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教导员侯守红被举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十七日】〖河北来稿〗侯守红,河北省邢台市沙河市公安局国保队教导员,俗称副队长,沙河市侯庄人。自到国保队以来直至今日,一直直接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非法审讯、勒索钱财或酷刑逼供,先后跟随前队长禹书平、王建军和现队长纪涛参与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在王建军遭恶报命丧七里河之后,更是领队直接参与迫害。

二零一九年五月,在美国的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被告知,“美国政府意在更加严格地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美国国务院官员并告知法轮功学员可以提交迫害者名单,包括迫害者本人及其亲属、子女、资产的信息,以便定位迫害者。

一、个人信息

中文姓名:侯守红
中文姓名拼音:houshouhong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64年 12月 1日
中国大陆身份证:(明慧网已收录)
工作单位名称:河北省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
职务:教导员
家庭住址(省、市、县):现住址:河北省沙河市襄南嘉园;原住址:沙河市公安局家属院三号楼三单元四楼西户
现在电话:15630930789 13780490645

妻子:王丽英,大概出生于1966年, 单位:中国工商银行沙河市支行,现在电话:13931959779
儿子:侯紫航,身份证(明慧网已收录)
女儿:侯紫云

二、迫害事实简述

1、跑到山东绑架好人

二零零五年二月四日,侯守红带着两三个警察跑到山东冠县,和冠县国保队长陈月芝,跨省将回冠县和父母一起过年的张广才绑架到沙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张广才体重下降了20斤,低压40,送到医院抢救、灌食,被关了两个月才放出来;这次事件中连累他的弟弟张广保也被陈月芝绑架到冠县看守所,致使兄弟二人在狱中度过了本该是举家团圆的新年。张广才的父亲经过“文化大革命”那场浩劫,深知中共邪党的残暴本性,两个儿子齐遭绑架,对老人造成很大伤害。自此,老人家的身体每况愈下。

2、跟随王建军抢劫钱财1.7万元,绑架孕妇导致孩子出生后死亡

二零零九年,法轮功学员谢秀林为了给九十多岁的母亲准备后事,把老家的房子卖掉了,所卖的两万三千元现金还没来得及存入银行,王建军、侯守红一伙就到她家里非法搜查,抢走了所有现金。谢秀林多次到公安局讨要,只要回了六千元钱,其余的1.7万至今未还。

二零零九年三月,谢秀林的二女儿王丽华当时已怀孕三、四个月了,被国保大队警察王建军、侯守红等绑架到邢台洗脑班迫害,期间,犹大整天围着她灌输邪悟言论,逼迫她放弃信仰。平时喝的水呈黄色,屋内也有难闻气味,王丽华也没在意,事后怀疑他们往食物中下了药物。

王丽华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出现感冒症状,洗脑班恶徒通知沙河国保王建军带王丽华在医院检查后放回。孩子出生后,浑身长水泡,多方医治无效死亡,医生说:“看不出什么病因,体内有毒。”王丽华本人在生产期间差点死亡,花光了家里的全部积蓄,才保住一条命。之后经常感冒发烧,出院后加强炼功,身体才恢复。

3、骚扰抢劫,无恶不作

二零零九年三月三十一日,沙河市国保大队、十里亭镇政府、派出所一行十多人在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和十里亭镇派出所所长张永仓带领下,对十里亭镇各村法轮功学员家非法搜查骚扰,并抢走大法书等物品。

二零零九年四月,沙河市前国保队长恶警王建军、侯守红等人到谢秀林的大女儿王世军家骚扰,王世军不开门,恶警胁迫专门开锁人员强行把门打开,抢走电脑,打印机,法轮功资料等个人物品价值两万元,并把王世军绑架到邢台洗脑班,洗脑班恶徒连续多日不让睡觉,犹大日夜灌输污蔑法轮功言论。一个月后,国保、六一零恶徒们又把她劫往石家庄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

