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大法 在家庭、工作中修炼

更新: 2019年08月25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三日】

一、走入大法修炼

我知道大法七年后才正式走入修炼。二零零七年,我是一个法学院二年级学生。但是那个时候,我的健康状况并不好。我感受到了我神经系统的异常,随时随地感到疲惫。我看过十五个科的专家,他们没有人知道我到底得了什么病。最后,我被诊断为莱姆病。

在我修炼大法之前,我一直觉的自己是个书呆子。我用所有的时间看书学习,希望能有最好的成绩,希望自己可以得奖,获得最好的工作。我非常重名利,也非常自私任性。无论我做什么,都先想到自己。

作为一个只希望自己学业成功、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的常人,得了病之后,我没有办法看书学习,不得不休学了一年。当时我甚至不知道是否还能找到一份能养活自己的工作。我精神上崩溃了。我那些年的想法和行为非常糟糕,时常自怨自艾,我得了抑郁症,加重了我父母的负担。我觉的自己的病太难忍受了,我甚至想过自杀。师父讲过:“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1],但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我的精神压力加重了我的病情。

在我被诊断为莱姆病之前,我妈妈在坐火车的时候,坐在一个大法弟子的旁边。我妈妈因此听说法轮大法有治病健身的奇效,她因此建议我学习法轮大法。

在我工作了一天之后,我开始阅读《转法轮》。我之前从未对宗教信仰感兴趣,但是我觉的《转法轮》很好,我在网上自学了五套功法。当我因为疾病从学校休学回家的时候,我来到当地的学法小组好几次,我喜欢炼功,但是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修炼到底是什么。那个时候,我放不下自己的病,所以我并没有看到法中更深的内涵。

几个月之后,我不再参加集体炼功。我的身体和心理疾病更糟糕了。疾病一直折磨了我几年。后来,我的身体状况有所恢复,我找到了一份工作。但是几年后,我的身体状况又糟糕起来了。我用了各种方法去治疗复发的病,我甚至找到一个声称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师。通过各种治疗,我的身体稍有好转,但是并没有痊愈。

二零一四年二月,莫名其妙的,我突然非常想看《转法轮》。我于是从新开始学法炼功。这一次,我感觉我心中尘封已久的开关被打开了,我终于认识到了大法的珍贵。《转法轮》是一个上天的梯子,可以让我从里到外变好,可以帮助我放弃对病的执着。我认识到了我有病是因为我有业力。

我立刻认识到了,修炼最重要的是修心性,放弃执着心,我才可以提高层次。因为疾病,我时常很悲观,但是我也认识到了,如果有人能在任何境遇下心平气和,这个人就太了不起了。《转法轮》告诉了我如何在任何境遇下保持心平气和。我认识到了大法的威力超乎我的想象,修炼真善忍可以使我圆满。我非常希望可以提高层次,往高层次上修炼。我的佛性终于出来了。我非常感激我还有第二次修炼的机会,让我找到了我一直在寻找的法。我为自己二零零七年放弃大法而感到后悔,我决心努力追上修炼進程。

随着我修炼大法,我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好。有的时候我感觉疾病复发了,但是我不去想那个病,我依旧修炼。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病全好了。

在修炼的路上,我遇到过很多魔难。但是我希望,我可以达到大法弟子的标准,圆满随师父回家。

二、在工作中修炼

我有一份对我的技术水平要求特别高的律师所的工作。这份工作给我提供了很好的修炼环境。我需要工作很长时间,经常需要在晚上和周末上班。我生了第二个宝宝,我发现很难找到时间学法炼功。但是我应该更好的安排时间,珍惜在工作中的修炼机会。

我的工作让我有机会去掉怕心,和对名利、个人利益的追求。当我担心我接下来的法律案件会很难赢的时候,我意识到我是为私的,因为我担心我的同事会认为我不够优秀,我的工作没有达到标准。我需要去掉这些为私的想法,而将我的注意力放在如何尽我最大努力帮助客户解决他们的问题上。我发现当我为客户着想,而不是为我自己的名利声誉着想的时候,我的案件会取得更好的结果,我的同事和客户也往往会更满意我的工作。

在律师所工作,我也受到了一些对个人利益的心性考验。对于这些考验,有的我做的很好,有的我做的不行。律师所的人通常会争抢客户。我的丈夫在几年前成为了一家公司的律师总顾问,他经常给我所在的律师所一些生意机会。但是有另外一个律师,他和我丈夫所在公司的子公司的人力资源总监有合作。现在我丈夫管理子公司和他所在公司的所有法律事宜,我就把我丈夫所在的公司签署为我的客户。但是,为我丈夫所在公司子公司工作的那个律师找到我,让我把我丈夫的公司的生意分给他一些。想到师父在《转法轮》里讲的法理,我告诉他,如果他想要,就拿去吧。但是我还是时常在心里想到这个事情,说明我并没有完全放下那颗心。

