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体项目中的修炼体会

更新: 2019年08月1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同修们好:

重获大法,再接圣缘

我是二零一零年在中国大陆得法的,家人同修早在一九九三年就已开始修炼,当时自己还小,根本不懂得修炼的概念又因炼功很苦就没有走進来。错失了机缘,这一耽搁就是十六、七年,当我再拿起《转法轮》看时,忽然有一种自己苦苦寻找很久的东西其实就在身边的感觉,就像师尊讲的:“就象这个电插头一样,一插通电了。”[1]

曾在大学期间读了很多中西方经典名著和历史方面的书籍,一直想找到能使自己安身立命的准则去遵循。但实践下来发现它们改变不了我的根本,只是装饰一下表面。当我读完《转法轮》后,困扰我许久的问题终于明白了,大法的法理深深的触动了我的内心,唤醒了尘封已久的本性,我知道大法是能真正改变我本质的,就这样我开始了修炼。

得法不久后我清晰的做了一个梦,我与家人同修是一起从宇宙高处层层下走下来的,就象神韵开幕的第一个节目众神随师父层层下走一样。那个下走过程的巨大能量冲击,在我当时梦醒后,都感到震撼不已。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坚定新得法弟子的修炼信念。

慈悲安排,走進媒体项目

早在出国前,我拜读师尊《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时心里就生出了一念要是既能全职参与媒体项目,又能有一定的生活来源养活自己该多好啊。回头想想当时的这一念很单纯,没有过多的想法,也没有强烈到一定要实现。后出国留学期间接触到一位和我年龄相仿,在大纪元工作的同修。我们很谈得来,经常接触,媒体一有活动需要志愿者,她就叫上我,我也欣然接受。就这样接触多了,媒体负责人事的同修S问我是否有意愿毕业后来做全职,因考虑经济压力没有答应。待到快毕业时,同修S说目前有个项目需要短期助理问我可否帮忙?当时还没有着手找工作,没多想那就去吧。在参与此项目期间,似乎燃起了我想为媒体多做点事,贡献点自己一份力量的热情。媒体是大法弟子的项目,是能救人的项目,需要有更多年轻人参与的项目。这时社长问我可否留下来,我就答应了。事情还没结束,来自自身的干扰不断,不久后我又后悔了,考虑较大的经济压力以及媒体内部的人际环境我能否适应,使我开始不断的动摇。最后我和社长说只能短期做几个月,社长说,公司只招长期员工,可以再给我一个月时间考虑。这一个月我仍摇摆不定,一面考虑现实问题,一面考虑大法的项目有责任去参与。直到最后一天早上学法时,师尊的一段法点悟了我,使我下定决心留在媒体。已经记不起当时是哪一段法启悟了自己,只记得那一段法师尊明确点悟自己要留下来。之后的几年中考验依然不断,在遇到心性关,矛盾冲突过不去时几次想离开。动摇最大的一次是去年年中,当时认为自己做的项目已经遇到一个很大的瓶颈,很难突破,继续做下去看不到希望,而且几年来的经济压力也让自己吃不消,想是不是应该换一个环境了。这之后不久召开了全球媒体法会,师尊亲临现场讲法,聆听师尊的讲法如醍醐灌顶。

师父说:“你们每个人在媒体中都是在走自己修炼的路。你做的这件事情就是你修炼的路。这是一定的。不管你在这个媒体中起着什么样的作用,分工是什么,那就是你修炼的路。”[2]

这时才清醒的认识到媒体的工作就是师父给弟子安排的修炼路,回头看过来这一路的每一阶段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每当动摇时也会有各种客观原因没有离开,现在想想不都是师父的苦心安排吗?之前总想我要怎样怎样,弟子悟性太差了,这一圈下来,心终于稳下来了,知道自己该怎样对待媒体这份工作了。

