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在海外的大陆学员摒弃党文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三日】自从二零零六年洛杉矶法会以来,师父几乎每次法会都必然提到党文化的问题,这个问题却因为来到海外的大陆学员越来越多而越来越严重。现在,我把在项目推广中看到的大陆同修中存在的党文化言行举例提醒一下,希望大家都能重视,否则自己的言行给大法抹了黑、损害了海外同修多年辛苦建立起来的项目和大法在人们心中的形象,自己还不知道自己干了坏事,事与愿违。

党文化的东西,都是基于恨和斗争,都是极端自私的,这本身就是容易挑起争端、争吵,而斗争正是共产党喜欢的,正好搅乱大法弟子的环境。这点大家都听到很多次的,都知道,党文化的思想和言辞起到的作用都是非常消极的。

比如,有的人因自己参与不進去而有牢骚心态,矛盾面前不但不向内找自己,还觉得自己不被重用,于是下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结论,不但不提高自己,还影响其他同修的正念。牢骚是负面的东西、甚至是恶的东西,正确的做法是不纵容这种念头,不要这些负面的、恶的东西,抑制和排斥它们,然后马上找自己有什么问题,为什么遇到这些麻烦。如果找不到,马上学法,请师父指点、走出迷津。

又如,早期神韵推广时,国外的大法弟子少,而且很多都是有学位和工作的,考虑问题也非常周密。我记得从用人、每一步做什么、达到什么目地,都是经过详细考虑和安排的。神韵推广也曾经有很多培训会议。同时,对于常人社会的剧院行业的特点,也有很多考虑。人手少,但做的很有效。从二零一二年后,出国的大陆大法弟子迅速增多,而且大部份是不懂英文,没有国外的学位。当然,由于以前人手缺乏,大家当然还是让出来的人都参与到推广神韵中来,这样一来,神韵推广的方向就从事事考虑周全逐步转向了越来越追求轰轰烈烈。有的城市十几人、几十人这样去挂门把,对于西方社会的人们怎么看自己的有些行为也不注意。大法弟子中也多有反对意见,但根本不听,导致出现很多严重问题。

这就是党文化中的不考虑他人、不考虑后果;什么事情只要我觉得要做,就得做;反正大锅饭,每个人都不用对自己的言行后果负责。不自觉中在损害项目的形象。比如在二零一二年之前,真的是从来没有听到一句常人对神韵的抱怨之声,而自从挂门把后,各种问题接踵而至,还真有点应接不暇。协调人也控制不了,交流也不听。可能也是因为这样,很多以前的协调人都放弃协调了。

在神韵后台工作中也是如此。早期只有海外大法弟子,大家都很守规矩、懂礼貌,即使师父来了,也仍然是各自坚守好自己的职位,不做越礼的事。但大陆出来的大法弟子多了,参与進来了,近几年有些现象真的是很不象话。我个人听到的事情就很多,什么围着师父送东西啊、在剧院里到处找师父,自己的个人问题也随便去问师父解决……这些在有教养的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理喻,因为这都是党文化中的垃圾行为,最让人看不起的。为什么后来会有那么多规定,且不说神韵是救人,演员都身兼重任,就是一个常人的演出团体,后台也不可能出现为了找某个名人,就用尽各种手段在后台、剧院搞各种动作吧?这在正常社会的常人看来都是很烂的行为。

正确的做法是为师父着想,既然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们做事首先应该想到师父。被那些垃圾行为主导的时候,我们想过师父的感受吗?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看到这些都很心烦、很尴尬,感到大家不是在用心做好神韵,而是带着党文化和强烈的人心执著,大搞人的东西,让我真的无所适从。所以我想,大家还是都规矩起来,象个正常人一样,才能称得起是常人中的好人,然后才谈的上做更好的人、更高境界的人。任何事,要考虑别人、顾忌别人,才能不让“人不为己、天诛地灭”那些自私为我的歪理继续左右自己。

有的大法弟子出国晚,不让進后台,但却千方百计想往后台去,甚至别人出来看到他们后,第一句就问见到师父了没有。大家却没觉得自己的做法已经相当过分了。这里是美国,文明社会,有着正常人的行为规范和礼貌要求。我看到非要去后台的同修,协调人就非不让他去,就僵持在那里了。实际上还是自私和自我太强而导致的啊!正确的做法是,要努力使自己头脑清醒、理智,主动排斥和清除那些自私和自我的物质,牢记神韵演出是师父在救人,不要打扰师父,不要直接干扰师父做正事、大事。

