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世人明真相、得救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我二十五岁以前的生活可以用“暗无天日”来形容。从记事的时候,我就记得父亲供狐黄白柳,那时家中没有多少安宁的日子。这些附体搅得我们家庭不和,四邻不安。父母吵架是常事,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父亲还经常对母亲大打出手,抡起大棒子劈头盖脸就打,邻居来劝架,他反而打得更凶了,把母亲打得起不了床。

那时父亲酒喝得很厉害,喝完酒就耍酒疯,对母亲和我们兄弟二人非打即骂。别的小朋友都盼着过年过节,而我最害怕的就是过年过节,因为年节时要上供:蒸馒头、烀猪头、杀小鸡、炒菜,买酒。稍有不慎或哪句话没说对就会招来父亲一顿责骂。那时我都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这样,甚至怀疑他是不是我父亲。

母亲多少次想过要离婚,只因可怜年幼的我和弟弟,就默默的忍受着这一切,在痛苦中煎熬着,维持着这个家庭没有破裂。但她在这无尽的痛苦中得了许多病:肠炎、胆囊炎、腰疼、腿疼、子宫肌瘤,后来又得了糖尿病,并开始出现并发症,手脚麻木,视力模糊,浑身无力。为给母亲治病,花光了家里仅有的一点积蓄,使我们这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母亲在苦难中痛不欲生,甚至喝过农药轻生,由于抢救及时而活了下来。那时我时常独自感叹:这无尽的烦恼与痛苦何时是个头啊!

一九九七年春天,那年我二十五岁。我们一家人终于迎来了伟大的佛法――法轮大法,慈悲伟大的师父拯救了我们这个苦难的家庭。

首先得法的是母亲,那年开春母亲在回家的客车上遇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当时这位学员正捧着《转法轮》在看。母亲就问:“妹子,你看的是什么书呀?”那位学员说:“这是《转法轮》,是法轮功的书籍。”母亲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心中一震,就和那位学员继续攀谈起来,越谈心里越敞亮,身体越来越舒服。两人谈了一路,并互相告诉了家庭地址,从那以后两人就成了好朋友。

那位学员把《转法轮》借给了母亲,母亲夜以继日的把《转法轮》看了一遍,我发现从那以后母亲脸上有了笑容,眉目都舒展开了。她说:“这功法太好了!我要去学功,我决心修炼法轮功了!”然后母亲把所有的药都扔了,去找那位学员学功。五套功法她每天早晚各炼一遍,其余时间就多学法。不知不觉中手脚不麻了,视力恢复了,不再大杯大杯喝水了,各种顽疾都不翼而飞了!随着身体的康复,各种家务活都能干了。

母亲的变化使父亲觉得很惊奇。他也看了大法书,从此父亲也得法修炼了。他的悟性挺好,把家里那些附体的牌位都扔了。师父为他清理了附体,他多年的胃病也彻底好了,最重要的是他戒了酒,也知道了遇到矛盾向内修向内找,脾气也变好了,完全变了一个人。从此,家中少了打骂声,多了欢笑。

再说说我,我不是为祛病健身而走入大法修炼的。我通读了大法经书《转法轮》,法轮大法的法理震惊了我,佛法洗涤着我的灵魂。我在人生中弄不懂的、想不明白的问题,师父都讲出来了。我激动得无以言表,下定决心,返本归真随师还。

从此,我按照大法的修炼原则坚定实修,在家庭中孝敬父母,工作中兢兢业业、任劳任怨。修炼大法,使我远离了现在年轻人都避之不及的种种恶习:抽烟、喝酒、赌博、玩游戏、找小姐……我庆幸,在这个十恶毒世中,在法轮大法的法理感召下,我能出淤泥而不染。

师父还两次在事故中保护了我。一次是在工作现场,吊车吊着几吨重的袋装玉米在卸货,突然缆绳断了,玉米袋子砸向我头顶,在场的人都傻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被砸,都认为我完了。可是我却觉得玉米袋子轻飘飘的顺着我的后背滑下去了,我一点事都没有。

还有一次是下夜班,我骑着摩托穿过一个桥洞的时候,由于从亮处突然进入暗处,眼睛没适应过来,我撞上了一台坏在桥洞里的四轮车,由于车速太快,我被弹出几米远,重重的摔在地上。

后面跟上来的工友把我送到医院,一检查,三根肋骨骨折,肺内有大量积血。当时我难受得喘不过气来。虽然下了夜班很困却疼得睡不着觉。当我想起师父的法,决定出院回家的时候,我一下子感觉全身轻松,喘气也不费劲了,马上睡了个好觉。睡完觉,我就出院回家了。回家后,我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很快身体就康复得好好的,又能愉快的上班了。

我们全家都沐浴在师父的浩荡佛恩中。我们全家人大力洪扬大法,先后使很多亲朋好友、街坊四邻走入了大法修炼。

在此我想告诉天下的人:法轮大法师父传大法是为了救人的,谁相信谁受益,谁相信谁得救!愿更多世人早日明白大法真相,也能象我一样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家庭幸福,工作顺利,身体健康。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