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遍千户万家 让众生明真相

更新时间: 2019年08月2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日】

一、喜得大法身心受益

我今年六十五岁,从小出生在一个很穷的人家,母亲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全靠父亲的一点微薄工资和奶奶的拉扯,我们兄弟几个长大成人。初中毕业后,我就参加工作,好在工作认真负责,不怕吃苦,单位领导破格保送我到林业学校带薪学习,毕业后,我直接被分配到林场做技术员,工作与生活总算稳定下来了。

可是随着日子慢慢变好,乱世迷住了我的眼,也坏了我的心,不觉把我也带入常人大染缸中。身上的毛病也越来越多。我学会了抽烟,还迷上了打麻将,妻子不在家,晚间我把女儿背到麻将馆,我媳妇气得天天跟我吵架,吵架也不好使,我还是迷上赌钱。有时候囊中羞涩了,来我们林场买木头的老板都会给我偷偷塞钱,目地是多装点木材,我是来者不拒,照单全收。其他同事也一样,这已经是林场里不成文的规矩了。

我脾气不好,外号“老倔子”,街坊邻居无人不知,一个不服就动手。俗话说气大伤身哪!我四十多岁那时候就一身病了,心肌炎、腰椎间盘突出、风湿性腿疼,尤其那个心肌炎把我折腾坏了,得了这个病,想安静的呆一会都不行,心脏“怦怦”的跳,就象要跳出来似的,有时候睡着了都能跳醒,你就得一直活动着,一直运动才得劲。所以,我那时候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没事就可哪儿溜达,林场的办公室走廊、场区里,哪儿都走,只有溜达的时候,我这身子才能好受点。

后来,我就发现场区里有一伙人在练气功,练的是啥功我也不知道,有时候能看见他们拿个录音机,从春天到秋天,从来也没间断过,我对气功不感兴趣,我也没问。

一九九八年的一天,我又出来溜达,也是有点好奇,我就進了苗圃警卫室。我一進屋,看五、六个人坐在炕上,我就问了:“你们这炼啥功啊?”有个老头儿回复我:“法轮功啊!”这老头我认识,是林场小学退休的数学老师,我平时叫他胡叔。胡叔跟我说:“我们不光炼功,我们还有书呢。”说着他递给我一本书,我接过一看,书名《转法轮》,翻开里面第一节,标题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1],就那一瞬间,我感觉到一股热流一下从我脑袋上下来,通透全身,我心里一震:哎呀,我的病好了!从我心底发出了无比确信的一念,我的病全都好了。我脱口而出:“胡叔,你这书咋看一下还能治病呢!”胡叔笑着喊着我的名字跟我说:“你跟这大法有缘啊,明天早上就跟我一起炼功吧,今天你先把这书拿回家,好好看一看。”

当晚把书拿回家,我连着看了一讲。当时印象最深的就是师父用最浅白的话讲明白了人为什么会生病,为什么会遭遇不幸,那都是因为生生世世所造下的罪业所致,吃苦才能消业,面对名利要看淡,是你的不丢,不是你的你也争不来。这些法理真的让我明白了要怎么样做人,本来那段时间,我正因为想当场长而上下活动呢,我在林场干了这么多年,这资历也有了,同期的同事都当官了,我连个副场长都没当上,我心里很是愤愤不平。可是只看了这一讲法,一下子我就明白了,这些事不用争,一切随缘。当我把这个愤愤不平的心放下时,我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心也平静了。当时我就跟自己说,这个大法这么好,我一定要炼下去。第二天我就到炼功点,跟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

学大法了,烟是不能再抽了,我最爱的麻将也戒了,说来好象是很轻巧,也是有一段反复的心路历程。打麻将向来有输有赢,可是我自从学法之后,打麻将再也没赢过,我一开始是生气,怎么能把把输呢?后来悟到,是师父不让我再打麻将了,我就彻底不玩了,大法真是无以言表的神奇。

我这一不玩麻将,可把我媳妇乐坏了,她看我变化这么大,而且我的病也都好了,也就在我学大法二十多天的时间之后,媳妇也开始跟我一起学大法了。我不仅改掉了抽烟、打麻将的恶习,最主要的是我的脾气改了,师父说:“难忍能忍”[1]。我就得用“忍”来要求我自己,慢慢跟邻居之间都和睦了。修炼之后,我再也没接过林场客户的钱了,有时候他们趁我不注意,偷偷塞到我包里,我发现之后,马上通过单位财务室给他们退回去。买木材客户送我的钱与成箱水果,我都拒绝了。客户感到很惊讶,我说我炼法轮功了,不能再收了,是大法彻底将我改变了。

二、讲真相找回三年停发的工资

平静的日子并不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泽民集团在全国发动了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二零零四年三月份,我去农村散发真相资料,把印有法轮功真相的传单夹在老乡家的大门上,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当地公安局来警察把我绑走了。在看守所呆了四十多天之后,就把我转送到劳教所,这我才知道,原来我被判了三年劳教。

在劳教所被迫害期间,单位停发了我的工资,出狱后我找到单位主管领导,问他为啥给我工资停了,他说:“就因你炼法轮功,哪个单位有炼功的,领导不晋级,不给长工资,上边有压力就把你工资停了。”我说:“我炼法轮功没罪,没错,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他们在犯罪,不让老百姓做好人。”我又接着说:“把我工资停了上边有文件吗?”他说没有,我说,你任何依据没有,你不是参与江泽民用经济手段迫害法轮功吗?我又讲了“天安门自焚”等一些真相。

