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冤狱、酷刑 甘肃平凉市李亚又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甘肃报道)甘肃省平凉市华亭县法轮功学员李亚女士,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被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经家人多方查找,近日才得知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

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李亚在兰州打工地失联,后得知李亚五月八日被兰州市七里河区公安分局建兰路派出所警察绑架,未经体检,直接非法关押在七里河拘留所。

在非法拘禁期间,有610人员到拘留所对李亚非法询问。五月十九日,李亚被人从拘留所接走。近日才得知李亚被非法关押在兰州市第一看守所十三队。

前几日,李亚的女儿从外地赶到兰州,往昔胖乎乎的脸庞变得黑瘦黑瘦,当亲戚劝她找各部门要人的时候,李亚的女儿说:“听到我妈出事的消息,当天晚上就一夜没有睡着。这些日子里,吃不下睡不着。她是我的亲妈呀,我怎么能不管呢。可是以前每次我妈出事,警察都给我打电话。上次(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被绑架)出事后,警察多次打电话恐吓,实在没办法,我就给警察说:那你把我抓了算了。警察才再没有找我。这一次,谁也没有给我通知,我真的怕,不知道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

李亚,五十二岁,原华亭县华煤集团建安公司职工,从小就患有很多病,气管炎将她折腾得简直活不下去了;二十五岁时得了肝部剧疼的病,每次疼痛时都不能喘气;一九九二年又得了产后风,从此,一有风吹感冒等各种病就发作,这些病将她折磨得有生不如死的感觉。

一九九七年九月间,李亚有幸得到了本《法轮功》,开始修炼法轮功,不知不觉各种病症不翼而飞。她时刻按照真、善、忍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与人为善,处处为别人着想,在单位里、在左邻右舍、亲朋好友中,人们都喜欢和她打交道,是公认的好人。

一、讲真相遭非法拘禁十五日

二零一八年七月五日,李亚在兰州市小西湖公园附近讲真相时,被便衣警察绑架到小西湖派出所。警察对李亚租住的地方抄抢,并对其女儿和房东进行威胁、恐吓,不让房东再给李亚母女出租房子,催促李亚的女儿把东西立刻搬出去,对房东进行罚款。

酷刑演示:老虎凳
酷刑演示:老虎凳

警察把李亚铐在老虎凳上六个多小时,手铐砸的很紧,手腕被铐出两个深槽。五、六个小伙子摁住李亚的胳膊,强行让其签字,按手印,把她的胳膊压的呈乌黑色。晚上二十三时左右,被绑架到七里河区公安分局韩家河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在监狱受残酷迫害

二零一零年元月二十六日,李亚遭华亭县国安大队警察绑架,随后被华亭县法院非法判刑五年。华煤集团建安公司立即落井下石,解除了与李亚的劳动合同。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李亚出狱后,生活没有了着落,只能与老父、女儿三人挤在二十平米的小房子里,艰难度日。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李亚被劫持到甘肃女子监狱。刚到监狱,狱警就把她关到专门的地方,组织恶徒强迫“转化”,在那里李亚受到了残忍的人身伤害和精神迫害。

狱警朱鸿、孙立伟、杨珍指使犯人殴打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不让上厕所,所用手段都是地痞下三滥的手法,强迫每天观看诬蔑法轮功的电视,强制看完后写所谓的认识,不写就用高压电警棍电、殴打,每一个法轮功学员在那里都承受了正常人难以承受的残酷迫害。

监狱给法轮功学员专门安排其他犯人做包夹。这些人中,有些是杀人犯、放火犯、有些是吸毒、贩毒、倒卖黄色碟片等被判徒刑的犯人。狱警们指使犯人包夹二十四小时监视、跟踪法轮功学员,不让说话,不让上厕所、不让睡觉、白天黑夜罚站,用各种卑鄙下流的残酷手段恶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对法轮功学员随便拳打脚踢,往身上吐痰,恶语辱骂,抓住头发往墙上撞头等各种恶行。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中共酷刑示意图:殴打、撞头

包夹杨静、马国芳受朱红、孙立伟、杨珍指使,强行“转化”李亚,三天三夜不许李亚睡觉、强逼她站着。当站到两天两夜的半夜里时,杨静、马国芳、仁真翁母三个人把李亚弄到厕所里,厕所里放着三个装满水的大水桶,她们抓住李亚的头发将头使劲往厕所的墙上撞,接着将头压到水缸里,李亚差点儿被水缸里的水呛死。她们还不让李亚大小便,往她身上吐痰,那种不让大小便的痛苦是十分难忍的。时间一长,下半身就会浮肿,后来就失禁或者就大小便下不来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缸里憋
中共酷刑示意图:溺水——把人头按进厕所凉水缸里憋

恶徒们见这种折磨改变不了李亚,就又使毒招,好几天不让李亚喝水,然后在李亚的杯子里偷偷放上药物,倒上水,这时候让她喝水,李亚在不知情下喝了她们倒的药水,致使李亚神智不清。有时不让李亚吃饭,有时逼她打很多饭,强迫李亚一次把这些饭全部吃完。杨静见李亚实在吃不完饭,就把李亚弄到厕所里,杨静在厕所里一边拉屎尿,一边让李亚看着她拉屎尿逼着她吃饭。如果吃不完饭,就找茬儿用各种方法迫害她。

平时包夹杨静总是找一些理由折磨、体罚李亚,多时不让睡觉,经常搧耳光、拳打脚踢、吐一脸痰,恶语相伤。

有几天,天气特别冷,滴水成冰。包夹杨静逼着李亚穿着唯一的一双布单鞋在水房干活,杨静见李亚冻得不停地跺脚,杨静就将冷水倒在李亚的鞋上,将脚泡在冷水里冻她的脚。杨静经常给李亚脚上倒冷水冻脚,李亚的脚被冻伤。

在这种折磨下,李亚的精神受到严重的伤害。杨静借机用皮鞋踩踏李亚的伤脚,致使李亚的左脚至今还留有伤痕。由于李亚不配合恶人的要求,杨静就找茬儿整李亚,说李亚有病(其实根本没有病),就逼着李亚吃不明药物,李亚不吃药,杨静就叫来了三个包夹,把李亚压倒在地,强行灌药。

狱警孙立伟见李亚不放弃修炼,领了四个包夹,身如彪形大汉,她们抓住李亚的胳膊、腿,使李亚不能动,孙立伟拿着电警棍,撕开李亚的领子,把电警棍戳到她的胸部电她,电了前胸电后背。孙立伟指使杨静把一盆冷水从李亚的脖子上倒进去,顿时,李亚的衣服全都湿透了。孙立伟又电李亚,指使包夹将李亚的胳膊扭到背后,掰住手腕,电她的脖子、头,李亚高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用破抹布塞住了李亚的嘴。几个包夹强行扭转李亚的胳膊到身后,并用力折手腕,将李亚扳倒在地,导致李亚胳膊严重扭伤,至今都没恢复,胳膊背在后面抬不起来。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狱警孙立伟在李亚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情况下,用电警棍持续电击李亚半个小时以上,脖子周围被电警棍电糊了,脖子上被电击的宽约三~五厘米的一圈糊疤,一个月后伤疤没有痊愈。至今身上、脖子上留下了多处伤痕。

上述行为,甘肃女子监狱直接负责的狱警,包括专管法轮功学员的副监狱长朱红,均涉嫌故意伤害罪、虐待被监管人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