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害法轮功 黑龙江密山市八五五农场李金州罪恶簿

更新: 2021年04月02日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密山市八五五农场武装部部长兼610主任李金州(李金舟)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至退休前,多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现在李金州已被举报。

制裁迫害人权的恶棍,目前已是各民主国家的高度共识。继美国2016年通过《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之后,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多国现在都有类似法律可循,澳大利亚和日本也在积极准备立法。法轮功学员每年整理几批恶人名单,送交民主国家的政府,要求对其实施制裁,包括禁止入境和冻结财产。所有计入明慧网《恶人榜》的人,都会随时或已经列入提交名单。

李金州(李金舟)迫害法轮功学员部份事实:

一、迫害优秀教师巩红燕

巩红燕,女,八五五小学教师,教学近三十年了,一直是学生、家长、同事公认的好老师,就连“六一零”的李金州当着巩老师的面曾说过:她工作、为人处世有口皆碑。这么优秀的教师就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就受到以下的刁难和迫害。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上午,小学书记韩东珠、校长高平、国安“六一零”赵连平、公安“六一零”的郎凤林、公安滕相传、凌波、邹恩天等一群人来到巩老师家,先由郎凤林翻墙而入打开大门,随后他们蜂拥而入。他们把巩老师家里外翻了个遍,翻的乱七八糟、狼藉一片,但他们一无所获,说是执行上级指示。

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二日,校长高平通知巩老师说:“准备把你的工作调到后勤去,但工资不变,听农场通知。”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二日,由小学书记韩东珠通知巩老师到后勤拖地,并强行搜走教科书和教案。当天下午“六一零”李金州和教委主任甄晓光又到小学通知巩老师到后勤工作。以上非法行为没有任何文字手续。他们在没有任何事实及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就任意强行取消了她的教师资格,取消了寒暑假及教师的其它待遇。几天后负责后勤工作的郭红光又告诉巩老师:每天一打上课铃就要冲刷一次卫生间。

二零零五年十月,教师改革重新聘用教师,以不在教师岗位为由不让巩老师参加应聘,这还不算,把每月近一千七百元的工资减到每月只给六百元了,但所扣的三金及一切费用都按一千七百元工资比例扣的,这样一来她每月拿到手的只有二百多元钱。这不是把人家的生存的权利都给剥夺了吗?

巩老师向教委主任甄晓光询问此事,主任说有文件规定。当向她索要文件时这位主任又说是口头传达的文件。巩老师的丈夫身体不好,孩子上大学,给她的家庭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和伤害。

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六年两次教师调工资。所有的一线教师、后勤教师、还有下岗(失业)多年的七、八位教师都调资了,唯独巩老师没调一分钱。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去找场长辛明露(六一零副主任),他说不知道,给问一问。可至今无音讯。

巩老师在修炼法轮功前,一身病,整天离不开药,一九九二年曾因病一学期没上班。那时她真的感觉生不如死,但当时女儿才七、八岁,为了孩子她也要活下去呀。她一九九七年修炼了法轮功后浑身的病都好了。这么好的功法怎么能放弃呢?就因不放弃信仰就受到以上的迫害,在迫害严重时期她的丈夫心理压力大,大病一场,病痛使她丈夫几天几夜难以入睡,有时痛的直喊叫。她的母亲更是每日如坐针毡。因为这位可怜的老母亲在文革时她的老伴被关过牛棚,她深知中共的邪恶,什么事都干的出来的,因此,两、三天要见不到女儿就得打电话询问女儿的情况。这害人的闹剧真是害国又害民。让我们有正义和良知的人们共同来制止这场迫害吧!

参与迫害的人:韩东珠、高平、甄晓光、赵连平、郎风林、滕相传、凌波、皱恩天、李金州、辛明露、敖军、樊瑞宪、来永军等等。

二、迫害残疾人王凯龙

王凯龙,男,农民,残疾。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开始,公安局就以了解法轮功情况为由,在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早七点由警察曹军把王凯龙叫去非法关押,第二天早九点多才让回家。从那以后骚扰与迫害就不断发生。这次参与迫害的人有:宋福和、凌波、曹军。

二零零零年大年初三夜十二点左右,公安局长宋福和跳墙而入把王凯龙家大门打开,辛明露(当时是副场长)进屋对王凯龙说:“你不能进京上访,如果你去了,我们的官职就没了。”

