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地推广神韵 救有缘的众生

更新: 2019年07月3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于一九九七年在长春和家人一起得法,目前在魁北克城的大学就读MBA。现将今年在墨西哥帮忙推广神韵的修炼心得与同修分享交流,希望能够互相提醒借鉴,共同精進。

一、放下自我 形成整体

去年底,墨西哥神韵协调人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去帮忙卖票,说今年墨西哥的形势很艰难,感觉另外空间的阻力很大。考虑到那边的演出是四月份,正好是魁省神韵结束后没什么大法活动的冬季空档,我就答应了。随后把冬季学期的课全部选了网上授课,重拾了一下基础的西班牙语,辞去了周末的兼职工作,三月初动身去了墨西哥的首都墨西哥城。

今年由于当地学员的变化,商场人手严重不足,我们四、五个从美国、加拿大等地去帮忙卖票的中国同修,住在当地一位墨西哥同修提供的公寓里。因为我是第二次来,对当地的文化、生活、语言都有所了解,感觉自己跟这个地方似乎也有很深的缘份,一切都亲切自然,独立行动非常自如,但是协调人要我照应一下第一次来墨的同修,我就觉得凭空添了许多琐碎的麻烦,要耽误时间、牵扯精力。

由于在卖票之余还要花时间完成课业,我需要相对安静的环境,可是在集体中,其他同修正常的生活起居都让我觉得无法集中精力学习。另外,我做事情习惯提前做好比较详尽的规划,但集体行动时通常都要互相迁就,让我无法执行自己设定的时间表,导致很多事情看起来象被耽搁滞后了。总之,很多对天生喜欢群体生活、热心助人的同修来说不是问题的问题,在我这里却成了剜心透骨的大关,当生活上纷乱的假相最严重时,我一度想自己花钱租个旅店单独居住,可是,另一方面却又清楚的悟到这一关就是得过,不能逃避矛盾。

在这个充满磕绊的过程中,我意识到,我们这几位“外援”是一个小整体,卖票的事情能不能成,旧势力的虎视眈眈,其实就是看我们是不是有间隔,能不能放下自我,整体行动。于是咬着牙告诉自己不能逃,要和大家在一起。所以尽管有些波折,我们始终拧成一股绳,没有分开居住,每天早晨都坚持面对面集体学法,最终配合大的整体,完成了卖票任务。

除了生活上,在票点也面临自我被冲击的考验。一天我在商场里,一位其它城市的墨西哥同修过来帮忙,我们初次见面,刚打完招呼互通完姓名,她就向我建议卖票方法:“我们墨西哥今年换了左派总统,所以你卖票的时候要跟人讲共产邪党的危害等等”,我当时心里就不舒服,心想刚见面,你就来教我怎么卖票?再说介绍时说什么要根据顾客的反应有针对的互动,我也不是新手了还用你教?当下心里就跟这位同修产生了隔阂。后来终于有一天因为收款流程上的一点小事,在票点上和她当场争执起来。我知道这是间隔积累的结果。

还有当地的一对夫妻同修,平时上班,周末才能过来帮忙卖票,和他们搭档时,我经常在旁边看到他们讲了半天,最后顾客说“好吧,我考虑一下,”就走了,他们也欣然同意,根本不去努力挽留,争取当场完成交易。当时离演出已不到三个星期,我心里很急,于是多次口气不善的指责他们不当场出票。后来,协调人把这几位同修调去了另外的商场。当我发现搭档的当地学员中没有了他们的身影,心里非常难过,心想我明明是来辅助本地学员的,怎么把人都挤兑走了?我这是做了件什么事啊?!