在媒体项目中一点一点实修

我的修炼是溶于媒体项目中的,遇到的困难与摩擦都是针对修炼提高来的。举一次工作中遇到的矛盾为例,由于同事没有按照事先的工作流程做,给我的后续工作增添了麻烦。因手上还有另外一个项目要花费很多精力,这样就使自己压力很大。当时就没有守住心性,与同事发生了言语上的冲突,高音量、指责抱怨。事后也意识到是自己错了,不该一点小事就发脾气,只是表面上找一找漏并没有真正向内找。但第二天身体出现了明显的不适,浑身酸痛,有气无力,就象跟人动手打了一架一样。这时我才意识到自己出现了大漏被钻空子了,知道应该好好向内找自己了。

首先最表面找到的是争斗心,遇事不能忍。在这个争斗心的下面包裹着不符合自己观念或想法的言行就抵触排斥,为了维护自己的观念就产生与人斗的心态及表现。再進一步找,之所以维护这个自己认为对的想法是为了保护自己,如果按照这个想法去做那就不会出错,我的工作业绩就是好的。不按照这个做就很容易出错,影响我的工作表现。其实我保护自己是怕被人说不好,更怕被人指责。我在极力维护做好这个工作并不完全是为工作负责,这里隐藏的一颗不想被人说的心,只想听好听的只想要好事的私心。这个争斗心是为了维护自我的私心,或者是要维护自我的“正确”,不符合“我”的都是错的,就要给予抵制与反驳。而这个不让人说,想听好听的想要好事的心又与怨恨心紧密相关,如果事与愿违就产生了抱怨,甚至是怨恨。

找到这里,师尊又点悟我回想起之前遇到的很多心性关的根子都是这个争斗、怨恨心。是长期没有踏踏实实修自己,一遇到矛盾不会向内找,总是陷在人的表面争对错,第一念总是对方的错,在对方“错”的基础上再让自己怎样放宽心,“宽容”对方。这就是没有真修自己,滋养放纵了这个魔性。相似的心性关反反复复的过,积累到一定时期难就过不去了,表现上是碰到一点不如意就炸,一点就着,魔性控制不住。

师父讲:“碰到矛盾了,不管我对我错,会想自己:这件事情我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是不是真的我出现什么不对了?都在这样思考,第一念思考自己、想问题,谁不是这样你就不是一个真正的大法修炼人。”[3]

重温师尊的这段讲法,弟子体悟到实修的根本是向内找,遇到矛盾一定是自身有不对的地方,修炼不是争人的表面对错,转变第一念谁对谁错的观念。回想起来之前错过了很多修炼的机会,很多这样看似小事的矛盾,表面上找一找,修一修又随着项目的忙碌就滑过去了,没有真正的、踏实的修自己。时间一长感觉陷入了不断做事当中,身心都很疲惫。这是因为实修没跟上。在这次比较深入的向内找后,平时的工作生活中我就加强注意修这一方面,再遇到冲击自己心及不符合个人观念的人、事时会提醒自己这又要过关了。有些时候会做的好一些,师尊加持弟子正念让那个败物的生命越来越弱。但有时矛盾突然来时,自己主意识又不是很强时,那个假我维护后天观念的生命一下子又窜出来了,那个争斗的状态又表现出来了。稍微冷静下来后我能意识到这个败物生命在极力挣扎,想反扑,让我有受伤的感觉,很难受。当我再深挖时发现这个后天观念和业力形成的假我包裹成“自我”,在很多具体事情中表现出来是:我的认识是对的是好的,别人的不如我好。我有这个经验,要按照我说的做才行。长期形成的这个假我败物不是一下就能去掉的,也不是我找到了它,它就没了,找到以后要真能做到才行。每一件小事都去注意修,不断用正念否定它,没过好不气馁下次努力做好些,我体悟到这也是精進的一个方面。

