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女教师:做个无私为他的生命

更新: 2019年09月0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一日】我今年五十八岁,是一名女退休教师,一九九六年十月幸运的开始修炼法轮大法

二十三年的修炼历程,我每天沐浴在浩荡的佛恩中,从一个体弱多病追逐名利的常人,脱胎换骨成一个为他的生命,其间身体的净化,道德的回升,实实在在,而又真真切切。是大法,是师父让我明白了我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我应该怎样活着,了悟人生的真谛,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下面是在我返本归真的修炼路上,片片絮语,采集下来,希望能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见证法轮大法的神奇,见证师父的慈悲伟大。

一、大法化解了我对公婆的怨

说来话长,三十多年前,我和丈夫结婚后,生了一个女儿。由于婆婆就一个儿子,在孩子生下四、五天的时候,非要我把女儿抱走送人,让我重给她生个孙子。当时邪党计划生育,我们俩都是教师,只能生一个孩子。我婆婆就躺在地上打滚,又哭又闹,说她哪辈子伤了天理,绝户断户了。故意拿死来威胁我,一会没气儿了,挺在那里。我蹲在地上,用手掐她人中,她醒来再哭再闹,还连续来闹两次。丈夫是老实人,一句话不说。孩子六天就生病,没有给我做饭的,没有给孩子洗尿布的,十一月的天气,当时住平房,我一人自己做饭吃,自己在户外洗尿布。

结婚前在娘家我有四个哥哥,一个弟弟,父母视我为掌上明珠,是捧着长大的。生了女孩,我成了罪人,觉的自己从天上掉到了地上,掉在冰窖里,且跌的粉身碎骨。我整天以泪洗面,还不能叫我父母知道,因为弟媳也要生孩子,我不能让他们左右为难,更不能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女儿受到的凌辱,他们会受不了。当时那种怨恨屈辱令我窒息,我就写了离婚书。

我不懂怎么带孩子,孩子饿得哭我都不知道,屁股烂了一个洞,我也不知道。出了满月后,我的身体垮了,孩子身体极度虚弱,她发烧、扁桃体发炎、肠胃炎、支气管炎、肺炎时有发生。孩子经常住院。我在学校当班主任,教毕业班,过度的劳累、痛苦、压抑,使我的身体每况愈下,心脏病、肩周炎、肠胃炎、关节炎都来了。我和孩子轮流住院,所有的美好梦想都破灭了,日子维持不下去了。

天无绝人之路。一九九六年十月我在住院期间喜得大法,一夜之间无病一身轻,大法的法理使我明白了人与人之间是因果报应,前世欠债这世还,这是天理。我和公婆几十年的坚冰在大法的法理中开始溶化了,那一刻我感到黑暗过去了,佛光驱散了我心中的阴霾。那一刻我的心中没有了冬天的寒冷,只有春天般盎然的生机与温暖。

从此,我换了一种思维,尝试着放下自我,放下恩怨,一次次的回农村老家,给他们送钱送物品送温暖,我公公好吃猪头肉,我经常买。婆婆不愿麻烦,但他们又好吃包子、水饺,我就回老家前蒸好包子或拌好水饺馅,买上面,回家给他们包水饺。我对他们比对我父母、对孩子还好。

二零一七年二月份,七十八岁的公公突然发烧,小便困难。住進医院,经医生检查,有心脏病、尿毒症、尿结石等,要动手术。在病房里,我们就让他戴上耳机听师父的“广州讲法”录音,第二天就退烧了。三天后,全身复查,结果是心脏正常,尿毒症消失,只剩下尿管里小结石。大夫说做个微创,不需要动大手术了。

公公住院期间,我天天给他变着花样买好吃的,天天陪着他听法、交流,打消他一切思想顾虑,他变的轻松、愉快了。微创后身上带着尿袋(医生怕他再长尿结石,就在他肚子上打了个眼,用尿管把尿引导至尿袋里),据医生说尿袋要终生带着。

出院后住到我家,公公一進门就说:“我不吃煮鸡蛋,不吃虾皮,不吃面条。”公公好吃肉,我几乎天天给他炖排骨,包馄饨、包水饺;他不吃挂面,我就做手擀面;他不吃煮鸡蛋,我就把鸡蛋打碎,做成鸡蛋汤。做饭前我就和他商量吃什么饭,尽量做的可口。有一次,天下着大雪,天黑了,街上的肉火烧铺都关门了,我答应给公公买肉火烧吃,可是没有卖的,我就买了烤的大肉串。公公可高兴了,他感受到了大法弟子那种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境界。

