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获新生 农妇体验神奇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我是一名农村大法弟子,今年六十岁,把自己在大法修炼中经历的神奇故事写出来,向恩师汇报,并与大家交流。

病痛折磨苦不堪言

修炼之前,我患有多种疾病。如:胃病、头晕、胆囊炎、咽喉炎、类风湿关节炎,最严重的就要数心脏病了,生孩子时差点儿连命都丢了。产后全身浮肿,脸肿的象个瓜瓢。每天要吃九次药,饭前吃中药,饭后吃西药,两个小时后再吃粉剂药,吃了药后哪还吃的下饭呢!丈夫挣的那点微薄的薪水,还不够我一个人买药,更无钱住院治疗,而且为了给我治病,家里还欠了很多外债,我只有硬挺着。而且易感冒,弱不禁风。平时也不敢吃水果、面食、干饭和泡菜之类的食物。

我天天被病痛折磨苦熬,心情特别的抑郁,而且也是一个很自私、争斗心很强的人,与妯娌关系搞的很僵,真是苦不堪言。看到别人干活儿,自己却什么都干不了。有时感到自己都活腻了,恨不得喝瓶农药自杀,一了百了。

修大法获新生

一九九七年八月,我的母亲幸运的走入大法修炼,一炼就觉的此功法了不得。四天后,母亲怀着激动的心情,将这个喜讯告诉了正躺在凉椅上的我。我听了并没动心,也不想炼。母亲见我无动于衷,就极力劝说:“这个法轮功好得很!老少皆宜,适合所有的人。是教人做好人的。”母亲说完这席话后,就回她家去了。

一会儿,母亲给我请来了一本《转法轮》,我就躺在椅子上看,当看完六页书后,觉的肚子里好象有东西在动。我又继续往下看,感觉自己的心里越来越舒服,人也越看越精神,也有劲儿了。越往后看感觉身体也越来越轻松。

饭后,我就跟着母亲到炼功点去学功。炼功点设在七楼上,风吹的很大。辅导员同修听说我怕风,赶紧对我说“没有事儿。”炼了一会儿,我就想上厕所。如厕后拉的全是水,我感到一下子就轻松了。更令人称奇的是:炼功时感到自己很高大,周围的人好象都在我的脚边。

两个多月后,我身体上所有的疾病就不翼而飞了,挑粪这些重活我也能干了。后来我又做生意;口渴了就捧自来水喝;淋再大的雨也没事,知道我病情的人见我淋了大雨,断言:“这个女人淋了雨,明天要躺在家里,一定出不来。”谁知我第二天照常出来做生意。

师父救我

炼功不久的一天,我端着一盆衣服去水池子洗。老远就看见村子里有一对小姐弟正在抽水池边玩水。快走近时,那个小男孩儿突然掉進水里去了。我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池边,见小男孩儿整个身子已沉入水中,只看见水面上还露出一点头发梢。我一把抓住了他的头,把小男孩儿救了上来。

当我端着衣服准备去洗时,双脚正踩在一块高低不平的石板上,我的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仰面往后倒,我吓的不知所措。眼看后背快要挨近池水的那一瞬间,突然感到有一只温暖有力的大手,揽着我的胳膊一下子把我扶了上来,平平稳稳的站在刚才的那块石板上。我环顾四周,没有一个人,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的命。如果是一般常人,再有好大的腰力也弹不起来。

车撞无事

一九九八年夏季的一天,我正在街上做生意,刚转身去拿货。突然,一辆摩托车径直向我开过来,骑车的小伙子也没注意,只听“哐啷”一声,车子不偏不倚刚好撞到我的小腿骨上,周围的人都被这个惊险场面吓住了,嘴里直说:“糟了!糟了!”都认为我的小腿骨肯定撞坏了。

恰在此时,我丈夫也赶到了。他双手拉住小伙子摩托车的后座,不让他走。这个小伙子也不知是吓傻了还是怎么的,愣在那儿,竟说不出一句话来。

我当时觉的啥事也没有,一点也不感到疼痛,又怕丈夫讹他钱,就使劲去掰丈夫的手,直叫小伙子快走。丈夫见我帮外人说话,气的直骂我。那小伙子趁机骑车走了。

丈夫气呼呼的扔下一句话就走了,我回到家里,丈夫还在生闷气。我撩起裤子让他看,我说:“你看嘛,我的腿啥事都没有。既不疼也不肿,就只有一个车轮印。” 丈夫说:“我确实听到了车撞你的声音。”我说: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1]丈夫听我这么说也不吱声了。

后来,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掀起了对法轮功迫害的当天,丈夫也走入了大法修炼。

师父为我做手术

有一天晚上,我在床上刚躺下不久,朦胧间看见师父来到我床边,我的主意识好象在旁边。只见师父手里拿着一把三公分宽足有七寸长的小刀,师父用刀划开我左腿上的肉,小心的从腿骨头里挑出一条七寸长的黑色虫子(细麻绳),并拿给我看。

然后,师父又用手将我腿上划开的刀口处一抹,伤口立即就愈合了,没有留下一点儿痕迹。做完这一切,师父就走了。从那以后,我的腿再也不疼了,感谢慈悲的师父为我拿掉了病业。

关闭的手机突然响了

二零零零年冬月,我因为执著利益没有守住心性,被邪恶钻了空子,肉身受到干扰。全身浮肿,表现是心脏病复发。家人强制我到成都医院,确诊后,医生要求我立即做心脏换瓣膜手术。手术后我被送到特级重症监护室,医院派专人医生二十四小时看守。

当天晚上,我仍然处于昏迷状态,但主意识很清醒。深夜,不想那名值班女医生竟然睡着了。

次日早上,医生查房观看机器上我身体各个部位的情况时,数据显示我只有三十克的血。医生一看惊呆了,忙问值班女医生是怎么回事?女医生说:“昨晚我睡着了,后来我手机突然响了(关着的),自己才被惊醒了。”查房医生对她進行了严厉的批评,并及时采取措施调整,使我的身体趋于平稳状态。事后我才知道,是师父见我生命处于危险的关键时刻,用手机将医生唤醒,我的生命才得以保全,大法太神奇了!

回家二十多天后,我就开始坚持天天炼功,也没把手术的事情放在心上。家人见状极力阻拦,但我心里清楚,只有师父才能真救了我,炼功才能改变本体。我在心里对师父讲:师父,我一定要跟您坚修大法到底!因此,医生开的药我全都扔了,只炼功,盘腿打坐时,两条腿虽然疼痛难忍,但我想到“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最后我还是咬紧牙关挺了过来。

十几天后,我的身体逐渐恢复,我象往常一样出去向世人讲真相,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完成自己的历史使命。没过多久,身体就全部康复。

结语

修炼法轮功二十多年了,我们全家人都见证了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消去了生生世世的业力,给了弟子一个健康结实的身体,并引领弟子走上返本归真的光明大道。您为弟子付出的实在是太多了!世间任何的华美语言都难以表达弟子对师父的感恩之心!

不论修炼的时间还有多久,弟子一定要将法轮大法的美好传递给我身边的有缘人,修好自己,多救众生,全力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不辜负师父对弟子的殷切希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