狱警请我给犯人讲“做人的道理”

更新: 2019年07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一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中共邪党打压迫害的十九年中,有十三年被非法关押在魔窟里,这期间看不到《转法轮》和师父经文,但是我始终牢记真、善、忍,随时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坚信师父,坚信大法。

一、“我是炼功人,不炼功咋行?!”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打压法轮功,由于有一个比较坚实的学法基础,加上我一生中经历的运动太多,对这场迫害似乎早有思想准备,所以迫害根本动摇不了我对师对法的坚定信念。我没有被这场突如其来的魔难所吓倒,很坦荡的面对公安多次非法的传讯、四十八小时滞留、被抄家、单位办“学习班”洗脑,跟踪、监视居住等等。

二零零零年我和妻子去省委上访遭绑架,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到看守所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了,才睡了一会就起床,洗漱完后八点多钟,二牢头告诉我要“升堂”,说这是什么“老祖宗留下来的规矩”,非法关押前就听说过“升堂”如何恐怖,要过关。我想我是个炼功人,谁敢对我怎么样。当时我很坦荡,心里一点不怕,就很轻松的过了这一关。

第二天,狱警找我谈话。他问我:“你是个有知识的人,政府都不让炼法轮功了,你为什么还要炼?”我就平心静气的给他讲了我成长的经历,讲了我为何炼法轮功,以及我们一家人修炼法轮功后的变化:我二十多年的类风湿病好了,女儿的癫痫病好了,妻子的内分泌失调好了,更重要的是我们真正明白了人生的真谛。我说:邪党干的坏事还少吗?就说反右、文化大革命,最后自己不也承认反右是搞了扩大化,“文革”是十年浩劫嘛!我还告诉他我在部队参加过两次战役:七五年的“沙甸平叛”打杀回族百姓,“四人帮”倒台后给平了反,而部队却成了镇压群众的刽子手、替罪羊,受到打压;七九年打越南,死伤军民十多万,最后又跟越南称兄道弟,把夺回的老山和法卡山归还越南。现在法轮功受到不公,我和妻子去上访,话都不让讲,就被以“扰乱治安”的罪名抓了進来,你说这就是“以法治国”?

可能他认为我讲的有道理,谈完话后他对我说:既然已经進来了,就要遵守里面的规矩。他给我规定了三条:第一在里面不准炼功;第二不准宣传法轮功;第三不准传授功法。他讲完,我就笑了。他问:“你笑什么”?我说:“我本来就是炼功進来的,不让我炼功那不行吧!那我不是白進来了吗?!我们修炼真、善、忍,教人做好人有什么不好?监所里的那些人都是真正干了坏事的,我告诉他们按真、善、忍做好人有什么不好?而且对你的监管也有好处啊!”他想了想说:“行!那么你可以炼功,可以教他们怎么做好人,但是不能叫他们炼法轮功。”我心想,只要他们敢学,我就敢教。我说那你跟监所的人讲一讲。他说:“可以!”

于是他到监所里很严肃的宣布:“你们听好了,法轮功(指我)炼功时,谁都不准去打扰他。还有你们要好好向法轮功学学如何做个好人。”

由于头天我就给大牢头讲了法轮功的真相,他还特意给我安排了炼功的地方,后来还领着全监所的人跟我一起炼起了法轮功。

二、“我不是来干活的,是来证实大法的。”

二零零一年我和妻子因抵制洗脑班,离家出走,后被公安绑架分别被非法劳教两年。我被单独安排到一个大队,狱警派了两个看守我的“包夹”,后来增加到五个,分成白班和夜班,二十四小时看着我。

