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解体魔难干扰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前段时间,家里一场大风波。经过向内找归正自己,魔难被师父拿掉了,我的心性也提高了。

一、欠债风波

事情是这样的。离过年只有一个星期 ,我接到儿媳的电话说:“你把他(指我儿子)带回家学法炼功吧,房权证又拿出去做抵押了。”我没动心。

我跟丈夫来到儿子家,心平气和问发生什么事了。儿子只说:没事。我规劝他几句,我是修炼人,我说咱欠债要还,有事实话实说,做人要本份。临走时我又跟儿媳道了歉,我说对不起都是我没修好,你跟着受苦了。接着儿子跟我要了两万元钱,正月初四儿子就把两万元钱还给我了。我接到钱,我就跟儿子交流:这钱如果不是正常渠道来的, 咱就缺德了,别人就吃亏。过了年你去找份工作,劳动得来的钱花的坦荡。

我和丈夫又接到陌生人电话,说我儿子贷款到期,欠多少钱。此时我才知道我儿子是落入网上骗子手中。

事情已经发生,我冷静理性的面对一切,没有责怪儿子,因为我知道是社会上的不良风气在熏染导制,让邪魔钻了儿子的空子,纵容着儿子的各种欲望,导致他在不好的各种因素操控下做错事。

我想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这巨关巨难不是师父安排的!师父让我们全盘否定,我就全盘否定。

二、“向内找因是关键”

我没动心,我又向内找自己:为什么出现这个事情,而且越演越烈?我们所有的亲朋好友的电话被要债的人给打个遍,我和丈夫的电话都打爆了。怎么办?

我继续学法背法,当我背《转法轮》背到第七讲“杀生”这一节时,我心有所悟,我想:我儿子也是受害者,是被败坏的道德给污染,这还不是传染病吗?我也不能看着不管。于是我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败坏生命通过家人迫害干扰大法弟子,从而达到经济迫害、达到江鬼的“经济截断”等魔咒。邪恶的旧势力安排这种方式是想毁了儿子,又想把我们拽下去,让我们把精力都用在还债上,偏离做好师父给我们安排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救人三件事。我们要以修炼人的博大胸怀破除邪恶的安排,以平稳的心态该干什么就干什么,有错我能在大法中归正。请师尊加持。

我想起二零零五年,我挪用资料点上八百元救人的钱,给一即将要流离失所的同修作路费。我断定根子就在这里。我想起包公斩首自己亲侄子的故事。我震惊了:过去振灾救人的钱,谁私动用都要杀头。救灾救的是一般的常人,今天大法弟子救的人,师尊多次讲法中讲过,都是高层中的生命!我这犯了大罪了,是犯了天条。于是我脆在师父法像前,向师尊请罪。

我悟到后我决定把它写出来曝光,公开向师尊承认错误。就在我三月十五日开始写稿还没写完,三月十六日师尊就把这一难化解了,象疯子一样追要钱的人戛然而止。我觉得悟对了。

感恩慈悲伟大的师尊把弟子造下的天大罪业拿掉了。为表达弟子对师尊的感恩,唯有精進、精進、再精進!我再一次跪拜在师尊法像前,泪流满面的感谢师尊:没有师尊洪大的慈悲,就没有弟子的今天。

三、更仔细的向内看自己

虽然写好底稿,迟迟沒发往明慧网,因为我觉得还是没找全。前几天,我突然发现我用的所有的大法书都没有交钱,理由是机器耗料都是我自己买的,大法书的钱理所当然就不用交。我想:不对,比如说我不是做资料的,我把钱捐给同修,我到同修那里去请书我能不交钱吗?不管把钱用于买耗料或捐给资料点,用的都是大法的资源,个人无权随便拿用、挪用。随便挪用就不符合师尊讲的经营管理的法了。

今天我到学法组,老同修见面就说:“你悟到没做到?”老同修顺手递给我八百元钱,说:“你先把你挪用的钱还上,跟旧势力彻底割断,师父点悟。”我被同修的善举所感动,深深的体会到修炼的严肃性。

