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通河县清河镇政府公务员杨秀芬遭受的迫害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通河县清河镇政府公务员杨秀芬,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后,获得身心健康。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秀芬在二零零二年被强行送进洗脑班,二零零七年被非法拘留、抄家,二零一一年九月被绑架、非法判五年半,受尽折磨,眩晕症复发、高血压、视力模糊。

同时,杨秀芬被通河县纪检监察局无理开除公职、停发工资。杨秀芬夫妻离异,无生活来源。

杨秀芬一九九九年四月喜得法轮大法,开始修炼“真善忍”提升自己的境界,多种疾病不治自愈。她以前久治不愈的过敏性鼻炎、闻不到味二十多年,已经放弃治疗了,冷热空气过敏、打喷嚏流鼻涕、经常伤风感冒;顽固的类风湿、腰腿痛、眩晕症、肾炎、胃病、贫血、附件炎、气滞、血脉不通、鼻子、嘴经常起泡、失眠、植物性神经功能紊乱、梗椎炎、肩周炎、经常休克、面黄肌瘦等,都通过修炼法轮功好多了。以前婆媳之间的关系很紧张,和小姑子见面不说话,夫妻矛盾重重、经常闹离婚,孩子都不愿意在家呆;她炼法轮功以后,不和睦的家庭从此变的和睦了。在工作中,她也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早来晚走、认真负责。当时单位领导说:别看杨秀芬炼法轮功,要都炼法轮功还好了呢。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后,杨秀芬在政府机关因修炼法轮功由妇联被调任秘书工作兼信访接待员每天看降雨量、发报纸,月工资四千多元。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一天早晨七点多钟,在单位工作期间,镇派出所刑警队队长王进军带领两个民警非法把杨秀芬送进通河县转化班,还有当地被劫持的三名法轮功学员(张英岐、王圣平、穆兆君)被强制转化,以工作要挟,逼写“三书”(放弃信仰的悔过书等),大铁门关着、上厕所警察跟着,非法拘禁二十五天后,政府派车接回,给家庭、工作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二零零七年七月,通河县两名法轮功学员马纪英、张桂芝被通河县国保大队的刘培敏等人绑架 ,杨秀芬正常给县委书记赵洪君邮寄真相资料,被通河县“610”(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马淑艳、任亚晶指使国保的刘培敏、还有一民警和当地派出所民警郝连海等人非法抄家,绑架到通河县公安局、抢走大法资料、一部手机、一部电子书。杨秀芬被警察陈永宽左右开弓打了四个大嘴巴,被刘培敏等人非法拘禁在通河县拘留所十七天。

二零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通河县法轮功学员张秀英、张桂芝正在饼店工作,被突然非法抄家随后被绑架。杨秀芬到通河县找县“610”的张越想安排他吃饭,然后向他讲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张越利欲熏心,把好心劝他的法轮功学员杨秀芬构陷。杨秀芬被通河县国保的邰凤海等四人绑架、非法抄家,抢走电脑笔记本一台、彩色打印机一台、法轮功书籍、师父照片、U盘两个、人民币六千余元、还有真相资料等个人财物。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日早上,杨秀芬和另两名同修张秀英、张桂芝被通河县国保邰凤海等十多人秘密劫持到哈尔滨市第二女子看守所,被警察指使的犯人扒光衣服搜身 。非法照相、验血、打骂(犯人宋白云、刘梦)。二十多人挤在不到二十平方米的小屋里、厕所也在屋里,睡觉都得立着,用她们的话说叫“码刀鱼”。天天被逼着背监规、码坐。室内空气污浊,好人也得关出病来。每天轮流打扫卫生。犯人经常打仗,不得安宁。

二零一二年四月十一日,杨秀芬等三人被非法劫持到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杨秀芬被通河县法院冤判五年半、另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冤判五年,上诉后,哈尔滨中级法院维持原判。

黑龙江省女子监狱十一监区有一个专门诽谤法轮功的洗脑班,由狱警戈雪红负责,成员大多都是犯人、被洗脑转化的犹大。在三名男警官和几名女警官的指使下,犯人强制法轮功学员穿囚服,二十多名犯人把杨秀芬和张桂芝按倒在地,连踢带踹硬把囚服套在她们身上,不容分说剪掉头发关进洗脑班。黑天白天不让睡觉,强制背监规(达两天两夜),坐在带棱的小凳、犯人李丹说:这是专门给法轮功(学员)准备的,打骂不断,(犯人邱晓飞打耳光、刘洪波、李海玲用脚踢、沈玉波拿内裤往嘴里塞、她们四个让大李丽拿胶带往小凳上绑杨秀芬。李海玲把杨的右手中指都掰肿了。上厕所得报告犯人(犯人都能自由上厕所)。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
中共体罚示意图:长时间罚坐小凳