二零零一年底,公安局把王凯龙叫去,不让他回家,非法关押在洗脑班一星期,然后逼迫交二千元押金(已要回),又叫滞留金,就是勒索,不交不让回家过年。

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就因他给别人一本《转法轮》,就又把他绑架了。在黑龙江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十天。受到了虐待和精神折磨。并以交伙食费为名又勒索三百元钱。

二零零四年三月五日,公安局教导员“六一零”副主任沈益民带着警察熊德柱、陈志刚、李良东、尉壮志、居民委员李金江、王爱霞来到王凯龙家非法抄家。当问理由时,警察就拿出一张搜查令的纸让王凯龙签名,他拒签名。但沈益民仍下令强行搜查,当时真有文革再现的场面,一片狼藉,触目惊心。掠走了大法书和VCD一台,在这非法的情况下,邹恩天等私自整理黑材料,把王凯龙送八五七农场拘留所,非法关押了十五天,再一次受到肉体与精神的双重迫害。

王凯龙夫妻俩都是残疾人,都没有工作。每月仅有的低保,也因不肯放弃法轮大法的修炼被扣发。扣发后他曾找过“六一零”主任李金州、民政局长徐明学都不给解决。给家中二位老人和正在上中学的孩子带来了巨大的困难和伤害。

参与迫害的人有:辛明露、李金州、沈益民、熊德柱、陈志刚、李良东、蔚壮志、邹恩天、李金江、王爱霞。

三、骚扰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刘秀兰、庞廷来夫妇

二零零零年十月,刘秀兰和其他两名法轮功学员就想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去北京上访。到北京不但无处讲理,反而被绑架。当时被关在一个派出所的大院里。那里的警察很凶,打学员的嘴巴子、掐脖子,还逼迫脱去棉衣等,残酷虐待法轮功学员。然后,八五五农场公安局的孙素霞把刘秀兰从北京带回农场,由农场“六一零”人把她送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并把刘秀兰姐姐家的房照作为抵押,并勒索抵押金两千元(钱至今未还)才把她放回家。

二零零一年夏天,八五五农场公安局没有任何合法的手续,又有以下人员:滕相传、宋福和、邹恩天、凌波,到她家翻箱倒柜的搜查,如文革再现,根本就不说理。这次又把刘秀兰非法抓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看守所迫害了一百多天。

二零零二年秋天农场“六一零”李金州、公安的滕相传、蔡某等一伙人又一次闯到刘秀兰家。让她写不炼法轮功的保证,她不写,又一次把她带到公安局进行骚扰与迫害。

二零零三年五月,农场“六一零”主任李金州、公安陈志刚和密山来的杜某,又一次到刘秀兰家非法搜查。这次把她和丈夫(法轮功学员)一同绑架到密山。刘秀兰当天放回。可她丈夫被非法关押七个月,受到非人的虐待和迫害。

参加迫害的人:李金州、凌波、滕相传、宋福和、邹恩天、杜某。

庞廷来,男,二零零零年十月因和妻子刘秀兰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关押十五天。回家后由八五五农场林业科安排人在他家前后日夜蹲坑,直至二零零三年第三次被抓。参与迫害人:宋福和、宋必文、赵曙光、林业科小蔡。

二零零二年三月,恶人把他家的电话监控了。他去问问情况,他们不但不讲理,还把他扣在公安局一夜,第二天被送密山市又非法拘留四十多天。参与迫害人:纪委的来永军。

二零零三年五月,八五五农场“六一零”主任李金州、公安的陈志刚和密山的杜某、孟某又一次把他家翻的乱七八糟。然后又把他抓到密山东山非法关押二十八天。然后,由八五五“六一零”主任李金州、公安局的熊德柱把他从东山带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北山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三十二天。八五五农场“六一零”副主任沈益民、公安局的熊德柱逼迫他写“三书”,即“保证书”、“悔过书”、“揭批书”,因不写又继续关押五个多月。在这期间送洗脑班五十三天。更不道德的是“六一零”李金州从庞廷来的侄女那儿勒索了五百元现金,却没有任何凭据。

参与迫害的人:国安的赵连平,公安的沈益民、包迎珠、凌波、赵曙光、陈志刚、“六一零”主任李金州,密山的孟庆启、杜某等。

四、非法关押、酷刑折磨法轮功学员唐德成

唐德成,男,医师,被非法关押六十天,被限制人身自由多年。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唐德成被供电局、“六一零”、公安等部门监督,不得离开农场,新年期间走亲串友,都有人跟踪记录。

