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故事

更新时间: 2019年09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妻子今年七十八岁,没有進过学堂门,知识浅薄,为人却厚道,一根直肠子。

说个笑话,一九六零年闹饥荒,因我在外地工作,就她一人在家。我的父亲去世了,事隔十天,妻子才给我发电报。问她是怎么回事,她说她的父亲也快要死了,等着一块发电报。她就老实到这种程度。

她的城里一位亲戚怕她这种人在社会上吃亏,就介绍她到庙里皈依,安排做点事情,说庙里的人心眼好,不整人不害人。她一头栽進去,就是十多年。

其实,那里面的人真的好么?那里三天两头要给庙里進贡,开庙会要出功德,送菜油。搞点什么活动,要送东西。我妻子住在农村,做农活挣工分,哪来那么多的钱呀菜油的去敬“佛”呢?最后被住持撵了出来。说白了,那里不是修行之地,而是个旅游场所,是一伙人挣钱的地方。

在农村过日子也是寸步难行,住房是天无一片瓦遮雨,地无一寸干土立足,还要在这样的房子里怀孩子,生孩子,坐月子。妻子得了一身病:严重类风湿关节炎,身体右侧肌肉萎缩,针扎不知痛,骨关节开始变形。

祸不单行,病魔缠身没甩脱,又招来人祸:一九六四年,邪党搞什么四清运动,说妻子是四不清的人,整天挨批斗,要把她批倒批臭,逼的她无路可走,四清运动结束后,啥问题没有,莫名其妙的折腾她一年多。这时,她的身体已经垮了,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肝、胆、肾、心脏、胃全都有病,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好的,药物不断,常住医院治疗,魔难根本就无法解脱。到那些大医院求医,找名医治疗,名医也治不了她的病,那些医生看了,个个都摇头,说她患的病是一种绝症,谁也没有办法。

也许是神看她心诚,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妻子到公园里转悠,一个熟人拉着她说:“走,去炼法轮功,这功法太好了。”也可能是缘份到了,听到法轮功这三个字,她就觉的很新鲜,一下子精神起来了。到了那里,她站在炼功人群后面,跟着前面的人的动作做样子。去了几个早晨,五套功法就学会了。同修又帮她请来一套大法书籍。从此,她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修炼法轮功确实好。五套功法炼下来,心清体透。三个月修炼过去,妻子的偏头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胆囊炎、肝炎、肾盂肾炎、胃炎、胃下垂、肠炎、盆腔炎、子宫肌瘤、痔疮、类风湿关节炎、风湿心脏病,皮肤奇痒症等疾病全不在了,不翼而飞。她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纵观历史,横观眼前,不管是有钱有权的,还是达官贵人,哪怕是皇帝,他们不知想了多少办法,采取了多少措施,也没有看见或听说过谁用灵丹妙药救了自己的命,我们的大法师父做到了。他不但把一个绝望的走投无路的妇女救活了,还让她脱离了无边的苦海,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并且出现了很多很多的闻所未闻的神奇事,我举几例同大家分享。

蜕壳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妻子就象捡到了一个宝,一天那个乐呀!欢呀!喜呀!简直象个喜乐神。你说她一天没有遇到愁事吗?她的愁事苦事接连不断,我看比周围谁都多,但她没有一点痛苦、悲痛的感觉,一天啥事没有,总是笑呵呵的。

去年九月份,那时我已退休回家。回家后,我这个不爱说话的人,也受她的感染,喜悦常挂在脸上,我发现妻子这两天老往厕所里跑,起初也不在意,后来我看她老是在厕所门前走進走出,感觉有点不对劲,便问她,你在厕所里搞什么,進進出出的?她回过头来,笑着对我说;“女人上厕所你没见过呀?”我说:“你这样一个状态,明天你哥过生日你还去不去?”她若无其事的说;“这跟我上厕所有什么关系?去。”那“去”字的声音说的特别大。

你别看她没读过书,现在她说的好多话我是听不懂的,比如说就刚才那事嘛,一看都明白,她是闹肚子了,她不说闹肚子,却说是上厕所,这里面有什么玄机,我真的是猜不透。第二天她真的和我们一道去给她哥哥过生日了。

她不進医院,不找医生,不吃一粒药,和孩子们一起坐着小车喜笑颜开,不动声色的到了哥哥家。下车便和那里的客人嘻嘻哈哈的谈笑起来,谁看出她正在与魔难挣扎呢?其实,这期间她拉了多少次,只有她自己才知道。我拐她一下,到没人的地方问她怎么样?她说她用烂布做了好大一个尿不湿,没有问题。吃了午餐,我们就回来了。回家后,她到洗澡间洗完澡,换了衣服,就叨叨无事了。

我真佩服她。问她是怎么回事,她告诉我:师父给了她一本《转法轮》,那是一本上天的天书,读了这本书,师父给她开了智慧,她这个没有進过学堂门的人也能上知天文,下识地理,通晓人怎样能变成神。她告诉我:你看着我这个状态(進進出出上厕所)好害怕,是不是?其实啥也不是,根本不是什么病,是一种业力,业力大了,业力就把人包围起来,形成一个很厚的壳,消业,就是蜕人壳,不断的消不断的蜕,蜕去人壳就成神,人蜕壳哪有不痛苦的,承受痛苦才能蜕壳。如果你把它当成是病,病是人固有的。人走人路,走人路,就是走的生老病死的路,人是蜕不了壳的,走神路消业才蜕得了壳。