于是,公公开始读《转法轮》,看师父的讲法录像、真相视频,通过学法,看真相资料,公公明白了很多,他说:大法真好,不学真是不知道,江泽民真是太坏了。心性提高了,他很快就不再躺着,自己说我回到了青年时代,无病一身轻真好。到医院去复查,大夫惊讶的说:“奇迹,怎么恢复的这么快?”公公强烈要求撤尿袋,说:“我喝五斤水,能排五斤水。我全身一点毛病没有了。”大夫赶快给他取下尿袋。

要知道公公在我们因修大法被公安迫害时,他就被邪灵附体一样,给公安写信骂我们、骂大法。每年除夕夜和婆婆就对着我女儿骂我们一夜,大年初一早上,女儿总是眼里含着泪,告诉我们又挨骂了。公公对大法的抵触、谩骂十几年,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伟大和神奇使他走進了大法。师父的洪恩浩荡拯救了一个个迷途的生命。

从我们家回农村老家的前一天,公公还写了郑重声明,向师父忏悔。

二、按真、善、忍做人,在教学工作中证实见证

从事小学语文教学的教师都知道,教小学生学会写作文是最难的课题,多数教师不知道怎么教,使一批批学生写的文章内容空洞,在大陆环境中,处处充斥着假恶斗、假大空的党文化,学生作文假话连篇,言之无物,言之无序。多数学生一写作文就愁眉不展。

一九九六年我得大法后,通过学法修心性,师父给我开智开慧,禁锢的思维一下打开了。作文教学、阅读教学中,文思如泉涌。作文教学要从兴趣入手,兴趣来自于对大自然的观察,来自于生活实践,来自于阅读知识的迁移等,师父教我放下对名的执着,即放下对学生分数的执着,放下我所任班级在同年级名次的执着,完全站在学生的基点上,为学生的终生负责,以文载道,让学生用清泉般的心灵去感悟四季的变化,万物的更新,用纤尘不染的心去聆听花开的声音,鸟虫的低语,落叶的无私。

于是,我经常领着学生去田野、公园、小河边,观察一朵花,一片花,一片新叶,一树五彩的秋叶,使他们真切感受山河的壮美,自然的奥妙,造物主的伟大。在教室里领他们做馒头、包水饺、炒菜、洗衣、打扫卫生;带他们去盲校、去敬老院、去幼儿园,在实践中体会付出的快乐,为他人的幸福。让学生明白失与得的关系,使他们明白善的力量最大,他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他能改变这个世界。系列的活动中学生所见所闻所想,是发自内心的,写作前往往是有种跃跃欲试,不吐不快的感觉。

是大法使师生摆脱了那种填鸭式、党八股、完成任务的教与学套路,师生之间是心与心的交流,境界的升华。我们放下攀比,放下争斗,放下了妒嫉,结果在全区抽考三十多个班级中我班成绩第一(数学全区第一的班级任课老师也是大法弟子)。我知道这是师父给的,是大法的神迹在学生身上的体现。一切都是神给的。我只是个道具,师父借我的载体归正一切不正的。

另外,我所任班级是中央教科所规定的三个实验班之一,我班实验成功,我个人被评为省科研优秀教师,校长找我填表,我让给一位年轻的老师。校长说:“只有你当之无愧,每一个老师都会口服心服。”在我的坚持下,他们暗暗做了,但没有公开。现在想起来我没做到顺其自然,有点有为,是证实法,不是个人修炼。当时我想自己是老教师,名额有限,青年教师升职称、长工资更需要。师父说:“我还要告诉你们,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1]。

我所任的班级,接班前要么就是乱的谁也收拾不了,要么就是关系班(有本校老师的孩子,有社会上校长不敢得罪的各种关系的孩子)。只要我一接班,师父就帮我马上归正学生,这是不修炼的人体会不到的。

