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 苦变甜

更新: 2020年01月0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日】我是浙江人,今年八十一岁。我的命苦,九岁失去父亲,十五岁又失去了母亲,只上了几年学,父母亡故后辗转到上海给人家看孩子。

后来嫁了个军人。他脾气异常暴躁,家里硝烟不断。后随他转业到了北方。我举目无亲,加上生活不习惯,那时我天天哭。我在工厂里当了个电焊工,在家家务全靠我一人操劳。在文革后丈夫被定为“造反派”,工资不涨相反还降。我的工资比他的高。

上天眷顾 大难不死

由于过度劳累,我患了神经衰弱症,严重失眠,还有风湿、骨质增生,走不了远路,更难受的是胃下垂,十二指肠溃疡,那时的我饱受病痛的折磨。

上天眷顾我,我遇到好几次大难却没死:父母过世后我给别人干活受了委屈,转身去跳河,不知怎么我就是不下沉,结果被舅舅救了上来;一九七六年唐山大地震,床砸断了、枕头砸烂了,我居然啥事没有;当电气焊工的时候,每天都是我去放电池桶,那天我刚把电池桶放下,一转身,电池桶突然的蹦起来爆炸了,好险啊;有一天我正在电焊,突然上边掉下来一根撬棍,把我戴的电焊面罩砸了个洞,要是偏一点都不可想象;一次,我们几个年轻工友唱着歌走在路上,突然一辆自行车连人带车从我头上飞了过去,跌倒在我的前面,我问怎么回事,大伙说你还不知道,那车骑得太快了!啊,一次一次遇难我却安然无恙,是谁保护了我?

一九九六年我喜得大法,什么都明白了——我就是为得法来的,大法开传前我怎么能死呢?有大法师父在保护着我哪!当我只学了《转法轮》一书,动作还没全学会呢,我身上所有的病就全都不见了。如今尽管我已是耄耋之人,但精神矍铄,健步如飞,年轻人都走不过我,无病一身轻,感到比年轻时还健壮。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把我救起,一路保护,弟子左一跤,右一跤的,也让师父操尽了心。大恩不言谢,唯有精進报师恩。

医生手中的“定时炸弹”

一九九九年大法蒙冤,单位、街道办天天来找我,不让继续修炼法轮功。我出门买菜,书记就把电话打到了家里。我还被人偷偷监视,家里也成了牢笼,丈夫受无神论毒害太深,又很顽固,整天看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修炼被迫中断。很快我以前患的所有的病全都返回来了。我跟丈夫商量说,我还得修炼,但他害怕被迫害,不让我与同修接触,同修来了要被他看见,不但当面骂,还到人家家里去骂。

师父说:“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1] 我知道我修得实在太差劲了,让师父操心。

我的胃病困扰我的时间最长,从小就是吃不下饭,经常痛,有一段时间持续干扰我,我知道我对老伴的怨恨心太重了。有一天晚上六点左右,打了个喷嚏,痛得我受不了了,老伴以为外边的人呻吟,到阳台瞅瞅没人,一推门看见我头发竖着,不停的流汗,脸色苍白,他吓坏了,赶紧招呼儿孙们,把我送到医院。医生一看说是胃穿孔,马上推進了重症监护室,把我绑在了床上,下上了各种管子、仪表。在家里痛的时候没想到念“法轮大法好”,到了医院我清醒过来,就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醒着就不停的念,念着念着肚子不疼了,我对儿媳说我要回家。媳妇说:“妈,你可真是的,既来了就不能走了,还得做手术呢。”她告诉我:“我爸真吓坏了,一直为你求大夫,说,你是上海人,这辈子尽受罪了,太苦了,大夫,你一定要救救她。”

看来他们都感觉我快不行了,因老伴还要把我老家的人叫来。我不让,我一点也没有害怕,因为我有师父保护。其实他们也知道象我这个年龄的,这个身体状况,谁敢给做手术?即便做了,又有几人能好呢?!他们的担忧是有道理的。第二天管我的王大夫来了,我说我不疼了,我要回家,他说:“老太太,你就是我们这的定时炸弹,我收你都胆胆突突的,你还闹着要走个啥,你体重才六十四斤,高压比人家低压还低,血糖低,连手术都做不了,你只能保守治疗了。”

大法救了我 惊醒家人

我听了心里很高兴,这是师父演化出的假相在保护我呢。每天只要醒着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肚子不疼了,再拍片子,一看,胃穿孔好了。让医生奇怪的是:输了九天营养液,血糖反倒越来越低,医院也就治不了了,让我回家吃药。医生怀疑是癌症,说过几天来复查。我说不用拿药,花很多钱也不管用,我不用吃。孙子最狠,说:“奶奶,你要不吃药就不让你出院!”到家老伴把一大把药监督着我吃下,可第二天我的腿、腰全肿了,腿很粗,我就对老伴说:“你以为我是大字不识的家庭妇女?我认得字,这药都有副作用,我不能吃了!”他给儿子、孙子打电话,他们也说有副作用,那就停吧。

这样输液、药物、医院对我都不起作用了,家人也就不再逼我吃药了。我赶快抓紧学法炼功。学大法很快恢复了健康,饭比老伴吃的还多,人也胖了,上楼上多高也不累,红光满面,整天笑眯眯的,幸福在心里荡漾。

还有一件事对我老伴也有震动:我在医院时想起来我和同修一起劝退救人的名单还在衣架的衣服口袋里,我叫老伴给同修送去,他答应的挺好。我出院后一做梦就梦到一群孩子蹦蹦跳跳的,但是在地震棚中,环境很不好。我对老伴说:“你没把名单给大姐送去。”他说送去了,我说没有,我怎么一合眼就是一群孩子呢?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我们一个个给他们讲明白了,应该得救的生命。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他从衣架上找我的衣服。然后跟我说要出去一会。后来证实这次他送去了。

坚冰在融化。被无神论毒害的家人在变,没人阻拦我修炼了,顽固的老伴用化名退出了邪恶的党、团、队,家里的其他人也全部用真名退出了党、团、队。我每天都出去救人,有时回来晚了,老伴在家里等着,再也没有一句怨言,有时锅里还有热乎饭;孙子由实习医生转正了,又有了可爱的重孙女,我们四世同堂,家庭和睦,老伴说:“这都是托你修大法的福!”

没有任何语言能表达我对师父的感恩,弟子在此叩拜恩师!

注:

[1] 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