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中感悟法轮大法的博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二十七日】几乎每个法轮大法弟子都有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神奇事,今天我将我自己遇到的超越平常人的经历也给大家谈谈,这些事情看似神奇,细想有趣,深想又可起到证实大法的作用,所以有必要和大家谈谈。

(一)我怎么过的“不二法门”关

修炼大法入门前,我在释教中修行。当时还在上学,早晨同学们都要记记英语等功课,而我还要抽出时间朗读《金刚经》。在大陆这个无神论做主导的环境中,我确立自己有神论的思想,期间的坎坷、对真理的寻找所经历的痛苦,别是一番滋味。但我也觉的能抛弃中共给我从小灌输的无神论、進化论等邪说,能信释教,能异于常人而感觉有些飘飘然。

这些经历和心态给我日后修大法带来了不少困惑和困难。首当其冲的就是修大法不二法门这一原则问题。当我开始下决心修大法的时候,以前的东西难以割舍,从前僧人送我的经书以及我自己特别喜欢的若干经卷真是舍不得送人,一直在我床头书柜放着,打坐中也静不下来,思想中常常不自觉的翻出来以前朗诵文句,并与大法相比较,打坐中思想静不下来,很是苦恼。学法有一段时间了,闲时有时还拿起释教的书看看,也从大法中知道这样不对劲,但下不了决心去解决。

当时家中有一只亲人养的宠物犬,在家中无人时,跳上我的床,将床头书柜的所有释教书籍和儒教书籍都咬坏了,一本不剩,纸屑满床都是。但唯独《转法轮》等大法经书在书柜中整整齐齐排列着、安然无恙。我回到家中,当时还气恨不过,打了小狗,边打边想,难道这狗还认识字不成,还能挑书来咬,然而突然间明白了,这是我的错,咋能拿狗出气。一时间对师父、对大法惭愧无比,也明白了不二法门的严肃性,从此专一在大法上修,再也不敢有丝毫马虎。

(二)得到大法时的神圣

我的一位同学将大法介绍给我时,我已经皈依释教一段时间了,所以听了我同学的介绍,起初并没有动心,但我在释教中修行中有一些困惑解决不了,比如我当时一打坐,时间就过得很快,往往我感觉坐了仅仅几分钟,一睁眼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不知为什么。同学告诉我这可能是副元神修炼,主元神压根没做什么。听到他讲的这些话,我来了兴趣,请他将大法书带来看看。

隔日他将几本大法书籍带来我家,聊了聊就走了,家中无人,我一人安静的捧起大法书看,翻开的第一页就是《真修》,当我看到第一句:“真修弟子啊,我教你的是修佛修道的法,你们却因为在常人中的利益损失了而对我诉苦”[1],此时突然间前胸有海浪似的能量,一波接一波拍了过来,巨大无比,神圣无比。我正吃惊感受无穷无尽的能量到底有多远,突然间我的大脑特别是头后边“嘭”的一声象是炸开了,我下意识的用手去摸,好好的。而海浪似的能量还在源源不断的拍过来,我不由自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辈子从未吸一口这么长时间的气,慢慢的那些能量才消失了。

我当时立刻就认识到,这就是我要找的,这才是我要找的!一定要珍惜。我仅仅刚刚看了这本书的几个字,还没看完完整的一句,身体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这些书一定有天机,书的作者绝不是一般的人。

后来有幸看到师尊在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三日于多伦多的讲法,即《加拿大法会讲法》中讲道:“你们知道的是现在偶然间好象别人告诉你,法得到了。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象那个电的插头一样,一下子碰到了就通了电了。可是有的人,他这个插头已经被灰尘、污泥盖的不起作用了,插上插头也不通电了。有很多人为了得法,在历史上掉过头,在历史上也在修,而且修炼中也是吃了很多苦啊。”[2]这才明白了,我当时身体出现的状态是怎么回事。

(三)修大法中的神奇事

一日,我在家学法,学了一会儿,觉的累了,就休息休息。当时双手捧着大法书,静静的看着《转法轮》中师父的照片,觉的是那样的和蔼。突然间,照片中师父眼珠动了一下。这可让我大吃一惊,以至于我双手捧的书差点从我手中掉落。我这边的人身理念上是认为照片是静止的,所以看到这个现象时会无比吃惊。过后就明白了是师父点化我要更用功。后来,在邪恶的黑窝劳教所里认识了一个同修,他向我谈起他在家中挂着师父的法像,法像的眼睛也转动过,这种现象他也看到过一次。

学法的初期,亲人同修问我,为什么《转法轮》封底的图案是一个花骨朵?我当时并不严肃的随口一说:“含苞待放多好啊!你懂什么!”当时有此一说,是因为我当时认为无论什么样的,只要是师父安排的就是最好的。邪恶迫害大法后,那花开放了,我是从明慧网了解到这个事,就和亲人一起再看这花,他回忆起我当初说过的这句话,来印证当初的确是花骨朵。我们都感到太神奇了。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恶开始迫害大法,当日我们很多同修都到省政府去反映情况,他们早有安排,根本不听,已经安排军队控制了省政府前的广场,并开始清场。修炼的人群被压缩在广场的一个角落,这时突然地面处处有蓝光闪现,片刻之后,满场的法轮象雪花一样多。这时太阳也变的柔和了,并有大法轮在太阳那里旋转,当时不仅大法弟子们看到了,就连许多常人甚至武警也看到了这样的殊胜景象,大家都在激动地看着太阳拍手。日后我看到大法弟子在北京电视台和在天津市公安局大门前反映情况的现场录像,当时大法弟子也是有对着太阳拍手的情景,想必是和我那天遇到的神圣景象相同。

