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 证实大法 救度众生

更新: 2019年09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七日】一九九七年五月六日我喜得法轮大法,我今年六十八岁。我很幸运在困惑和迷茫中喜得大法。

相信大法好 丈夫得福报

我丈夫以前得过心脏病,病重时全身冒汗,大口喘气,两胳膊血管胀疼,躺在床上一点不能动,到医院检查是前胸壁细血管堵塞,大夫给配几种药回家吃,但还是经常犯病。一次,他抱孩子摔了一跤,起来后,右胳膊不好使、腰疼得厉害,什么活也干不了。

我说,你赶快跟我炼功吧,到医院治病,咱家还没钱。那时每月我只有五百多元钱的退休金。他也觉的实在没办法,就跟我每天学法、炼功,仅半年时间,身体康复。

他觉的大法真是太神奇了。每次到亲朋好友家里,我们都带上大法资料和《九评》,有时晚上陪我去发放资料,我做证实大法的事,他全力支持,尤其是在邪恶迫害最猖狂时,公安局上门搜大法书,他一本也不交,全都给藏起来。他有时听师父讲法录音,有时到亲戚家还主动给亲友做三退,现在连牙疼和感冒基本都没有了,什么药也不吃了。

我有两个女儿,大女儿两个孩子,二女儿一个孩子,三个孩子从小就喜欢看神韵晚会,听大法弟子的歌曲,随着节奏翩翩起舞,欢乐的歌声伴随着他们成长。

在打工中 做好人 证实大法

二零零二年,我想,我和丈夫不能两个人都在家坐着什么也不干了,就到城里找我表妹,她就顺利的给我找到一份建筑工地的活,白天干活,晚上看门,正合我意,这是我表姐夫开的建筑公司,我们共三家,这里真是我魔炼心性的好场所,尝尽酸甜苦辣。

我住的两间瓦房已年久失修,破烂不堪,门前杂草丛生,乱石挡在门前,后面是一条臭水沟,气味难闻,工地老王帮我简单的清理一下,才勉强把东西搬了進去,屋内和墙壁不停的往下落白灰,只好用旧木料在炕上支了一个架子,再铺上旧木板,凑合着能睡觉,这是从小到大没住过的破屋,我想我是一个修炼人就得能吃苦,对于那些被迫还流浪在外的人,他们时时都有生命危险,我还有一个落脚地方,也算不错了。

我姐夫尽力照顾我们,只要能做到都尽量答应,因工地房屋要动迁,不值得修,我们就凑合住,每月给我俩开1000元,额外我们打钉子,还能挣二百元钱,除了买吃的以外,其余都免费,我很知足,尤其是在这里讲真相,很安全,我姐夫从不反对。

刚来时,那两家处处防备监视我们,恨不得想办法把我们挤走,我丈夫又太软弱,别人欺负也不敢吱声,尤其工地上的活都是我从来没干过的活,每天下班,累得我腰酸腿疼,在这里,我远离家乡,远离同修,一种孤独和寂寞时刻冲击我的心灵,我开始埋怨我丈夫,都是你无能,我才跟你吃苦。一次干活,不小心把右胳膊扭伤,小臂抬不起来,不敢伸直,可拿锤子干活又靠右手,我忍疼一边干活,一边在心里背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不知不觉胳膊好了,而且还干一堆活,浑身被暖暖的能量包围着,一点也不觉的累。在背法过程中,我还明白了一个道理,是我前世欠姐夫的债,今生就用这办法来回报他,顿时心里亮堂,我也不觉的委屈了,是师父安排我吃苦还业。

每天下班,坚持学两讲法,背《洪吟二》,炼功,发正念,从不间断,白天我就利用休息时间给他们讲大法真相,他们听了很高兴。

慢慢我们之间关系融洽了,有时冬天冷,他们不愿干,我自己照样干,冬天下大雪,我和丈夫一大早就拿扫雪板,扫出一条车道,有时正遇大车往里拉东西,他们看了很高兴,在我们的带动下,无论刮风下雨,我们几个人都及时把车道修好,不至于使车陷在泥坑里。

我把门前收拾的象花园一样,门前又开了块地,种上茄子和十几棵小西红柿,每棵植物都结得密密麻麻、红红绿绿的果实,压弯了腰,到工地来干活的人,都来摘一些解渴。有时,我丈夫看他们大夏天干活又脏又累,等大车的司机一到,就把我买的一百多元的蜂蜜用水兑给他们喝,他们都很感动,说你们俩太好了,有时做一些好吃的,也分给他们吃,因此我和他们讲真相做三退,他们都很痛快,给他们真相小册子,他们也都愿看。

一次夏天下大雨,房顶多处漏雨,屋内顺着墙壁哗哗的炕上流,我就用破棉袄堵在炕边,外面的水从后面水沟里往屋里直涌,地上的东西全都漂了起来,眼看水淹到炕上,这时天色已晚,雨还下个不停,又不能离开,我炕上还有很多东西和大法书,我想还是赶紧求师父吧,我坐在炕上发正念,水不要再進我屋,赶紧退回去,顺着河流走,水慢慢退去,其实师父就在我身边,保护着我们。

还有两次师父的保护让我化险为夷。一次从车上卸钢筋管子,每根管子六米长,往两米多高的铁架上摆,我和工地老王一人一头,抬着往上扔,可他那头不知怎么回事,没扔上去,瞬间铁管子弹回来,撞到我的右肩上,当时我毫无防备,右胳膊就象被电过似的,麻木失去知觉。当时在场的人都吓坏了,问我怎么样,我说没事,过一会就好了,只是肩上开始痛,我也没休息,一直把活干完。等回家一看,肩上肿的很高,一大块乌黑,里面穿的衬衣砸了个大洞,若不是师父保护,可能骨头会被砸碎,我想我也是还了前世的一笔债,只是有点后怕。