有一天把杨秀芬转到另一个组,组长叫陈坤杰(犯人)有一次八十多个小时没让杨睡觉,并强制戴手铐和背铐达三十多个小时,一动不动的坐着,满屋的带盖的虫子往身上爬,要没气了,还逼写三书、酷刑强制转化。逼迫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打骂、恐吓,被迫害的血压升高、多次眩晕休克,犯人陈坤杰打耳光,嘴被打出血、手被打青、陈坤杰和犯人李丹还把李洪志师父的名字写在纸上偷放在两个小凳的夹缝中,逼杨坐上放弃修炼法轮功。杨知道后,大声斥责陈坤杰:你真卑鄙。(犯人陈坤杰在出狱前腰痛瘫痪在床一个月左右,受尽煎熬)

酷刑演示:背铐
酷刑演示:背铐

杨秀芬遭受迫害还有:黑天白天不让睡觉,强制背监规(达三天三夜),坐带楞的小凳,打骂不断,不让自由上厕所。逼迫她看诽谤法轮功的电视,打骂、恐吓,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每天早五点半到晚九点不让动;强抢钱财交医保;不让自由洗澡(犯人看着,排号洗);非法搜身(有警官也有犯人干的);强制往便服上写犯字(有警官干的也有犯人干的)。

恶徒们逼迫强制写诽谤法轮功师父和明慧网的材料,不写就罚坐带棱的小凳、不让睡觉。她们说是专门给法轮功准备的、半尺多高的矮凳、威胁、恐吓、不让家人接见,戴着背铐上厕所都不给打开,让同监室犯人赵洪岩给解扣。下身坐坏、屁股起泡、出血,年岁大的犯人看了都暗暗的流泪。法轮功学员一闭眼睛,犯人看着劈头盖脸的就打。(犯人一个叫温艳平的拿一把扇子往脸上拍、还有一个叫大凤子的、是陈坤杰张罗来的)之后每天从早五点三十分坐到晚上二十一、二十二、二十四时不让休息。有时还强迫坐到下半夜二点。那些犯人帮教一个叫翠香的犯人叫嚣一定要码住她,就是不让动的意思。

不让自由洗澡。犯人看着排号洗澡,大冬天没洗完犯人就把门打开催促快点;非法搜身(有警官也有犯人干的);强制往便服上写犯字(有警官干的也有犯人干的);不让自己上超市买生活用品,钱卡都不让自己管理。杨秀芬被强行干活一年多,直到晕倒,生活不能自理。

结束五年半的冤狱迫害折磨,离开监狱时警察问是什么犯?杨秀芬说:我不是犯人,我是法轮功学员。杨秀芬身体、名誉、经济、精神都受到很大的伤害,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一日回到家中,现在视力模糊,血压高压在一百七十、低压在九十毫米汞柱以上,有时浑身疼痛难忍,眩晕。

杨秀芬的工资停发,没有生活经济来源。她曾经给张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610”机构负责人)打过电话讲民要以食为天的道理。张越却恶狠狠的威胁说:想吃饭呢,有地方啊,没呆够啊。然后逼迫杨说:放弃不放弃。杨说:我是不会放弃真善忍的。你也不要放弃真善忍。之后张越又多次给杨的女儿打电话,说让杨上电视说不练了。杨的女儿说:那工资呢?张越说:只能办低保。张越又给杨的丈夫打电话问在哪住?杨的丈夫说:不知道,我们离婚了。

杨秀芬多次到镇政府找书记、人大、纪检、司法、民政、财政,诉求恢复工作。纪检书记到通河县纪检监察局要双开杨的文件,拿回来的是两个日期,开除公职、开除党籍,不给文件内容。杨秀芬到县人社局找,局长说他说了不算。杨到县公安局要被他们抢去的法轮功书等个人物品,国保的邰凤海在电话里说:都销毁了。

中共人员张越等非法抄家、抢劫财物、抓人的恶行导致杨秀芬家破人亡。她公公因脑溢血而离世,母亲因惊吓、想念女儿含恨离世,大哥因受邪党的毒害瘫痪在床含冤离世。父亲因受邪党毒害双目失明而离世。好端端的一个家庭就这样活活的给摧毁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