回想起来,自从挪用资料点钱后,我家就接连不断在经济上受损失。例如,紧接着二零零六年正月,为了儿子的生计,我和我姐俩家投资二十万元钱给我儿买辆拉土方车,紧接着六月二十三日,我在家被国保大队警察绑架关進看守所,把家给抄了,设备耗材全抄走了,损失惨重。刚被绑架進国保大队办公室时,国保头子对他的手下说:“某某(是指外地一同修,已被迫害致死)整的这台大机器终于找到了。”

我被关押期间,他们非法提审我时说:“某某第一时间去了你家,在你家上网曝光。”当时我也没多想,其实邪恶就是这样跟踪同修的。我没注意这个提示,造成后来的损失。

先说我被关押一个多月后,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加持下,我回到家。回家后第二天,家人要求到公安局报案、追买车的款, 因为半年多车不给、车钱不给还,找买车的人也找不到。我们知道是被别人骗了。报案时,警察当场告诉我们说:“二十万元钱,在现在社会上不值得立案,这样的事太多了。”可是这钱对工薪阶层来说是天大的数字。那时我已经下岗,单位只发二百九十元钱的生活费。在慈悲伟大师尊的加持下,车钱追回来了,其中在办案过程中花销的费用自己拿,最后核算损失三万多。

紧接着,经同修介绍,从东北来我地的一人说是同修,我也不了解,就把他找来帮助装订《九评》。突然有一天他说不帮助装订,理由是他欠别人家一万元钱,还不上钱人家就要告他是“炼法轮功”的。因为我急需人手,我就借给他七千元钱缓解一下,继续把项目做下去。等我需用钱的时候,他不接电话更不见我,直至今日也未还,他早就放弃修炼了。

魔难还在不断出现。而且都集中在儿子身上,。他翻了一次车。幸运的是,有师父保护,毫发未损,只是受点惊吓。别人车追他车尾,最后一次他把别人的车刮碰、被单位解聘。儿媳怀孕后到医院检查一下胎位,医生硬是说“宫外孕”。她什么感觉也没有怎成了宫外孕?第二天我到医院看她,叫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说:念了,不好使。我说你再诚心念。再重新做B超检查,不是宫外孕,可是,住了七天院,出来后还是流产了。五、六年过去了,至今也没怀孕。这次被骗钱的事出来后,儿媳没有跟我儿子发生口角,也没有责怪他, 还把自己当月工资拿来还债。只是我俩交流时她说了一句:自从结婚以来一点不顺,至今连孩子也没有。我劝她说学法炼功,只有大法才能改变人生,她答应了。

三、阶段小结:魔难来时不向内找、向外求,误入歧途。

自从儿子儿媳双双下岗,在家好几年。儿媳的理由是想要个孩子,生完孩子再找工作。

这些事为什么都出在我儿子身上?因为当时是我儿子出去找的出租车把那位即将流离失所的同修送走的,我儿子不也成了我犯错的帮凶了吗?所以旧势力把我儿子也和我捆绑在一起。

十多年里,这个魔难时时伴随着我,使我的人心越来越重、越来越多。关难堆积如山,我也不知错在哪里。特别二零一八年下半年,我的承受力已到极限。我在迷茫中心性更守不住,我知道在消沉、向下滑。看看周围的环境,都变的好象谁都跟我作对似的,亲朋好友都在看笑话似的,此时心里充满了怨恨,脸上没有一丝笑容,不再包容任何人,象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的,“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1]。

魔难中不向内找就没修自己。首先是求,求师父消灾解难;求不来就怨恨、埋怨,埋怨师父、埋怨大法,心里在跟师父讨价还价。

我心想:师父啊,我丈夫和儿子虽然还未走入修炼,在常人中也属于老实巴交、不出类拔萃,可是他们有正念,从迫害以来一直支持我,做大法的事从来没说个“不”字。我做出的资料都是他俩打出租往外拉。邪恶疯狂迫害时,他俩正念抵制。一次,国保警察伙同社区人员闯進我家绑架时,他父子俩正念击退恶人,使我免遭绑架。在看守所要放我出来时,要求我丈夫拿钱或找人给我做担保,他就不听邪恶那一套,跟警察打架,武警兵拿枪在门口挡着不让進,他也不怕,就是往里闯。我从看守所出来第四天,邪恶打电话叫我到法院去如何如何,我就是不配合,我丈夫在外面顶着。为了减轻邪恶对我的迫害,他还叫来他的朋友到处张贴不干胶,揭露当地国保警察对我的迫害。当这次在网上被骗取四十多万元、还差多十万元没还时,我说把房子卖了吧,他开始也同意,过了几天他说:我想了一宿,房子不能卖,对你做事很方便,因为没有对门。我对他的言行举动非常感动。