4、绑架同学妻子,勒索2000元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五日,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贾建超带着四个人突然闯入法轮功学员李江平家,进行非法搜查,连枕头、被子都捏个遍,抢走了一本《转法轮》,并以此为由骗她说,去公安局一趟,说一下情况就回来。李江平想自己修炼真善忍做好人堂堂正正,没有错,就去了。谁知到那儿一看,贾建超好象早已准备好了似的,问了几句话之后就拿着材料对她说,你看一下吧,你签不签字都无所谓,说要送她去监狱。李江平说自己做好人没有错,不去,就把住公安局的玻璃门不上车。贾建超把她拽到警车门前,用尽力气猛的一推,李江平的头、身体撞在车门上,贾建超气急败坏地说,你撞坏了车门,非得要你老公一万元。当时李江平被撞的胸痛、头晕,就这样被强行带到了沙河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李江平的胸口整整痛了十五天。李江平的家属跟大队长王建军和副队长侯守红都是同学,请客吃饭之后本来出来的手续已经办好了,侯守红又敲诈了李江平2000元,连他们的其他同学都说侯守红太不够意思了,手续办好了又要了同学2000块钱。

5、到洗脑班直接参与迫害好人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八日前后,沙河市侯峪村法轮功学员张新京和东冯村许秀兰被绑架、被非法关押到邢台洗脑班。沙河市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在邢台洗脑班直接参与迫害。

6、殴打好人,迫害、勒索家属钱财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七日夜间,国保大队王建军和侯守红带着七八个警察、两辆车到法轮功学员刘建军的住处,在门口拉闸断了他家的用电,刘建军出门查看原因,刚一开门一下子就冲进来七、八个人,把他打倒在地,刘建军的妻子(不修炼法轮功)、孩子往外推警察,侯守红拿起手电筒用力的往刘建军脑袋上砸,刘建军顿时头破血流,到现在疤痕还在。他妻子见丈夫满头满身是血,就质问警察为什么打人,恶警不由分说也将她绑架。刘建军先是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后被劫持到迫害法轮功的邢台洗脑班,刘建军的妻子虽然未修炼法轮功也被绑架到洗脑班,被强迫每天观看污蔑法轮功的谎言录像片。恶警勒索三千元后将刘建军的妻子释放,而刘建军仍然被关押。后来,刘建军的妻子去洗脑班给他送衣服,人却不在那里了,经多方打听才知道刘建军已经被劫持到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

7、随意绑架,逼人骂人

二零一零年九月十四日上午,邢台地区一位四、五十岁的男子到沙河市汇通花园附近一个法轮功朋友老牛家里做客,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王建军、侯守红以及沙河市“610”(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主任张社民等十多个人,身穿便衣,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闯进民宅,对这位客人说:“跟我们到公安局走一趟。”男子吃惊的说:“我又没有干什么坏事,抓错人了吧?”警察吼道:“有事没事,到公安局再说!”一到公安局,就让这位男子骂李洪志师父、踩李老师的画像,这位男子义正词严的说:“我虽然不炼法轮功,但也从来没有骂过人,根本就不会骂人!”百般恐吓,直到下午两点多才放人。

8、一日之内,骚扰迫害多人,涉嫌杀人灭口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早晨,王信英正在自家门诊上班,国保大队侯守红等恶警象贼一样溜进王信英的诊所,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就要把王信英带走。王信英据理力争拒绝绑架,他们不容分说把王信英拥进警车,又把她的门诊翻了个遍。公安局警察知道王信英以前得过冠心病,血压很高,到看守所后就给王信英测血压。王信英说“我是医生,还用得着你们量?”他们怕出现危险而承担责任,无奈之下只好送王信英回家。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清晨,沙河市法轮功学员牙科医生张广才骑电动车从住处去市医院护理患脑血栓父亲,途中被以王建军、侯守红为首的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张广才问自己为什么被抓,他们只说“你在这想想吧。”始终也没有说为什么被抓,侯守红手里拿着两张纸,问都没问张广才,也没让张广才看,直接和那几人说:“给他写上拒签!”就把张广才关进了号里。张广才的孩子到公安局寻找,在公安局大院见到了张广才的电动车,可警察都不敢承认抓了人。张广才的孩子就质问他们,没抓张广才为什么他的电动车在这里?恶警无言答对才支支吾吾地承认抓了人。当被质问为什么不用传换证,偷偷摸摸抓人,且抓人后不通知家人时,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执法犯法地说:“张广才修炼法轮功,我们抓他不需要通知他的家属,且抓他时他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就是罪证。”侯守红还跑到看守所拿着劳教书对张广才说:“你被劳教了!”九月二十七日,张广才的家人收到了沙河市公安局邮寄的劳教决定书,将张广才非法劳教一年零九个月。在此期间,广才的父亲在思念、担心儿子的思想压力下,不幸去世了,去世时,劳教所也没让广才见父亲最后一面,这给他心理上造成了终生的痛苦。沙河警察无故到他家搜查、骚扰,把他儿子的笔记本电脑拿走,至今也没有归还。

