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让我脱胎换骨

更新: 2020年01月23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三日】我自来性格刚强、正直,还是个热心肠的人。尽管人际关系不错,但对人世间的生活总觉得不是自己想要的,有时会有出家的念头。到婚嫁年龄,在表姑的介绍下结婚了。婚后因避孕不当,造成四次流产,导致身体体弱多病,脾气也变得暴躁,对丈夫得理不饶,张口就骂。丈夫不敢招惹我,否则我能因气而病倒。就这样我整天在气恨和痛苦中生活。

一九九七年春天,丈夫从我表妹家请回一本《转法轮》、《转法轮卷二》和法轮功炼功动作图解。看完一遍书后,我觉得这功法好,可又觉得自己脾气不好,很难做到书中说的:“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这个忍我很难做到,就放弃了。可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九九八年六月初,表妹让我丈夫带我到七里外的村子参加集体学法。这次集体学法,让我改变了想法,真正走入了修炼

将近二十三年的修炼,不仅我的身体变得健健康康,整个人可以说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随时想到“真善忍”

当初就是觉得自己不能忍而没有走進大法,如今沐浴在“真善忍”的法理中,我学会了忍让,也能做到遇事为别人着想了,知道在任何情况下、任何环境中都要做一个好人。修炼后,周围的人都愿意和我一起做事,拉呱儿(土语聊天)。

丈夫兄弟六个。老六媳妇(六妯娌)无论干啥只愿和我合伙做。二零零二年村里分地,六弟承包了一块涝洼地,妯娌不同意,俩人就吵了起来。我得知后便想帮助他们,分担那块涝洼地的一半。我先让妯娌选了一半,这一半地的宽度约十五米左右,剩下的一半我来承包,宽度约十一米。我把承包的这半亩洼地种了小麦,结果亩产一千一百多斤。人们都不相信,这样的贫瘠薄地产量咋这么高?!

六弟家那半亩种了花生,因连雨天气,花生被淹,也没收成。六弟找了村委,村主任答应第二年不收承包费。第二年我收了玉米后准备种麦子。妯娌没跟我商量就把地耕了,不让我种了。我什么也没说把地让给了她。大侄子媳妇知道后对我说:“四婶,你学大法也不能这样好欺负,她不爱种,你帮她种,村里不要钱了她就自己全种了,好事都是她的了!”我说:“大法师父就让我们这样做,为别人着想。”

二零零二年公公患病住院了,做了两次手术住了四十多天院。这期间我一直让丈夫在医院陪护。因我家盖房借了钱,丈夫怕耽误上班挣钱,就想让弟兄们轮换值班,我说:“你安心伺候老人,我们大不了再多借几千块钱呗。”

零四年公公卧床不起,我每集买菜、买肉送去,丈夫也天天守护着,我让公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说:“我这是实病。我知道大法好,就你们俩个对我最好,不嫌弃我。”公公去世后,婆婆也病了,每天吃药。因要照看孙子,夏、冬两季我把婆婆接到我家住,春秋时节,我上午把她接到我家,晚上再送回去。

二零一七年正月,婆婆病重,我和两个侄子带她到医院看病。医生诊断为心衰,心肌梗死,医生说:“本来搭支架还能救命,可惜你们来晚了,只能保守治疗。”

我马上对婆婆说:“娘啊,您赶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吧,现在只有大法师父能救您了。”婆婆说:“好,我念!”我俩马上开始念,一直念到晚上十二点。因为住院没有什么效果,我们就决定把婆婆接回家。出院时五弟问她:“娘,你要到谁家住?”她说:“就到你四哥家去。”

自从住到我家后,婆婆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身体一天天在变。身体康复后她又轮着住。其实她不想离开我家,可大姑姐不让她总住我家,对她说:“你六个儿子,怎么能只累老四呢?”冬天到了,婆婆当时住在二哥家,她说二哥家冷,又要来我家。其实二哥家给婆婆生了炉子又烧了炕,婆婆却说:“今年冬天我就住你家了,你家里暖和,吃东西也舒坦,睡觉踏实。”我说:“只要您觉得好就行,我跟兄弟们说说,以后您就在我家住吧。”

大法的超常

一九九八年腊月初三,我和丈夫搓花生,我的右手被绞在机器里,手抽出来了,手背血肉模糊,血喷出有半尺高,丈夫吓得脸色苍白,马上带我到卫生室,我说:“没事,不用管它。”医生给我清理一下,用纱布包了起来。第三天,我就骑自行车到乡下炼功洪法去了,手一点不痛,也不冷,手背还热乎乎的。六、七天后伤口就愈合了。

二零一六年黄历十月十二日,我骑电动车去捡白菜,不知咋的走错了路,下车时歪倒,左手腕摔断了,手耷拉着。我马上悟到不该贪财,对师父说:“师父,我错了,我不该为一点小利没发十二点正念出来捡白菜,请求师父加持,让我的手没事。”说完我用右手把左手腕复位,扶起车子。可左手腕又耷拉下来了。我给儿子打电话让他拉我回家。儿子来了,根本不听我的,直接把我拉到了医院。

拍片后医生让我住院,我坚持不住;医生给我接骨时要打麻药,我说“不用。”结果麻药打不進去。医生说:“这药怎么打不進去?”然后两个医生为我抻拉着复位,用石膏板比着包好,没打麻药自始至终我都没感到疼。

回家后我开始学法,第二天晚上我就开始炼功。十天后我就到儿子家看孙女去了,还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半月后我把夹板撤掉,二十天后我就什么活都能干了。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