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武城县退休教师一家遭遇:儿被迫害死、媳精神失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山东省德州市武城县武城镇退休教师陈景华、老伴朱桂香、大儿子陈桂彬与大儿媳周海涛,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泽民发动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之后,因坚持修炼“真善忍”法轮大法,遭受了难以想象的摧残和痛苦。儿子陈桂彬被残忍迫害致死,儿媳被迫害致精神不正常,陈景华本人也曾五次被非法拘禁、罚款,经历了无数个痛苦的岁月,于二零一八年含冤离世,终年八十岁。

一、大儿子陈桂彬被迫害致死


陈桂彬

陈桂彬在世时,是山东省武城县棉纺厂机修车间的一名工人。由于小时候吃错了药,落下了气管炎。一九九五年三月喜得法轮大法,炼功后,身上的病好了,身体健壮。陈桂彬是全厂职工、领导公认的好职工。学大法后,从不占厂里的便宜,就是给自己或亲属干的活也是秉公办事,该拿多少钱就拿多少钱。

然而,法轮功这样一个健康人民身体、提升人民道德的好功法却遭到江泽民集团的疯狂迫害打压,陈桂彬为了向国家领导人说明真相、讨回公道、还师父与大法清白,他与功友们进京上访,被不明真相的便衣、武警绑架,后经山东省驻京办遣回武城,被非法关押迫害一个多月。回家后,让每天定时到武城县公安局签到。之后,每年的四月二十五日以前或者七月二十日以前或重要节假日,陈桂彬与妻子周海涛二人都会被拘禁关押十多天。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五日,武城县公安分局突然闯入陈桂彬棉纺厂的家属院,在没有任何证件的情况下,非法搜查、抄家。抢走录像机、录音机等许多私人物品,总共折合人民币三千多元,勒索敲诈现金二千五百多元。陈桂彬、周海涛夫妇和年少的孩子每时每刻都生活在恐惧中。

二零零一年元旦前,在武城县公安分局的指使下,武城县棉纺厂再次把陈桂彬与周海涛绑架到棉纺厂拘留室关押迫害。元旦过后,棉纺厂去北京上访的五个法轮功学员被武城县公安局从北京接回,每人罚款一万元,于是怀疑是陈桂彬让去的。保卫科长侯金才将陈桂彬绑架到保卫科,还没审问,直接给陈桂彬戴上手铐准备拷打。在保卫科,侯金才早已安排好四个人,一个墙角一个人,准备“推筛子”(就是你推给我,我推给你)。当第一个人在陈桂彬背后,突然猛力往前推陈桂彬时,陈桂彬立即倒下去,在陈桂彬前面放着一个保险柜,因陈桂彬戴着手铐,不能用手着地,头正好撞在前面的保险柜上,陈桂彬立即全身瘫痪,不能动了。后来经医生检查才知道,陈桂彬颈椎骨三节骨折,骨髓已经出来了。

侯金才还不罢休,又把陈桂彬暴打一顿,几个人打陈桂彬时,陈桂彬已经失去知觉了,一动不动。恶人侯金才想置陈桂彬于死地,又将陈桂彬的鞋袜脱光,将上衣解开扣,四个人把陈桂彬抬到室外的雪地上冻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才把陈桂彬抬到拘留室(拘留室和保卫科紧挨着)。

他们把拘留室的窗户打开,被褥扔了一地,把拘留室的火炉用水浇灭,把陈桂彬扔到没有被褥的光板床上,目的很明显,想把陈桂彬冻死。期间,陈桂彬妻子周海涛也被非法拘留,周海涛向公司总经理王玉民和副总经理王金柱反映情况,二人态度恶劣,置之不理。保卫人员强行把周海涛拉回拘留室,用手铐把她铐在床头上。陈的母亲和弟弟多次要求相见都遭拒绝。陈桂彬被打时,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长张瑞军在银河公司坐镇。毒打陈桂彬的凶手是:侯金才、吴小刚、杨建功、姚金山。

到了第二天上午八点多,朱桂香前去探望儿子陈桂彬时,才知道儿子被打瘫了,后来朱桂香找来人,并带来医生,经医生检查,确认颈椎骨被打坏了,经和厂方多次交涉,厂方才同意放人到县医院治疗,但是因为陈桂彬是从头一天下午四点被绑架到保卫科迫害,直到第二天晚上八点,才被允许去医院治疗,经历了二十八个小时的残酷迫害,骨髓冻了这么长时间,能治好吗?二零零一年正月十五早9点,陈桂彬含冤去世。

迫害陈桂彬的直接责任人:侯金才,吴小刚,杨建功、姚金山。时任棉纺厂董事长:王益民,办公室主任:王金柱,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瑞军,副科长徐丙新。

二、大儿媳周海涛被迫害致精神不正常

二零零一年,周海涛被山东省武城县公安局绑架到德州洗脑班迫害三个多月,后又转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六个多月。

周海涛的丈夫陈桂彬在二零零一年二月被迫害致死之后,周海涛和十岁的孩子失去了主心骨,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依靠亲属和朋友的帮助,勉强维持生活,周海涛整天以泪洗面,晚上经常把孩子都给哭醒了,娘俩每天生活在悲苦之中,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就这样被江泽民及其帮凶给毁了。

二零零一年初春,周海涛踏上了去北京上访之路,想为丈夫陈桂彬的死讨回公道,到了最高检察院,是个女检察官接待的,那位女检察官很和善,对周海涛很同情的说:“你所告的很在理,是个冤案,不过,现在我无能为力,实在没有办法解决,将来你会把官司打赢的。”后来,由山东驻京办通知武城公安局将周海涛接回,公安局也没敢关押迫害周海涛,直接把她送到娘家去了。

