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过程中修去执着

更新: 2020年10月11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二零二零年过完年,瘟疫起来了,我心里着急:怎么救人呢?和女儿女婿同修们在一起切磋,打印“诚念法轮大法好 瘟疫来时命能保”标语去张贴。有一个同修不同意。我当时就说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因为现在小册子也没有这方面内容的,不干胶也没有,单张也没有,只好自己做,自己贴了,提醒众生别忘了九字真言。

因为东北天气冷不干胶粘不上,所以女婿说用液体胶涂纸上张贴,就这样我们买了一大盒液体胶就去贴。我们往村标上贴、往村子的水泥电线杆上贴,往村子路灯杆上贴,一个杆贴一个,让人们出门就能看见,做着做着,明慧网上就有了精美的不干胶,打印出来做,然后又挑选好文章做成单张,把几个单张放在一起装入袋里发;不久明慧网上各种内容的期刊都有了,我们乐了,有资料了。

我们尽量的做,能不落一家就不落一家,给众生希望,不管怎么封道,我们同修在一起都能想办法出去救人。不管怎么难、怎么苦,我们都往出走。有一天一句法打入我脑子里:“不管怎么样,再难,师父给你的路一定是能走过来的。”[1]

有一次我们四个同修去邻村做资料,由于封村、封道,有人看着路口,我和同修就走地头道、土道和横拢地去那个村子。那时还没有开化,冬天的积雪很厚,我比同修胖,走的没有同修快,在去的时候我就说,回来看看,看守大道的人走没走,如果走了,咱们就走水泥道。

我和同修发完资料后,我俩上路障那去看,看守道路的车和人都走了,我俩就站在那等另外两名同修,因我们是两人一组,说好在那碰头,结果等了半天同修没来,同修说咱俩走吧,我说不能走,因为我们没带手机,同修找不到咱俩怎么办?我说咱俩回去找她们,结果同修真的在那头等着呢,我俩说从大道走,结果又有人看守道路了,没办法还得从来时的路回家,地里的雪厚,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走一陷,这一路埋怨心老往出冒,埋怨同修有怕心不在指定的地方碰头走这条不好的路,这颗心出来就排斥,排斥完还往出冒,越埋怨越累,越累越想,结果把我累的都走不动了,可下到大道了,还摔了一跤。到家把孩子乐的,我累的脸红红的,汗水把棉衣都湿透了,戴的帽子跟水洗的一样。同修说你不是怕吃苦吗?你不埋怨吗?这回就去你这两颗心,我一想真是,阴差阳错的让我们走这条路,为的是暴露这埋怨心、怕吃苦的心、安逸心,我找出这些心向师父说:我不要它们,要去掉它们。

我和三个同修去散发资料,开车到一个屯子,我和同修做了不远,因为那时刚开化没几天,沟里水和路上的水连成一片,道上的水有四、五寸深,看不见家门前的路,我把资料放在每家的大门上,一转身偏了一点一下掉進沟里了,鞋子和裤子全湿透了,同修说天很冷你别做了上车去吧,我说没事咱俩做吧,一直做了两个村子把资料发完了我们才回家,也没感觉到冷,真象师父说的:“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2]

有一天女婿开车带我们四个同修出去发资料,去了一个村子,那里是空白区,我们把那个村子做完了,刚走到屯子外面,后面有辆车追了上来。前面那个同修上车了,我和另外两个同修一看不对,同修说别上车,当时女婿一看不对,开车就走了。那个追上来的人没下车,喊:“别走,你的车牌号都照下来了!”同修没听,开车就走了,那个车就追。剩下我们三个同修说往地里跑,一進地就跑散了,我和一个同修在一起,另一个同修不知道去哪里了,我们在玉米地里跑,秋天机器收的玉米秆满地都是,跑跑就摔跟头,后边又来了大铲车,那灯可亮了,照的挺远,月亮又大又亮,我们進的地是洼地,湿湿的都是泥,我和同修跑跑就得趴下,那天还拉痢疾,跑一会就得上大号,身上还没劲,胃又疼又难受,跑二三十步就得趴下歇一会儿,真是不容易。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道什么方向,我心里求师父让弟子走另外空间,因为同修家有小孩子怕家人着急。找不到方向我就抱定一念往西边走一定能回家。后来天亮了我们走到一个村子,好像离家里十多里的村子,走到村子看见一个老头,他说,你俩这么早就蹓跶?我俩说嗯。走到村子那头一看真是家附近,做梦都没想到走到家附近了,真是谢谢师父!

回到家后孩子帮我向内找,刚走的时候动的什么念,过程中出现什么心,还有怎么否定旧势力。在被撵的过程中出现了怕心,后来又找到私心、负面思维、色欲心和恨心。找到这些心,彻底去掉它们。跟着师父在修炼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救度更多的众生。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