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使我顺利走过那段日子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二零一五年,我因为实名诉江,上了邪党的黑名单,几次被邪党人员上门骚扰,对我录像,并虚张声势的叫嚣着要抄我家,逼我去派出所。在邪党机关工作、深知邪党狠毒的丈夫十分恐惧。那时我夹在这些不法人员与丈夫和孩子中间,承受着来自不法人员、家人和自身未修去的怕心的压力中,每当听到敲门声和走廊里传来的走路声,就会不自觉的心慌。

二零一七年邪党召开十九大之前,那时我正在外地,不法人员又上门骚扰、找我,被丈夫堵在门外,撵走了。我并不知此事,而我正准备回家。当我拿起电话告诉丈夫我要回家时,看到一块巴掌大的黑色物质迎面向我飘来,我没有反应过来,同时听到电话那头的丈夫紧张的和我说不要回家,说他马上过来。一阵莫名的恐惧向我袭来。放下电话,我恐惧异常,觉的整个人都沉浸在黑暗之中,尽管那时是白天。我定了定神,问自己:与自己的丈夫通电话,怎么会这么害怕呢?

果然丈夫放下了手里的事情,第二天就赶来了。来到后,他让我继续在外地住下去,千万别回家,并把不法人员上门骚扰的事情告诉了我,看得出丈夫很害怕。

丈夫给我分析了当时的形势,并依据他个人的经验及对邪党的了解,断言我此时回去定会遭绑架。我安慰丈夫说,不会的,我有师父保护,你放心吧。并表示我要按时回家,不能在外面躲着。但是嘴上是这样说了,可心里却不稳,慌慌的。

听了我的话,本来就对我有怨气的丈夫失去了理性,跟我大吵。看着丈夫愤怒、恐惧、疲惫的样子,我心中充满了歉意,动了情,结果被邪恶钻了空子,丈夫什么话都听不進去,没完没了的和我吵。我试图用人情打动他,用人理说服他、安慰他,可他却越闹越凶,不依不饶。

这到底是怎么了?我反省自己,查找自身的问题。我发现自丈夫到来后,我一直都在用人情、人念解决问题。错了,眼前遇到的问题,不是人与人之间的事,是修炼中的事,是正与邪的交锋,是修炼人必须要排除的干扰和否定的迫害。我醒悟过来,认识到自己应该用正念、用从大法中修出的智慧解体邪恶,排除干扰。

同时我还找到了自身存在的很重的情和怕心,也看到了自己在信师信法方面,没有做到百分之百。我发正念解体邪恶,解体自身存在的问题。

但眼下该怎样做才是正念呢?我一时还摸不着头脑。这时,我的脑海中一下想到了师尊的法:“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1]“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1]

师尊的话使我豁然开朗。对,用“慈悲”,用“善”来解决眼前遇到的问题,因为“慈悲”、“善”是巨大的能量,他能解体一切不正的因素,这就是我应该有的、应该用的正念。

于是,我不再被眼前丈夫的表现所带动,放下了对他的情,抱着真正为他负责、为他好的心,用平和的话语把以前没有给他讲透的真相進一步讲透。

发了几天脾气的丈夫终于不闹了,不凶了,讲理了,也能听進去我说的话了,只是还很担心,怕我受迫害,怕家被毁了。

丈夫说,你要回去,我跟你一块回去。我说不用,你在这里安心的休息一段时间,我有师父保护,不会出问题的,你尽管放心。我跟你商量回家的事,是尊重你,你要是老这样看管着我,我会不辞而别的。

丈夫又说那些骚扰的人素质很低,你没有经验和能力对付他们。我说我不对付他们,他们跟你一样,都是行政工作人员,只是被邪恶因素利用了,他们很可怜。我要用善的方法对待他们。

丈夫看我回家的决心难以动摇,便无奈的嘱咐我:在家插好门,有人敲门,看清来人再开门;如果在外面被绑架了,千万别说什么,越说越坏事。我答应着丈夫的嘱咐,但心里不为所动,因为此时的我,完全没有了怕心,只有对众生的慈悲。

回家后,我脑子里压根儿没有被骚扰和迫害的念头,只有善。那段时间,我每天都觉的整个人包围在强大的能量中,温暖而又愉悦。我快乐的做着师尊要求的三件事,既充实又踏实,结果什么骚扰和迫害都没有发生。我知道是慈悲伟大的师尊帮弟子化解了魔难,是大法给予的正念使我顺利的走过了那段日子。

事后同修曾不解的问我为什么非要回来。我说,因为这边还有大法项目的事情要做。再说,这是我的家,我有按照自己意愿回家的权利和自由,我不想纵容怕心,想解体怕心。

这是我正念走过的一段路,现写出来,目地是鼓励今天的自己,能够继续精進前行。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