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观念 家庭和睦了

更新时间: 2019年09月08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八日】我今年七十九岁了,有四个儿子,我和老儿子生活在一起。以前,我们全家都信大法,可因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对法轮功的迫害,他们都不学了。这样好的法,你们不学,我坚定学,一直到现在,风风雨雨走到今天。

其中,也有不少磕磕绊绊,师父没落下我这弟子,千辛万苦保护着弟子。修炼之前曾经一身的病,身体很弱,不能干活。自从修炼大法,身体一天比一天健壮,感觉走路轻飘飘的,心里可舒服了,健健康康的,头发黑黑的,人们都说这老太太七十九了,真年轻啊,不象这么大岁数。

我这个人性子急,不让人说,修大法改了很多。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矛盾,我没做到忍,感觉很对不起师父,很苦恼,苦恼的是我没在法上。

二零一六年十月,我表弟从很远的地方来看我,他有二十多年没来了。儿媳妇听说我弟弟来了,她对我儿子说,不管,转身走了。我想这是什么人?弟弟到屋后,我就慢慢做饭,儿子看我做饭,就给媳妇打电话让她回来,媳妇回来,也没吱声,低着头,意思是“啥我也不管,不是我的亲戚”。弟弟在我家住了一宿,我把冻肉拿回来化着,准备第二天做,媳妇又拿到外面冻上了。我有点火了,没有这样的人哪。弟弟这么多年没来了,第一次来看我,你咋六亲不认呢?!分得那么清,你的亲戚,我的亲戚。

第二天弟弟回家了,天正下雪,我送他到车站。我往回走,眼泪都流下来了,我这常人心全起来了。我对儿子说,我俩人也没吃你的,也没穿你的,没管你要一片药吃,家里家外的活,全是我做,两个孩子给哄大了,到七十三岁,和你们上地扒玉米,半垧地和你们扒到完。现在七十九岁了,你们这样对待我,太没良心了。儿子没吱声。

弟弟回去两年多了,我还没放下,这念头还在脑中转。向内找,是情太重,我立掌发正念清除这个情。因情太重,发正念没管用。左眼看字都模糊了,此状态已有三个多月了。以前看法,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最近几天看不清,又开始腰疼,还有腿疼,一动就疼。一会儿这儿疼,一会儿那疼,难越来越大。一想这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我坚决否定。

我向师父认错吧,认识到了是有魔钻了空子,趁这机会加大难来干扰。我发一念:我是修炼人,没有病,那不是我,是旧势力强加到我表面身体的。师父给下了法轮和气机,旧势力你不配干扰我。发这一念,隔几天,症状轻些了,左眼还有点模糊,看不清,我把不正的观念曝光在光天化日下。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1]师父点醒我,当时没悟到,魔利用亲情阻碍我,不让我在法上修炼提高。我向内找,执著情是修炼不了的,别说情,什么心都得放下,在法上修,在法上悟。再往深处找,不知不觉发脾气,有时显示自己能力强,对别人不服气,有争斗心。找到这些人心,清理后,心里清亮了,我就坚信师父坚信法,我恢复到从前那样认认真真学法,扎扎实实的修,法学進去了,心性升华了。

我每天看一讲大法书,对照自己,把握好心性,法装在心里,师父给我打开了心结,执著没了,炼功时听师父口令做动作,不抢先,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然后再睡觉,有时也抱轮一小时,非常美妙。静功本应一小时,最近,我才打坐四十分左右,还得坚持一小时。

这事过了好几天,我和同修一起切磋,我提起家里这点事,同修说,你有执著放不下,你得向内找。我想了一会儿,想师父说:“修炼人 自找过 各种人心去的多 大关小关别想落 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2]。师父提醒我,悟到了,我修这么多年,没把握住,被情带动理智不清,多危险呀!

我按照师父的法要求自己:修心断欲,去执著,把真善忍记在心里。同修说,修炼人就得做到家庭和睦,你得付出。后来我善意的和儿子、儿媳说,今后不管谁来,都高高兴兴的,你们没钱,我拿。他俩乐了,说不用你的钱,我们拿。

家庭和睦了,真是家和万事兴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