一步一步修去证实自我的心

参与工作的前两年并不懂得实修自己,陷于做事当中,一心想做好工作,想把自己所学发挥出来,凭着热情与喜好去做。并不是沉下心来踏踏实实的做。渐渐的发现很多事情事与愿违,在常人公司中应该是很容易做成的事,不知为何在媒体里就很难开展,推动不下去。慢慢的在法中体悟到是有各种各样的干扰,来自外部的与内部的。就从自身说起,工作中自己所负责的部份是在认认真真的做,但在做好工作的表面下是隐藏着一颗强烈证实自我的心,一颗在人世中想实现自我价值的心。这颗心其实很早也意识到了,一直在修也在去,但修的很表面,有时还会狡猾的用堂而皇之的理由溜过去,比如我是为工作负责,大法的项目当然要用足心。其实这种“用心”是夹杂着一半想证实自我的心。如果这个项目做好了,会有我在当中付出了多少多少,内心会很受用,感到自己是有存在价值的等等。如果项目开展不顺利,就有灰心丧气的感觉,自己的努力付出白费了,很多事情就在这当中起起伏伏,多半陷在做事当中,求结果当中。说到底这是一颗强烈的求名之心,当深挖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的一颗心。是从小养成的后天执着,从小学到研究生一直成绩好,优秀学生,得奖学金,毕业时以第一名的面试成绩進入非本专业的一家工程公司,又以很短的时间升为工程师。可以说在常人中,我是一个努力上進的年轻人,通过努力不断的实现既定目标,慢慢的把那个“我能,我行”的假我养大了。且在多年的党文化熏染下,争强好胜的心很强烈,什么事情都想要个好,这种努力是为了争得求得那个“好”,是为私的。自己把这颗强烈的干事心带進了媒体项目中,师父用各种具体事件让我一步一步认识到那个“自我”真是太渺小了,离开了大法它真的什么也不是,什么也做不成。一次在家炼法轮桩法时,师父把“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这段法的一层内涵展示给了我,当时我泪如泉涌,自己真是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贪天之功。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自己真的什么也不是,那一刻我真的是发自内心的知道错了,不断的和师父说弟子错了,弟子真的知道错了。今年参加纽约法会,师父再一次点悟我。

有学员提问说:“请问师父,年轻一代大法弟子什么时候跟上来,象我们当年一样承担起明慧的工作?”[5]

师父回答说:“好象年轻人心都有点好高骛远,静不下来。”[5]

“好高骛远”这四个字一下子穿透了我的心,就象是在说我一样。就是明明白白在说我,这是师父点悟我要修的。想起师父曾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说:

“修炼嘛,要真明白的话你们会抢着往里去,可是呢,谁也看不见他的威德,谁也看不见,默默无闻。(师父笑)”[6]

我悟到放下自我,默默的圆容是我在媒体项目中应当承担的角色。内心真正的能做到谦卑时,我发现长期存在的对同修的怨恨心淡了很多,几乎没有了,是摆正了位置,师父把不好的物质拿掉了。在修去这颗证实自我,求名心过程中,师父也不断开示弟子要站在正法基点去看待,跳出个人修炼的层面。正法时期修炼我们的一思一念都关系到无量无际的众生能否得救。若不能站在正法基点去看待这些人心执着,就会陷在旧势力安排的圈套里,在个人修炼的圈圈里打转、苦苦挣扎。要扎实的修去此心重在修平时的一思一念,分清假我和真我,坚定一念这颗心绝不是我,绝不承认它。无论它是后天形成的观念,还是旧势力强加的统统不承认。这个思想一返出来,坚定正念去否定它,不断的这样做,师父就在给弟子往下拿,能感觉到它在一点点变弱。

修好一思一念的基础是平时的学法炼功要跟上。从去年年初起,同修A每天带我和另一个同修来媒体参加晨炼,这个过程也是在不断克服安逸心和惰性。慢慢的我体会到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益处,只有亲身实践后才知其美妙无穷。

今年年初媒体整合后,负责后勤的同修在这方面,为了有更多同修参加晨炼,默默付出了很多,给大家提供很多便利条件,包括准备早餐等。再加之几位同修的天天坚持与互相鼓励,已然形成了“比学比修”[7]的环境。能有这么一个每天便利的学法炼功环境,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感谢同修们的无私付出与帮助,感恩师尊的慈悲安排与救度。在这所剩不多的时间里弟子要踏实、扎实的实修做好三件事,珍惜师尊用巨大的承受延续来的宝贵时间,海外的宽松环境看似平常事都不是简简单单的,都是为正法为救人而安排的。

弟子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叩首。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与大纪元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什么是大法弟子〉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