由于成绩突出,给我送礼的家长络绎不绝,特别是刚接新班。我坚决拒绝走后门、拉关系等社会不良习气。

有一次,一名家长看到孩子短时间的显著变化,一天傍晚见到我感动的不知说什么好,就偷偷把一个红包夹在我的教科书里。第二天我发现了,放学后,我带着她的孩子来到她家,等到晚上八点多,我告诉她这卡不能收,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要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教好孩子是一个教师的责任,这是工作,我已经有工资,不能收这份额外的钱,不能违背大法的原则。对孩子我会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会全力以赴。我告诉她,我以前一身病,修炼大法一夜之间病全消失了,大法不仅使我身体健康,还净化了我的灵魂,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应该怎么活着。我告诉她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的主要经书《转法轮》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挽救了无数人的生命,拯救了千万个濒临破裂的家庭。江泽民出于妒嫉与中共狼狈为奸,迫害大法弟子,用尽人间酷刑,打死、打伤那么多大法弟子,令天地震怒。告诉她三退,告诉她善恶有报的天理,她高兴的退出了团、队。她说你这样的老师太少了。我说不修大法我也做不到。

可是就在那晚的第二天早上我被绑架,锁在老虎凳上白天黑夜熬鹰三十多天。在当今的中国大陆,做好人挨整。

还有一次,中秋节前,我和丈夫去串门,孩子在家。一家长带着一大堆东西来了我家,我们根据礼物的价钱,给她的孩子买了喜欢的篮球,给他爸爸买了青岛啤酒等东西送到他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刚从黑窝劳教所出来,一个公安人员带着他妻子在我好朋友的带领下,开车来给我送礼。他们说我要教他孩子所在的班级,我都不知道,他们早从领导那里打听到了。我给他们讲我的信仰,讲法轮功真相,婉言拒绝他们的礼物。他又请我全家吃饭,我再次拒绝。他们可是没有進不去的门。听朋友说,他们在一起喝酒时,说起我来,说我木疙瘩不开窍。后来,他们从孩子的变化,感慨万千,感佩大法了不起。

有个二年级的孩子,父母离婚,跟着他爸爸,爸爸没工作,靠爷爷的退休金维持生活(现在的中国老百姓吃不上饭,离婚的家庭太多),祖孙三代,他爸借酒消愁,对孩子经常暴力管教,缺少父爱,又没有母爱,孩子的心灵被扭曲,就在班里打骂同学,骂老师,骂主任、骂校长,还打同学、老师,脏话、流氓话不堪入耳,教室里不能待,因他搅得大家无法上课。他爸扬言要杀老师。学校没法,给他单独一间小屋,每天有两个老师陪着他学习,五个部门轮流,他撵老师满院子跑,偌大的学校让他搅得鸡犬不宁,学校工作被搅得乱套。

校长没办法了就找我,让我带他。当时我还有几个月就要退休了,几个月就能改变一个人?我知道只有大法能改变他。在红色恐怖下校长敢让他学大法吗?果然主任告诉我不让孩子学大法。我是大法弟子是救度众生的,怎忍心看他毁灭自己,他才八岁啊。教师的天职就是教书育人,这是责任,这是义务,怎么不敢担当呢?

我接过他后,用慈悲、祥和去对待他。我不能给他贴上不好的标签,师父教我们用慈悲和正念去对待同修和众生。要看人好的一面。全校师生见他都躲得远远的,我就陪着他,给他补课,让他重返教室,坐在他旁边,陪他听课,做作业。下课没有和他玩的,我就陪他打羽毛球,踢毽子,中午到食堂去给他买他爱吃的饭菜。他吃的高兴就叫我妈妈,有时也骂我,甚至动手动脚,但我就是包容他。人之初性本善,他今天的魔性不是他造成的,他是无辜的,他从小得到的是抛弃、辱骂、挨打,他是家庭、社会的受害者。

师父告诉我们:“人就象一个容器,装進去什么就是什么。”[2]放学时我牵着他的手,亲自送给他爸爸,只讲他好的一面,哪怕是点点滴滴。孩子得到肯定,就更加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好的言行。我用不失不得的大法法理教育他,使他明白打人骂人会失去最宝贵的德,没有德就什么都没有了,太可怕了。同时和他爸爸沟通,我不把他爸爸当成坏人,很尊重他,体谅他的难处,他上有老人,下有不懂事的孩子,又当爸爸,又当妈妈,不容易,表扬孩子,婉转的告诉他不要和孩子的任课老师、班主任对立起来,和学校和老师形成合力,达成共识,往正方向上引导孩子。在家、在校怎样做到真诚、善良、宽容,怎样做一个好孩子,好学生。他心中有标准,有方向,有正理,会向正的方向发展。和他爸讲传统文化,讲“真、善、忍”,讲共产党的邪恶,给他三退了。渐渐的孩子变化越来越大,不再见谁骂谁,不再踢每一个办公室的门。

我知道师父在帮我,在救他全家。大法使众生渐渐在苏醒,大法使人心在回归。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溶于法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