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看护着我全家

更新: 2020年01月26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五日】前一段时间看到明慧网上同修的文章讲道:“不要把修炼中的神迹埋没在自己的记忆中”,我感动的哭了,使我深受启发。回想着二十几年的修炼,要说的话太多,现写下一部份,向师父汇报,并和同修交流。

一九九六年七月二十九日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大伯给我一张票,说有一个气功学习班你去学学,能治病,叫法轮功。因我原本有心脏病、风湿性关节炎、神经衰弱、妇科病等多种疾病,我刚炼了功三、五天,就感觉一身轻,就像师父说的:“头一回尝到人没有病是什么滋味。”以后我就努力按照法中讲的“真、善、忍”去做一个好人。逢人就讲诚念“法轮大法好”,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自身就是一个例子。我修炼后我家人先后有九人走入大法修炼行列中来。

全心全意照顾公爹

二零零五年,公爹突然象得脑血栓的症状,生活不能自理,全家人都很为难,家人说雇人照顾他吧。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我要能照顾,就不雇人。老人八十三岁,床拉床尿,自己也很苦恼,尤其我是儿媳妇,他更不好意思。我说,我是修大法的,师父让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就和你女儿一样,你不要考虑太多,老人感动的哭了。

有一次,丈夫的两个妹夫来看老爷子,正赶上老爷子大便,味道很大,大妹夫说:“一家一周,谁都得轮。”我说不用,他们工作都很忙,买卖也挺好的,就我侍候吧。我想师父让我们对谁都好,与人为善,何况自己的亲人。丈夫的弟弟、妹妹都很感动,要给我工资,我不要,他们有的就偷偷给我扔钱。一日三餐我给老人单做,有的菜咬不了,我就给切碎了,老人起不来,就得躺床上,我就一勺一勺的喂。我想我是修炼人,我遇到的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也许这是我修炼的一部份。

亲戚朋友来看之后,都说我侍候的好,干净,没有味,都承认大法好,我都给他们做了三退。邻居也很羡慕,说学大法的和常人就是不一样,我们小区都知道我是学大法的,我给他们讲大法的美好,他们都很爱听,给不少人做了三退。老人在床上躺了一年零八个月,最后善终。亲戚都说这是学大法,要不给多少钱,做儿媳妇的也做不到,丈夫的妹妹都说要以我为榜样,说了很多感谢的话。当然,我做的和大法的要求还差的很远,还须继续努力做好。

不落下有缘人

有一次,半夜十一点多,我感觉不得劲,上不来气,头晕,感觉像不行了,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救我。由于心里不稳,状态还是反复,我就让丈夫找别的同修帮我发正念,他说你正念不强,找谁也没有用,师父法身就在身边。于是丈夫和我一起发正念。当时就象常人离世前大小便都排完了,我感觉我的命就要终止了,我一直坚持发正念,我还没完成我的使命,我不能走。然后,丈夫和我一起听了三讲师父的讲法录音,我突然感觉心里挺亮堂,我告诉丈夫我好了。我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救命之恩,从那以后我开始精進起来。

一次, 我表妹家女儿上大学,让去喝喜酒,我和丈夫说我要早去一天,多救人,他非常支持我,表妹家是半山区路,不好走,有一段土路,有一个大水沟,十多天没通车,正巧我们下车那时,路就通了,我非常感激,我想这是师父看我救人心切,为我铺的,妹夫家人说我真有福,这道多少天都走不了,你是第一个过来的。我想我一定多救人,我努力不落下一个有缘人。

给表妹的亲家母讲真相,她不理解要走,我说咱们结了亲,就是缘份,你不能走,我硬是把他们俩口子找回来,耐心给他们讲了共产党腐败,江泽民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全球起诉江泽民等真相,他们俩口子都高兴的退出了邪党组织。又给他们放了真相光盘,给了真相传单。我真为他们得救高兴!那一次共劝退了三十九人,这都是师父的保护。

还有一次,表弟的女儿结婚,亲戚朋友很多,我就讲大法真相,送护身符。我讲了十多个,大家就要开席,我一看吃完饭再讲就来不及了,我想我是来救人的,我只吃了半饱,就抓紧时间讲,结果那次劝退了二十一人。我感到很欣慰。往回走的时候,一个外甥说把我们送到车站,结果路上一看,这大道这么好,一直把我们送到家。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对我的鼓励!谢谢师父!

