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同化法来了 不是接受迫害来了

更新: 2020年01月1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一名一九九七年得法的老弟子,退休教师。一年的午夜,和同修们到一村子送真相被村人发现,被县“六一零”国保绑架。得知一名远镇来我家做客的同修被牵连,为保护同修,我放弃了不说话的打算。当市政法委人员非法审讯时,我说真相资料是在路旁捡的。当逼问炼不炼法轮功时,我回答:根据宪法“信仰自由”规定,我不做回答。问话人气得发疯,连连逼问:你就说:炼还是不炼?!我也严肃的正告他们说:“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规定,我可以不做回答!他们蔫了下来,后来一切都按我说的写了。十几天后,他们以我有真相资料又進京为法轮功上过访为借口,决定定非法劳教一年半,手续都填完了。

一天,我仰望监室的天棚,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是同化大法来了,不是接受旧势力迫害来了,弟子一定是境界达不到标准,该正悟的法理没悟出来才呆在这里,无论是劳教,还是到什么地方,弟子什么时候悟到了,达到了法的标准,请师父什么时候就能让弟子回家了!就这正信的一念,柳暗花明,几天后我被无条件的释放回家。就这样,站在正法理上,破除了劳教的迫害。

还有一年秋季,我刚从八十里外的外乡送完真相币回到家,妻侄告诉我南村校长让我到校写“三书”。我第二天就去找南村校长讲真相,见面后,他没说什么,拨通中心校长电话递给我。中心校长说:你写一句“崇尚科学,不参加邪教”就行了。我明白他是指什么,我不配合。我正告他:我没参加邪教,不写。他说:这怎么行?“六一零”通知,不写就送你去市洗脑班!那是什么地方啊?!我正告他:我豁出去了,我会把参与迫害我的人告诉儿子、亲朋好友和更多的人,将来会有人找这些人算账的!校长听了马上软了下来,说:我做不了主,三天后你和教育局X主任谈吧!

三天后,校长和X主任花一个多小时软硬功夫让我签“崇尚科学,不参加邪教”的字,被我严词拒绝。最后我质问他们:我按真、善、忍炼法轮功做好人,对同事、上级、村民、邻里、妻子、儿子及其他人都好,我可以和村、乡以上的任何党员干部比!而我这样的好人,却几次被共产党非法拘留迫害;儿子考上大学也因我被迫害没念上。谁是邪教?我的亲身经历证明共产党是邪教!他们不作声了,待了片刻,蔫蔫的开车走了。

一次,我和同修在一大村屯挨家挨户讲真相、劝“三退”,当路过一个较大的代销店时,我和同修听到里边的声音很杂、很大,犹豫着走开了。同修对我说:哥,我们走过这家,就没做到挨家挨户救人了。我说:你说進就進,不想别的;不進,就走!她说:我想还是進。我说:那好,就進吧!于是我们就开门進屋。一進屋我们都很欣喜,满屋人,炕上一伙打扑克的,地上是两伙打麻将的,一屋人。同修首先对大家说:我们是给大家送“福”字的,祝大家都有福报!同时我们还要告诉大家一个更大的福音,“三退”保平安,希望大家都永远平平安安的!接着给大家发福字,挨桌讲真相劝“三退”。我一边求师父加持发正念清理干扰,一边送给众生亲切的微笑,配合着同修。一会儿同修就劝退了好几名。当讲到炕上打扑克这伙人时,一个人说:你别讲了。他指一位三十几岁的人说,他可是村长。同修笑着说:村长怎么了?村长也得保平安啊!就这样,这个村长也退了。除两位什么也没入的,两个中途走的,余下十三人都退了,后来另两名也在進户时做了三退,也就是屋里共退十五人。

还有一次,我们四名同修在村屯劝“三退”。开始,另两名同修来到村长家,村长说不走就告诉派出所来人抓。然而我们没怕这些,硬是用三个多小时几乎走完全村。就在我和同修刚到一家门前时,一辆警车悄然开到身后,警察撂下挡风玻璃冲着我们大声吼着:干什么的?同修敲门不搭理他们,我边发正念清理邪恶,边心里说:我们是救人的大法弟子,谁也不配迫害!同时求师尊保护加持正念。这时,门“哗”被主人拉开了,院中正有几个人往车里装着什么。我们来到女主人面前,问要“福”字对联吗?当回答不要时,同修和我交换了一下眼色,我俩大大方方的走向大门,绕过警车再向西走去,警察愣愣的盯着我俩。过一会儿,警车掉过头,跟着我俩后面慢悠悠的走了四、五十米,而后又贴着我俩身边慢慢开过,又缓缓的在我俩身前开了三、四十米后,才又拐向南又拐向东飞快离去!这真是“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1],大法弟子全心救人时,旧势力看着也不敢动。

以上是个人的经历与体会,偏颇的地方请同修指正,谢谢!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