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的抑郁症好了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0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日】

女儿的抑郁症好了

文:黑龙江大法弟子

女儿在学校工作,数月前在武汉肺炎封城期间,思想上非常压抑,突然间得了抑郁症,坐立不安心慌气短,失眠,睡不着觉,心难受痛得受不了,甚至都不想活了想跳楼自杀。

当时,在外地上学的外孙子也在家,看着痛不欲生的母亲很着急。大约在晚上六点多钟左右,女儿和外孙子来我家,说第二天去市里大医院治病。我告诉女儿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真言,并给女儿把护身符戴在胸前,又给她个卡片护身符带在身上。

娘俩回家后就诚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数分钟后,女儿身体所有病症全部消失,心也不发慌也不难受了。女儿马上打电话告诉我说:她好了。

是慈悲伟大的师父净化了她的身体,给她消去了这次魔难救了她。女儿非常感恩师尊,经常给师尊买水果敬香。

外孙子也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在他要回外地学习时,我送给他护身符问他:要不要?他高兴地接过护身符并诚心地说;我要!这太好了。外孙相信法轮大法好,在大法中受益,如今找到了称心的好工作。

煤铲打过的伤疤不见了

文:大陆大法弟子

在邪党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实质是人祸)的一年秋后,那年我九岁,我大妹饿的趴在地上都不会动了。我妈晚饭煮了点红薯和红萝卜,给我盛了两块红萝卜,不让我吃红薯。我妈说大妹快饿死了,只让她一个人吃红薯。那时我也饿的受不了,嚷嚷着非要吃红薯,我妈急了,拿起一个煤铲照我头顶来了一下,当时就血流满面,我妈抓起一把食用粉把血止住,我也不敢说话了。后来我的头顶一直很难受。

修炼大法后的二零一二年春天,有一天我在床上躺着感觉头上有些异常,好象离头半米远的地方有个东西照着头顶吸。第二天梳头时,一摸头顶全是小脓包,却不痛也不痒。第三天小脓包破了,流出来的水把头发全粘住了。我把头洗了洗,头上什么都没有了,伤疤也不见了。从那以后,我的头不难受了,头脑感觉也清凉了,也有智慧了,也敢说话了。

是师父给我调整和净化了身体,我衷心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一定信师信法,努力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