大法弟子动真念 师父保护了家人

“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师父讲的法在我们家得到了验证。师父时时保护着我,也保护着我的家人。

我孙子今年四岁了,活泼可爱。也是受益于大法,孩子出生前,医生检查说胎儿大脑和下肢畸形。亲家母就决定让儿媳提前生孩子。我不同意,但儿媳还是提前去了医院。在去产院的路上,我就求师父,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求师父给一个正常的孙子。因剖腹产,排号等一天一宿,等第二天早八九点钟,孩子出生了,医生说一切正常。儿媳看见孩子一切正常,激动得哭了,全家都非常高兴。感谢大法,感谢师父,给了我们一个正常的孩子。

我儿子今年三十九岁,在银行工作。有一次付款出了问题,把一千七百元付成了一万七千元了。家里人都知道,就没告诉我。因我学法之前有心脏病,家人不敢告诉我。

后来半年以后,我大弟弟和我说:“姐,你儿子借我的钱还我吧,那是公款。”这突如其来的事把我弄懵了,问他怎么回事,他就和我说了原因。我说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他说怕我承受不住,我说没事,我是修炼人,那年我儿子一个月才挣几百块钱,这一万七千元钱在我家是一个很大的数字。当时我说这是邪恶在经济上对我家的迫害。我就发正念,想:如果这钱是我儿子前世欠人家的就还,如果不是,这就是邪恶的旧势力在经济上对我家的迫害。不承认,全盘否定,按照师父安排。结果,三天后,儿子来电话说钱找着了,那天他在班上中午休息渴了,上单位后院买橘子,到那一看,卖橘子的那个人正是他多给付款的那个人。儿子马上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来人到单位调了录像,正是那个人。后来那个人把多余的钱全给退了回来。通过这件事,我想,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就会出现奇迹。

还有一次,儿子想趁年轻要当官发财,说要入不了党,就当不了官,所以就写了入党申请书,他事后和我说,我说不能写啊,他说都交上去了,我很着急。儿子走后,我想那申请书要丢了就好了,孩子就入不成党了。星期天,孩子回来,我问他申请书批了吗?他说这回入什么了,申请书让管申请的人给弄丢了,把好几个人的都弄丢了。

通过儿子的这两件事使我认识到我们动真念时是起作用的。只要我们信师信法,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孩子和家人都不修炼,他们和我们都不是一般的缘份。我平时也告诉家人大法的法理,也要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一个高尚的人。

我母亲今年八十七岁,一个字也不识,但非常善良,非常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我家里老亲少友特别多,他们来看望母亲时,我总是不失时机给他们讲法轮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有奇效。母亲总是帮我讲,总说都是为了你们好啊,信吧!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去北京证实大法,公安几次对我抓捕构陷。父亲因害怕不让我学了,让我儿子和他一起要把大法书全部烧了,我儿子不配合。母亲也不让父亲烧书,我母亲还说:“你要烧了大法书,我就和你离婚。”母亲和父亲一辈子从来不吵架,感情非常好,为了保护大法书母亲和父亲翻脸了。母亲的正气和儿子的不配合,制止了一场迫害的发生,使父亲没有对大法犯罪。

发生在家族中的神迹

这些年,在我们家族发生了多次因相信师父相信大法而出现的神奇事,得益于恩师的救命之恩。

一、高龄母亲转危为安

二零一六年皇历八月十七,晚六点多钟,我刚发完正念,二弟来电话了,说母亲好象有病了,我立即出门,几分钟到母亲家,到屋一看,母亲不省人事了,嘴角也歪了,两个弟弟都在家,他们非常着急,束手无策,我立刻趴到母亲耳边告诉母亲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母亲嘴角动了两下,自己翻过身去了,我想这是师父在管她了。