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日早晨,沙河市公安局国保大队的王建军、侯守红及沙河市“六一零”主任张社民等十多个人,身着便衣,闯到华沙东边家属院叫任焕玲的一户人家,没有出示任何手续、就要劫持这家快六十岁的老太太。老太太颤颤巍巍的说:“我啥也没干呀!”可他们二话不说,就是抓人。到公安局后,曾患有高血压病史的老太太经不起惊吓,晕倒在地,这伙“人民警察”却说:“装什么蒜!”后来看老人长时间确实不醒,才送到医院,输上液后,老人却开始心慌、头昏头胀,幸亏家属及时赶到,拔掉了输液管才好受些,原来输错了药,再晚一步,就出人命了。

9、骚扰老人,勒索钱财

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八日侯守红带人流窜到南高村六十多岁的乔存善家和其儿子儿媳家,老乔当时不在家,之后十来天里又连续几次到老乔家企图对老乔实施绑架。

二零一零年黄历十月十四日傍晚五点多,河市国保大队恶警侯守红和新城派出所等六、七个人,到新城法轮功学员姚梁柱家骚扰,抢走了一些法轮功书籍、磁带和资料等个人物品,并强行绑架了七十二岁的姚梁柱,将他关押到沙河市公安局大楼上。姚梁柱被非法关押了两天一夜,期间不让睡觉,被恐吓、威逼,逼供资料的来源,最后恶警侯守红等勒索了姚梁柱家人八千元后才放人。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沙河市国保大队恶警王建军、侯守红多次到东九家法轮功学员宋巧荣和她的亲人家骚扰,图谋绑架宋巧荣,宋巧荣被迫流离失所,离家在外,有家不能回。

10、多次绑架、敲诈同事母亲

二零一一年三月六日下午,沙河市法轮功学员王连珍在市区二十冶公园内给人讲述自己修炼法轮功身心受益的事,被不明白的人构陷,遭市国保大队侯守红一帮恶警绑架到看守所并非法抄家,两日后才被放回。其家人被敲诈了一定数量的钱财(其儿子说两万,儿媳说五千,不知道具体数目)。王连珍的老伴彭君廷因修炼法轮功也曾被勒索一万元。

王连珍的儿子当时也在公安局上班,中国古人讲:“老吾老以及人之老。”意思是尊重自己的老人遍及到也尊重别人家的老人,可是侯守红丝毫不顾及这些,光是参与绑架王连珍就有五、六次之多,最初的两三次,每次都勒索1000元,请客还不算在内。甚至有一次王连珍的儿子找不到母亲了就给侯守红打电话,问是不是在他那里,果然不出所料,王连珍又被绑架了。

二零一八年十月中旬,王连珍在大街上给复员军人讲真相时被构陷,又被侯守红带人绑架到公安局,王连珍责问侯守红这些年勒索了她们家多少钱、吃了多少次请?侯守红无言以对;王连珍又让国保拿出法轮功违法的证据来,他们拿不出来。后来610来人之后把王连珍送回了家。

11、绑架好人,勒索钱财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八日中午,十里亭镇曹章村、六十四岁的任随娥与老伴窦平均从地里刚回到家,沙河市国保大队长王建军、侯守红等十来个警察,突然从三辆警车上下来闯进家中,既不肯出示任何证件,也没有搜查令,就要非法抄家。窦平均出去找乡亲们评理:“为什么法轮功学员的家,警察想进就进,想翻就翻?”王建军等就将任随娥绑架并拉走。然后趁所有家人不在场,翻箱倒柜、甚至撬锁拆沙发,象发疯的强盗一样把他家翻成了垃圾场:法轮大法书籍被抢走;电脑、打印机等被搬上警车。她家人去市公安局要人,最初国保警察都谎称不知道抓人的事。后多方打听才知道任随娥被非法关押在邢台市洗脑班,受到邱有林等威胁恐吓:说要把她埋了;强迫洗脑,老太太身体难受;强迫输液却出现更不好的病态;直至被迫害的头晕、腹痛直不起腰,家属多次要人,公安局勒索家属1200元后才将人放回。

