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报湖南省长沙市雨花区“610”恶警雷震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五日】雷震(lei,zhen),男,1962年5月13日生,身份证号码:430111196205133512,单位:长沙市公安局雨花分局高桥派出所,家庭住址:长沙市雨花区五一村东庭2栋908,联系电话:13517402094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发动对法轮功的疯狂迫害,雷震当时在长沙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工作,实际为“610”人员,对该区域法轮功学员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绑架、酷刑迫害、敲诈勒索、办洗脑班强制转化等。

以下为迫害事例:

二零零一年二月,雨花区井湾子派出所恶警雷震等人绑架当时67岁的法轮功学员邹锦,非法抄她家时抢走了三千元现金和五百元的存折,把她关入长沙市第一看守所。在长沙市第一看守所,邹锦老人受尽摧残。一天晚上,因她不配合“审讯”回答问题,雷震等两警察将她拖到床上,绑成“大”字形,剥掉她的裤子,轮奸了恐怕比他们母亲年龄还大的老人。奸污后,狱警又将电棍使劲塞进她的阴道里电击,逼她招供。老人不配合,痛得大声喊叫,直到昏迷,警察才将电棍从阴道里抽出来。邹锦老人下身鲜血直流,之后的一个月里,下身肿胀疼痛,不能坐,不能走。奄奄一息的邹锦被监外执行。禽兽般的强奸恶行使老人备受煎熬和屈辱,身体越来越差,下肢瘫痪。二零一一年三月的一天清晨,77岁的邹锦在极度痛苦中凄然离世,当时离她九年冤期期满还差一个月。

对女性的性摧残
对女性的性摧残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法轮功学员尹福良带了真相资料走在橘园大道时,被雨花亭派出所户籍石云生诬告。雷震带了三、四名警察强行把尹福良绑架推上车。雷震很嚣张,不停地搧尹福良的耳光,还把尹福良的裤腰带解下来,用皮带把尹福良的手反绑在背后,还抢劫了尹福良身上的1399元现金。他们把尹抓回雨花亭派出所关一天一晚,第二天晚上就把尹送进长沙市杨家山铁路看守所。二零零一年三月八日,长沙市雨花公安分局来了一个所谓“专案组”一行五人,他们对尹福良进行刑讯逼供。在茶陵县拘留所的会议室里,晚上十点钟左右,雷震用狼牙铐把尹福良的双手铐在会议室的窗户上呈挂起的姿式,脚下踩在木凳子上,然后突然把凳子一抽开,借着惯性整个身体立即下滑,手就感到钻心的疼,鲜血马上就流出来了。在接下来的两天,他们也没有停止对尹福良的迫害。他们几个轮番地搧尹福良的耳光,用皮鞋踢尹福良的迎面骨,雷震还用牙签戳尹福良的肚脐眼。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长沙雨花区二零零一年一月在雨花区党校办洗脑班,劫持法轮功学员大约二十几人。雷震是主要负责人,在洗脑班办班期间积极参与转化法轮功学员,强迫学员看“天安门自焚”伪案的录像并且要求每个人写所谓的心得体会。只要说:不炼了,就可以回家,不然就威胁送去劳教。并且对参加洗脑班的法轮功学员强行收取4500元的生活费,先由单位垫付,再从工资中扣取。

对法轮功学员钟菊英的迫害:二零零一年一月十八日下午,绑架钟菊英到雨花区610办的洗脑班强制转化,并威逼不转化就劳教。由单位先交4500元生活费,然后再以“不交钱就不能出国”为由强迫钟菊英的丈夫交了被勒索的4500元钱。钟菊英被关了约三个月,洗脑班还要单位派人陪同监视,因钟菊英不放弃信仰,最后洗脑班又向其丈夫勒索了押金5000元才把钟菊英放回家。押金一直不归还(有收据)。

对法轮功学员刘正辉的迫害:二零零一年新年期间,井湾子派出所、雨花区610来了很多人绑架刘正辉去洗脑班,刘正辉不开门,他们就从二楼的凉台强行进入将刘正辉带走,在雨花区党校非法关押半年。这些长期的不断的非法拘留、洗脑,监视给人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精神难以承受。刘正辉因为承受不了这种强大的压力和迫害,心力交瘁,于二零零二年七月二十九日含冤离世,时年52岁。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