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敞开心扉和我聊天

更新: 2019年08月1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单位以我不放弃修炼法轮功为由,非法剥夺我的工作权利,扣发全部工资奖金。

中共迫害法轮功之前,我们单位领导逢人就讲,说我炼法轮功后象变了个人似的,不争名夺利,工作认真、服从安排。上级单位的领导也在公开场合说过:如果单位的人都象他们炼法轮功的一样就好了。所以大法弟子不但不应该受到任何迫害,而且还应该受到各级政府的表扬和奖励,李洪志师父更是应该受到所有生命的感激和尊重。

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我们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的是最正的。就是按照中国现行法律,也没有一条法律规定修炼法轮功违法,真正违法的是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个人和机构。于是我把单位告上法庭。

但是在“六一零”的指示下,初级法院和中级法院最终还是枉法裁判,二零一五年初,我向省高级法院(在异地)申请再审。

省高院立案后,我得知承办法官(称他为W庭长)的姓名和电话后,我想国内外大法弟子到处找号码打电话救人,现在有现成的电话,我得打电话告诉他真相,当时就这么想的。我在寄“回执”的时候先给他寄去一份真相信,给他讲了法轮功是什么,中共江泽民集团为什么迫害法轮功,用了哪些卑鄙而残酷的迫害手段以及迫害者遭致的恶报等等。

几天后,我拨通了W庭长的电话,告诉他我是某某,想问一下案件進展情况。听得出他有些不高兴,说我证据不充分,没法支持我之类的话。我说不是我证据不充分,其实你们知道我是对的,就是随便找个理由不支持我,对不对?因为你们知道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他说,你也得为我们想想,我们还得养家糊口。我说:“对,这才是你们不支持我的理由吧?难道你们要养家糊口,就不让我养家糊口了吗?”

他说:“行了,我们马上要开会了。”意思是要挂电话了。我赶快问他:“我给你寄的资料收到了吗?”他说:“收到了,你写的从头到尾我都看了,可是你写的都是周永康、薄熙来什么的,对你的案子也没什么帮助啊。”我说:“是,对我没有帮助,但对你有好处,我想让你了解真相。我还给你寄了一个TF卡,装在一个很小的纸袋里粘在回执的背面。那里面有很多东西:《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 》、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的录音和部份真相期刊等,还有翻墙软件,你上网看看就更明白了,还可以自己上网‘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区法院和中级法院(在当地)我都是当面送给他们的翻墙小光盘和真相资料,但是这些东西不让邮寄,我是费了好大劲才想法给你寄了一个TF卡,你一定要好好看看。区法院和中级法院的法官虽然在压力下没有支持我,但他们大部份都看了真相资料,明白了真相,其中还有一个法官‘三退’了。当然我不能告诉你他是谁,哪个法院的也不能说,办案的就这几个人,我一说你可能就猜到是谁了。我得为他着想,我告诉过他不会告诉任何人的,只想让他保平安。”

听到这里,W庭长的态度和说话语气发生了180度的大转变,高兴的对我说:“别看咱们没见过面,通过这十几分钟的通话,我觉的你是一个十分善良的人。”我说:“每个大法弟子都是这样的,其实我修的是很差劲的,修的好的大法弟子那真的是很好。”

他说:“你炼法轮功我支持你,但是你这个案子,只有一个录音,没有其它证据,我确实没法支持你。”我说:“你支持我也好,不支持我也好,我只是希望你们依法办案,以免将来被追究责任,形势不会永远这样的。你用翻墙软件上网看看国内外的真实的情况就知道了。”

他说:“TF卡我已经拿家去了,但不敢上网,怕网警找到我。”我说:“不会的,动态网就是IP地址不断的在变化。再说,全国这么多大法弟子还有很多网民都在用翻墙软件,不会找到你的。”他想了一会说:“唉呀,我还是不敢。”

我笑了,说:“W庭长,老百姓害怕你们公检法,你们公检法也在害怕,你不觉的奇怪吗?好象整个中国都陷入了一种无形的恐惧中。你知道为什么吗?”他说:“为什么?”我说:“这不正是中共一次又一次政治运动的结果吗?自它篡权以来就不停的搞各种运动,三反、五反、土改、六四、文革等等,每次政治运动名称不一样,迫害的人群不一样,但是目地都是一样的,就是让中国人民对它产生恐惧,不敢反抗它。算起来一半以上的中国人都被它迫害过。现在的中国,在中共统治下社会风气败坏、道德沦丧、是非不分、黑白颠倒,无商不奸、无官不贪。没人敢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只想自保。这就是中共要的结果,它真正的目地是要把中国和中国人民彻底毁掉。但它用一个美丽的谎言欺骗中国人民——实现共产主义、按需分配。你觉的可能吗?据说有的大贪官光是家里的现金都以亿来计算,铁道部长刘志军有三百九十多套房子,一年内一天换一套都住不过来。他们会把那些钱和房子拿出来分给真正有需要的老百姓吗?”

听到这里,W庭长插话道:“现在好了,习总(习近平)上台后,看到那些大贪官一个个落马,心里真是痛快。”我说:“对,现在国家在大力反腐,更说明共产党必然解体。有一句话叫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谁上台都得这么做,这就是天意,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国将不国了。”

我还没说完,W庭长突然说:“哎呀,你不但善良,而且还很正义。你说的这些我都认同,但是我现在还在位,不敢和你多说,等我退休后,一定找你好好聊聊。”我说:“明天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你退休后也不一定有这个机缘,如果你实在不敢上网,那你就先看看那个卡上现有的东西吧。”他说:“好的,谢谢你啊。到时间了,我们真的是要开会,有机会再聊。”我说:“好的。”随即挂了电话。

在中共的统治下,几乎每个人都是戴着面具生活,不敢说真话、实话,人与人之间都在互相提防。他可能从来没有碰到过一个人象我这样敞开心扉的和他聊天,真心的为他好。所以从他接电话就说开会到他最后说要开会,半个多小时过去了,从他开始的不高兴到最后象熟人一样敞开心扉和我聊天,听得出他非常开心,也很愿意和我聊天。

我希望有机缘听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人,即使不相信,也要静下心来听一听,也许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呢,他们真心为你们好,没有任何所求。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