12、掌掴老人,丧心病狂

二零一一年十月十一日,在公安局内,侯守红将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太太刘琳一巴掌扇在地上,老太太马上失去了知觉,好长时间才缓过劲儿来,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

13、明知是“胡闹”,还带领恶警私闯民宅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侯守红带领十几个警察闯入法轮功学员王信英家非法搜查,搜出很多法轮功书籍和一台笔记本电脑。王信英指责恶警私闯民宅、执法犯法,其中的一个恶警侯建国说是为了完成任务,走走过场。王信英的丈夫老聂和他们讲道理,说家中的法轮功书籍是个人物品,修炼法轮功是公民的合法权益,任何人不得干涉。当询问恶警们的姓名时,其中一恶警说:“我姓胡,叫胡锦涛,叫胡闹。” 由此可见中共的警察就是个小丑,明知自己是胡闹,为什么还干这害人害己的事呢?

14、光天化日之下抢劫老人,强迫路人删掉视频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六日中午,在沙河市贸易街与建设大街交叉口附近的建设银行门口,光天化日之下,三名恶警一再强行拖拽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窦平均,当着其老伴把老人折腾的心脏病复发,躺在地上半个小时起不来,招来许多群众围观并拍照。最后,市公安局国保队王建军、侯守红等带着一帮警察前来,一起将窦平均老人劫持,并当众抢劫,抢走了其包袱里所有的私人财物并扔到车上和他们刚刚从银行取出来的7200元钱。

围观群众越来越多,拍照的也越来越多;当场其老伴一直对乡亲们说:“乡亲们,我们是炼法轮功的,不偷不抢做好人,只为了身体健康,可公安局国保大队却一直无端迫害,多次到我们家中抢劫绑架;为强制我们放弃信仰,刚才又把我们从建设银行刚取出来的7200元钱抢走了……”恶警还强迫一个围观者把照到的真实镜头立刻抹掉。

侯守红等把窦平均的女儿叫到公安局,以抢到手的7200元钱做要挟,暂时允许窦平均回家休息,让下周一再来。来后王建军坚持:侯守红等所抢的7200元钱不再还。家属多次询问原因:王建军、侯守红等国保人员,竟编造借口统一说辞:“用那份钱(强抢的)给老俩口办取保各需三千”。家属觉得任随娥从洗脑班出来时,身体被伤成那样没给补偿不说,而且已经被侯守红等勒索了1200元办过取保,今天怎么又要求办取保?国保大队侯守红等竟撒谎说:“电脑坏了,当时的取保手续丢了,还得从新办、必须再交3000元从办取保手续。”家属问:“如果改天你们的电脑又坏了?手续又丢了,再要求交钱再从办取保怎么办?”王建军竟然狂妄露骨的说:“反正那7000元就是不想给你们了。你们要不同意,我就暂时不给窦平均恢复工资,拖到下个月,俺们捞的更多。”

窦家人屡遭迫害早已家庭穷困,王建军不听劝善,只是答应让家属找侯守红要1200元,坚持扣窦老师3000元保费,再扣任随娥3000元保费,来抵消国保大队当街强抢的7200元。“否则就拖着不给立刻办。”而且狂妄的表示“谁有权谁说了算”。窦家人一再劝善,再三希望王建军珍惜乡情、珍惜将功补过的机会……王建军却当众表示不信。

时过不久,王建军阴差阳错的把汽车开到了邢台市的七里河里而死,最终失去了将功补过的机会,凄惨地抛下了家人老小,功、名、权、利瞬间成空;其后王建军伤害前妻和一双儿女娶到手的二婚妻子也改嫁他人给别人生孩子去了,这也是他不听劝善镇压法轮功遭到的报应!

