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遂忠谏奉主 和平息盗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二日】龚遂是西汉宣帝时期的一名地方官员,官职不大,但人却非常耿直,忠心侍主,是位诤谏之臣。他为官清廉,爱护百姓,曾不动一兵一卒,就平息了渤海地区的叛乱,深受皇帝赏识。

忠心谏主

通晓经术的龚遂在昌邑国做郎中令,事奉昌邑王刘贺。刘贺是个纨绔子弟,行为不端,龚遂很是着急。他谴责太傅和国相不能规劝刘贺走上正道,龚遂引经据典、痛陈得失,述其要害,常常说到伤心处,哭泣流泪。

龚遂在大事上从不含糊,也从不奉承刘贺,经常直面述说他的过错,说得刘贺非常狼狈。一次,龚遂正说着,刘贺掩着耳朵跑掉了,说:“郎中令的话,真的羞愧人的话啊!”昌邑国上下都很敬畏龚遂。

可这个刘贺就是恶习难改,依旧吃喝玩乐,挥金如土。龚遂就双膝跪地而行,进宫劝谏。泪流满面的龚遂感动得周围人直掉泪。刘贺还荒唐地问:“郎中令为何而哭?”

龚遂说:“国家危矣,我心伤悲!希望您能静心听听臣的愚见。”刘贺只好喝退左右。龚遂问道:“大王您知不知道胶西王作恶灭亡的事呢?”刘贺茫然,说不知道。

龚遂说:“胶西王有一个非常会拍马屁的臣子叫侯得,胶西王象夏桀商纣一样的胡作非为,侯得却把他比作尧舜,胶西王只喜欢听好听的话,越来越听信侯得的妖言,最后身死国亡。大王您如今亲近小人,是在步胶西王后尘啊。”

刘贺愣住了,龚遂借机说:“您要不想亡国,就请允许我推荐一些精通儒学、品德高尚的士同大王一起生活。安坐时就读《诗》、《书》,行立是就演习礼仪,这样才能管理国家啊。”

刘贺于是勉强同意。龚遂就精心挑选学问好品行高的张安等十人侍奉刘贺。可是刘贺顽劣不化,没几天就把他们赶走了。

之后,王宫里经常出现诡秘怪异的现象。刘贺时常能看到一些犬颈人身、熊和飞鸟等怪物异象,左右随从却看不到。一次刘贺的坐席上出现血污,刘贺有些发怵,问龚遂是什么原因。

龚遂说:“这是天帝的告诫,您读过《诗经》,可是其中的礼仪规范您做到了吗?身贵为王,您的言行却比庶民百姓还污浊,这样下去要招致灾祸啊!血是阴灾之像,不久国家将有大祸,您还不快反省自己啊?!”刘贺仍然姑妄听之。

再谏废帝

恰逢昭帝驾崩,大臣霍光和众朝臣迎立刘贺为帝,刘贺就带着他的那帮不学无术的随从和手下进京即位。一路上,刘贺还强抢民女,到了京城附近,不下跪行国丧之礼仪。

进宫后,刘贺更是如鱼得水,目无法度,骄横自满。龚遂心急如焚,对着长乐宫卫尉安乐说:“大王立为天子以来,日益骄奢淫逸,听不进去劝了。如今还在先帝守丧期间,就同属下饮酒作乐,赶着飘着九条彩带大旗的车,到处乱跑,这上不符合天理国法,下辜负黎民百姓,和正道偏离太远。”

“古时法制宽厚,大臣们如遇国君无道,可以避隐。如今不能辞官,我想装疯作傻,辞官避祸,又怕被朝臣知道,一朝身死,将为天下人耻笑。您过去是皇上的相国,应该赶紧直言劝谏啊。”

可惜,忠耿仁厚的龚遂最终没能使刘贺心回意转。刘贺只在位27天就被朝臣赶下了台,在这短短一个月期间,刘贺平均每天要犯将近40个不合法度的罪错。

刘贺被废后,从昌邑国来的那些群臣和随从由于犯了纵容国王陷入无道的罪,统统被处死。唯独龚遂和中尉王阳因多次劝谏刘贺,履行了自己的职责而免除死罪。

对策宣帝

刘贺被废,宣帝即位。汉宣帝上台一段时间后,渤海郡及其相邻地区闹饥荒,于是盗贼四起,百姓不能安宁,有的饥民就想起来造反。当时的郡太守没有能力制服他们。

宣帝想要选一个能够平息事态的人去做渤海郡太守。丞相和御史大夫都向皇上极力举荐龚遂,认为他有担当,可以临危受命。皇上就赶紧发布了任命书,让龚遂去渤海郡做太守。

当时龚遂已年过古稀,七十多岁了,身材矮小。宣帝召见时看到龚遂的相貌,心中有些失望,感觉和重臣们推荐的那个龚遂相去甚远。

宣帝问龚遂:“渤海郡一片荒乱、法纪废弛、民不安定,您有什么良策治理那里,能使我高枕无忧呢?”

