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黑窝里也要做好三件事

更新: 2020年01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我修炼法轮大法近十六年了,在这些年里我曾被迫害了好几次,下面我把在黑窝里被迫害,在师父的加持下,所做的证实法的几件事写出来,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

二零一三年春天的一个早晨,劳教所队长和狱警把我单独带到一个办公室,用电棍电我,逼迫我吃降压药迫害,不听我讲真相。事后,我回到劳动大厅,当时同修四十多人,其中有二十多人正在脱下劳改服装(因为我们没有犯罪,不是犯人,不应穿劳改服)。我也脱下劳改服,要求见劳教所的所长。大队长怒目圆睁的瞅着我,狱警带我到劳教所的餐厅,队长跟進来,“啪”,猛的一个大耳光,我的眼镜被打得掉下很远。我很镇定,没动心。所长背对着我,问:“你为什么脱衣服?”我说:“我没有犯罪,我是修炼法轮功的,信仰是自由的。”

一天早上,某队长和某狱警用电棍逼迫我吃降压药,我不吃,因我没有高血压,不用量血压和吃药。所长对某队长说:“她的血压不到一百六,就不用量血压和吃药了。”我知道这是师父在保护加持我。回家后,我看到法像中的师父笑了,我也欣慰的笑了。

(二)

二零一四年四月,我被非法关押在某洗脑班里。省里六一零处长专门到此洗脑班。

一天,他把三名法轮功学员和我地派去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政法委和派出所等二十多人一起叫到一所大厅里,观看电视等媒体播放华盛顿的一段录像,某处长大肆污蔑法轮功师父,我不停的发着正念和背法。当听到他污蔑师父和法轮大法时,我站了起来,手指着他义正词严的说:“你闭嘴,不准你污蔑李洪志师父,你说的话都是假的。共产党具有:邪、骗、抢、斗、痞、煽、间、灭、控等九大基因。它迫害法轮功恶毒凶残,用尽酷刑。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逼迫我们做忘恩负义,骂师父骂大法背信弃义的人,强迫法轮功学员转化。用电棍、关小号、上大挂、挨打、挨冻、不让睡觉、戴手铐、长时间罚蹲、站、坐电椅子等各种方式强迫转化法轮功学员。劳教所里,有个法轮功学员被从二楼扔下去,幸亏师父保护才没有出现危险。有的学员被用电棍电,用凉水浇,昏死过去好几个小时。有四名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坐电椅子,近二十多个小时,身上通上电流,一宿到第二天下午,脸变成铁青色。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首先都遭到强迫放弃信仰,写‘三书’的迫害。”

他说:“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敢和我去劳教所和她们对质吗”?我说:“信真、善、忍的,不说谎话,我敢去和她们对质!”他气急败坏的把我拽出去,让警察看着我,站在屏幕前站着看。他不敢再大肆污蔑师父了。

在洗脑班,我被迫害了一个多月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一个字也没签,堂堂正正的回了家。我回家给师父磕头感恩时,我看到师父法像上,师父的眼睛里含着眼泪,不停的上下打量着我。我的心激动不已,久久不能平静。

(三)

二零一五年,在某市第二看守所,我因炼功否定他们对我的迫害被四次钉位,致使我不能大小便,我被迫四次绝食,遭到一次疯狂灌食。在那里,我曾经先后几次给所长、副所长、教导员讲大法真相。我否定了点名、值夜班、码铺、做操等迫害。搜监时,在押人员都面朝墙蹲成一排。武警和狱警搜监,我便在师父加持下给她们讲真相,我一个人堂堂正正站在那里,在押人员都羡慕的看着我,他们说:“你看人家法轮功真了不起!”

在那里,我天天坚持着炼五套功法、盘腿打坐发正念。记得一次有人来参观,有很多人在走廊瞅我们,还有人用手机拍照,我便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震慑了邪恶。

还有一次,有几名外来人员到里面讲什么事,我就给他们讲法轮功真相。还有一次各市县看守所所长来参观,别人都脸冲墙站着,我就脸冲着参观的人讲真相。过年看各屋表演节目时,摄像头对着我们,我便堂堂正正的立掌发正念。非法提审时,我就给他们讲大法真相,几次后我悟到不应该配合他们,再非法提审我就不去配合。有几次在走廊里,我就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二零一五年四月我被非法庭审,我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家属请了律师,在法庭上的正义辩护让公检法一些人员也明白了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

(四)

二零一五年五月十三日,我被绑架到某省女子监狱,第二天他们强迫我和新收犯人体检,我便走到哪儿,就把大法真相讲到哪儿,还不时的在走廊里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点名时我不配合,我在屋里凳子上坐着。后来我被三次关押小号,共四个月。从小号回监舍后,我在师父的加持下,由狱长特批监区大队长、监区警察、包夹等十多人领着我在多年未使用的会餐大厅会见了我的家人:妈妈、丈夫和弟弟。聊了一个多小时,致使监舍组长羡慕说:“你是咱们监区的宝。”

我每天坚持炼功、发正念,尽管每次都被迫害捆绑、封嘴,但我一直坚持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二零一六年八月一日,监狱举办防火演练,所有监区的警察和犯人都到齐了,我便高声喊了一句:法轮大法好!包夹吓得马上捂我的嘴。后来给我调了监区,我给狱长和大队长分别写了一封约见信,写了在劳教所被迫害的经历、在洗脑班被迫害的经历、在看守所被迫害的经历,在监狱被迫害的经历,形成一份综合材料。写了多份,由包夹和组长等传给了各监区的在押人员看,揭露邪恶的同时,让他们了解了法轮功被迫害的真相。

我还利用大量时间抄写了师父的讲法,给四十多人讲了大法真相。组长还亲自带我到五组、六组、十组讲了大法真相。每周三的下午,她们学习的时候,我就学法、炼功或发正念。有时也给她们抄写师父的《洪吟》中的诗词,传给一些人看。这样,很多人都知道了大法真相。组长、包夹还提供给我笔、本、垫板写揭露材料用,她们还借给我计算机当表用。

大队长曾派人回监舍看着我炼功、发正念、学法等,以防别人干扰我。副队长把我们两个法轮功弟子喊去,和我们说:“我们这里没有迫害,你们炼功要处理好周围人的关系,别影响别人休息,这也是你们师父让你们必须做好的。”我俩说:“谢谢!”并与她讲了大法基本真相。

记得有一次停电,组长当着全屋人的面说:“咱屋没有停电,是因为有法轮功(弟子)。”过年的时候,组长特批我们两个法轮功学员在七组一起过年,别人都不允许领外组人回屋过年。警校学生来搜监的时候,警察给我们保管师父的讲法,搜完后再还给我们。大队长还特批让包组警察亲自带我到超市购物。警察说:“你看她们都在看你呢,你知道她们多么羡慕你吗?”我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呢!临回家时,办电话卡用,因为我要回家了,警察就没让我办,大队长让警察把她们联系业务的电话卡借给我用。我回家时警察没有搜我身,我给相关警察讲完真相,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回忆这几次被迫害经历,我坚信大法是最正的,我修大法没有错,信仰是自由的。走到哪里都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牢记师父在任何情况下都不配合邪恶迫害,是为了救度有缘人的法理。

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我否定了迫害,堂堂正正的走过来了。同时悟到:迫害是不该发生的,平时在一思一念中就应该彻底否定迫害。

感谢师父的加持和保护,弟子叩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