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清旧势力的安排 走大法弟子的路

更新: 2020年01月10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从小就得法了。有一年我母亲回中国时,从她的父母那里得了法。从那以后,她尽力让我也多接触大法。我记得迫害开始前,大法在我所在的小城市传播的很快,尤其是在中国留学生中。就这样出现了几个稳定的学法小组。突然有一天,一位当时的炼功人找到我的父亲,并惊讶把在报纸上读到的关于法轮功不好的报道告诉了他。从那以后,就只有两、三个人还继续修炼了。

从那以后我父亲对大法的态度也变了。开始时,我还能继续证实法,不让自己受父亲的干扰。可是,渐渐的我父亲被中共的谎言和宣传影响的越来越深,也改变的越来越厉害,而我也越来越害怕跟他有冲突。就这样,我常常避开跟他的矛盾,没有抓住那些修炼机会。可是旧势力利用了这个漏洞,我的努力适得其反。我不敢再继续读法和炼功了。那些年我的母亲一直很坚定,并在后来能破除旧势力的安排。她付出了很大努力,让我能有勇气,并在修炼上能坚定一些。可是如果她不提醒我,不主动给我读《转法轮》,我还是会更愿意出去和朋友们在一起。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我渐渐的迷失了方向。不知不觉中我接受了旧势力的安排。

家庭的矛盾让我渐渐充满了愤怒。于是我开始叛逆,并离法越来越远。十几岁时,我开始和常人朋友们出去喝酒玩乐。

那几年我无法排除旧势力的安排。我的求安逸心,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让我不断的用各种办法逃避困难。后来我认识到,我必须加强主意识。我的母亲描述说我的行为是被支配的,没有自我的意愿。只要旧势力一按按钮,我就立刻那么做了。我不断的有选择走哪条路的机会,可是我那时总是在压力面前退缩,所以没能走上师父给安排的路。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样的选择会带来哪些可怕的后果。渐渐的,我的身体出现不正常的状况。这些症状在我从新修炼后才渐渐消失了。因为喘不过气或心跳不稳,我夜里会醒过来。另外,当我和朋友们在一起时,我会越来越频繁的失去知觉。

虽然我对大法渐渐的产生过怀疑,但是有些时候,我还是会想起师父和大法。在那些时刻,我清醒的一面希望能继续修炼,直至圆满。今天我明白了,师父没有因为我那么多的错误和不好的行为而放弃我。

从新开始修炼

一年除夕的晚上,我和一个女朋友在路上遇到两个喝醉了的人。他们跟我们搭话。我的女朋友生气的表现激怒了他们。当他们想跟她动手时,我挺身而出。我看到他们在我面前举起手,想抓住我。这时我的头脑是空的,一思一念都没有。下一刻,我站在他们面前,用一种特定的语气要求他们离开。他们的表情突然变了。他们显得很胆怯,道歉后立刻转身就跑。然后我们听到有人惊叫。原来这两个刚刚向我们道歉的人踢了和我们一起的另一个人。他站在我们后面,离的比较远。他被踢得流了血,倒在地上。虽然我那时没有修炼,但我明白,是师父保护了我。后来我知道了,师父在这之前就在很多情况下保护了我。

之后的一年我陪同母亲参加了纽约法会。可是我常常感到,不管我多么努力,我就是无法把师父讲的话听進去。在整个听师父讲法过程中,我的头脑只有一刻是清明的,我清楚的听到一个声音在问:“你还是个大法弟子么?”

虽然我知道,我不能说自己是个修炼人,可是我也不甘心说不是。我意识到,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得自己清醒的决定,我究竟想不想修炼。我不能再这样混日子,随波逐流了。就这样我下决心,多学法,勇猛精進。

师父看到了我修炼的愿望,我被邀请参加天国乐团。于是我有了修炼环境,我可以从同修那里学到很多东西,并第一次能跟他们交流。

刚开始我还没有认识到我的任务的重要性,也把做乐团指挥看的太简单了。我对自己没有严格要求,觉的乐团游行是挺轻松的一个活动。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渐渐认识到师父是怎么循序渐進的提示我该走的路,对我的要求也在慢慢提高。于是我能在东欧十天的巡演中认识到我的根本执着。巡演快结束时,我能意识到哪怕是很小的一念也可以让事情产生变化,就好象旧势力一直在等着抓我的漏洞似的。我还从没有象东欧巡演那样,长时间跟那么多同修在一起。这段时间里有很多修炼的机会。我学到什么叫把一件事情从法上做好,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会起什么作用,以及作为修炼人该怎么向内找。

