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关押累计九年多 原二级警司张云再被劫入看守所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五日下午五点左右,石家庄市鹿泉区五位法轮功学员张云、马素瑞、陈鲜花、张志清、薛文玲,在陈鲜花家一起读书时,被非法闯上门的鹿泉公安局警察绑架。现张云、马素瑞、陈鲜花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张志清、薛文玲被非法关押在井陉县矿区看守所。

张云女士,今年64岁,原鹿泉监狱二级警司。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恶首江泽民发动这场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后,张云始终坚持对法轮大法“真、善、忍”的信仰,三次被非法劳教,三次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并被非法判刑,累计关押九年三个月时间。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她受尽了各种各样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摧残,几经生死。

一、第一次非法劳教一年,再被转洗脑班关押一年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河北省鹿泉监狱即对张云女士,无理剥夺人身自由,上、下班及在家吃住均有人看管,后又强行绑架到石家庄市看守所关押。

二零零一年四月二十日上午十一点,张云正在单位上班,被鹿泉市“610”两恶警强行绑架,直接劫持到石家庄市劳教所第四大队非法劳教一年。

1、连续暴力折磨、受伤后再受刑,致使臀部、双腿黑紫,拐腿两个月

一到四大队,张云即被带到餐厅。在大队长尚长明、政委张双琴、所部政委李爱国丧失人性的直接指挥下,耿行军、周益林、裴××威逼着她写不学法、不炼功的“保证书”,被张云断然拒绝。耿行军、周益林、裴××三名恶警开始对张云实施酷刑。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中共酷刑示意图:“上绳”

他们逼迫她脱掉外衣,只剩一件衬衫,三人一齐动手上绳,强迫她跪在地上,将胳膊拧至背后、手能触及到后脑的位置,张云疼得几乎晕了过去;然后他们将筷子粗的细绳绕肩部、胸部、背部一道道狠劲勒紧,一边勒绳一边逼问写不写,张云咬紧牙一分一秒的忍受着剧痛,毫不妥协。

上完绳后,他们又问写不写,然后耿行军又将电棍插入张云后背的绳中,绳子几乎被勒进肉里。张云开始呼吸困难、汗水湿透了衣服。耿行军在一旁说:“你不是挺硬吗?怎么才四分二十秒就成这样了?比别人时间短多了。”说着把绳子松开,松开绳子后张云大声干呕,耿行军又狞笑着说:“知道为什么没让你吃午饭吗?知道吃了也得吐出来,省得弄脏了地板。”

“上绳”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酷刑之一:上绳时血液几乎阻断,松开绳后血液猛的流通,心脏难以承受者极易导致死亡。

恶警们又气势汹汹的拎起胶皮棍(胶皮棍里面是钢丝,外边橡胶包裹,人被打后受内伤),把张云按趴在地上,耿行军抡起胶皮棍暴打她的臀部,打一棍问一句:“写不写?”不知打了多长时间,张云咬着自己的手背一声不吭。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一阵折磨后,张云已起不来了。三人把张云拽起来,换成电棍在她的脖子、手、胳膊内侧、腿上到处乱电,看还不行就出去了。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大概半个小时后,三个人进来就喊:“第二轮开始!”耿行军幸灾乐祸地说:“叫你尝尝受伤后再受刑是什么滋味。”三人又一齐动手,周益林、耿行军把张云上半身按趴在桌子上,腿跟部硌在桌子沿上,臀部撅起,裴××抡起胶皮棍猛抽已经肿起的臀部。张云不由自主的惨叫、全身颤抖。

整整一个下午,张云被打得臀部、双腿黑紫,拐腿两个月,臀部形成两个手掌大的死肉硬块,两年多还没有完全消下去,绳子勒出的血痕一年后才消失。

2、所谓“攻坚”:关禁闭、吊铐

劳教所把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单独关押在小屋内即关禁闭,连去厕所都得错开时间,彼此难得见面。张云被分在以恶警崔艳芳、耿行军为首的“攻坚组”,崔艳芳50多岁,洗脑迫害非常卖力,导致心理变态,以折磨法轮功学员为乐,昼夜不让法轮功学员睡觉、罚站、指挥男恶警打人,写诬蔑师父与大法的纸条往法轮功学员面前放等等。

