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岁老人领着全家人给大法师父磕头谢恩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五日】我已经九十五岁了。过去几年间,我年年要住医院一、两次,去年例外,我没有住医院。子女工作忙,各自还有一大堆家事,所以就没法儿全心全意的来照顾我。好在我老伴修炼法轮功,虽然八十多岁了,每次我住医院,都是她忙前忙后、忙里忙外,病重时还要在医院里为我守夜看护。有几次病重,医生下病危通知,都因为有老伴在跟前,我才脱离危险。这个现象,护士都觉的不可思议。

老伴一走,我的体温就上升

说说七、八年前的事情。我因为肠胃不好,开始几天吃东西感觉堵得慌,后来渐渐吃不下东西,我就住医院了。打点滴,之后输营养液,慢慢我缓过来。本来应该出院就好了,但是孩子们说再住几天巩固一下疗效。

因为我是享受离休待遇的,住院全报销不说,病房条件也比较好,所以就听从了孩子的安排,多住了些日子。没想到第三天我突然发烧,头昏眩晕,病势来的凶猛,我那时已八十多岁奔九十的人了,体质很差,不能下猛药。肺部感染高烧不退,排尿困难,影响到肾脏衰竭,继而又影响到了肝脏衰竭。医院下了病危通知。整个过程几起几落。

抢救的那些天,老伴天天在医院照顾我,把她也累的够呛。我病情稳定些了,孩子们就让她回家休息,她一离开,我就象丢了魂儿似的,病就又蹿上来了,高烧一起来,我就昏睡不醒,等我醒过来时,就一定会看见老伴在我身边。如果我是在白天清醒过来,就会看见她或在看书或在为我备餐或在洗刷我的日用品之类的事情。有时是晚上、午夜清醒过来,就看见老伴在对面床上打坐炼功。我就这样时而昏睡时而清醒。

后来护士发现一个规律:只要老伴在,我一定退烧,她一走,我体温就上升。与他们医院是否给我用药好象并没有多大的关系。她们私下里说:这老太太咋那么神!

半个月后我出院了。我跟老伴说起护士的话,她说,大法师父曾经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也求师父让你快快好起来,现在看来,师父真的在管你、保护你。

大法师父真的在管我

三年前我又一次生病住院,医院连着几天下病危通知。孩子回家给老伴报信,没想到她一时着急,昏厥过去,醒过来后,她坚持要到医院来看我。孩子不让她来医院,说那只会添乱。“你爸都被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了,我要再不去,可能会终身遗憾。”孩子只好扶她上车。她到医院时我还在昏迷中,老伴又一次求师父救我。俯身在我耳边说:“你把那个恶党退了吧!”我张着嘴,“啊、啊……”的同意了。

我发高烧一直不退,还说不出来话。等到下半夜,我逐渐清醒过来,退烧了,第二天早上孩子又给老伴报信儿,说:“妈,你真行,真的让你说中了,爸爸真的退烧了。”我又一次被大法师父从死亡线上救了回来。

二零一九年冬天比往年都寒冷,太阳很少露脸,开春不久的一天,艳阳高照,我在家坐不住了,要出门晒晒太阳。于是就想看看晾晒的衣服干没干,拿起撑衣杆。头仰着,手伸着,不想身体晃了一下,摔倒了,撑衣杆也断了,我仰面倒下时,碰翻了一口大锅,全身重量压在锅盖上。奇了,我用手一撑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老伴听见响声,跑过来正看见我从地上站起来,去捡那半截撑衣杆(我摔倒时,两指粗的撑衣杆也断了)去取晾在高处的衣服。老伴儿拍着我的背,问我伤着没有。我说:“哪儿也没有伤着,我一骨碌就站起来了。”当时我就觉的我的身体特轻,腰腿手脚都灵活。我穿上刚取下的衣服就出门了,去小超市走了走。

走在街上,太阳暖暖的晒着我,我心里热热乎乎的。我都九十五岁了,我们这个院儿里的,没有比我年龄大的人了。我们院儿里老孙头,也是享受离休待遇的,比我还小两岁,前年在厕所里摔了一跤,死了。还有一个也是老了摔跤,摔断了腰腿,不久也死了。我今天摔倒了,锅盖都被坐扁,可我腿脚利索的站了起来,哪儿也不疼,也没伤着。奇了,真是奇了!

是啊,我衬衣兜里揣着“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的护身符,老伴真是我的“福”星啊,大法师父真的是在救人回天啊!大法师父不但管我,也管我家其他人。

儿媳得救了 孙子也受益

那年,儿媳妇的血小板只有1000多,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送医院输血抢救,每天上万元的医疗费,光是丙球蛋白每天就是8000多元,还有输血费,儿子说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救人。可是钱花了,却一点起色都没有。边输血边吐血,吐出的血腥臭腥臭的,医院一连下了四次病危通知。

大家守着儿媳妇,在无奈、忙乱中等着最后的时刻。老伴去医院看儿媳妇,在她耳边低声说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让在场的家人也都跟着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过了一会儿,儿媳妇不吐血了,只恶心打嗝。这之后,儿媳妇一天天好起来了,血小板数量回升,升到了3万。大法又救了我的儿媳一命!

孙子七岁那年,左眼角奇痒,眼睫毛掉落,之后生出一个小白点,去医院上药回家后红肿起来了,紧接着的两天,红肿处变成比黄豆粒还大的水泡。紧急去医院做手术。他妈问医生开刀后会留下什么后遗症?医生说会留下疤痕,还可能比较明显。老伴知道后,就求大法师父,说:“请师父帮帮孙子,别让他手术后留疤痕,那么漂亮帅气的孩子,大家都说是赶着爹妈的优点生的。谢谢师父!”

结果手术后真的没留一点疤痕,刀口处还长出了眼睫毛,就象没有动过手术一样。

我全家都在大法中受益。我想借明慧网一角,带领我全家给大法师父磕头谢恩,谢谢大法师父的救命之恩!

我老伴是大法弟子,大法师父给予她数不清的美好,师父管徒弟自不必说,可我们没有炼功,只是认同“真善忍”好,大法师父同样施恩惠予我们。大法师父的慈悲光耀世间,是世间的希望!人类的希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