一年过后,我收到公司询问我分走客户的邮件。那个想分走我客户的律师也写邮件约我出来详谈。当我和我的女同事一起吃饭的时候,她们抱怨一些男律师夺走她们的客户。当我把自己的情况告诉她们的时候,她们建议我和想分我客户的律师仔细谈谈。其中一个女同事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我就把自己的事情当作了一个讲述大法真善忍真相的好例子。我告诉她我不应该追求个人利益的得失。但是我的女同事还是告诉我,我应该和那个想分我客户的律师谈谈,不然对我今后在律师所的发展不利。

因此在我和那个律师见面的时候,我冷静的告诉了他我的观点,并且问他是否觉的分客户是一个公平的选择。那个律师问我想要什么,但是我告诉他,他建议的很公平,让我们根据去年谈好的分客户方案继续谈下去。这个时候,他告诉我,他通常会再等一年,但是对于我,他会给我六成,他只留四成。我接受了他的建议,但是我还是觉的自己没有完全通过这个心性考验。

一年之后,当我收到每年分客户的邮件时,我再没有约那个律师出来洽谈。我知道是我的东西,就是我的,如果不是我的东西,我也不需要去争。

我的三位同事去看了神韵晚会,我非常高兴。我和我的一些同事讲了大法被迫害的真相,有一些同事也来看了在克利夫兰举办的真善忍美展。尽管有的时候我会有一种找个非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冲动,我一直在努力的淡化这个冲动。我觉的如果我持之以恒的和我的同事们讲真相,一些同事或许会去看神韵,对大法产生正面印象。在对同事讲真相方面,我还需要去努力。

三、举办真善忍美展

当真善忍美展在哥伦布举行了之后,我就一直想着在克利夫兰也举办一次真善忍美展。这样,更多的人可以了解到大法遭受迫害,以及大法的美好。

我的一个同事介绍我认识了一个克利夫兰很出名的艺术家。这个艺术家又介绍我认识了一个雕塑家。而这个雕塑家有自己的展厅。我和这个雕塑家讲了真相,他非常支持我们。他开始看《转法轮》,并且把他自己的展厅借给我们举办克利夫兰的第一届真善忍美展。

我从来没有组织过这样的活动,但是我努力的协调真善忍美展,平衡我的工作和家庭的时间分配。感谢师父的加持,感谢哥伦布和克利夫兰同修的配合,我们在克利夫兰成功举办了真善忍美展。

真善忍美展是一个非常特殊的、面对面深入讲真相的机会。在進入展厅之前,所有的访客都会看一个十分钟的,关于法轮功如何遭受迫害的纪录片。很多人非常震惊于迫害的残酷。这个纪录片非常好的帮助他们理解展画内容。

美展参观者对于每幅画背后的故事和含义非常感兴趣。很多时候,她们明白的一面让她们感受到了画背后的庄严神圣和美,以及这些画作极高的艺术价值。这些画作背后的内涵是现代画比不了的。很多参观者在看美展之前,不了解在中国发生的残酷迫害。看了美展后,她们对迫害的残酷表示震惊。我非常感恩我有这样一个机会去组织真善忍美展。

我希望以后还可以帮助举办真善忍美展,也希望我可以更多的帮助推广神韵。我希望更多的同事以后有机会看神韵和真善忍美展。大法完全改变了我对艺术内容和价值的欣赏方式。

四、家庭环境中修炼的考验

在过去几年,我受到了很大的家庭修炼考验。我和我丈夫的关系大约是我修炼路上的最大考验。我丈夫不修炼,但是他非常的善良,他也很支持我修炼。每周日,在我去集体炼功的时候,他就照看孩子。

我的丈夫反映出我的修炼状态。只要我和他说话的时候带上任何的指责、怨恨、不满意、焦躁或者沮丧的意味,他就会马上察觉到,然后变的不开心。在这上面,我丈夫是对的,我在讲话中,确实会因为执着而带入这些不好的东西。我和丈夫的争吵会提醒我注意修口,会提醒我我不应该说一些煽动他人情绪的话。我也应该对我的丈夫,对所有人,都用最大的慈悲去对待。

