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被枉判四年 安徽六旬吴伟明又被非法判刑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安徽报道)安徽省合肥市法轮功学员吴伟明女士,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被合肥市瑶海区公安分局站前路派出所恶警绑架;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合肥市蜀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被枉判一年十个月,罚金两千元。

吴伟明,六十三岁,自幼体弱多病,后又患遗传性脑血管痉挛,一半时间在病中。为治病,练了多种气功都没用。所以法轮功出现时,她很排斥。一次犯病时,她痛苦的要自杀,经丈夫劝说,带着只试一个月的心情开始修炼法轮功,没想到第二十四天,突然感到一身轻,头一下就不疼了,从此与病无缘。

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吴伟明女士坚持信仰法轮大法,多次被中共人员绑架、非法关押、非法判刑。

一、和平请愿,被非法关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同年十一月九日,吴伟明来到北京国务院信访办,警察让她趴在地上写信访。吴伟明以亲身的体会写了信访,交完信噩梦就开始了。

吴伟明回到当地就被非法关押到看守所迫害了一个月,后又被劫持到洗脑班继续关押迫害。从洗脑班出来后,吴伟明带着控告江泽民的控告信来到北京最高检察院,因没带身份证被撵了出来;到了天安门就被绑架了。

二、在劳教所被非法关押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一日,合肥市芜湖路派出所恶警撬开吴伟明家房门,把吴伟明绑架到安徽女子劳教所迫害。吴伟明进劳教所的第二天,早上起来炼功,被包夹人员制止。警察以不服从管理为名,把吴伟明铐在“喂蚊室”,所谓“喂蚊室”就是一间废旧的破仓库,一到晚上,蚊子很多,“嗡”声一片。到第三天,吴伟明强烈抗议,他们又把吴伟明大字形绑在仓库的床上,这是小惩罚三天。

七天的惩罚是“喂苍蝇”,就是在猪圈旁用石棉瓦搭的小棚,铐在那里,任苍蝇、虫子咬。不允许洗澡,不允许刷牙。再大的惩罚就是“关小号”。因为吴伟明拒绝“转化”,被关小号三十三天。

三、被枉判四年

二零零二年六月二十二日,吴伟明和儿子许侃准备到马鞍山的采石矶去玩,中途看望马鞍山一位法轮功学员,该学员已被恶警监控。母子俩进门就被恶警绑架,携带的一份经文被恶警搜出。恶警说:一份经文不能判刑,但是你有很多案底,说不说都是四年。吴伟明被枉判四年,儿子许侃也被枉判两年,丈夫许佛岭被非法拘留一个月。

二零零六年,吴伟明出狱回家,父亲已故,母亲病重,孩子失学。警察依旧不断骚扰,监视居住,最后发展到警察身穿警装围捕。

四、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吴伟明被恶警绑架到“洗脑班”,绑架的理由是:上级让我们知道每一个法轮功的情况,你从监狱出来不和我们联系。

二零一四年十月,吴伟明带孙女去医院看病,刚出医院,就被监听跟踪的恶警绑架到“洗脑班”关押迫害了十四天。

五、又被非法判刑

二零一九年九月二十日,吴伟明在自家楼下,被合肥市瑶海区公安分局站前路派出所恶警绑架,后被合肥市瑶海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二零年七月二十一日被合肥市蜀山区法院非法庭审,后被枉判一年十个月,罚金两千元。


安徽省合肥市蜀山区法院
法官:吴小水
审判员:孙钰
陪审员:倪兵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