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大法 喜事多

更新: 2020年01月28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我是黑龙江农村的法轮大法学员,今年五十一岁。一九九六年春我修炼了法轮大法,我获得了重生,生命有了希望,生活有了快乐。家人也得救了,我们全家对李洪志师父的感恩无法用语言表达。

灰蒙苦涩的人生

我出生在黑龙江的一个农村。从我记事时起,眼睛就看不清一米以外的东西,吃饭时看不清掉到炕席上的是土豆丝还是小米饭,因为家里很穷,知道没钱给我看病,也就在自己心里装着,不敢跟父母说,怕爸妈上火。上学时我非常喜欢看书,可是看不上两分钟,眼睛就象针扎眼珠一样疼,我知道自己有大毛病,很自卑。平时遇见人只是看到一个影,根本看不清是谁,也不敢打招呼。因怕屯里人说我见人也没个称呼,不懂事,就总是躲着人,尽量不与人碰面,家里、外头总溜边,不停地干活,十岁多点家里、地里的活就都能干了。

可我多羡慕别的孩子快快乐乐的啊!我内心很要强,学习一直也挺好,可上初二时眼睛就看不清黑板了,老师讲什么全靠脑子记。我想,这辈子想靠学习有出息是做不到了,干脆就干活吧,于是就不上学了。可是活干多了,身上不累,眼睛先累,疼啊!担心把眼睛累瞎了,我不得不干一会歇一会。看着同学每天上学、放学,又蹦又跳的,我连哭都不敢,十几岁就成这样了,要强能咋强啊?!我心灰的不知道活着干啥,整天想死了算了,但又想我死了,妈妈咋活啊?!灰蒙蒙的日子就这样一天天挨着。

后来有人给介绍对像,我也不敢见面,心想自己说不定哪天瞎了,不坑了人家一家人吗!我整天象泡在黄连里,从来没有一丝儿高兴。知根知底的亲戚相中我整天不多言不多语,还挺能干,就和我父母提亲,后来就亲上加亲的我成了家。结婚时也没敢跟丈夫说眼睛不好。

喜得大法乐开花

一九九六年春,邻居叔伯三嫂脑袋疼,走路都上不来气,大腿根处长了大瘤子手术后不能干活,病病歪歪的整天生气。后来市里来人到本村大哥家放法轮功师父讲法录像,有人就让她炼法轮功试试。三嫂只听了一遍法轮功师父的讲法,也就七、八天的功夫,她啥毛病都没了,跟换了个人似的。大伙亲眼看到她的变化,都说:“这法轮功神了,忒厉害了!”

一天,她一家一家的招呼全村人都去大哥家看录像。干完活我也去了。屋里大概坐了二十多人。一开始也没看明白多少,就是觉的心里亮亮堂堂的,从没有过的舒服。

三嫂给了我一本《法轮功》,说得看书修心性。我犯难了,心想:我哪敢看书啊?书已经接过来了,就看两页吧。不知不觉就看了大半天,还看進去了,我知道了人为什么受苦,为什么有病,人吃苦受罪不是坏事,能转化成好东西——德,这书里讲的太好了!

回过神来,我突然意识到我看这么长时间的书,眼睛咋没疼啊?!我简直不知道咋的好了!我心里乐开了花!活了二十八年,我从来没那么开心过啊!

没几天,在我的左眼的前眼角长了一个东西,家里人非让我去医院看看,拗不过就去了医院,检查后,我第一次知道了,我这眼睛是先天性营养不良,视网膜没长,大夫说按理我是看不见东西的。还说眼角上的那个东西得吃药、上眼药,再长大得做手术。我想这么多年了没钱治、没人管也过来了,何况我现在炼法轮功有师父管了,我更不怕了。拿回的药膏我也没用。我就学法、炼功。不知道啥时候眼角上的东西没了。

法轮功学员修炼心得交流材料上的字可小可小了,一天我发现我都能看清了,而且看多长时间眼睛也不疼了!我的心里乐开了花!

我们村有一百来户人家,那时前院后街都有炼法轮功的。家家都有祛病健身的神奇事,那几年屯子里人与人都和和气气,喜气洋洋,天天跟过年似的。

大法救了我全家人的命

丈夫看到我整天乐,就说:“你咋象捡着啥宝贝了似的?”我跟他说了埋藏在我心底、让我自卑、痛苦了近三十年的愁与苦,现在我有师父管了,能不乐吗!

那时我家养奶牛,丈夫撸奶时胳膊、手都疼,我让他也炼功吧,他也修炼了(“七·二零”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他不太敢炼了,忙着去外地打工。现在偶尔才炼炼功),我儿子小的时候也看过大法书,但目前还没走入修炼,但他非常支持我,我学电脑、做资料都是儿子教会我的。

大法师父也时刻保护我及家人。

一九九九年秋收时,我丈夫往回拉玉米秆子,车装了三米多高,他站在玉米秆顶杀绳时,可能用力过猛,人从车顶上掉了下来,一下骑在了拖车牵引杠上了,脚都没着到地,他瞬间想:“完了!”马上又想:“我有师父,没大事!”接着他就又掉到地上,大小便都失禁了。远处看到的人也说这人肯定完了。过了好长时间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一点一点的挪到家。后来儿子看到他爸大腿根全是紫茄子色了,小便处都肿了,肛门天天淌脓水,淌了三年,直到现在他尾骨的后两节还摞在一起呢。可神奇的是我丈夫农活一天都没耽误干。

想想就单单是尾骨骨折了,人还能动吗?这不是神奇吗?得感谢师父啊!

二零一四年丈夫骑摩托驮着我回家,路上没人也没车,他骑的挺快。突然从树林里冲出个拉土的车,顿时丈夫進了四轮车底下了。我的脸抢到地上,鲜血直流,一卷卫生纸都擦没了,血还没止住。摩托车飞到道的另一面去了。司机吓坏了,可还怪我们开快了。我丈夫从车底爬出来,说我们是修大法的,我们没事,也不会讹你的,你走吧。丈夫扶起摩托车一打火还真能启动,我们就骑上摩托一气开到家。回家我也没去医务所,自己把血止住了,现在脸上留了一个坑。我丈夫很厚的内衣破了鸡蛋大的洞,可是身体一点没坏,锁骨处支出一个包,但没怎么疼,没影响他生活,也没耽误他下地干活。

过后大伙看到肇事现场都说:“这俩口命真大!”是啊,要不是师父保护,我俩可能都没命了。

记不清是哪年了,我儿子骑摩托车送他姨父去车站。前面直行的车不知怎么突然向右转,儿子本能地往路边躲,结果掉到了两米多深的沟里。沟里还有乱石。等大伙把我儿子弄上来,发现他毫发无损,衣服都没破。

人们都相信了修炼法轮功的人有神佛保护,全家人都受益啊。

还有一年,我儿子在建筑工地打工。他站在三层楼的跳板上,两根木方踩折了,他大脑一片空白……可巧的是,不知怎么他居然稳稳掉到了二楼一个窄窄的跳板上了,没受一点伤。大家都说:“太玄了,这要掉地上,不死也得瘫!”儿子无限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他有时间就买水果,恭恭敬敬地敬献师父。

我们一直和儿子一家一起过,这么多年我时刻都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家里活我全干,两个孙女都是我带大,媳妇進家门十多年了,我是真心疼她,我们彼此没有红过脸。按大法“真善忍”处事,遇到矛盾想自己哪里做的不好。我们一大家人天天都快快乐乐的。

谢谢师父对我们一家人的保护和慈悲救度!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