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制内”的庚子转变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庚子(化名)五十岁出头,是个干部,他是“体制内”的人。我是他居住小区的保安,天长日久自然就打上招呼了。

去年夏天我上晚班,坐在门外,庚子晚上吃完饭总要出来遛弯儿,我就搬凳子给他坐,我们就聊上了。我告诉他我是炼法轮功的,原来也有单位,因为炼功被单位开除了,只好在这看门维持生活。庚子听了很吃惊:怎么会这样,政府不会这样吧?我说这是真的,他说他还没听说过,怎么会这样?

看他有兴趣听下去,于是我就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佛法,祛病健身有奇效,我原来在单位是做行政工作的,因身体不好就炼了法轮功,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在工作中不占公家的便宜,办事时对方给我的回扣钱也如数交给单位等等。他听了频频点头。

最后我还讲了中共如何迫害法轮功,以及我个人遭非法拘留、劳教,及被单位开除公职等情况,从劳教所出来后,居委会又是如何监视我等等。庚子越听越为我不平:怎么这样?明天你告诉我,是居委会哪个人监视你,我去找他!我们谈了近两个小时。

有了这次交流,庚子進出小区时和我打招呼就多了。再后来我上晚班时,只要他有空就坐我这聊聊,我也就这机会给他多讲真相。有一天我给他推荐《九评共产党》书,问他愿意不愿意看,庚子说看。过了些日子,庚子晚上又来了,我们寒暄了几句,听话音我感觉他《九评共产党》书没看,就问他看没看书,他说看了。我说你肯定没看進去。他说书上举的例子有些都知道,没什么的。于是我就把我看书的经验跟他交流,我说看书不能光看实例,得看它的论点,要看作者是怎样去论述的,或者通过什么例子来证明它的论点的,否则书中的精华是看不到的。庚子是单位的领导,因此我说话比较策略,让他容易接受。

有一天晚上,庚子和我说,前些日子他跟别的领导一起吃饭,谈到法轮功问题,庚子就说官方定的十四种邪教中没有法轮功,并说在百度网上搜索都是那样。虽然那些人不听,但我心里暗暗为庚子高兴,这是生命的觉醒啊。

在聊天中,我也把自己知道的传统文化穿插着讲,如玄武门事件、贞观之治,还有康熙大帝的“一亩三分地”的来历,康熙大帝勤俭治理国家等等,对比现在中共体制,让庚子自己去分析,因为“体制内”的事他比我更清楚。

《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一书登出后,我赶紧做了。上晚班时庚子又来了,我问他现在有本新书想不想看,他点点头。过年了,白天庚子没事,我们又聊起来了,我跟他交流说,中华文化是神传文化,是神传给中国人的,比如汉字和外文就不一样,汉字是有内涵的,就拿“忠”来说,人们一提到“忠”,自然而然的就想到岳飞精忠报国、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还有“義”字,大家自然就想到关羽義薄云天,千里寻兄,过五关斩六将,华容道义放曹操等等;另外我们日常生活中,经常说“买东西”,为什么不讲“买南北”,都有来处的,这在外文中是没有的。在交流中我把这些文化与现实中的党文化对比,再结合《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中的论述,让他看中共的邪恶作为。

那天下雨,我正在看平昌冬奥会,庚子来了,电视正在播跳雪比赛,一名大陆运动员腿有点伤,最后得了银牌,解说员马上吹起来了,说该选手如何如何。庚子接过话说:幸亏没拿金牌,要是得第一,肯定又是“这是我党的胜利,是在党的领导下的结果”……庚子说着说着,不由的看看我,他看我一直看着他笑,他也笑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