去掉对自我的执着 在大法弟子的项目里认真工作

天国乐团给了我一个很好的修炼环境。但是,作为学生,我的身边没有修炼人,我的朋友都是常人。如果在较长时间里没有证实大法的活动,我就开始懈怠,并不能保证定期学法炼功。我把重心放在错误的地方,这个问题越来越明显。我又成为修炼人了,可是我有时却表现得好象大法项目只是我的爱好似的。虽然我仍然对讲真相和参加大法项目有责任心,但是我渐渐看到我和同修的差距了。

大学生的生活往往象是一个大派对似的。虽然我的生活不是这样,但我有时也会随波逐流,不象个大法弟子。另外我在大学里的朋友们都很有常人的抱负,于是往往会互相比较、竞争。而我正在尽力去掉求安逸心。于是我在所有的事上都更加努力,想认真做好。这样我的成绩也变好了。我原来从不大肆宣扬我的好成绩。可是我渐渐感到。如果我不象别人那样把自己的好成绩拿出来展示,就觉的不舒服。

在第五个学期我必须参加实习。当我在一家大公司得到实习机会后非常高兴。我得到的实习评价很好。于是我想下一次再找个更好的单位,并在那里能证实自己。我虽然对自己说,作为大法弟子我应该给别人留好印象并认真工作。可是内心深处我是为了我自己。

在常人的环境待久了,我的思想就渐渐改变了。慢慢的我把常人世界里的利益看得越来越重。

师父说:“所以我才叫你们不管老学员、新学员都要到炼功点上去炼功,参加学法会等等。在这个环境中会清洗你,不断的洗去被常人所污染的语言、行为和观念。”[1]

渐渐的,我对未来有了各种期待,它们都是为了满足我的各种执着心的。如今的人在这个年纪都怕自己没有让自己的利益最大化,从而吃了亏。而我也给自己提了各种要求。由于我的修炼状态不好,在各种执着心的作用下,我对法常常有奇怪的理解。比方说,我想在毕业后到常人公司工作,因为我找借口说,我还需要积累更多的经验。表面上看来,我的动机是不错的。但当我认真想一想,就发现,这只是个借口。实际上我内心深处隐藏着一个愿望,那就是能有稳定的收入并能经常出去旅行。偏偏这时我得到了航空业的信息,就觉的这样的生活很适合我。其实没有什么是偶然的。把一切放下,让我有一个大法修炼环境的时间到了。

在这之前,师父的这段法唤醒了我,我想起师父说的:“你觉的简简单单的事,你觉的你的一举一动、想法都很自然,都很简单,这没什么呀?这有什么呀?什么叫没什么?!你的责任重大!怎么是没什么?!你就在常人中做一个好人、你不修炼,你都是犯极大的罪!因为你不救你该救的众生!!你对史前你签的约你不兑现!”[2]

于是我搬到柏林,并开始在一个大法项目中做全职工作。

开始的几周,我努力提醒自己,作为一个大法弟子我的责任重大,而剩下的时间已经很少了。虽然我过去总觉的自己为证实法做的不够,可是这时我却有各种各样的念头产生,不让我下决心在这个项目中工作。于是我遇到很多小事的考验。我对是不是该走这条路常常有怀疑。

按照计划,我在纽约法会结束后,会在那里待两个半月做媒体工作,以便为我以后的任务做准备。

在纽约开始的几天工作進行的很缓慢。象之前在德国时一样,我自己给自己安排任务并主动跟负责人联系。我有坚定的愿望,为大法做贡献并把自己的任务完成好。这让整个情况在一周后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随着一个在网上开展的活动,我的工作量加大了很多。后来另一个部门也给了我任务。这样,我每天分别做两个部门的工作。就这样,我每天七点到单位,以便能及时交活。从那时起,我就一项接一项的完成任务。午休和晚饭的大部份时间我都用来炼功。晚上炼完功后,立刻参加集体学法,之后往往是交流时间。就这样,我几乎每天在办公室待十四个小时。虽然对有些同修来讲,这是很正常的,对我而言,这是我从没经历过的。现在看来,那时要做的事情很多,可是我当时觉的时间过的很快。我觉的很充实,我是在证实法。我珍惜着每一分一秒。我觉的自己终于在做大法弟子的使命了。我这样能把以前浪费的时间补回来。在工作中没有人心的干扰,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完成了。我原来所有的疑虑都消失了。