至于师父的行踪,早期的大法弟子都知道,这是不能说的。就连师父来了,去了哪里,也不能说。但后来大家就随便讲,同时中共的监控却加强了,从监控负责人扩展到监控每个学员,因为从任何一个人那里,中共都可以很方便的得到师父的行踪信息。那我们不都成了给中共汇报师父行踪了吗?犹大当年做了什么?虽然我们大陆同修是无意的,但现在师父已经在法会上多次提到电子设备是监听器的问题,为什么不听、不重视呢?那么,如果再随便带着手机或在手机上说出师父的行踪,我们不就在给中共随时提供它心目中的“重要情报”了吗?想过师父为什么不到某些地区去?是否这也是一个原因呢?就是只考虑自己的人心和人情,放纵个人的执著。那些根本就不考虑师父的安全和工作需要的行为,是不守心性、任意妄为的状态。当我们真的把自己当大法弟子的时候,是不会那么做的。就象杀人,你知道那是造业和犯罪,谁让你做你也不会做。直接干扰师父正法的事,我们都知道不对,所以清醒的时候谁也不会那么做的。

再说走后门。拉关系走后门是被唾弃的,但在中国大陆可能实在太普遍了,大家都意识不到那是不良行为了。比如互相讨好,哎呀,你是哪儿的协调人啊,你真了不起啊,甚至给你点好处,等等。这就是在修炼人中搞特殊、拉帮结伙的表现。目地可能还是为了自己的名利。能认识什么人物啊,脸上有光啦,以后好处就多呀,等等想法。

其实前些年在神韵成立初期,根本就没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大家的心思都用在如何把神韵推出去,如何救度更多人上面。后来神韵推广策略基本定型,同修的参与逐渐减少的情况下,大家反而攀起关系来了。

是,有些是协调人,可是当地的大法弟子其实都在其中发挥了很多很好的作用,把这些都归为协调人的功劳吗?还有师父在另外空间的安排呢,还有神帮着做的呢,这些统统都归为协调人的功劳吗?那有的人为什么不知好歹的去恭维协调人呢?这与背后贬低、打击和妒嫉协调人,是不是同一执著的两个相反极端呢?

由于做项目,很多同修都认识了其他不少以前都不可能接触到的同修,本来是圣缘,是法缘,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大家共同救人,反而用人心破坏着大法弟子的环境呢?其实你去有意拉拢一些同修的时候,同时也在让更多人对你反感,因为你在搞不正的东西、加强不正的势力。同修间的因缘关系其实也很复杂,为了拉拢表面上地位高的人,而对不起师父或者得罪于更高层次的大法弟子,是否也是得不偿失啊。这些其实还是自己的名利心导致的,在大法弟子中就是起着搅乱师父的安排和破坏作用了。其实同修间还是互相帮助、顺其自然为好。

还有一个党文化的表现,就是背后诋毁和排斥发挥作用大的大法弟子。我见证过这种事,就是谁付出的多,反而成了众矢之地。挑毛病的,背后传谣说坏话的,感觉就非得把这个人搞掉才算完。有的地区真的就没有很出色的人,项目也没做好,其实很多是被这样的事情耽误了。

一见面,不是善意的听别人想表达什么,想做好什么,而是对付出多的大法弟子句句挑理、处处评判;别人争分夺秒为救人、为助师正法付出,自己却在分分秒秒都用党文化观念、自私偏狭心理、自负的心态、以及社会主义大锅饭中养成的不良习惯,衡量别人、给别人当判官,然后转身再去议论、编排、诋毁。其实这是不是受党流氓行为潜移默化、被污染的体现啊。这样的思想言行,不但帮中共践踏精進大法弟子,也在帮中共作践自己。我们自己不也是大法弟子吗?怎么能有这些低烂的行为呢?肯定不能有,更不会自愿把那些邪恶强加的习惯当成自己来保护和加强。

其实,我发现西方正常社会文化中的人都是想别人好、说别人好,都是避免抬高自己、贬低他人的,认为那样是没修养、不道德的行为。他们对人都很和善。但党文化中的斗争思想搞的大法弟子中也出现乌烟瘴气,就是总看别人不顺眼,总要说几句,甚至做的越多越好的同修,越是遭人妒嫉,诋毁。因为生活中的小事,一句没有说完美的话,任何事都会成为被别人排斥、打击的理由。最后,这个做的好的,用心救人的大法弟子反而被大部份人排斥在外。

当然,大法弟子中的党文化不仅仅于此,这只是我看到比较多的。写出来作为提醒。大陆来在海外的同修,无论时间长短,当我们能严肃的认清这些现象、自觉排斥和清理各自身上的党文化的言行和思想,我们就能更好的同化大法,就能体现出真正大法弟子应有的境界和言行。

个人认识,不当之处请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