警察怕包夹被我感化,所以经常调换,两年间调换了二十八名包夹。开始他们非常紧张,我问他们:“是不是警察跟你们讲,我会自杀,杀人?”他们说:“是!”我说:“我们师父告诉我们,杀人和自杀都是有罪的,你们看我象杀人的吗?”他们说:“你慈眉善目的,当然不会。”我说:“我知道你们也是为了奖分,能早日回去,但是你们真要按警察的要求做,那我不会配合你们的,到头来警察只会找你们的麻烦,他们是不敢找我的。如果你们会做,那么警察来了你们该做什么做什么。警察走了,那我该做什么做什么,互不干预。”他们答应了。以后我只是把他们当作警卫员或通讯员来对待。

因为这些包夹都是吸毒的,给家里人带来很大的伤害,所以家人都不太管他们,经济上很困难,我就尽量帮助他们,同时也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美好,讲善恶有报的理,他们都很接受。有的还跟我炼起了法轮功,有的还帮助我和其他同修传递信息。

有一次换了个包夹,一天晚上,我起来打坐,他就来干涉我。因为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我当时就跟他叫起来了,我说你再干涉我,我就上警戒线那里去打坐!其他包夹赶快制止了他。这时我也意识到了我的不善,后悔不应该这样对他。说也奇怪,第二天吃过中午饭,我们在花园聊天,当时天气很晴朗,突然间一个闷雷向我们坐的地方打来,只听见坐在离我一两米远的包夹(头晚干涉我的那个)叫了一声:哎哟!他被雷击中了腰部,站不起来了。我只听另一个包夹说:“被惩罚了吧,我就说对法轮功干坏事要遭报的,你以后可要对人家好一点。”这件事后,大家更敬重我了。

到劳教所后,开始我想,大法弟子在什么地方都要做一个好人,所以我也积极干活(做农活),分给我的任务,我都是提前保质保量完成。反而包夹为了监视我,都不用干活,当然他们都帮我干。

三个月后的一天晚上点名时,大队教导员表扬我,说我干活很认真负责,很能吃苦,要大家向我学习等等。这时我突然惊醒:我是大法弟子,来这儿干嘛了?我是来证实大法的,可不是来干活的啊!于是,我决定以抗工来反迫害,证实大法,讲清法轮功的真相。我首先写了一个抗工声明,讲了法轮功受中共江泽民迫害,我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被劳动教养是非法的。同时我也向包夹讲了我抗工的打算,也跟组长讲明了我的态度,并交代他们说:“如果警察让你们来拉我,你们可千万别干,因为这对你们不好。”他们都表示理解和支持,包夹也表示支持我。

第二天早饭时,我在队列前很顺利的宣读了“抗工声明”。七点钟出工时,我又向领队警察讲了我为什么要抗工的事,他也没有怎么为难我。等到八点警察上班时,大队领导听说我抗工,谁也不来找我。后来队长狱警来了(此人很邪恶,别人都很怕他),一来就想给我个下马威,指着我大声说:“你要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抗工是什么性质的行为?!”我也大声说:“这不是我呆的地方,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罪。你们要把我教养成什么人?”话音刚落我就意识到:这些狱警也是被欺骗的受害者,不能把他们推向邪恶一边,也要救度他们。我很快冷静了下来,平和的对他说:“你也是被蒙蔽的,我也不跟你争论对错,我这样做也不是针对你,也不针对劳教所的警察,我针对的是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你我之间也没有深仇大恨,而且你也管不了我的事,你也不要替别人受过。你赶快去向上级汇报就没有你的事了。”可能他想想也对,就转身走了。

一个多小时后,队长又来了,却一改原来的态度,对我很客气的说:“你不出工就不出工吧,好好在监舍休息。”随后我还和他谈了许多,使他对法轮功有了進一步了解,以后他没再来为难过我。我就一直抗工到解除劳教。

三、几个监室的狱警都让我去讲讲“做人的道理”。

二零一二年我又被警察再次绑架关進看守所。我心里想是我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既然被关進来了,那我就把此地当成新的修炼环境,反正在什么地方都是要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这里的生命也该救度。我牢记师父讲的:“身卧牢笼别伤哀 正念正行有法在 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1]。用修炼人的心态面对一切。