张云被关禁闭时,和一个普教(劳教人员)住在仅有双人床大的一间小屋里,合睡一张单人床,伏天闷热,蚊虫叮咬。每天后半夜,隔壁车间经常传来毒打法轮功学员的声音,使人揪心不能入睡。

有一天天亮时,恶警把张云带到隔壁车间,吊铐起来仅脚尖着地,恶警周益林用胶皮棍抽打臀部,耿行军用电棍电,张云一直咬牙忍受着。

3、精神摧残到极限,几天内头发白了许多

在劳教所里,恶警整天拎着刑具各屋、各院子里到处乱转,恐吓、谩骂不绝于耳,到处充斥着恐怖、阴森的气氛。

五月十三日,恶警耿行军又把张云带到餐厅,桌子上摆着胶皮棍、电棍、绳索、手铐,还有一份犹大写的“四书”。耿行军说:不写就抄一份吧。被拒绝后,他开始猛扇张云的脸,边扇边说:“我念一句,你写一句,一句不写就上一次刑,看你还硬不硬。”说着又拿电棍电张云的右手,大叫:写不写?张云承受到了极限,在心灵与肉体的极度痛苦中,她违心的抄录了一份“四书”,边抄边流泪说:“这不算数,是你们逼迫的。”耿行军却得意的说:上边谁知道是真的假的,我们要的是“转化率”。

张云在极度痛苦中违背了自己的良心说了假话,泪流满面。信仰被剥夺、精神被摧残、意志被强奸,这种痛苦是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都难以描述的、心灵深处永远的悲哀。她痛不欲生,几天内头发白了许多。八月十九日,历尽了三个月身心痛苦的张云郑重写下了“声明”。恶警们炸作一团:“找死啊,想回炉啊……再收拾她!”

4、被转唐山开平劳教所:打昏死后再踢醒、狠扇耳光致耳朵失聪、罚冻将脚趾冻伤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张云因坚定信仰被转往河北省唐山开平劳教所,遭受了更加残酷的迫害。

每天被罚站十七至二十小时,长达四个月,致使全身浮肿;罚蹲罚跪、没收洗漱用具、拳打脚踢……一次,恶警魏涛冲张云的太阳穴、脸部大打出手,张云昏死过去,又被踢醒。魏涛边踢边说:快起来,装什么死啊?而且专踢人腿前肉少的地方,被踢打的部位陷下去又肿起来,伤口疼得无法入睡。恶警中队长王平扇张云的耳根部,扇得头晕目眩,耳朵听不清。

黄历二零零二年正月初一,恶警王××将张云从早上六点在外边罚站、挨冻,直到半夜,不准穿棉衣、棉鞋,两个脚趾冻伤失去知觉,八个月后才恢复。

一次恶警魏涛、王平、王××强行让张云在一张空白纸的右下方按手印,他们妄图在按过手印的纸上写“转化书”,向上汇报,以骗取所谓的“转化率”,得奖金。张云坚决抵制,手被划出一道血痕,邪恶阴谋最终未得逞。

5、劳教期满,再被转鹿泉市洗脑班关押四个月,制造人伦悲剧

二零零二年四月十七日,还有三天劳教期满,张云竟被鹿泉市“610”直接劫持到鹿泉市洗脑班四个月。期间,张云绝食抗议,遭到野蛮灌食等迫害。石家庄劳教所第四大队恶警崔艳芳在此坐镇,她把劳教所折磨人的手段悉数搬到洗脑班,虽已退休,仍卖力的残害法轮功学员,用法轮功学员的血泪无耻的换取自己经济、名誉上的利益。

为了让张云放弃信仰,恶人把她十六岁的女儿叫来,当张云见到已哭成泪人的女儿时,泪水也象决堤一样流在地上。女儿独自在家,无人照管,正上高中学习非常紧张,小小年纪承受着妈妈被残酷迫害的巨大精神压力。回家还得自己做饭、洗衣,饥一顿饱一顿,吃不好、睡不好,两腿浮肿、学习下降。