后来协调人就互相配合的问题与我交流,他说,这些墨西哥当地的学员本来得法都比较晚,还能克服经济条件和时间上的种种困难来参与推广神韵,其实是非常了不起的,非常值得珍惜。尽管他们在个人修炼上可能还存在一些不足,但我们作为中国学员,又是迫害前得法的老学员,应该用慈悲的心去包容对待。他还建议我好好向内找一下自己。

向内找时发现,表面上,我是在为卖票着急,但实际上动机真的百分之百为法、为救人吗?我发现这里面其实有个骄傲自大、证实自我的私心被触动了——因为别的同修行为和对法的理解没有符合我的观念,从而对他们有了间隔和抱怨。而真正的配合应该是完全无私、放下自我的,甚至都放得没有自我了才行。显然,我离那样的境界还差太远,心里还有一堆出于观念而给自己设的“原则”和“底线”,谁要是触到了,我就不干了,动机根本不纯。

找到这些执着之后,我注意发正念去掉不好的观念,再和本地同修搭档时,他们和顾客讲,我如果不忙就在旁边默默发正念,不再暗自心里评判同修讲的好不好。遇到讲了很多还是说要和家人商量时间的客人,我会根据当时情况,能适当插上话的时候就补充几句,告诉客人,越到最后,同样的票价可以选择的余地会越少,所以最好尽快决定。如果不能得体礼貌的插入对话,就发正念让顾客过几天再回来买票,相信师父的安排,该在今年看秀的人一定不会错过。

放下观念之后,我发现当地同修无论是对神韵知识的掌握,还是救人的急迫心情,以及卖票技巧,都不比我们这些做了十多年神韵的同修差。比如一次,一位看起来很有社会地位的老先生路过票点,我递上传单,他看后说,他太太参加一个高阶层人士的俱乐部,而中共邪党的人接触过这个俱乐部,向他们散播神韵不好的谣言。老先生不怎么讲英语,我的西班牙语水平还达不到深入讲解的程度,这时,搭档的墨西哥同修就主动接过来,和老先生讲了很久,从邪党如何破坏中国传统文化讲到神韵的美好,在世界各地如何受到主流人士欢迎。老先生后来明白了真相,当时没有买票。过了几个星期,临近演出的一天早上,商场刚开门,他直奔票点买了九张高价票,说要请自己所有的孙子孙女们一起观赏神韵。和他交谈过的那位同修当天没在,但我心里非常感谢她的努力,并感激师父让我看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

二、去名利心 平衡神韵推广和学业

在墨西哥,商场卖票强度很大,每周六天,每天十多个小时,墨西哥人口众多,每天商场里人流量都象加拿大的圣诞节期间一样。在这里,我每天四点半起床炼功,六点半开始集体学法,然后稍作准备出发去商场,晚上回来已经快十一点。我却还面临着学校的四门课业——虽然是网络授课,总要花时间去学,而且还有小组作业需要完成。几个星期下来,我压力很大,因为如果全力保证神韵卖票的工作质量,课业根本就顾不过来,只能指望回去之后期末集中突击了。更甚的是,我原本是定好墨西哥城演出结束就回去,那时也快期末考试了;但协调人说第三站克雷塔罗市的出票情况也不乐观,当地只有四名学员,所以希望我们这些“外援”多留几天,在墨西哥城演出开始后再去克雷塔罗商场卖票。在协调人的劝说下,其他同修都同意改签机票推迟归期,只有我还是迟迟不能决定。同修也说“我们去就行了,让她回去学习吧。”

可能是师父看我太执迷,用一件事点醒了我:一天早晨,我收到学校的邮件:上学期申请的奖学金全部被拒了——这颇令我意外,虽然钱不多,但我上学期GPA很高,又在系里学生会做副主席举办各种活动,感觉得奖学金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结果事与愿违。我首先想到的是师父在《转法轮》中关于去利益之心的法理:“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1]接下来,我开始進一步思考自己到底为什么如此执着学业:究其根本,无非是为了取得好成绩,得奖学金,找好工作,说到底是个人名利的驱使,但和神韵救人一比,孰轻孰重,这不是一目了然吗?

