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学员正念闯过病业关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我今年七十六岁了,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有胃胀、胃痛难受,腿痛、腰痛,全身关节处骨质增生,很难受。一九九八年十一月,我有缘修炼法轮大法,胃痛消失了,所有的难受都没了,成了健康的人。

二零一七年五月初八上午,我刚洗完衣服,感觉有点累,就躺在床上休息一下,突然感到肋巴痛,扯的整个后背都痛,胳膊痛的也抬不起来了,浑身痛。开始还以为是洗衣服累的,结果整个身体不能动了,胃痛的不敢吃饭,连水都不能喝,上厕所得两个人架着,每走一步都疼痛难忍。

第二天,我感觉恶心,把头一歪,从嘴里吐出一个长形的东西,当时,我心想:怎么吐出一根火腿肠来?一看是一个粘膜包着的肉瘤,用水一泡,粘膜碎了,全是一些烂肉。我心里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是师父把这块坏东西给我拿出来了。”但是,我还是浑身痛的不能动,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我是修法轮大法的,谁也不配迫害我,我师父说了算。”觉也睡不着,女儿(同修)照顾我,鼓励我,我一天二十四小时听师父讲法录音,不把它当成病,就认定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同修也不断的来给我发正念,和我一块学法、交流。

过了十几天时,我已瘦了很多,这时,不修炼的丈夫和儿子都叫我去医院。我说:“不去,我有大法师父保护,什么事也没有,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老伴说:“咱们就去检查检查,要是不要紧咱们就回来,你也不要心疼钱。”儿子也劝我去医院,软的不行就来硬的,都逼我去医院。我心想:我可不能上旧势力的当,我这不是病,是师父在给我净化身体。我就对发火的儿子说:“如果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就别逼我上医院,你逼我,我心情不好,对我更不利,我不去就是不去,你妈这些年修炼都是这样把病去掉了,这次又是要修去一块大的不好的东西,我有数,我有师父管,一点事也没有,你们不修炼,你们不懂。好孩子,就别逼妈妈了。”这样儿子也不敢强逼我去医院。

四十多天时,我还是几乎不吃不喝,身体更瘦了,可以说瘦得已经皮包骨头。儿子来看我说:“妈,你都成什么样了,都肌肉萎缩了,你还这样挨着,怎么能行,还是去医院吧。”我说:“你可别胡说,我可不是肌肉萎缩,我不去,我没事,我有师父保护,我没病,我不去医院,你一说医院我就心烦。”儿子摇摇头,没办法,就把火发在我修炼的女儿身上,对着他妹妹大喊大叫:“咱妈有个好歹,我和你没完!”我说:“去不去医院,与你妹妹无关,是我自己的事,她是她,我是我,与她没关系。”儿子一听,无可奈何的走了。

到了两个月的时候,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干完活,坐在机井边,把腿伸在机井里休息一会,这时我看见一个光头男人,穿着黑衣服,一下子抓着我的脚,就往下拖我,我立刻用尽全身力气,用脚往下蹬他、踩他,最后黑衣人被我蹬下去了,我身子一翻,腿上来了,我没事了。我也醒了,我悟到师父点化我是黑手烂鬼在迫害我。我就加强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的黑手烂鬼,并不断的说: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能动了我,谁就能动了我的师父,说白了就能动了这个宇宙。我就听师父的,其它安排都不要。

旧势力还不死心,还经常弄来猫二头(一种不吉祥的鸟)在我房子周围叫个不停,想从精神上迫害我。我就发正念,一发正念,它就没了。什么也动不了我的心,我心里只有师父,我知道师父无所不能,“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女儿也不断的给我加正念,并给我放明慧广播,听同修过病业关的交流,使我信心倍增,我想同修病业关那么重都过去了,我怕什么。又想到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多么不容易,得费多少心,更不能拖累女儿做大法的事,我要从行为上否定清除黑手烂鬼的迫害,我就请师父加持弟子,起来自己上厕所。我忍着痛,起来了,每挪一步浑身就非常的痛,走几步,痛得我大汗淋漓,我就背师父的法:“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最后自己终于走進厕所。从此以后,我越来越好,能少量進食了,越来越有劲了。

到了八月十三日早晨,我刚起床,一只公鸡洪亮的叫了几声,我对女儿说:“我这就好了。”到了八月十五这天,儿子、儿媳都来了,做了满满一桌子菜,大家都让我说几句话,我双手高高举起盛满饮料的杯子说:“师父高高在上,是师父救了我,都要尊敬师父,没有师父的慈悲救度,你们的妈妈就活不到今天。谢谢师父救命之恩!”孩子们都高兴的举杯痛饮,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到了九月,我完全恢复,能吃饭能睡觉了,但是头还不时的痛。有同修帮我指出不能再供过世的亲人了,应该把那些牌位烧掉。那是丈夫的祖辈亲人,几次提出烧他都火,说我大逆不道,不理解。说不通丈夫,这个事就做不了,我想怎么办哪?师父看到我有这个心,就安排我娘家侄儿来看我,我就对我侄子说:“好侄子,你姑父最爱听你的话,你帮我说说你姑父,把那个死去的人的牌位赶快烧了,不然的话,我的头老痛,烧了就好了。”

我侄子就对他姑父说:“姑父,供那些东西不好,都是些死去的人了,没有用,我家里从来都不供,你看我们的日子多好。依着我姑烧了吧。”老伴同意了,就把那些东西拿出去烧了,我的头真的就不痛了。

现在,我健健康康,也胖了,精神了。家务活也能干了,赶集买菜、做饭洗衣,我都能干,我尽量不让女儿干,给她时间去讲真相救人。我家的亲戚都见证了大法神奇,尤其我这个侄儿,在超市对着那么多人说:“我非常感谢法轮功师父,俺三姑四个月过病业关好了,俺姑就相信她师父,创奇迹了,谁能不上医院就好病了?如果真的上医院我姑非得开刀不可,还不一定治好。我姑硬是炼功炼好了。这法轮功就是好!真了不起啊!”

我侄儿能正面认同大法,得到福报了,现在也当官了,他还暗地里保护大法弟子。他的日子越来越好,越来越顺,人家都说他有福气,在村里很有威望。其实这都是大法赐给他的。师父说:“世人能够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时会带来善报、福寿”[3]。

现在我儿子、儿媳都支持我学大法,丈夫也不反对了,我也利用各种方式在讲真相救众生,兑现史前的誓约。

谢谢师父!谢谢师父的慈悲救度!感谢同修对我的帮助!

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论语〉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