15、带人入室抢劫私人物品

二零一三年一月四日,侯守红带领几个恶警到沙河市凤凰街的周香凤家,非法搜走一些大法书籍等资料,竟然连炼功坐垫也不放过,一同抢走;还恐吓周相凤要进行迫害,周相凤坚决不配合,坚决不让恶警给带走,恶警的迫害最后没有得逞。

16、跑到高开区酷刑逼供

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法轮功学员郝香堂被邢台市公安局、邢台市高开区公安分局、沙河城刑警中队警察联合绑架。在分局国保大队办公室,郝香堂的双手双脚被铐在铁椅子上,两个白天,两个晚上,一点儿也不能动弹。沙河市国保大队的教导员侯守红和另外一个沙河市公安局的人,用树枝抽他的脚心、用螺丝刀刺他的脚心。持续了一宿之后,高开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教导员王焕芳和沙河城刑警中队队长郝庆波用电棍电击郝香堂。其后郝香堂被非法关押到刑警大队沙河城中队二十四天,日夜被铐在铁椅子上,被折磨得不能动弹、不能平卧。再后郝香堂被转移到东汪派出所迫害十四天,期间又遭受每天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熬鹰”式的酷刑折磨。

从七月十四日到八月二十日,郝香堂被秘密辗转关押在邢台市高开区公安分局两天,河北省刑警大队沙河城中队二十三天,东汪派出所十三天,共计三十八天,远远超出“询问24小时”的规定限制。恶警还到他租房内把电脑、打印机、刻录塔、光盘、U盘等个人物品和现金全部劫走。二零一三年八月二十日,郝香堂先生被非法关押到邢台市第一看守所。由于郝香堂先生没有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情,其被国保大队构陷的所谓“卷宗”都曾被邢台市桥东区检察院和桥东区法院退回,可高开区分局依然拒不放人。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邢台市桥东区法院对郝香堂非法宣判五年徒刑。

17、绑架、抄家,勒索两万

二零一五年一月二十八日下午四五点钟,马永骁和杜丽坤夫妇俩人在刘石岗发放真相资料时,被刘石岗派出所绑架,六点多,又将俩人送到沙河市公安局国保队。国保前队长王建军遭恶报身亡之后,队长已换成了纪涛,纪涛反复追问资料的来源和他们的个人情况,晚上侯守红等人去小马父母家非法抄家,没有搜到任何资料。半夜国保大队勒索小马父母一万元后,凌晨四点将小马放回家,并说要小马父母再拿七千元才可放杜丽坤。一月二十九日上午,小马父亲再次去国保大队要人,但是侯守红却改口说七千元不能,涨成了一万,也勒索了一万元钱才放人。 一共勒索了小夫妇整整两万元。

18、私闯民宅,勒索上万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沙河市彭进京等四位法轮功学员开车去蝉房乡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村民举报,当天下午三四点钟,被绑架到蝉房派出所,随后被绑架到国保大队。当晚,国保大队队长纪涛、副队长侯守红带人到彭进京家非法抄家,抢走许多私人财物。12日晚九点多,将四人放回,但是车被扣留。十三日下午,国保大队在勒索一万块钱后,才将车交回。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沙河市四名法轮功学员开车去向世人发放真相台历,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被带到公安局国保大队,当天四名法轮功学员被放回,但是轿车被扣留。国保大队副队长侯守红想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

侯守红的这些迫害事实,只是明慧网有所记载的,另外还有他参与了却因为学员不认识他或不愿意说而没有记载的。

迫害法轮功是违法违宪的。劝告相关人员不要以“执行上边的命令”为借口搞迫害,就好比一个犯罪团伙,你执行头儿的命令去杀人,落网时依然要承担杀人的罪责。执行希特勒命令的德国纳粹医生、护士以及所有纳粹党徒、军人,没有任何一个人因“执行命令”的借口而逃脱法律的制裁;文革中那些“执行上边的命令”打砸抢、搞迫害的人,后来都被清算。迫害法轮功的急先锋周永康、薄熙来、李东生、徐才厚等等等等受到天惩锒铛入狱时,是否会因“执行上边的命令”而减轻一点点罪责?以前与你们朝夕相处的王建军,不是也没有因“执行上边的命令”而逃脱天惩却最终落得个命丧七里河、妻子改嫁的结局吗?

在此善劝其继任者纪涛和侯守红,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着想,抓紧机会,将功补过,善待法轮功学员才是上策!其实你不出警参与迫害不会扣你一分钱,如果出警迫害所造成的罪业给自己和家人造成的伤害或许几生几世也偿还不清!

'侯守红'
侯守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