两个多小时里,孩子泣不成声的只说了一句话:回家吧,妈妈,我想吃你做的面条。张云的心都碎了,忍着悲痛告诉女儿:你一定要坚强,妈妈走的是正路,没有错,是江泽民集团无理关押好人。同时张云也正告一旁的恶人:这些痛苦都是你们造成的,迟早你们会偿还,善恶有报是天理。

这就是江氏集团一手制造的人伦悲剧,把法轮功学员抓起来进行残害,还无耻的向社会煽动仇恨,造谣说法轮功修炼者不顾家。法轮功修炼者的家庭悲剧是谁造成的,不是一目了然吗?

6、四个月后再被劫持到河北省会洗脑班:昼夜洗脑、灌白酒

二零零二年八月九日,张云又被劫持至河北省会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长达八个月。这里迫害手段邪恶至极:侮辱师尊法像、强迫看栽赃光盘、不让睡觉、恶警、犹大昼夜疯狂洗脑、灌白酒,关在房间内不让出去,两人陪同监视着24小时不离左右。熬夜时往眼睛上抹清凉油,用草棍往鼻子、耳朵、眼瘙痒、攥着手不停地摇晃胳膊、稍一闭眼就猛地一拽……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张云已被连续熬了两个七天七夜(中间只隔一天)。几次出现头晕的症状,恶人却进一步迫害,不准坐着,把凳子拿走,两个犹大监视,让她不停的走动,到了后半夜张云被熬得昏死过去,摔在地上。醒来后,屋子里已经站满了恶警和犹大,张云的嘴里流出一摊血,弄得脸上、头发上、衣领上到处都是,前面牙齿全部磕得松动、牙床塌陷。

当张云质问恶人:熬死我,你怎么向我的家人与社会交待?一个犹大说:那还不好说,就说死于脑溢血。恶警孔繁运说:上电视一演,说你自杀。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恶警孔繁运、袁书谦和三个门卫按着张云强灌了半斤多白酒,袁书谦、孔繁运强行将师父法像塞在张云脚下、座下,又把笔强塞在张云的手中,几个人攥着张云的手在纸上写诬蔑师父的话,致使张云呕吐三天吃不下饭,长时间头晕、恶心、胃里难受。

恶人用尽各种花招逼她写“四书”,都被她坚决拒绝。二零零三年四月四日,在遭受了长达两年的残酷迫害后,张云终于回到家中。

二、第二次非法劳教两年,到期再被劫持至洗脑班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中午,张云在街上讲法轮大法好真相时又被鹿泉城关派出所恶警绑架。她绝食抗议十天,八月二十日上午被无条件释放回家。但邪恶之徒并不甘心,于八月二十七日上午从家中再次将张云绑架,劫持到石家庄市劳教所第五大队劳教两年。

二零零六年九月,张云遭到连续十天的 “熬鹰”,最后被逼绝食抗议,才作罢,此后她被单独隔离在小单间,被恶警找来卖淫人员等看管,她一直绝食反迫害,已经瘦弱不堪。

张云绝食反迫害近一个月,身体极度虚弱,已下不了床。她要求无罪释放,不配合一切不合理要求,不穿劳教服,不剪短发等。在她的正念坚持下,恶徒不得不打消了“转化”她的念头,对她说:“我们转化不了你”。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二零零七年五月一日,张云再次绝食抗议十五天。五月十六日,恶徒把她送到河北省医院进行检查,回来后强迫她输液,声称所输“全是营养药”,结果第一天输液她的脚开始肿胀并伴有呕吐,这样被继续强迫输液五天,致使她身体状况一天比一天坏,出现头晕、呼吸困难、腿脚肿胀,脚肿的鞋都穿不上。

后来得知给她输的液中有治心脏病的药,可张云根本没有心脏病,导致她浮肿、心律加快、胸闷。劳教所强迫她去医院做了三次检查(二次去省医、一次去省二院)都没检查心脏。可见,劳教所是借输液对她进行身体迫害。之后,劳教所又以未查出大病为由拒不放她。

