀的都是精英,中国有三分之二以上的家庭遭受迫害,传统的儒释道文化、珍贵的历史文物都被毁掉,空气、水等自然环境被毁坏,现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把人们心中的道德、是非彻底破坏、颠倒,假、恶、斗横行中华大地。所有中国人都是这场无理迫害的受害者。

许多人觉得中共迫害法轮功和自己无关,这是错误的认识。在这场善与恶、正与邪的较量中,沉默、所谓的“中立”,其实就是怂恿邪恶,助长邪恶的气焰。现在天灾人祸不断,就是一种警示。在江泽民发动的这场惨绝人寰的迫害中,那些曾经参与和正在参与迫害的人,从省、市到基层,明知法轮功学员都是善良的好人,为了职务、为了饭碗、为了自保,昧着良心犯罪,都将面临正义的审判,善恶必报。现在没有遭报,是老天爷想给其中还有可能改过的人留下希望与机会,其实他们才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牺牲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