于是和同修交流了想法,大家都为我提高认识感到高兴,改签机票时发现克雷塔罗秀结束后第二天回去的机票最便宜——其他同修也是如此,虽然目地地不同,但都是那天的机票最便宜。后来回到家,学业,以及加拿大东部从四二五到大法日的一系列活动,什么都没耽误。其实都是师父早就安排好的。

三、兑现誓约,救有缘的众生

从第一次来墨西哥,我就很快适应了当地的生活,比如其他中国同修吃不惯的墨西哥食物,我每天吃都吃不腻,还觉得很美味。大家都开玩笑说我可能前世是墨西哥人。其他中国同修刚来的时候都会有不同程度的身体消业反应,有的甚至很严重,而我一点都没有。

一天早晨,乘车去商场途中路过高架桥,我坐在车里俯瞰整个城市,忽然产生一个念头:“美国和加拿大那么多有能力的同修,为什么我会被师父安排来这里推广神韵救人呢?说不定是历史上和这里的众生约定过要救他们,所以我一定要做好才行。”结果到了商场,下午的时候,忽然毫无征兆的浑身发冷,而我已经至少五、六年没出现过任何病业假相了。晚上回到住处,我感觉越来越冷,当时气温二十多摄氏度,同修给我找来四条厚毛毯盖着,我还是觉得寒冷,仿佛渗透到骨头缝里。那天夜里,我很困,却冷得无法入睡,发正念又无法集中精神,心里就不停的喊师父,有时甚至喊出了声音。但是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迷迷糊糊中就在想,第二天是周末,商场需要人手,我最好不要缺席。到了后半夜,终于不冷了,又开始象发高烧一样燥热。就这样折腾到了早晨,和大家一起学完法,协调同修让我休息了一上午。我又睡了一觉,起来炼了功,感觉好多了,下午就去了商场。之后的两天,我没有再发冷或发热,但吃不下东西,吃什么都会吐,只能喝水。神奇的是我的精神很好,肚子也不饿,在商场正常卖票一天也不觉得累。

这场疾风骤雨般的消业很快就过去了,我对这件事的悟法是,一方面为救这里的众生,清理一些另外空间败物;师父讲:“特别是在正法期间,所有宇宙中的正负生命都想在这次正法中能够被救度,包括最高的层层无量巨大的神,特别是它那些个世界的众生,因此它们都在世间、三界之内插了一脚,它们能失去这万劫不遇的救命机会吗?你得救我,都说你得救我、你得救我,但是表现形式可不象世间的论理认识那样的,求人时要很礼貌的、很谦卑的才行:你救我、我得先感激你啊、我给你提供方便,可不是这个。在它们来看,你要能救了我,你得能到了我这层次才行,你得有这个威德,你才能救了我。你没那个威德、你没达到我那么高,怎么救我?那么它就让你摔跟头、吃苦、去你的执著,然后把你的威德建立起来,你修炼到了哪个层次了,你才能救了它,都这么干。”[2]

另一方面,我也找到自己被钻了空子的显示心和欢喜心:当看到别的同修出现消业承受时,我觉得自己比别人强,更适应环境,不会被空气、食物和水质的污染所影响,而没有意识到那只是人类表层空间的诱因假相,没有正念去否定这种被强加的魔难。

这一个多月的经历对我来说是相当“高强度”的修炼。卖票中也结识了许多有缘份的墨西哥人,发生了很多神奇和感人的事,限于篇幅不再详述。但最终在大家共同配合努力下,墨西哥城和克雷塔罗的秀都场场爆满。墨西哥城首演那晚,当我坐在临时开放的角落位置,回头看到五千人爆满加座的剧场时,不禁泪流满面。原来真正达到了师父的要求,真的找到了每一个应该在这一年被神韵救度的人,看到他们坐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是这样一种难以言表的感受!而在魁北克本地没有做好的后悔和愧疚也油然而生,毕竟用心成度的差距最终都会体现在结果上。从那一刻起,我也明白了明年的蒙特利尔神韵该用怎样的态度去参与。

以上就是我在这段时间的修炼体会,我理解,在正法时期,虽然大家要争分夺秒的救人,但师父也不厌其烦的教导我们一定要修好自己,只有这样做救人的事才有法的威力。而我自己也感觉到,有些参与项目时的用心与努力程度,也不是强为而来的,如果有了对法理的认识为基础,正念之下自然就有决心和动力迎难而上,难行能行。同时还要对照法理,分清一思一念,哪些来自主元神,哪些是来自执着、假我、思想业或旧势力的强加,对于后几者必须用正念坚定排除,不予承认。

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与巨大承受,感谢同修的相互扶持与帮助。

谢谢大家!
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会交流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