两个弟弟说上医院,快打120,救护车来了,我们马上把母亲抬上了车。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告诉两个弟弟和妹妹快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再大声念,车上司机、大夫、护士都不干涉。我一路不停的念,到就诊室,人好多,我也不停地告诉母亲只有大法师父能救你,一直念“法轮大法好”。

到了县医院一检查,医生说脑出血,出血量很大,没有什么活的希望了,说很严重,随时有生命危险。医生问去长春还是在这治,家里人怕耽误了,又打了一辆去长春的救护车。我看母亲又不省人事了,我告诉弟弟妹妹快念大法好。

到了长春军大二院,医生给母亲检查完说母亲病情严重,上重症监护室,一天家人只能见她一次,每次只有十五分钟,全家人一天二十四小时轮流守护在监护室门口,亲属们找人托关系说多少钱也要治好母亲的病。最后专家会诊说这么大的年龄已没有希望能治好,老太太只能活七到十天,全家人痛苦万分,准备为母亲办后事,买寿衣。

弟弟们商量让母亲回家,不能死在外面,通知老屯家人给母亲买棺材。我听后说母亲回家,没事了,给母亲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也许母亲能好。小弟说,医生说了妈妈只能活七到十天,现在都五天了,花了五、六万元没好,活了也是植物人,我说妈要好了,就会和正常人一样,不会是植物人的。只要咱们全家相信大法,相信师父,师父就能给保命,全家同意。

回到家,住在县医院,我就立刻回家将师父的讲法录音拿给母亲听,母亲特别爱听,家里人谁护理,谁就和母亲一起听。护工说,我也帮大娘念大法好,让大娘的病快点好。(因我已给护工讲了真相,做了三退)。

我丈夫和弟妹也分别给护士们讲我是因学大法现在身体才非常好的,学大法以前,我有心脑病、关节炎、妇科病等很多病,学了大法以后这些病都不翼而飞了,要不学大法早就没命了。

母亲现在生活基本能够自理,上厕所不用别人帮了,过年还和我们一起包饺子,搞搞屋里的卫生,全家人都很高兴。我小弟说母亲的病好了,真是个奇迹,说再有钱有什么用,母亲的病好了,才是最好最大的事,最高兴的事。在此我代表全家感谢师父的救命之恩!叩拜师父。

母亲的康复,证实了危难中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所带来的神迹。

二、二弟几次化险为夷

我二弟今年五十八岁,退休之前是粮油加工厂的化验员。现在每年都有人聘请他去做化验。有一次他要上农村去化验,吃住条件很差。母亲怕他离家在外不安全,让我给弟弟找一个真相护身符,我就给了弟弟一个。

过几个月,弟弟高高兴兴的回家了,全家都问他累不累,他说钱也没少挣,人平安的回来了。母亲问他啥事,他说有一天他差点没命。因苞米堆堆得太高,他上去化验查苞米水份时,高高的苞米堆忽然塌了下来,把他夹在了中间,弟弟想这下没命了,谁知道中间有一个苞米袋子横住了,他正踩在了这个袋子上了,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有袋子横在中间的。弟弟说他这是戴了真相护身符,是师父保护了他。不然就真的没命了。谢谢大法师父。

还有一次二弟在大连打工,突然晕倒在工地,一天一宿不省人事,全家吓坏了,回长春上军大医院,一检查说是脑瘤。我们知道病情后,真象天塌了一样,医生说得做手术,病情很危险,不知能不能下来手术台。我知道后,就找我妹妹和我一起去军大医院给送护身符,告诉他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手术才能顺利,我们全家都相信,都一直在念。

手术非常顺利,邻床病人手术完都痛得要命,又喊又叫的,我二弟却一点没痛,说念九字吉言太神奇了。他现在一切正常,还能照顾高龄老母亲。

现在我们全家人都托了大法的福,是法轮大法给了我们幸福美满的家庭,我一定用我的全部证实大法,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人。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