但是,我的丈夫因为严重的饮食问题和抑郁症而挣扎。二零一七年,他参加了一个治疗他饮食问题的项目。但是他的饮食问题并没有得到改善。当他的饮食问题改善了,他的抑郁症就更加糟糕。而当他的抑郁症好一点了,他的饮食问题又更加严重。让事情更糟糕的是,当我的丈夫在饮食治疗项目里面学到饮食问题和基因遗传有关系的时候,我们六岁的女儿被诊断出了同样的饮食问题。我的女儿基本上不吃任何东西。吃了一点也基本上全部吐出来。我的女儿不怎么听我的话,当我尝试让她吃东西的时候,她吃的更少。我们带女儿去看了心理医生,甚至去另外一个州看了专门的饮食医生,但是我女儿的状况却越来越糟糕。

在那段时间,我的内心非常煎熬,我的情绪又一次接近崩溃,这让我现在回想起来非常懊悔。我仍然需要努力的长时间的工作,但是那一段时间,我并没有保证自己的学法时间。那时,看上去我对我女儿做的事情,非但没有改善她的情况,反而让一切变的更糟糕。

那个时候,我的丈夫、女儿承受了很多。我似乎没有办法改变这个情况。我需要牢记师父在法中告诉我们的:“人绝对不能够改变别人的生活,就是你的一生你都左右不了你自己的,你也更左右不了别人的一生。不管人怎么努力,他都在他自己生存的那条路上走。”[2]

师父还告诉我们:“你知道他们有多大的业力呀?他们一生中应该怎么走啊?是你能够左右的了别人的吗?左右不了。”[3]

尽管我表面上理解大法,但是我并没有按照师父说的去做,我一直希望我的丈夫和女儿可以不用受病痛的折磨。我当时希望我能够帮助我丈夫和女儿恢复。即使我的丈夫讨厌一直被管着,我仍然不停的问他,要求他吃足够的食物。尽管我们家里其他人可以更好的帮助我的女儿恢复,我还是凡事亲力亲为。我需要放弃自己的内疚心、希望掌握一切的心、恐惧心、怨恨心、有负面想法的心、情,以及其它各种人的执着。这几年,在我丈夫和女儿的忍受中,我这些人心统统暴露无遗,我的这些心同时出现,到了一个可怕的成度。

除此之外,我对丈夫和女儿的病情感到非常内疚,曾一度打算放弃修炼。我丈夫说我才是那个需要治疗的人,他觉的我对他喋喋不休的管教阻碍了他的康复。我的父母也告诉我,他们更担心我的健康状况。我丈夫更觉的我不善,他觉的我对他很不好,比如我老是忽略他,对他很冷淡,老是对他生气以及老是抱怨,他觉的我老是把眼睛放在他的病有多么多么困难上面。

通过学法,和看明慧网上的交流文章,我意识到我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我丈夫的缺点、他的病上面,我一直在埋怨,而不是把目光放在他的优点上,比如我丈夫非常的善良、忠诚、关心其他人、支持我修炼,用积极的心态对待他的病等等。

找到我自己的问题后,我觉的非常羞愧。然后我看到了师父的《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的一段话,师父这段话简直就象是对我讲的一样:

“你呀,把这个情就当作关了,因为你没放下,所以你老要过。(众笑)可是我不是今天强让你们放下,我是点明白你们,不是说你们一时就能做的到的。我告诉你们是这么回事的时候,你们就多学法。正念越来越强的时候,当你真的是慈悲众生的时候就不会再有情来困扰你了,而且所有牵扯到情的家人也不会再说你对他们无情了,也不会再因为感情问题发生冲突了。讲来讲去还是自己要提高的问题。

我能感受到你们思想中的状态,很苦,真的苦,可是你千百年的等待不就是为了今天吗?!你将圆满的未来能和你今天承受的这点东西成正比吗?!”[4]

因为我一直没有放下我自己的心,魔难越来越大。我意识到我需要更加精進,多学法,多发正念,然后多救人,努力放弃各种执着心。我需要更加关心我的丈夫,而不仅仅是关心他的病。我需要放弃对丈夫的怨恨心,用慈悲和善去对待他。

现在我的女儿病情有所好转,我下决心在以后修炼的路上做的更好,那样我可以通过心性的大考验,不辜负我作为大法弟子的称号。师父说:“你要能够返回去,最苦也就最珍贵,在迷中靠悟往回修苦很多,返回去就快。”[1]

最近,我用我的空闲时间加强学法炼功。我需要多学法,每天坚持发正念。我希望我可以精進修炼,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谢谢师父给了我如此珍贵的机会学大法。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欧洲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法解 》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