周海涛从北京被遣回不久,因控告无门,无处申冤,她悲痛欲绝,突然间又祸从天降,武城县公安局把周海涛绑架到山东德州洗脑班迫害。在洗脑班,不让睡觉,不让吃饱,不让上厕所,挨打,强迫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等,在德州洗脑班遭受了九十多天的迫害,恶人没有达到目的,又把周海涛转到济南女子劳教所迫害六个多月。济南女子劳教所之邪恶,堪比人间地狱,在里面不让上厕所,蹲小号,不让睡觉,吊打,电棍电,坐小板凳,不让吃饱饭等,劳教所用尽了各种酷刑逼迫周海涛“转化”,不写“三书”就不放过她,周海涛在里面天天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

历经将近一年半的迫害,周海涛才回到家中,但是身体每况愈下,实在不能上班了,后来在厂里办了病退,每月厂里给她们娘俩一百五十元,当时物价这么高,一百五十元根本不够过基本的生活!为了省给孩子吃,周海涛每天只吃两顿饭,艰难的勉强度日,生活苦不堪言,每每想起丈夫陈桂彬被恶人迫害致死的情形,就泪流满面,再加上长期的精神压力和残酷迫害,大脑受到严重刺激,周海涛的精神就不正常了,后来经过多次医治,仍然没有好转,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周海涛一度住在年迈的陈景华夫妇家,由公婆照顾。

三、陈景华、朱桂香夫妇遭迫害

陈景华、朱桂香夫妇都曾患有多种疾病。陈景华患有胃溃疡、心脏病,朱桂香患有严重的冠心病、腿痛、脚痛、子宫瘤等多种疾病,老俩口每天都离不开药。学炼法轮功后,二人不仅祛病健身了,还懂得了人生的意义:人应该善良的活着,时时处处应多为别人着想,而不是自私自利。他们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个好人,家庭和睦了,邻里之间的关系融洽了,日子过的轻松愉悦。

但这一切都被江泽民给毁了,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公然违背宪法,发动了对法轮功史无前例的、铺天盖地的疯狂迫害,陈景华、朱桂香被非法抄家多次,被抢走电视机一台、大录音机两个还有其它一些私人物品,折合人民币两千多元,被敲诈勒索现金两千多元。大屯乡派出所发给陈景华、朱桂香夫妇每人一本污蔑大法的小册子,共索要八十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陈景华在大屯乡被非法拘禁,关押两天一夜,在那里得不到人身自由,不让吃喝,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挨骂,人格侮辱,逼着写检查,必须跪着念,达不到他们的要求就再重写,直到他们满意为止。没过几天,学校校长又派人将陈景华送到武城县在祝庄办的“转化”洗脑班,每人先交四十五元生活费,如果不“转化”,再继续交,直到“转化”为止,每人每天十五元的生活费,但是实际伙食很差,连五元都不值,白天黑夜不让睡觉,限制上厕所,逼看污蔑师父和大法的录像,逼写“三书”。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三日,逼着陈景华参加大屯派出所办的“转化”班,在那里没有人身自由,人格受到侮辱,逼着写“三书”,最后每人交一千元保证金,所长徐慎贞说到新年只要不上访就归还,实际上一直都没给。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九日,大屯管理区骗陈景华到大屯乡院内开个会,到了那里,就被关起来了,不让回家,关了几天,又让交一千元。之前已经交了一千元了,家里已经没钱了,后来让自己村的支书来做担保人,才让回家。

二零零一年一月初,陈景华被骗到武城镇公安分局,说开个会就让回家,结果又被关起来了,指导员一说话就骂人,人格受到侮辱,失去了人身自由,最后,又被敲诈了一千元才让回家,连个收据都没有,后来找熟人要出五百元,剩下的五百元说以后给,直到现在也没给。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警察来绑架陈景华,因得到消息,陈景华走脱了,他们没能得逞,但陈景华流离失所,数天后,在别人的帮助下才了事,在这期间,警察经常上门骚扰抄家,陈景华、朱桂香夫妇再也没有了安生的日子,经历了无数个痛苦的岁月,陈景华于二零一八年离世。

四、作恶者罪责难逃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一九年,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二十年。人的一生没有几个二十年,朱桂香老人一家所遭受的摧残和痛苦,难以想象,他们家是中国无数个遭迫害而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家庭的缩影。

然而,正义也许会晚到,但从来都不会缺席。善恶有报是天理,无论谁做了什么都要去承担偿还。在对法轮功的迫害中,那些积极追随中共江泽民集团的大大小小的凶手许多已经遭到恶报,他们或被判刑、或死于癌症、或车祸、或祸及家人。目前被拿下的高官从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周本顺等,无一不是身背迫害法轮功的血债的人。

据明慧网不完全统计,截至2016年,德州市因为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就至少三十三例:其中邪党头目八人,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村官十五人,迫害修炼员工而遭报的单位领导十人。其中恶报死亡的有十人,被判重刑的有四人,殃及家人的有八人,重病或伤残的五人,遭免职查办的有六人。

迫害法轮功者必遭恶报的天理让歹徒惶恐不安,报应已直逼首恶元凶。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网发表《通告》,称:“请海内外大法弟子立即行动起来,更完整的收集、整理和向明慧网提交迫害者名单,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亲属、子女、资产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根据明慧网颁布的“收集迫害者信息用表”,“迫害者”包括、但不仅局限于直接实施迫害者,也包括制定具体政策、下达命令以及协同者。

天理昭昭,报应不爽,《通告》的发布意味着对迫害者的大清算在即。希望武城县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各级人员,抓住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机会,赶快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并收集其他人的犯罪证据,将功补过,为自己的未来留后路,才是正确选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