还有一次,那时冬天的晚上外面天气很冷,风呼呼刮着,炕虽然热,但屋内很冷,我丈夫就在外面捡了一个装过油漆的小油桶,再装上带胶的木板取暖,然后他就到外面去了。那时我不知道那是油桶,过了不一会,我感觉头晕恶心,不好,中毒了!等丈夫回来,我让他赶紧把油桶拿出去,可为时已晚,我就躺在师父的法像前,求师父救我,我不能给大法抹黑,我不能死,告诉我丈夫赶快求师父,就再也不能说一句话,就开始一次接一次的全身抽成一团,牙齿咬紧紧的,嘴已张不开。

我丈夫使劲摇我,一边哭一边喊我,我虽然不能说话,但心里一直念“大法好”三个字,别的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终于慢慢的苏醒过来,停止抽搐,但全身无力,两眼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这时我丈夫把工地的人找来,要送我上医院,我说我是修炼人,我有师父保护,一会就好了,你们回去吧。我从半夜一点钟就开始盘腿打坐,一直到天亮,师父用功能把我身上的毒气全部清理出去,我的两眼一点点也能看到亮光了,等早上,我身体完全恢复健康,白天我照常上班。他们很惊奇,你怎么好的这么快?不用休息两天吧?我说,我一切都很好,是师父把我从死神手里救了回来。他们说,炼法轮功的人就是和别人不一样,如果是常人煤烟中毒,不知得花多少钱治疗,有的还留下了后遗症。他们亲眼见证了大法的奇迹,都说等将来我们也炼。

后来等我们离开了工地,我姐夫都哭了,他说你们两个人是我接触所有朋友当中最好的人,一再挽留我们,我们一直还保持联系。

带小同修修炼 精進实修

自二零零六年,我就在家给两个女儿看孩子,陆续看了三个孩子,从小就给他们听法、教他们唱大法弟子的歌曲或背《洪吟》,他们都非常尊敬师父,每当身体出现不舒服时,如感冒、拉肚子、麻疹、呕吐,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或听法,病业很快消掉,身体恢复健康,基本上不吃药,不打针。

一次,我大外孙女眼皮上生了眼豆,今天跑这眼皮上,明天跑那只眼皮上,足有半年不见好,她妈很着急,就买了一瓶六神丸,服了几次,无济于事。一星期天,大外孙女到我家来,我说你多学法,炼功,师父才能去掉你的病业。她很听话,那天写完作业,总共学了五讲法,炼了一遍动功,等她炼完后,眼豆没有了。我说,大法真是神奇,你只不过偶尔才炼一次动功,师父就管你了。

她经常看大法真相资料,听明慧广播中小弟子的修炼故事,用真善忍来衡量自己,去掉了很多坏习惯,并且经常帮助我们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在学校和同学相处很好,学习成绩也不错,现在变的越来越听话,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健康成长,过年时,我们全家给师父拜年磕头,祝师父新年快乐。

虽然我在家看孩子,我也没耽误做证实大法的事,就在家开了一个小资料点,刚开始只做一些小册子和《明慧周刊》,后来就和女儿做《洪吟》、《九评》、《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和台历,我一边干活一边发正念,每天坚持学两讲法,炼功从不间断。如打印机出现一些小问题,我就和它沟通,发正念,一般小问题自己就解决了,万事万物皆有灵。

一次做台历,扎眼机就是不听使唤,连续扎坏了好几本,心情越不好,干活越觉的吃力,我想纸张是大法的资源,我不能随便就浪费掉,我坐下来发正念,去掉我的依赖心、怨恨心,排除外来的一切干扰,多年来做事我总愿依赖家里同修,而自己不能独立而耽误很多事情,没及时做好。发完正念后,我把打好的台历全部在地板上晒干,然后开始扎,结果剩下八百多本台历一本也没扎坏,又套上环,顺利的做完。做证实大法的事是神圣的,我们不能敷衍了事,心态纯净,干什么事情都要专一,才能承担起我们应尽的责任。

师父说:“人自己的情绪也会导致一些事情的结果。常人不知道“相由心生”的这一层意思,其实就是自己的因素改变了自己的环境。修自己、向内找,这些话我说的都特别明白、特别清楚了,(笑)可是没有多少人能够重视这件事。就包括大法弟子做的事都是这个情况。”[2]

让世人了解真相

《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发表出来,我看后觉的真是一本天书,把邪党几十年来干的坏事揭露的真是淋漓尽致,共产党历来就是暴虐统治中国,搞无神论,使现在人什么坏事都敢干,文化大革命时破四旧,把中国古老寺庙、殿堂、几乎全毁,不但毁坏了信徒们的祷告和修炼的场所,更是毁坏了人们心中的正信,天人合一的传统正念,斩断了中华文化、道德、信仰几千年的传承,江氏集团连信“真善忍”的人都敢杀,使很多人随波逐流,参与迫害法轮功,邪恶至极,在这个迷中人很难辨清是非,如不退出邪党,真是危险至极呀。

我们有责任救度迷中的世人,我去掉了怕心,和同修一起讲真相做三退,同时把《九评》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送给有缘人看,尤其是看过《九评》的人给他们《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都愿接受,并告诉他看完后传给别人,你们也是功德无量,每天师父都会把有缘人送到我们面前。有的同修已七十多岁,每天背了大包资料面对面送给有缘人,有时散在大街小巷的车筐里和小轿车上,无论是严寒冬天和烈日夏天,她们十几年如一日行走在茫茫人海中,救度有缘人,我很敬佩她们,比起她们我真是相差很远,但我愿在历史的关键时刻携手同進。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