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帮助同修中修自己

更新: 2019年09月24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五日】当看到病业同修的身体状态时,我们会常常跟同修说,这是假相,不要承认它,但是有时候我们是否真的也做到了不承认它,认为是假相呢?这是不是对我们能否信师信法的考验呢?如果我们心也不稳了,看到同修这样子,我们只是口头上说不要承认,是假相,但背后有的同修会问,同修得的是什么病,是什么癌症,什么症状和状态,那这不也是承认了同修的病业了吗?

去年,A同修告诉我同修B(我不认识)得的是什么癌,去医院两次不行回家了,她曾经和另位同修去看过,当看到病业同修因为放疗和化疗而使身体变的消瘦的样子很是难过。我听后说,我们应该不动心的。既然是假相,我们应该和同修一起在法理上切磋,不要被同修表面的状态所干扰。我们要做到的是和同修一起从一言一行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不为假相所动。

B同修家在农村,我们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到那里,到那一看,同修状态很差,躺在床上,大部份时间是闭着眼睛的,只能喝点水和一点蛋白粉,用勺喂还不太想张口和吞咽。她丈夫老泪纵横,说儿子在杭州教学暂时不能回来,他和儿子都沟通过要做好心理准备。在喂蛋白粉时,我跟她丈夫和身边伺候的弟媳妇说,咱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们两个同修就开始念,她丈夫每送一勺饭,我们就念一遍“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说也神奇,原来她都不想张口,含在嘴里也不吞咽,这次却是张开了嘴,而且吞咽有力了。她丈夫见状高兴的也一起念起“法轮大法好”。弟媳妇一直也不好意思大声念,B同修轻轻对她说,你也念。 弟媳妇笑着跟我们一起大声念起“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到整点时,我建议一起发正念,A对B说:咱们一起发正念啦!B同修答应着,马上眼睛就闭上了。我说让B同修立掌。B同修刚立掌几秒钟就放下了,同修招呼她,她也不知抬起手,同修A就把她的手立起来,后来,她丈夫来了帮着她立掌。我虽然没开天目,看不到另外空间的景象,但我悟到:同修现在主意识不清,虽然答应在发正念,但立掌和不立掌,效果绝对不一样,不立掌她那边就迷糊了,根本就不清醒,而立掌时人这面是清醒的,坚定的,那正念就有威力。

那天她兄弟媳妇高兴的说:她姐左侧身体今天拍打她知道痛了。当时据她丈夫说她之前左侧身体已经不听使唤了,没有知觉,而同修B自己什么也不知道。

在场的当地同修说,在B同修出现病业时,他们当地同修整体配合,在一起学了九晚上法,当时同修感觉不错,结果最后还是去了医院,他们对B同修感觉无能为力。我说,都是师父的弟子,神珍惜她,师父珍惜她,我们也应该珍惜她,我们没有理由放弃。我们无条件的向内找,共同提高。

临走时,我们也跟她丈夫讲,不要放弃,现在是抢人时间,只有大法能救了她,希望家人能配合,让她多听听师父讲法,多发正念。家人平时对大法也很是认同,敬师敬法做的也挺好的。他说,对,现在是关键时刻。

两周后又去了B同修家,这时同修已好转很多,脸色也变过来了,发正念手也能坚持两三分钟不放下了,眼睛也有些神了。但能明显的看出同修的亲情、怕吃苦的心,我跟同修切磋,师父讲过的物极必反的法理,不要怕痛,要为别人着想,去掉私心等。当时因为同修B说腰痛没法坐,痛时丈夫和弟媳妇就给她按摩。我就说:咱们修炼是修去私,师父说:“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1]“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2]你想想,丈夫和弟媳妇都很累,还得陪着你给你按摩,你没想到体谅他们吗?师父不是说过“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你最难受的时候一定要想到师父的法,痛也要忍着。想到师父为我们承受的更多。

回来后反思自己,只是看到同修的执著,其实同修的表现是一面镜子,把自己的执著心全部照到,而自己还不自知。回想起我们在同修B家读法时,同修B看我的眼神,那眼中无欲无求,而自己说同修没有替家人考虑、自私,回想起来我也是很自私的,没有替B同修的家人考虑,中午还在人家里吃饭,同修的丈夫本来伺候同修心力交瘁,还要给我们做饭,我们如果自己带好饭,让同修家人多休息一会,不是真正的为她家人考虑吗?而且走时还要带走同修家的一包水果,虽然同修的家人吃不了要扔掉,但是如果我没有那个心,也不会那么心安理得的去带走别人家的东西,自己的私心暴露无遗,还说同修有私心。

当时同修只有一只手能自由动,我告诉她每天五套功法要一步到位,能做到什么程度做到什么程度,把自己当成一个真正的炼功人。但我自己每天的晨炼都坚持不了,我想这次也是一个让我和同修共同提高的机会。

同修不愿开口说话,也是对应自己近阶段不太精進的状态,讲真相不多;同修对儿女情放不下不也是我身上的体现吗?孩子刚上大学,心里就有些牵挂,每天电话联络。这不也是情没放下吗?人心这么多,欲望这么多,与同修相比,我也是差了一大截。

师尊讲:“有许多事你们是做不来的,但是师父呢能做,可是师父怎么做呢?不是说我一跟你接触就拿下去。你坚定正念的时候,你能够排斥它的时候,我就在一点一点的给你拿;你能够做多少,我给你拿多少、就给你消下去多少。(鼓掌)可是作为修炼的人来讲啊,你得真正的能够象修炼的人那样要求自己,虽然你有时还做不到,最起码你得有这样的正念,你得去修自己。”[3]

回想起来同修大姐能有如此大的变化,也是同修升起正念的原因,更重要的是慈悲的师尊时刻在保护着弟子的原因。师尊安排我来看同修,表面上是帮助同修,其实是映照出了我的诸多人心,我要针对同修反映出来的人心,向内找,赶快提高上来。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