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救众生 现神迹

更新: 2020年01月27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九九年“七二零”以后,通过学法,我逐渐明确: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下世时的誓约,是必须承担的义务与责任。这里与大家交流的是这些年来我克服各种困难,坚定的走在讲真相救众生的路上,在这个过程中,更切身体会到师父时时在护佑着我。

一次,我在外地与当地同修出去贴真相粘贴,因为对当地的路况不熟悉,落在了后边,结果被坏人跟踪,两个便衣警察上来抓住我的胳膊,问我在干什么?我没吭声,他们问我在贴什么?我说我在做好事,在救人,与你们有什么关系。他们就要拉我上车,我就给他们讲真相:“天安门广场自焚事件”是假的,你们不要相信。咱们能见面都是缘份。法轮大法修炼真善忍,师父让我们用最大的慈悲救众生,不要因为你们的工作特殊,自己毁了你们自己的未来。江泽民以谎言欺骗众生,制造“自焚”让世人仇恨大法,造成无数众生对大法犯罪。

我给他们举了好多例子,他们静静地听,有一警察说,你说的好,跟我们到派出所去慢慢的说。我就想不能再叫他们犯罪,我们是救众生,而不是毁众生。我质问:“你们是干什么的?把证件拿出来看看。”他们说是警察,拿出了工作证,我说,警察是管坏人的,我是好人,与你们没关系。他们还是叫我上车,我不配合,并告诉他们保护大法弟子功德无量,迫害大法弟子罪恶滔天。我告诉他们我是真心为他们好。

这时街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象看戏一样,警察还是要强拉我走,我就一把把一个警察推出去几米远。我喊了一声:“定!”两个一米八左右的警察被定在那里动不了了,围观者都感到惊奇。这时我堂堂正正的走脱了。到了马路对面车站坐车。

那天出来的时候,我把包放在同修家,没带一分钱,来到车跟前,司机叫我赶快上车,好像在等着接我一样。从这个车站到我家,要换四次车,坐了四次车,司机都没向我要过一分钱,都好像在等我一样。回去给同修说,他们都感到很神奇。第二天早上,我去同修家取包的时候,同修以为我被迫害了,正在组织同修集体发正念,想办法营救我呢,一看我来了,大家就哭了。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大法的威严,使我脱险。

由于被邪党迫害,有一段时期,我带着不到两岁的孙子流离失所,有一次,我准备第二天出去发真相资料,晚上准备好东西,可第二天早上,孩子就开始发高烧,我马上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不让我出去救人。我背上大包资料,抱起孙子来到同修家。我下午回来,看到孩子欢蹦乱跳的,啥事都没有。同修说,你走了一会儿,孩子就好了。我说这不是对我们的考验吗?

有几次带孩子发资料,孩子一出去就睡觉,我想这都是干扰,要突破它,我要听师父的话让更多的众生了解真相,能够得救。去多层楼,我又背孩子,又背包,上楼很不方便,我就去有电梯的高层楼发,一下乘到顶层,然后一层一层的往下发。

现在有好多同修被观念所制,有摄像头的地方不敢去发。我就想,现在恶党大面积的安装摄像头,那就不去救这些众生了吗?

师父法中说:“你修到这一步的时候,你的身体所有细胞都被这种高能量物质给代替了,你想一想,你的身体还是五行构成的吗?还是我们这个空间的物质吗?它已经是从另外空间采集的高能量物质所构成的了。”[1]“现在科学认为时间是有场存在的,不在时间场的范围之内就不受时间的制约。另外空间它的时空概念和我们这边都不一样,它怎么能制约另外空间的物质呢?根本就不起作用了。大家想一想,这个时候你不就不在五行之中了?你还是个常人的身体吗?根本就不是了。”[1]我就想:我的身体不是这个空间的物质,不受这个空间时间的制约,我是走出五行的身体。我正念十足,背上资料包出去发资料,即使到有摄像头的地方照样去发资料。

来到一单位大门口,先给摄像头和保安发正念,我就说:摄像头你闭上眼睛不要照我,我是好人,你只照坏人;保安,你不要干扰我,要配合我救人,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不要对大法犯罪。我求师父加持,给我下个罩,叫这里的众生都能得救。然后我平安的在这里发完真相资料。大法真是无所不能,能救所有的生命。

现在的警察被共产邪党操控,上门干扰大法弟子、骚扰众生。那天在一同修家时,有一同修来通知大家,说:现在当地邪党要准备抓100个大法弟子。我就想不能承认它,要全盘否定。师父连旧势力本身的存在都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师父在法中讲,“你去听,你不是去求了吗?你不往耳朵里灌,它能進来吗?”[1]我们应该发正念解体它,不能让这些邪党人员迫害大法弟子。

我就到外地联系到一批真相资料,包括《九评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要拿回来发给当地公检法、政府部门人员、学校老师,叫他们明白真相,不要听信中共的谎言受蒙蔽。从外地运回来这些东西,一路上要经过多个检查站,同修怕不安全,劝我不要带了。我说检查站与大法没有什么关系,再说修炼到这一步了,师父把什么功能都给我们打开了,就是叫我们在正法关键时刻用,我们的正念是干什么的?我集中精力发正念,不允许检查站查我的东西,全盘否定一切干扰与迫害。

运资料途中,一辆警车跟踪我们100多公里,一阵前、一阵后、一会快、一会慢,我就求师父加持,往警车高密度的发正念,最后邪恶的阴谋被解体,警车也无影无踪了。其实这一切都是师父铺垫好了的路,让我们去做。

信师信法是最安全的,我们应该听师父的话共同提高,做好师父安排的三件事。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