我在心里不但跟师父讨价还价、不信师信法,还在承受不住时领着儿子跑到歪门邪道去找低灵给儿子看看。后者以卖物品为由,骗取我们六千元钱。不买她的吧,心里还害怕它们能不能对我儿子怎么样、对家人怎么样。那时我已经降到常人位置上了,我还是修炼的人吗?怎么能去求这些低灵的东西、怕这低灵的东西呢?事后心里后悔莫及。

在这之前,师尊点悟不让去,我就是不听。儿子不开车拉我去,我就找我姐拉我同去。她也是同修,她去听了她不也就信了吗?无意当中她也受毒害。这些魔难这都是因为自己学法不深、不信师不信法、心不正招来的。我这哪象修炼人?这不是个心性问题吗?所以魔难越来越大,怎么做都看不到希望。结果更大魔难真的发生了。

上述的事实足以证明,不信师不信法、心不正招来麻烦。

四、师尊慈悲启悟

幸运的是,师尊慈悲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尊看我掉下去、离道越来越远,就不断点悟我、启悟着我的正念。

有天中午,我又消沉了,学法学不進去,就顺势躺在床上。刚躺下,脑中生出一念:这样下去,这二十年不白修了吗?我白白浪费了二十年的时光,我下世来干什么来了?是为过常人的生活吗?就是过常人的生活也是最低级层次,也不是高级!我不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兑现自己的誓约吗?且不说下世为得这个法吃了这么多苦,想想师父为了度我们,为宇宙众生耗尽一切。想到这里,我一下坐了起来, 我无地自容!我悔恨的心无法形容,心中升起了正念,不再消沉。

我决定背法、通读结合。一个月我就能背过一遍。当我背了两遍的时候,师尊的法理不断的展现在眼前,使我明白了许多。越背越爱背,修炼状态越来越好,信师信法的心更加坚定。我不再怨恨师尊、怨恨大法了。我跪在师尊法像前承认了错误。我又找回了“修炼如初”[2]的感觉。

经历这场魔难,我找出很多人心。如:执着自我,我行我素,做事爱自作主张,在同修面前爱显示自己、自吹自擂,不是把同修当面镜子照自己修自己,而是高傲自大显示自己、指指点点,在小组学法总说同修不足、训斥同修好象自己明白,不修口,把在正法过程中正念正行的几件事贪天之功归为己有,忘记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这不是自心生魔吗?懒散糊弄事,执着钱财,妒嫉心、争斗心等。于是我从内心对师尊说:师尊,我一定会修去这些人心,做一名合格的真修弟子!

感恩师父,感恩大法的恩赐。这次的巨难,没有使我倒下,反而放下了许多人心的执着。

五、同修借鉴

说到这,我想起我地有一名同修。她瘫痪在床,至今十多年了。也与挪用资料点的钱有关。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天,有一同修告诉她说:某某同修的孩子住院,她家里很困难没有钱,怎么办?也是拿了资料点两百元钱转交给某同修。不知道那位同修是否知道这两百元钱是救人的钱,那位同修早就去世了(有一次帮助一被非法劳教的学员家属干活,干完活在回家的路上突然去世,当时才四十多岁。)这还不因为我同意挪用资料点上救人的钱造成的吗?

我想我也是挪用资料点的钱招来的,而这个魔难一开始就跟上来,我还不悟,误认为钱不是花在我身上,就没当回事,一直拖到现在,达到不可收拾 地步。

当时我有误区。零七年我自己投资,重新把家庭资料点建立起来。那时候在我地资料点没有遍地开花,《九评》、神韵等各种资料大部分都是我提供,供应量也非常大。当时我就想:反正是我自己拿钱,这八百元钱也在其中,我一直拖到现在没当回事。现在看来不是这个理。这是原则上的事,一码事归一码事,性质不同。私自做主挪用救人的钱,在过去是要杀头的罪,私自补上也不行!修炼是严肃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