(四)三件转危为安的事

一次我在骑自行车往家赶,好按时到学法点学法。一辆大公交车速度很快,从我身后左侧要强行超我的车,并向右靠進站。恰好我右面停着一辆公交车。一下就把我连人带自行车给夹住了,就在要夹死的一刹那,公交车停住了。车里面的乘客都趴在车右侧窗户看我人怎么样了,我好好的,自行车也好好的,只是卡在两车之间,不能动了。我侧身下来,向后抽自行车出来,没有和司机理论,抓紧回去学法了。

还有一次,我从一个半米高的台子往下跳,当时恰巧有一个人坐在台下,用针在缝东西,为走线而手持针,不停的针尖朝上,抬过头顶,恰好那时我已经跳下去了,他同时手指夹针朝上来了,就在我右眼前几厘米停住了,如果我再顺势蹲的深一点或他手再抬高一点,就危险了。当时没有任何害怕,过后其实是有后怕的。在以后修炼的岁月里,我的右眼出现几次消病业表现,几乎失明过,我在痛苦中,从来没有认为是什么病,现在眼睛好好的,都被师父摆平了。

师父讲:“当然你倒不会因为在这儿正打坐脑袋就搬家了,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得符合常人社会的状态。可能一出门撞汽车上了,从楼上掉下来了,或者出现其它危险,就可能出现这些事情,是相当危险的。真正修炼可不象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你想修炼,就修炼上去啦?你要真正的修炼,马上就遇到生命危险,马上就牵扯这个问题。有许许多多气功师不敢往高层次上传功带人。为什么?他就是做不了这件事情,他保护不了你。”[3]并举了几个这样的例子,我从这两件事上,证实了师父真是时时刻刻在保护着我们。

大约从十多年前,我的身体出现了病业的表现。具体就是肚子痛,开始痛几天,好几天,感觉还能缓口气,后来白天痛,晚上好些,还能睡个好觉。最后发展到每日每夜都痛,疼的我实在受不了了,就在床上打滚。滚来滚去的也减轻不了多少痛苦。这么断断续续的持续了十多年,我坚持做好三件事,打心底里我就没有认为它是病,坚持底线就是生活自理,不麻烦他人。但也真的感到一种要闯不过去的感受,身体有时觉的要虚脱的感受。感觉要挺不过去时,我想不能就这样走了,便宜了旧势力得手,给认识我的人造成对大法的误解,一定要坚持住证实好大法。

然而在一次证实大法的活动中,我被迫害到看守所。当时头一天進到黑窝里,我心里是没有底的,肚子在痛,心里在想这邪恶的环境中,身体虚弱至此,还能不能扛过去?没想到的是,次日我的肚子竟然好了,一切症状不翼而飞。十年来,身体刻骨铭心的疼痛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真是让我感慨万千!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唯有精進!

(五)发正念和打坐炼功中感悟大法的博大

在邪恶的迫害大法弟子的劳教所中,为应对残酷迫害,我尽可能利用一切时间和形式的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大约在二零零三年十月的一个清晨五、六点钟的时候,还没有到起床时间点,我躺在被窝里,头脑保持清醒,开始念正法口诀,我一遍又一遍的念着,状态越来越神圣,此时身体不存在了,大脑也不存在了,只有保持发正念的那一念还在。

这时出现了令我永生难忘的一幕,我感到我已经存在于极微观的粒子中,我甚至明确的感受到存在于劳教所的高墙砖瓦的微粒中,此刻我只要再念一遍正法口诀,这一切微观粒子构成的一切将不复存在,整个劳教所包括不知道的更大的范围的一切分子(不确切也许更小)粒子都将彻底消失。

就在这当口上,我人身这边害怕了,因为我不知道我感知的这一切消失后,后来的空间将是什么样的,那种“空”的状态对我肉身来讲太可怕了,然而我那一念还在,还想继续发正念,此时肉身已有了感知,双拳攥的紧紧的提醒自己要发出那惊天动地的一念,然而终究是对未知空间的恐惧干扰了这一念,心一不净,状态就慢慢消失了。待我又明确处在人存在的这个空间时,我心中那个后悔啊!

我于是就又开始一遍接一遍的默念正法口诀,不久那种状态又出现了,那是实实在在的威力,只要再念一遍正法口诀,我所处的空间的一切包括空间本身将不复存在,第二次的威力不及第一次,大约有第一次的七八成。但也足够用了。只是就在那当口上同样的问题又重复的出现了,最终那一念也没有发出来。

事后反思,的确修炼是有境界和层次的划分的,自己的心还是修的不够那么扎实;不过这特别的经历使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认识到了,三件事中的发正念这件事,绝对不能马虎,和其他两件事都要持续做好。这么多年的无数次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时不时的就有状态特别好的时候,状态好时,感到不必特意去发,身体被能量包围着,一丝杂念不起,正念源源不断的发放出来。但那次超常的感受再没有出现过。

在多年的炼功打坐中,也有过超常的情况出现,在二零一五年中国新年前后,我时间比较宽裕,所以打坐有意增加了时间。有时要坐两个小时。几次入定中,都感受到了师父讲到的打坐状态:“还有一种状态,坐来坐去发现腿也没有了,想不清腿哪儿去了,身体也没有了,胳膊也没有了,手也没有了,光剩下脑袋了。再炼下去发现脑袋也没有了,只有自己的思维,一点意念知道自己在这里炼功。”[3]

那么每当这个时刻,我同时感受到我处在完全的“无为”的状态当中,而在这“无为”状态当中,我发出的任何一念,无论是什么念,都可以实现。包括清除迫害、解体什么社会组织、甚至从空间中生成以前完全没有的东西都可以实实在在的做到,只是我不会动那一念。我只是在炼功而已。真要做什么,那种状态下一念必成。

这个经历也解答了我一个修炼中的迷。师父讲:“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4]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加拿大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