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七旬夫妇被一伙警察入室绑架的恐怖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二零一九年五月十日早上六点十五分,突然来了十三个警察,其中有身着黑色特勤制服的,有穿警服的,还有一名女性,不知道这十多个人是什么性质的人员,闯入苏州浒关惠丰二区一百二十七幢一千六百零五室,盛根生和吴杏英两位老夫妇的家中。

盛根生今年七十三岁,残疾人,左眼球是假体,右眼视力只有0.3,持三级残疾证。

十多个人黑压压地塞满了老夫妇的小屋,这伙人闯入小屋后,命令两位老人不准动。这时盛根生和老伴吴杏英正值早饭时间,老夫妇俩正准备喝粥,被这一场景吓懵了。他们对这两位七十三岁的老夫妇左右一边一个进行挟持,两位老人动弹不得。盛根生老先生说我的早饭凉了,我要喝粥了,这伙人不允许。

然后这一伙人分散至房间各个角落,翻箱倒柜,从六点十五分一直翻查至九点多,折腾了三个多小时,抢劫的物品有:笔记本电脑两台,手机五部,插卡录音机五台,法轮功经文二十多本,真相小册子二十本,护身符几十张,空白塑料包装袋一叠。过程未出示搜查证和身份证明,搜查后不给扣押清单。整个过程没有法律文件。警察将盛根生和吴杏英两位老人绑架到苏州黄埭派出所。

两位老人被强行挟持到黄埭派出所后,他们被分别隔离关押在两个房间审讯。盛根生被警察强制按在审讯犯人的椅子上,苏州黄埭派出所副所长尤智君以唠家常的形式与盛根生聊天,盛根生老先生说:“我长这么大,没有做过亏心事,也从来没有见到这种邪恶的阵势。”憨厚本份的盛根生老先生对警察有问必答。警察问什么就说什么,盛根生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好人,法轮功讲真善忍,你们怎么抓这样的好人呢。是不是你们打黑除恶在凑数啊。你们到底想干什么?”尤智君诱导盛根生说:你们俩个是怎么去发资料的呢?盛根生说:“我老伴在前面发我在后面跟着,她在前边讲真相我跟着她呗。”这样两句话,他就成了他们构陷妻子吴杏英的证人了。

黄埭派出所副所长尤智君将与盛根生交谈的内容添油加醋,然后转换为盛根生所谓的罪行笔录,末了尤智君从办公桌边站起来,拿着密密麻麻打印好的一叠纸,要求盛根生在那上面签名。此时的盛根生才恍然大悟,整个过程警察都在欺骗忽悠他。老先生拒绝签字。

非法审讯过程中,又来了两个人,像是市公安局“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其中一个人自言自语道:“这个事本来又不属于我的,怎么叫我来管呢。”

盛根生自上午九点过后被非法关押在苏州黄埭派出所,被绑在审讯犯人的椅子上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不给水喝也不给吃的。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图:绑在椅子上

到第二天十一日上午九点十分,在椅子上绑了一天一夜的盛根生老人,除了十日中午给过一小盒饭之外,再无其他,水也没给喝一口。这时警察递过来一张纸,要求盛根生在妻子的拘留通知书上签名按手印,遭拒绝,警察威胁说:“你不签的话,你也不能回去。你不签,我们这里有人签。”说着指着一旁的所谓见证人。盛根生就选择按了手印。黄埭派出所叫了附近东桥派出所的警车把盛根生顺路带回了苏州浒关,没有送到家。由于身无分文,老人只能徒步四公里回到自己的家中。盛根生到家已是十一点多。

黄埭派出所为了推卸责任,担心万一吴杏英在去医院途中出问题,后来又让盛根生在另一张拘留通知书上按了手印,盛根生没觉察,也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但是被儿子发现了他们在作假,这张拘留通知书把原来的五月十日九点窜改成了十一日二十三点多。盛根生再次到黄埭派出所,对副所长尤智君说,我妻子有个三长两短一定饶不了你。

吴杏英老人今年七十三岁,吴杏英的姓叫派出所发身份证时写错了,本应该是胡杏英,派出所的态度傲慢硬是不予更正,于是胡杏英就变成“吴杏英”了。

盛根生老人说:“我和老伴一同被绑架到苏州黄埭派出所后就被强行分开,当晚十点多,我听到自己所在的审讯室外面有警察在对话说,‘叫六个人陪她去医院,血压已经190多了,还不去医院出了问题怎么办。’”于是得知妻子吴杏英被送到了黄埭医院。盛根生又说:“我听到他们在外边说叫我老伴吃药她不从,然后他们用什么强制手段我就不知道了,后又得知老伴从医院被直接送到了黄埭第四看守所。”

黄埭派出所副所长尤智君为了构陷吴杏英老人,在十二日上午九点带领七、八个不明身份的人员非法到老人家里抄家,十三日上午九点又来了一帮人翻抄了一次,其结果是一无所获。如此,尤智君仍不罢休,某日,带着另一不明身份的人来到老人家里,要求盛根生一起去当地的浒关派出所走一趟,老先生不知道是审问,就跟着去了,尤智君在附近浒关派出所借地方再次非法审讯盛根生,目的是想找到更多迫害吴杏英的所谓“罪证”。善良的盛根生以为配合调查能让警察明白妻子是好人,法轮功没有错更没有违法,于是一同去了浒关派出所,谈了两、三个小时,末了尤智君又要求盛根生签字,这一次遭到盛根生拒绝。

盛根生好心的乡里乡亲和邻居听说夫妇俩的遭遇后,帮忙找了当地张晓峰律师,由于平日里都是妻子管理经济,盛根生不知道银行卡密码,更不知道水电煤费何时交付,给生活造成很大困难。花三千元请律师进到看守所走一趟,看看妻子身体如何,要求银行卡密码水电气交费的情况交代一下。

吴杏英老人被非法关押已有四十多天,盛根生先后跑了七、八趟黄埭派出所要人无果。六月十四日盛根生再次去吴江检察院询问,答复说妻子吴杏英已经批捕。后来又多次的询问要多久能有结果时,又说回答说是十七日刚批捕,需几个月才能决定。

目前盛根生老人一人孤独在家。


相关信息:
苏州黄埭派出所
地址:苏州市相城区黄埭镇春丰路408号
邮编号:215143
电话:0512-65481146

所长:张立峰
教导员:宋增科
副所长:尤智君
副所长:钱玉明 曹文忠

苏州吴江检察院批捕科
姓名:张能
电话:63969010
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高新路788号

苏州市黄埭第四看守所:
地址:苏州相城区黄埭镇康阳路390号
电话:0512-67517475
副所长王玲、郑顺兰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