龚遂不慌不忙地回答:“渤海郡地处偏远,没有沾沐圣上的恩惠教化,那里的百姓为饥寒所迫,地方官不知体恤救济,积怨已久,才导致陛下的子民偷盗圣朝的兵器,在池塘岸边耍弄几下,而不是他们存心叛乱啊!”

宣帝觉得龚遂说得很有道理,龙颜喜悦。龚遂接着反问皇上:“您打算让我去剿灭他们,还是去安抚他们?”

皇上说:“朕选贤良能臣前去渤海,当然是想对他们进行安抚。”龚遂于是进一步说出他的施政方针:“我听说治理失去秩序的百姓,如同理顺乱绳一样,欲速则不达,只能慢慢来,才会达到目的。我希望到任后,丞相和御史们对我的工作暂时不要按常规加以限制,允许我根据当地实际情况酌情处置。”

和平息盗

宣帝答应了龚遂这一要求,并特赐他黄金,为他增派驿车。龚遂乘坐御赐车马进入到渤海郡的地界,郡府的官吏们听说新太守已到任,便派官兵列队迎接,龚遂见状,让他们统统都回去,随即发出公文,命令所属各县把专管追捕盗贼的官吏与岗位撤除。

龚遂还智慧地将良民与盗贼做了一个区分:那些手拿农具的人都是良民,官吏不得对他们问罪,而携带兵器的人,才算是盗贼。接着龚遂不带任何随从,独自一人乘车来到郡府。龚遂的做法得到了人们的信任,很快郡中百姓就纷纷安定了下来,盗贼也停止了活动。

渤海郡中还有一些结伙抢劫的人,听到龚遂的教令后,便自动解散,放下了手里的兵器而拿起了农具。这样龚遂不费一兵一卒,平息了盗抢叛乱,百姓开始安居乐业。

龚遂于是打开粮仓,把粮食借给贫民,还选任了一些清廉的官吏安抚百姓。龚遂发现渤海地区的人好奢侈之风,不重视农田耕种,只喜欢贩卖商品。于是他以身作则厉行节约,劝导百姓务农勤耕,叫每人都种一棵榆树、一百棵薤、五十棵葱、一畦韭菜,每家养两头母猪、五只鸡,帮助他们建立务农基础。

发现百姓中还有持刀带剑的,龚遂就劝他们卖掉剑买耕牛、卖掉刀买牛犊,并幽默地说:“为什么把‘牛和牛犊’配在身上?”逢春夏之季,龚遂就力劝百姓都要下地劳作,逢秋冬就督促他们收割。

龚遂还鼓励人们多积蓄些果实、菱角等农副产品,由于龚遂的勤勉督耕,渤海郡内,家家有储粮,吏民渐次殷实富足,社会上的讼诉和犯罪少多了。

惜才举贤

几年后,汉宣帝欲将龚遂召回京城,议曹(郡守的属吏)王生要求同去。功曹(郡守的主要佐吏)认为王生贪杯没有节制,不适合跟着去。龚遂却不忍心拒绝,就同意让王生跟着自己去京城。

到了京城后,王生每天喝得昏天黑地的,也不去看龚遂。一天,龚遂被皇上召见入宫,路上正赶上王生酩酊大醉,王生醉醺醺地在后面大声将龚遂喊住,龚遂回头问有什么事,王生说:“假如皇上要问您怎样治理渤海的,您就说‘不是我有什么能耐,而是全凭皇上的威德’。”龚遂明白,王生是提醒他不能居功自傲。

见了皇上后,皇上果然问龚遂治理渤海的情况,龚遂就按王生的话回了陛下。皇上非常欣赏龚遂的谦卑礼让,就问:“您这样忠厚谦逊,是如何做到的呢?”

龚遂就趁着机会,奏请皇上说:“臣不贤,这都是我的议曹王生告诫我的啊。”

皇上更加佩服龚遂的大度与雅量,不揽属下之功,惜才举贤。因龚遂年事已高,皇上珍惜他的身体,就让他负责上林苑宫廷陈设,留在天子身边,管理宗庙祭祀事宜,官拜水衡都尉,命王生任水衡丞,以示对二人的褒奖与提携。

参考:
《汉书·循吏传·龚遂》
《汉书·昌邑王传》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