二零零八年八月二十四日,为期两年的非法劳教终于到期,但中共当局又以北京即将举办残奥会为借口将已被迫害的身体极度虚弱的张云非法转到河北省会洗脑班继续迫害,至二零零八年九月。

三、第三次非法劳教一年九个月,被打得不能走路

二零零九年六月十一日,河北省鹿泉市公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了一次有预谋的迫害。

鹿泉城关镇派出所到张云的单位鹿泉监狱直接绑架了她,随后到她租的住处非法抄家,抄走了一些材料并录了相。随后,张云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迫害。

由于张云一直坚定信仰不向邪恶妥协,恶警刘娅敏、侯俊梅、赵圆教唆普教犯人张会清、程晓娇、彭杰、杨红等二十四小时轮流监控,用胶带粘住她的嘴,强行把头发剪得乱七八糟,致使她好长一段时间不能吃东西,吃什么都吐,她还被打得腿不能走路,后一直腿肿、血压低。

四、第四次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河北省女子监狱出现生命危险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十日,张云和马素瑞两位法轮功学员,到白鹿泉乡梁庄村,发放明慧小册子、和明慧年历,正在发放的时候,被梁庄村的邪党书记梁中心恶意举报,他勾结本村开发商,利用开发商雇佣的保安,将张云和马素瑞非法抓到开发商院内。当时来了好多村民,很多村民说,法轮功学员没有做坏事,放了她们吧。恶人梁中心坚持不放。有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亲自和梁中心说,她们发放的东西没事,让她们走吧。梁中心坚持不放。

随后,梁中心给白鹿泉乡派出所打电话,所长张世国带领顾立强和刘某某五个警察,非法把张云和马素瑞抓到白鹿泉乡派出所。二十四小时后,把张云和马素瑞劫持到河北省石家庄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

后张云被鹿泉法院违法枉判三年半,马素瑞三年,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六日两人被劫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

张云因为不妥协,经常被监狱人员谩骂,监狱连续几个月不让她洗澡,她的身体状况很不好,还要长时间在所谓的“学习室”进行“学习”。为了让她精神垮掉,恶人们写好谩骂法轮功和师父的话,强迫她按手印,长时间的精神摧残,后强逼做奴工,她的身体不断恶化,出现了生命危险。

张云女士,在这场残酷迫害的二十年中,有近十年的时间被非法关押,但“真、善、忍”的力量,使她走过了那段最黑暗、最邪恶、最艰难的岁月,她对法轮大法坚守的信念,感动了无数善良的民众。如今,张云女士,再一次被鹿泉城关派出所劫持至石家庄第二看守所关押。

奉劝那些还在执迷不悟,跟随中共邪党参与迫害之人,无论以任何名义对善良的法轮功修炼者绑架、抓捕都是违法犯罪行为,一定会受到追诉、严惩,接受历史的审判。每个人都在这场大是大非面前检验着自己的良知底线,也将见证将来的结局。


河北省石家庄市鹿泉区公安局:
局长白毅82180166、13633111212
城关派出所所长封立军138032132888

鹿泉区司法局:
局长高明芳85138008、13932198586
副局长梁金会85138188、13831116679
鹿泉区政法委:郄立江82016529、13503215086
鹿泉区检察院院长 安少峰82105888、13903218567
鹿泉区法院院长 纪兰生83893600、18531157666

石家庄市第二看守所:
地址:石家庄郊区赵陵铺赵三街,邮编050000电话:0311-8778202432;办公室:87755202
所长刘黎平
政委杨素金87755202;
副所长:李占发、邢志昌、杨文肖、张景桂、王志彬
副书记王书亭87755213、13931171888、13781581859
一科:指导员杨建军、副科长孟翼新
二科:科长刘文辉、指导员姜明聚、副科长高新
三科:科长张海燕、指导员马建设 接收警察:高新民
石家庄市检察院住二看检察官:
主任 王宝军87755379
申检察官87755379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