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法轮功重见光明 重庆赵凤霞被迫害离世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八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铜梁区关溅镇赵凤霞炼法轮功后重见光明,讲真相被非法劳教,在重庆女子劳教所被迫害奄奄一息、一直不能正常站立,加之铜梁区610人员及关溅镇派出所相关人员长期骚扰、关押等迫害,尤其被强制送敬老院后每况愈下、瘫痪,臀部出现巨大脓疮,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五岁。

炼法轮功重见光明

赵凤霞女士三十多岁时一场大病,双眼突然看不见,在重庆三院住院治疗无效,医生都说治不好了。正绝望时,邻床病友的亲属,一位好心的大姐,告诉她修炼法轮功。赵凤霞的母亲李正英老人(正好也在修炼法轮功)急忙找到《转法轮》读给她听。不多久,她眼睛就能看见了,她的复明,震动重庆三院所有医生!

赵凤霞的母亲李正英老人,是二级残疾人,过去也有十多种病无法医治,生活不能自理,梳头穿衣家务全靠丈夫和老母亲;修炼法轮功后,按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处处事事为别人着想,在修炼中身体全好了。她处处与人为善,帮助周边穷人学生,为五保户担水、洗衣、义务洗几个厕所,从不计个人得失, 把自己平时节余的钱支援受灾地区好几处,寄去从不留名和姓,有次给北京某地受灾寄去的钱,那边不知钱是谁寄的,后发现是铜梁关溅邮寄的。李正英还被锏梁县评为残病人大代表,选为政协委员。

被劳教迫害奄奄一息

二零零七年,赵凤霞为了照顾年迈的外婆,去重庆找工作。九月上旬的一天上午,凤霞和妈妈一起去看一位朋友,路经重庆上清寺人民小学,顺便给门卫讲真相,不料那门卫拿出了手铐,铐住了凤霞的妈妈,随即又打电话给派出所,派出所很快就来人把她俩带走,说三天就放人。

可三天后,李正英与女儿赵凤霞被关进了江北区看守所,随后被非法劳教,送往臭名昭著的石马河女子劳教所黑窝迫害一年。九十多岁的外婆听说女儿与外孙女被非法劳教,一急之下去世了。

在劳教所,赵凤霞不配合恶人,那里恶警包夹对她进行了种种迫害,遭受过毒打、扒光衣服、强制蹲站、不准睡觉等等迫害。在邪恶高压迫害下,赵凤霞一度说不出话来,劳教所邪恶之徒就强制她吃药,强制打针,致使她生命奄奄一息,半年后保外就医。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中共酷刑示意图:注射药物

从劳教所回家不久,赵凤霞就出现走路无力,拉肚子,拉出的全是脓血,几天不停拉,从那以后,就站不起来了,连生活都不能自理。在过去几年里,赵凤霞一直不能正常站立。

持续的迫害

二零一三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多钟,铜梁县国保大队伙同东城派出所、东城街道办、居委会等一群中共人员骗李正英老人开门后,将李正英与她女儿赵风霞强行抬走,直送铜梁县全德镇成志农家乐洗脑班迫害。次日,铜梁县法院在洗脑班对李正英老人非法宣判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当时审判长甘大菊、审判员谢黎、陪审员唐明友、书记员龙泳行。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洗脑班解体,李正英老人回到家中,仍受中共少云镇,政府、派出所、少云司法所、县司法局、县法院、东方社区人员骚扰。十一月十二日,县司法局组织八人到李正英家强行她开门签字,李正英拒绝开门。十一月二十八日,司法局又组织八人去骚扰,李正英老人拒绝开门,不收判决书。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中共不法人员们又去骚扰李正英老人,威胁再不开门,他们就采取行动,把李正英带走,把女儿赵风霞送去敬老院等警告。李正英开门告诉他们,我信仰是合法的,修炼大法做好人没错,你们三番两次来强迫我签字、报到,我为了对你们生命负责,为了你们的平安,不能签字配合你们,那是在把你们往地狱推。参与迫害单位与人员:少云镇镇长、派出所、少云司法所曹会兰、县司法局周主任、东方社区朱勤,法院甘太菊、谢黎。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中共人员鬼鬼祟祟,用下三烂手段断电,让李正英开门后,把她绑架入狱。次日,当地公,检、法、街道要把生活不能自理的赵风霞强送去敬老院,赵凤霞身体直线下降。

后来,赵凤霞被好心人从敬老院接回家,经过多方医治无效,于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含冤离世。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