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嘉州监狱狱警邵凌是迫害死程怀根的主要凶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四川嘉州监狱恶警邵凌,原是监狱科副科长,现在是九监区教导员,从2007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至今,曾多次被嘉州监狱610机构派往外省学习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前些年迫害法轮功学员,监狱要明给奖金,他很卖力,近几年不明发奖金,他也很卖力。

不管四川省哪一个县的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入监队九监区时,不是他当班,邵凌也会积极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到监狱接见,只要他知道,邵凌就要把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叫到无人的房间进行诈骗、恐吓,伪善等邪党的那一套洗脑,他认为达到了洗脑目的才让会见。

由于法轮功学员的不断揭露迫害和全世界的正义呼声,邵凌现在多数时间是利用犯人实施迫害。2015年前后他利用犯人许军实施迫害,2016年下半年他认为犯人许军达不到他需要的邪恶程度和目的,他选中了峨眉山市的银行经济罪犯张衡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让张衡代理了几个月的大组长。

邵凌“授权”张衡管理九监区服刑人员的职务,张衡当兵转业到银行,到银行搞管理工作,熟悉邪党整人的一套手段,对邵凌教他的那套很用心,还时常记笔记,还向许军学经验。每次邵凌上班,都要先把张衡叫到一边私谈,邵凌根据张衡汇报的法轮功学员的所谓“表现”,去找法轮功学员个别“转化”,给张衡安排迫害手段。

2016年法轮功学员程怀根被劫持到嘉州监狱后,出现严重肺病,送往四川警察医院住院,大约2016年11月下旬劫持回嘉州监狱九监区,刚到九监区时,给了他一些照顾,只学走操、不跑步,累了可以坐下休息。一个月后由于程怀根不写“四书”,张衡发现伪善不行,就叫程怀根参加年轻人的走操和跑步。

过完新年,2017年2月初,在邵凌的指使下,刘警察成立了一个“整训组”,表面上是整训违反纪律的人,实质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

被弄进“整训组”的人就要吃“秒饭”,“整训组”每天从早上走操、跑操到晚上,除了吃饭时间,每餐约30分钟,都是在不停地走操和跑操。用这种方式大量的消耗体力。同时吃“秒饭”,吃“秒饭”的时间是20秒以内,碗里的饭大约有一两饭,但是没有一个人能吃完。

早上吃一级“秒饭”的没有馒头,只有两口汤,这个米汤是前一天的剩饭第二天用来煮稀饭时的清汤,只是没有白开水那么透明而已。二级“秒饭”有半边馒头,约半两,但是很少人在规定的时间内能吃完。

一般的犯人到“整训组”的时间是3天、7天、15天,根据表现而定;到九监区也就是一个月左右也就分到各个生产监区了,因此承受的痛苦不算多。而法轮功学员进“整训组”至少是15天,程怀根被 “整训组”迫害了3个多月。不配合写”四书”,坚持修大法的,都被弄进“整训组”长期迫害。

一般的犯人吃不饱饭,回监室后就可以吃自己买的小食品。而不配合转化的法轮功学员一般都不准买东西,买到东西的都被张衡收走了。白天有两个包夹形影不离,晚上有两个值班的犯人轮换转门看着法轮功学员。

程怀根就和张衡住在一个监室里,这个监室也是张衡负责,没有一个人敢和他说一句话,也没有人能接近他。

每天三餐饭总共能咽下的不到一两饭,其余时间不可能再吃到其它东西。一般的人10天后就明显消瘦。

吃“秒饭”的时间是由张衡掌握的,在张衡看管下,只要法轮功学员吞下第二口饭他就说:时间到了,不让你咽下第三口饭。在张衡之前的犯人大组长,对待吃“秒饭”的人,一般都能让人吃完碗里的饭才喊停止,监区每月安排一次吃鱼肉、一次鸭肉。这两次吃饭他都叫吃“秒饭”的人回到座位上吃顿饱饭,而张衡当组长后,从来没有过。

程怀根在九监区“整训组”被迫害两个多月后,邵凌和年轻的林警察一起,林警察拿着电棍,邵凌安排张衡叫了五、六个年轻力壮的犯人把程怀根绑架到九监区上楼的楼梯间,那里没有摄像头,强行他在“四书”上签字、按手印。

程怀根在“整训组”被迫害的时间是最长的,长达三个多月,一直持续到2017年的5月下旬,当时已经瘦得皮包骨头,天天吃药,发药的犯人叫宋文高。程怀根被解除“严管”后几天就被分下生产车间,分到生产监区3天后,2017年5月29日就被迫害致死。

虽然程怀根死在生产监区,这只是一个表象,实际上是被九监区迫害致死的,在这期间,程怀根去过几次嘉州监狱医院,虽然监狱医生不会告诉程怀根本人身体情况,但是一定会告诉邵凌的。

按照九监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被迫写了“四书”的,都要在九监区留一个月所谓的“巩固学习”后才下生产车间,程怀根是被迫按手印的,解除“严管”后要一个月后才下队,而程怀根才解除严管几天就到生产监区,而下生产车间又是邵凌决定的。这说明邵凌想把迫害死程怀根的责任推卸掉。

嘉州监狱一直不准程怀根的家人接见,也是为了维持迫害,在程怀根死后都不准他妻子见一面,可见其邪恶至极。

嘉州监狱曾经迫害死法轮功学员徐浪舟,他的母亲请了律师调查徐浪舟的死因,当年的转化迫害是由教育科直接到监狱迫害的,由于律师和家属的追责,监区和教育科互相推责任,都不敢承担。现在嘉州监狱改变了迫害方式,直接安排九监区进行迫害,因为九监区是入监监区,没有生产任务,有时间和精力迫害法轮功学员。

邵凌也是当年在教育科参与迫害徐浪舟的恶警之一(邵凌时任教育科副科长,主要具体经办“转化”迫害法轮功的事)。徐浪舟家人的正义之举,让嘉州监狱的很多警察受到震慑,良心苏醒,不愿参与迫害。可邵凌却不知悔改。据说,邵凌还依仗他父亲在乐山市司法局的一点权势,曾经利用司法局阻挡干扰徐浪舟律师调查案子、伸冤(请知情民众提供的确切情况)。

之后邵凌又窜到九监区继续迫害法轮功学员,而且担任教导员。但是无论邵凌想怎么推脱责任也是推脱不了的。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