开始我被关押在过渡所,后来另外监所的一个朱姓警察把我要到他管的那个监所。原来是他管的监所里有个等待复核的死刑犯,这个犯人什么都不管不顾,而且还有用暴力袭警的倾向,再加上有几个很捣蛋的社会上的混混经常打架,都不好管理。因为有死刑犯的监所都不干活,狱警让我给大家讲讲《菜根谭》和《道德经》。我当然乐意了,本来这都是讲的佛家、道家和儒家的理,我就公开讲大法真、善、忍做好人的道理,每天都要给大家讲三个小时。

有一天,监所警察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有人反映说你给他们讲“真、善、忍”?我说:是呀!我反问他:“真、善、忍有什么不好?这可是人类社会的普世价值,做好人的唯一标准啊!”我告诉他讲了真、善、忍后给整个监所带来的变化:今天的人有了矛盾都是怪别人,但是现在他们都会学着找找自己;值班员(牢头)以前动不动就骂人或与人打架,因为打架还戴过脚镣,现在变的会关心人了,发生矛盾时还会学着去看看自己的问题,还能听听别人的意见。为了鼓励大家给他提意见,谁给他提一条意见他就给这个人一个鸡蛋。整个监所互相关心,互相帮助、和睦相处。我还讲了“死刑犯”(因强奸杀人被抓進来的)、小混混(因抢劫,斗殴進来的)转变的情况。

其实这些他都知道、他都看在眼里,他对我说:“我很佩服你能将他们改变了。特别是那个某某小混混,以前他在监所里面三天两头跟人打架,总是欺负别人,没事找事,我拿他也很头疼。现在他居然也变了,人家打他时他都不还手,而且还跟我说:要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后来警察还让他当了生产组长。

我说:“我没有那么大的本事,都是我的师父教我的,也是他们按真、善、忍做的结果。我只是按照法轮功的要求,给他们讲了我应该讲的,做了我应该做的。”最后这个狱警说:“你讲的我都知道好,不然我怎么会让你跟他们讲?不过你也不要总把真、善、忍挂在嘴上,毕竟这是上边很忌讳的。”

另外有个监所因为经常打群架,多次被集体“严管”,除了吃饭洗碗可以到风池外,其它时间都在室内,不准看电视,不得买加菜(看守所生活很差,用卖加菜赚钱),整天都是坐在大板上。这个监所的警察也要我去他的监所给他们讲讲做人的道理。

我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犯法進来,是你们真正的自己被后天的那个受无神论影响、不相信有神佛、不相信善恶有报的“你”代替了,所以天不怕、地不怕,敢不计后果的去干坏事。为了名、为了利,去争去斗,为了一口气而活着的观念所代替了。你们打架时都想把对方置于死地,但是现在你们大多数又后悔了,现在你们都觉的我跟你们讲的有道理,是你们自己真正的那一面清楚了,知道做坏事不好了。这就是佛家讲的:“人皆有佛性,又有魔性。”你们现在是佛性的一面出来了,所以你们要真正的认清自己是谁。在魔性出来时抑制它,就不会再去干坏事。俗话都说:“人在做,天在看。”人做缺德事多了都会遭雷打的。

这时有一个人站起来报告说:我就被雷打过。我说你能不能跟大家讲讲你为什么会遭雷打?他说:我从小就爱干坏事,连走在田埂上都要一边走一边用镰刀刷两边的谷穗,偷吃果园的果子后还把针放在守果园的老头坐的坐垫里,看他被针扎的痛苦样子……最后他劝大家:真的不能做坏事了,善恶有报是真的。

这样一来,这个监所也发生了很大变化:打架闹事的少了,狱警也少操了许多心。所以其它监所没有活干时,都争着要我去给他们讲讲。

其实我们大法弟子都是有能力的,只要真的把自己当作一个炼功的人,随着你自己心性的提高,你周围的环境也会随着你的愿望改变,一切事情都会向着好的方向变化。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