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

更新: 2020年01月09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

  • 过年别忘了看望被迫害的同修家属

  • 真相资料不宜夹带钱发放

  • 建议同修自己家不要留剪纸窗花等

  • 给在学校门前讲真相的同修提个醒

  • 提示广东地区同修收集详尽资料

  • 邮递员:像你们这样的“信”邮票定要贴足

  • 过年别忘了看望被迫害的同修家属

    文:大陆大法弟子

    过年了,买点东西带个红包、带上真相年历,看望被迫害的同修家属很有必要。

    善良不是嘴上说的,是实实在在好的、善的行为。对于被迫害得很困难的家庭那真的是温暖心田啊!

    当年,有多少同修的家人,受到这样的善心问候而转变对大法的负面看法,有的三退了、有些走入大法修炼中。但也有的地区同修麻木不关心,那家属怨恨太大了。我自己的家庭和一些同修的家庭都有过这样的亲身经历。善不是人为的表现,更不是为了达到什么目地,而是发自内心的真正的关心、爱护,表现出来的、让别人感受到的就是善良!对伤害过自己的人也是一样的善。

    做这件事情的过程中,如果遇到特殊苦难的,应该不只是过年过节,礼节式的看望了,建议固定帮助一段时间,帮助走出渡过家庭的难关。

    有时候家属真的感谢的了不得,那时候,我们要清醒的告诉他们要谢谢大法师父啊!


    真相资料不宜夹带钱发放

    最近,一位朋友,家住在沈阳市皇姑区一小区,在自家门上,发现粘有用塑料袋装的一份真相资料,打开看,里面还夹带一元钱及带字的纸。她把钱留下,其它扔了。又去找下一个,又找到一份,里面还有一元钱,把钱留下,别的又扔了。她跟一位法轮功学员的亲属说:法轮功的在发钱哪。而实质大法弟子希望她阅读真相资料,了解真相,得救度。

    真相资料不宜夹带钱发放,非常不妥!人不但没有明白真相,还产生了其它误解,增加救人的难度。


    建议同修自己家不要留剪纸窗花等

    文:大陆法轮功学员

    明慧发表的各种福字、剪纸窗花等真的是让人看了爱不释手,做资料的同修都知道,做这些真相贴很费时费力。拿做一本台历举例,不算购买耗材的人力、物力、财力,不算切纸、给台历架打眼、把打好的台历和台历架连接到一起的时间,仅是打一本台历就要用一个小时左右时间。这些资料要是每个同修要一个数量是巨大的。咱们都知道救人时间很紧迫,建议同修家里仅要一张明慧A3年历就可以了,其它的诸如福字、剪纸窗花等要一些贴到自己家楼道、亲朋好友家楼道、其它楼道窗户上或适当位置,或者送给有缘人,不要有过了大年三十就不能送这些了的观念,一年365天呢!何况咱们的这些资料什么时候都不过期。

    个人一点建议。


    给在学校门前讲真相的同修提个醒

    文:大陆大法弟子

    近日,一同修在某市某小学学生放学时讲真相、发真相,遭到恶意构陷并被绑架,第二天被非法关進了看守所。这让我想起两年前的一件事。

    那天,我乘车时遇到一对父女,询问得知女孩就是那所学校的学生。我说在学校外看到有某部队的车接送孩子,那位父亲立刻说“是我们部队的”。这让我知道了该学校有许多部队的孩子,因为该小学是重点小学。

    建议同修讲真相时也要注意环境,学校毕竟与市场不同,尤其是小学,不明真相的家长防备心重,更要注意安全。


    提示广东地区同修收集详尽资料

    文:海外法轮功学员

    在拨打真相电话过程中,或许海外同修有一种感觉,广东地区特别是广州,提供的手机号码相对比较少(或许这些参与迫害的人特别敏感而自我保护)。如何弥补这方面信息的不足呢?

    比方说在没有了解到参与迫害者的家庭住址、手机号码或者具体的信息的情况下也不用灰心,提供他们的办公室电话,最重要的是尽可能的把参与迫害者的相貌特征描述得更清楚,越具体越好(高个子瘦瘦的、有点口吃,具体做了哪些坏事等等),目地是更加明确锁定所说的作恶者。

    当接听电话的人(传话人)听到一些具体恶行的描述,对他本人或许是有一定的震慑作用,也许会是一个活传媒。

    比如,笔者了解到2016新年前后,广州天河区五山街综治办吴敏积极配合天河610,不停地打电话给本地区诉江的法轮功学员,并直接到多名法轮功学员的家,要求承认是诬告国家领导人,以停发退休金、送洗脑班、判刑三到四年等等威胁,要求写所谓“保证”不再诉江等等。

    在拨打吴敏的电话时,除了告之一桩桩真实的她参与迫害的恶行,特别提到她面临着上“恶人榜”将来一定会被清算的事实。最后她和她先生都只好求饶才得以告终。


    邮递员:象你们这样的“信”邮票一定要贴足

    昨日学法时有同修说:我前天去邮局投递真相信,那是当天下午五点过,邮局快下班之时,在我视线里只有一个50岁上下的男性邮递员还在;我拿信正往邮箱里投放时,那人说:“给我吧!我马上就要开箱取信的。”他边说边走向我,我也把拿信的手退回转身走向他,并递信给他;那人把信拿手里一看、再掂了掂说:“象你们这样的信邮票一定要贴足!”接下来他讲了原因,过去邮政是传递国内外信件的主要渠道,如今大大减少,但传统的邮递方法没有变:

    1、对于“超重”信件,在信封上一定要贴够邮票金额,市内正常是8毛,超重哪怕是一点点,都要补上一张8毛的邮票,补足到1元6角;省内外地的、省外的没超重的,每一封信是1元2角,只要是“超重”哪怕是一点点就要加倍,就是要在信封上再贴一张1元2角的邮票,补足到2元4角;信的重量包括“信封”和里面的“信纸”(真相信三张A4纸,加上信封,就一定是“超重”的信)

    2、对于“超重”又没贴足邮票的信件,信封下面有收信人详细可靠地址的,过去是那边的邮递员,在收信方收信时补足超重部分的邮票金额;没有详细可靠的地址的,在你投信的邮局就被剔除出来了处理掉了,你的信根本就没有寄出去。

    那邮递员转过脸看同修一眼再抖了抖同修的真相信说,象你们这样的“信”呀!“超重”了邮票又贴的不够,信封的下款要么没有地址,要么地址不详细、不真实,这样的信,邮局是不会往出寄的。同修非常的感激那邮递员,马上补上那封市内信件8毛的邮票,连声谢谢离开了邮局。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