我先后去找林场场长三次,第一次,回来发现工资只给开了百分之八十五,我查找自己有争斗心,不善,当我再去找厂长时,他说:“等你‘改造’好了之后,那百分之十五再给开。”我说:“场长啊,你说你哥在单位做的怎么样啊?”他说:“你工作做的踏踏实实,那是没的挑啊?上边的压力呀!”我又接着说:“你回想一下中共建政以来开展的各次运动,土地改革,斗地主,三反五反,反右,文化大革命,批林批孔,迫害大学生,迫害法轮功,哪个运动不是杀人,害人,炼法轮功是做好人还怎么改造啊?”最后他说,咱厂的劳资员工出差了,等回来后给你补上工资。

后来这位场长给我补了工资,再后来升了职,当上了局长,善待大法弟子,他得了福报。

三、去乡镇村屯向民众讲清真相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初,我开车与家乡十名同修形成整体,走遍我市十个乡镇六十五个村屯逐户发资料劝三退。我们每天的时间安排是上午集体学法,下午发完十二点正念行车去乡镇村屯,轿车五个座位,我们分三组,两人一组,我一人一组。我们一天小村子能做两、三个,大村子讲一个,再大的村子一天还讲不完一个,没有特殊情况下,天不黑我们不出屯。正常时候都赶晚间六点发正念前返回。

我们十一名同修给老乡送真相资料有:二零一九年明慧台历、小册子、《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对联、年画等。在伟大慈悲师父保护下,我们在二零一九年二月一日顺利完成向各乡镇村屯发资料劝三退的救人项目。此救人项目为期六十三天,我参加了六十二天。一天最高三退人数为四十九人,最低二十一人。

在那六十余天里,车行的路有宽有窄,凸凹的窄板路刮的车底护板“咔咔”响,选错车号,倒车后再重走,路是不平的,大法弟子们信师信法的心是永恒的。由于去年冬季是暖冬,十一月中旬还未封冻,雨后的农村道路泥泞,大泥粘在鞋上厚厚的,同修们也未觉脚沉,因为我们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师父就在我们身边,我们心中没有苦,只有喜悦。

下面有几例我向众生讲真相的小故事,与同修们分享:

有一次,我進了一户人家,刚進屋就是厨房,里面有个男人,我与那男人打了招呼:“老弟你好。”他说:“干什么的?”我说:“法轮功送平安的。”他说:“管啥用?”我说:“来年种地丰收,开车顺利。”他说:“俺家一不种地,二不养车,俺不信,你赶紧走吧。”说完用手推我。

我准备再与他好好讲讲,我接着说:“我在炉上烤烤火不行吗?”他说:“炉子在那你烤吧。”其实我一点不冷,这时屋里有位妇女大声喊:“送啥的?拿屋里我看看。”我说:“你家人不要。”她接着说:“他说了不算。”我紧忙進了屋,把年画在炕上展开,她大声说:“这不是佛主保佑吗?”她还说:“还有啥?”我说:“还有对联。”我又把对联打开给她看,她又选了一副对联,她接着问这东西收钱吧?我回答全是免费的,我又给了她一本真相小册子,并作三退。这时,我赶紧与炕边坐着的另一名妇女说:“你还瞅啥?这佛主也等于送到你家啦!”她也接了年画与小册子,同时作了三退。

某村一户人家是手拉滑动铁大门,院内洁净,车辆与农具停放整齐,一打量这家人就是正规人家,一间百十来平方米外贴砖铁瓦盖青堂瓦舍,我轻轻拽开门,進屋是宽敞明亮的大客厅,屋里静静的没有人。我轻声问:“老乡屋里有人吗?”一会儿从东卧室出来一男士不到四十岁,我抢先说:“小爷们你好?我是给你家送平安来啦。”那男士风趣的说:“你背的兜里都有啥礼物啊?”我说:“有免费的年画与对联。”我把兜放下把年画打开,他一看就顺着画上“法轮大法好”的字样,那人就喊出了“法轮大法好”,他立即双手举起画摁在雪白的东墙上说:过年时我就把画贴这儿。我把对联打开他又选一副对联,他又问我还有啥,我说还有书与小册子,他留了一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一本小册子,并做了三退,真的是“真相在洪传,众生在期盼”。

某村一家,两间土房简易的院套,这家养了一条大青狗汪汪叫,主人推门出来,呵斥两句。主人不到七十岁,穿戴很朴素,满脸笑容看着我,我也用和善的语气问候:“大哥你好。”主人把我让進屋里后,我和主人家闲聊,知道这老俩口身体很好,孩子们去外地打工,他们在这看家。这时我把话切入正题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这马上到新年啦,我给咱村老乡们带些新年礼物:有年画,对联,还有法轮功资料等。”接着我把年画打开给他们看,老俩口看一会儿画,老头面有难色开口说:“我们家这画没处贴。”其实老头心里怕字在作怪,我沉思了一会对他们说:“大哥你们不敢贴的话,你们可以把画放在柜子里,家中有个难事,身体不舒服时拿出来看看也管用。”老头停了一会儿说:“那行!”我把小册子拿出一本送给他们,他们也收了并做了三退。

我在大法修炼与助师正法中,已有二十年历程。证实大法救众生使用的工具有:自行车、摩托车、汽车。证实法项目:发资料、邮真相信、贴标语、打真相电话、挂条幅、面对面三退、送台历、年画对联等。回顾艰辛的历程,面对的是抢真相兜,扣押车辆,暴力,拳打脚踢,绑架,关押酷刑,诽谤,侮辱嘲笑时有发生。

每遇到恶人逞凶时,内心难忍不服,师父说:“在真正的劫难当中或过关当中,你试一试,难忍,你忍一忍;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师父还说:“为了救人我不畏嘲笑 为了救人我不畏强暴 众生得法我的心愿才会了 众生得救我的心愿才会了”[2]。每当我在救人遇魔难时,有师父的法做指导。我才能坚定的走到今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为何不要〉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