我受益最大的是和同修的交流和工作期间的交往。每个同修都是一个例子,告诉我互相的信任是多么重要,以及无条件配合的真正涵义。每个人都很珍惜时间。如果谁请别人做什么事,别人会立刻开始,没有谁提问题或者提条件。

我也看到,我必须得去掉私。私心是日常生活中大多数负面思想和干扰的来源。有时在工作中,影响我精力集中的念头会突然产生。之后我明白了,这些想法只会干扰我。受执着心的影响,我没有立刻排除这些想法,而是被它们干扰。可能开始时它们只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可是慢慢的,它们可以变大,并能打断我的工作。

在和同修合作的时候,哪些话的背后有执着心是非常明显的。虽然所有的同修都很有耐心,没说过什么,可是有时说完什么后我自己都觉的惭愧。我清楚的看到,执着心会给我造成假相,并让我无法利用从法中得到的智慧。另外,虽然我在工作中说话很直接,可是没人觉的受伤害。即使有时我不是很礼貌,可是项目里的同修们都一直很礼貌并时常向内找,以便项目能有最好的结果。

和他们相比,我看到自己没有为大法项目做很大付出的准备。我还是把自己看的很重,因此我会把劳累,情感,想做有意思的事等等小事作为借口,不为大法项目全力付出。渐渐的我明白了,想做好大法项目,就不能给所有的为私的执着心留有任何位置。这就是证实自己还是证实法的区别。

今年的纽约法会上师父讲道:“堂堂正正的配合好。不一定谁的主意最好,就是他主意不好、不全面,你自己默默的把它补充好!做全面了!神才看你了不起,而且是默默做的!关键是不在于是谁出的主意,而在于在这过程中谁把自己炼出来了——谁修炼了自己,谁就提高上来了。”[3]

于是我明白了,修炼的成果不在于渴望有成就,而是放弃对成就的执着。这能让同修配合好,没有摩擦。

工作中保持正念和积极的态度

旧势力从不间断干扰,它们给我在纽约期间也造成很大影响。我看到,即使干扰很大,同修们也不屈服。相反的,无论情况看上去多么无望,最后同修们还是能转变成正面的东西。即使在命运的打击和很紧急的情况下,也没有同修会改变决心。他们不仅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还主动的去排除它们。几乎每次遇到障碍时,他们都能用积极的态度对待,并能有相应的回应来解决问题。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没有对自己行为的怀疑,而是随其自然。他们的行为体现了他们对法的信任,以及他们不懈的努力。

他们的做法让我很受启发。我意识到,我信法还不够。这是我在关键时刻放弃的原因。我这样怎么能达到要求,做大法弟子演主角呢?不论事情看上去多么无望,这也不过是在我们空间中的显现。由于人心的干扰,我用错误的角度看问题。往往在小事上能看到差别。只要人们能做到又从法上看问题,就能找到出路。这条路其实一开始就存在了。

师父说道:“修在自己,功在师父”[4]。 师父什么都能做。只要我们在法中,我们的努力就能有无尽的效果。后来我明白了,修炼人能改变很多很大的事情,尤其是在现在,正法的最后阶段里。“一正压百邪”[4],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如果我们的正念很足,那么我们在证实法中遇到的所有负面的事情都能变成正面的。所以我们走每一步都得很注意,不能放任一思一念。

结束语

如今我一打开电脑,看当今媒体的报道,就觉的好象一场战争已经在人间展开了。我看到邪恶的因素象是疯了一样。我也看到很小的漏洞,旧势力也在用来想把大法弟子带下去。不久前,我在明慧上读到一篇很感动的文章。一个同修看到旧势力的机制开始动摇。旧势力非常绝望,他们利用修炼人的每一点执着,并用黑色物质加重它们。没看清楚这一点的,或者把阻碍看成是不可逾越的修炼人就会被旧势力往下拉。因为旧势力绝不希望我们能修成。最近发生了很多事,很多学员受到很大的干扰,有些甚至突然失去了生命。

進程越往前推,我们的每个决定就越来越重要。因为只要我们的行为不在法中,他们就有可能被旧势力利用。旧势力想阻碍正法,不想我们修炼圆满。有时我想起师父讲的,我们无法救80%的世人。之后我想起师父这段话:

“我哪怕救下一个人,最终能够有一个人修出来,都没有白做这件事情。”[5]

于是我想起每个生命是多么重要。我们应该更好的利用剩下的时间,每一步都走好。

谢谢师尊!
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东部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5]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洪传二十五周年纽约法会讲法》

(二零一九年德国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