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中实修 充实美好

更新时间: 2019年08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我从小身体不好,吃药、打针、输液成了家常便饭。尽管这样,病依然有增无减。二零零五年末,自己感到特别乏力没劲,去医院检查,说是肺癌中期,向晚期过渡。

家人不相信这个事实,儿子带上医生诊断结果,带我到北京各大医院去复查,其结果和初期诊断结果一样,医生让马上手术,否则后果会很不好。听到这个消息,我马上去医院做了左肺切除手术。

紧接着要化疗,不知道我为什么对化疗药物如此敏感,一经接触便反复呕吐。大夫们让化疗六个疗程,我只化疗了一个疗程的三次,我便支持不住了。我每天喝下去的水,好像不是水,是化疗药物。三天来,我吃下去的饭基本都吐光了。大夫们说,有这种过敏体质的人,但你的反应太敏感,怎么都让你碰上了。我决定出院。

就在我准备出院办手续的当天,我儿子同学的妈妈来医院看望我。她是一位法轮大法修炼者,听说了我的事,她告诉我说:你真有福!是大法师父来救你了!知道吗?不用愁。我并不知道我这一出院,将意味着什么?

儿子那位同学的妈妈让我出院后,在家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九字吉言,我一一照办。当时我记得我念了不到一周,我感到我全身轻飘飘的,全身不舒服的症状全没了,那位同学的妈妈好像知道我在等她了,她同时给我带来了许多法轮功真相光碟和小册子及《转法轮》这本书,还有师父的海外讲法。

这天晚上,我一整夜没睡,把《转法轮》这本书全部看完了。看完后,给我的感觉是教人做好人的书,而且是最好的人,以及如何才能成为一个好人。师父还为每个修炼的人清理身体,让你无病一身轻!这世上还有这么好的事?怎么让我摊上了?当时我的心情好象找不到恰当的词去表达,千言万语汇成一句话,赶快進入到大法队伍中去修炼,还等什么。

同时走入大法修炼的还有我的老伴和儿媳,大姐(儿子同学的妈妈)让我们三人组成一个学法小组,我们三人成天在一起修炼、学习,真是其乐融融。

三年后,儿媳妇买房搬走了,之后因为老伴总听到大法弟子被抓被关的消息,他害怕不修炼了。过了不久,老伴便患了脑血栓,这样一来,我的精神支柱全垮了。以前老伴在家什么都干,现在他的生活不能自理,我的大部份时间都用在照顾老伴上,我已经满负荷了。人啊,越不学法,人心越重,执着越多。我知道我已经被干扰了,却无法摆脱。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的一段讲法,师父说:“人有难、有痛苦是在为人还业,从而有幸福的未来。那么修炼的人就要按照正理修炼。吃苦受难是除去业力、消除罪过、净化人体、提高思想境界、升华层次的大好机会,是大好事,这是正法理。”[1]

对照师父的讲法,我开始静心思考自身存在的问题,以及家庭中存在的问题。以前老伴没病的时候,家中的活他承担了大部份,现在他不干了,而且他自己还要别人照顾,我便受不了。怎么办呢?既然出现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我得认真对待。老伴病了,我得好好照顾他,这无可厚非。对于修炼中出现的问题,我可以想办法。如果晚点睡,我就有时间学法;如果不贪睡,早点起就有时间晨炼。我认识到,真正阻碍我不能精進不是老伴有病和家务,而是自身的安逸和懈怠。如果我能突破我的修炼状态,就能有很大的改观。

我这才意识到安逸和懈怠已经给我的修炼造成了严重的干扰,我必须解体它。当我决心去除它们的时候,我这才认清它们不是我,是后天形成的执着和魔性。在这之前我不清醒的时候,我一直把它们当成了我自己。于是我注意排斥他们,不被这些魔性干扰带动。同时我更深层的向内找,发现自己有怕吃苦的心,把吃苦看的很重。同时我认识到了自己人的观念没有转变,总认为吃苦是坏事,才贪图安逸。

当我真正的按照大法的要求改变自己的观念时,我所处的环境并没有变化,但我的心态不一样了。以前老伴总在喊,总在叫,这不舒服,那不舒服,我心中很烦,很闹心。现在不了。我知道同化宇宙特性得有行动,不能光嘴上说。再说人生生世世积下的罪业怎么办?不得经过吃苦受难,才能去除业力吗!这不是升华自己的机会吗!

说到消除罪过,我更应该做好。在六十年代我们结婚的初期,由于和老伴对一些事看法不同,以致闹僵而打离婚五、六年。在这期间,自己做的不好,现在想起来对不起老伴。所以现在碰到这样的事也不是偶然的,觉的都是好事。我没有了原先的那种消极状态了,用赎罪的心态做我应该做的。

我为他录制了光盘,有师父讲法,忆师恩等内容。因为老伴在前几年中断了修炼,现在想起很是后悔。因此我叫他看或听师父的讲法,他很专注。正因为经常听师父讲法,他的各种病,特别是帕金森(无药治愈的一种癌症)一直稳定,没有发展。他现在没有初期那种心浮气躁的状态,调换一个姿势都能维持一两个小时,不喊不叫了。

我是二零零五年末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这期间,我先后两次经过病业魔难,都是腰痛比较重。我没有修炼前,十次生病九次是腰痛。一次魔难来时,我和儿媳妇一起学法,一起切磋,三五天腰就好了。

二零一六年初夏,我突然感到脚心很热。当时自己认为这不是个事,热就热,我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可是不久,我的脚由一只热变成两只热,而且一下热的异乎寻常,让人接受不了事实。我的心又不静了。但我马上意识到,这难道是我应该承受的魔难,修炼了,不等于什么难都没有了。这时,我改变了想法,把心中的“不稳”转换成学法,在学法中找出路。

过程中,我也在回首这段时间的修炼过程,发现自己在承受能力,耐力,心的容量等方面较前都有所提高。随着修炼的升华,以前站在人的基点上看吃苦是坏事,觉的自己遇到问题也能转变观念,做到以苦为乐。现在我认识到,苦、乐、累、困、冷、热、渴、舒服与不舒服等等都是属于人的感受,人中的东西。要想从人中走出来,就要摆脱这些构成人的物质因素的束缚,不被这些低层因素带动、制约,不去感受它们,不把它们看大,就能真正超越它们。

就在我写这篇稿的这几天中,脚不知不觉中由热变凉,腰有时仍然在痛,但这一切都不在自己思考范围之内了。

大法修炼非常的美好,美好的无法用语言形容,只有亲身实践,才能体会到。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后越精進〉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