悟道

去年腊月间,一般说来,腊月间的事多,过小年呀!团年呀!几乎要天天走家串户。妻子想:腊月间要和好多亲朋好友见面,三亲六戚玩耍,自己是个修炼人,要注意修炼人的形像,她发现她头上有一撮白发,觉的不大雅观,就想把它染一下。好在众人面前讲真相。她就把还是好久以前买的一管染色素,在洗澡时用来染头发,用梳子把黑色素梳在头发上。没想到,梳着梳着麻烦就来了。整个头就开始发热,疼痛,梳的黑色素水流到哪里,哪里就开始红肿,全身难受,折腾了一晚上。第二天起床,吓我一跳:她的头肿的变形了,两只眼睛不见了,鼻子和脸一般平了,嘴也只有一条缝了,没有人样了,全身发烧,脸通红通红的。

妻子把衣解开,一个劲的喊我:拿两张毛巾用冷水打湿后给她贴在胸口上,还叫我把电扇拿来对着胸部吹。我简直吓惨了,这是她心里实在受不了的没有办法的办法呀!这如何是好?我看得出来她着急了,我两眼直望着她,意思是不是想点别的办法?她也意识到她刚才的状态失常,立即镇静起来,大声说;“我有师在,有法在,随师坚修到底,有师父救我,用不着怕。”说着她咬着牙闭上眼睛慢慢的睡着了。

我知道她修炼后,立了一个规矩,不管她遇到是什么巨灾,还是什么巨难,不准送她到医院,不准给她找医生,不准给她打针吃药或用什么偏方,不准告诉所有孩子们。这种情况下,我也只能照她说的给她一个劲的念“法轮大法好”。就这样,到下午,妻子慢慢的就好了,只是红肿还没有完全消下去,过了十天啥事没有了。

一场突如其来的生死魔难她走过来了,我不得其解的问她,这个阵势好吓人啦,你是怎么化解的?她极为严肃的说;“我哪有那个本事,是师父救了我,别乱说。”她给我讲:大法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高级生命,是师父管着的,任何生命,不管他多高的层次,他都没资格伤害她(大法弟子)。因为不管他是多高层次的生命,他都是大法造就的,他伤害任何大法造就的生命,他都是对大法犯罪,大法将把他打入无生之门,永世不得超生。高层次的生命也不会伤害这些生命。大法师父告诉弟子:“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大法弟子遇到魔难,只要喊声师父救她,师父就会救她。说明白点,自己就是动动嘴,一切都是师父做的,该还的业债师父给还了。

哎呀!原来我妻子知道这么多天机,她是在按照天理行事,怪不得她遇到什么事情一点不紧张,坦然自若呀。

真修

今年三月间,一天我从外头回来,刚一進屋,就听到“咚”的一下,接着“哎哟”一声。推开里屋的门一看,妻子坐在地上,塑胶凳子倒在一边。我伸手把她拉起来,扶到客厅让她坐在沙发上,她脚步都迈不开了,还一个劲的说没有事。问她怎么了?原来,她站在塑料凳子上踮起脚拿东西时,不料凳子一滑摔倒了,屁股着地,脑壳摔在木柜上。

这次她遭受的魔难不大,但拖的时间比较长,半个月了手脚还是不方便,头晕脚痛,腰椎很难受,炼五套功法很艰难,强打精神炼动作。以往遇到这些事多则七天,少则三、两天,这一次拖了这么长时间。据妻子说,在这一个月内,她摔了三次跤,一次也是在凳子上拿东西,摔倒在地上,人滑了一米多远,又一次洗衣服时摔在地上仰面朝天,后脑勺摔在石头上摔出一个坑,三、五天就恢复了,也没多大的事。

这次为什么拖这么长时间?她给我说了一个笑话。她接二连三的摔跤,她就找原因。找来找去,她找到是住的房子有问题,门前长了一棵大树,屋后长了一棵大树,两棵树长的特别快。树是有生命的,它强壮了,人就受压抑,不能在这个地方住了,卖房子换地方,她就到处贴起房屋出售的广告,一个老头看见了广告,这人买大乐透中奖一千万,张口就要买这房子,妻子喊价六十万,他不讲价,说过两天叫娃儿来看一下,要买这房子,把妻子的胃口吊起来了。于是,妻子就背起包包到处去找房子,要拿钱买二手房,一问六十来平方的房子,才要价十五、六万,换房住的胃口越吊越高,买房卖房的劲头更起劲了。

她一天跑来跑去的找房子,跑了三、四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住房,房子没找着,要买我们房子的老头也不见来,却找了一身难受,走不动了,到晚上躺在床上呵呵的叫唤,第二天打开大法书一看,师父说:“真正修炼,就得向心去修,向内去修,向内去找,没有向外去找的。”[1]头脑这才清醒了,原来是自己离开了大法,师父在敲打我们呢。不买房了也不卖房了。树对我们不起什么作用,我们是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已不在五行中,已走出三界外了,也就是已经走出这个物质世界了,还怕它什么呢?关过去了,一切都好了,一切都顺了。

妻子的故事,让我明白,大法弟子只是大法的一个粒子,他的一切全都溶在大法中,离开大法,生命就会解体,心里有师在,这个生命永存,因为大法弟子所需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