二零零三年五月,唐德成和庞廷来被密山孟庆起、杜永山、八五五的李金州等警察协同农场公安局前去抄家抓捕。在密山东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转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北山看守所又非法关押三十天,八五五农场公安局非法关押两天。在密山非法关押期间被灌芥末油、拳打脚踢,手铐把手腕勒破了、小手指长年麻木。

参与迫害的人:密山公安局的:孟庆启、杜永山、李刚、八五五农场的沈益民、宋必文、李金州及警察多人。

五、非法拘留法轮功学员赵彩霞

赵彩霞,女,二零零二年九月三日,就因传看《转法轮》一书,就以非法集会发传单为由,被非法拘留了,九月四日送往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北山看守所。在那里吃的是黑馒头,汤里有苍蝇和泥土。就这样的伙食每日收十元钱。关押期间戴手铐脚镣,警察不但经常拳打脚踢,还用打狗的鞭子狠狠的抽打她。当时被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只能以绝食的方式抗议,而他们更变本加厉的进行非法野蛮的强行灌食。赵彩霞学员就是在这样的虐待中艰难的度过了她一生难忘的二十九天。还被勒索六百元钱。不但她本人肉体、精神受到伤害,经济上受到损失,而且她的亲人也同样受到严重的伤害。

参与迫害的人:八五五的:“六一零”主任李金州、国安“六一零”赵连平、尉壮志、杨军(照相)、密山的马科长、张狱警。

六、非法拘留、抄家巩红梅

巩红梅,女,农民。她因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四年三月被八五五农场公安局等人非法抄家。当时由“六一零”李金州和公安等人把她家里外翻的狼藉一片,连炕席都给掀起来了。衣柜的衣物也都给掏了出来。后又因给亲属一个法轮功真相光碟,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被非法拘留十二天。在拘留所里她以绝食抗议。

参与迫害的人:“六一零”主任李金州、国安赵连平、公安熊德柱、邹恩天。

七、非法关押、勒索法轮功学员张玉玲

张玉玲,女,在修炼法轮功前身患多种疾病,炼功后所有病都好了。为了还大法与师父一个清白,她于二零零零年十月进京上访。在北京被非法抓捕送农垦北京办事处,然后由八五五公安局的宋福和、孙素霞带回农场。当晚在农场公安局非法拘留一夜,并勒索二千元钱。第二天由“六一零”李金州和公安局的人把她和另一位法轮功学员刘某某一起送往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

二零零二年三月中旬下半夜两点左右,张玉玲在金沙村小市场做真相,被富源乡派出所非法抓捕。当时从车上下来七、八个人,把她送到八五五农场公安局,然后由包迎珠、李金州又一次把她送到牡丹江农垦管理局北山看守所非法关押三十天。“六一零”李金州又一次勒索她一千元钱。放回后仍然受李金州电话骚扰、警察杨军的跟踪等迫害。

参与迫害的人:宋福和、孙素霞、李金州、包迎珠、杨军。

八、迫害法轮功学员高云祥及其女儿

高云祥,男,离婚后于九四年带着三岁女儿高月来八五五农场打工。高云祥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修炼法轮功以后,他的身心受益难以言表。后来,高云祥因坚持信仰被恶警从农场赶回原籍方正,他的女儿也被强迫退学。二零零四年三月十七日高云祥又被押回八五五农场公安局,遭刑讯逼供后被送进牡丹江管理局北山看守所,在看守所遭恶警和犯人折磨。二零零四年七月十五日高云祥被秘密投入牡丹江监狱,在监狱里高云祥和其他法轮功学员遭受了野蛮的摧残。更多关于高云祥被迫害的情况请见《高云祥被牡丹江监狱和看守所迫害纪实》一文。

以上是密山市八五五农场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部份情况,有的多次被抓、多次被抄家及各种骚扰。密山市八五五农场因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的另一些人暂时就不在这里一一述说了。

李金州个人、家庭信息:
中文姓名:李金州
中文姓名拼音:Li, Jinzhou
性别:男
出生日期:1959年 9月9日
出生地:黑龙江
工作单位名称:黑龙江省密山市八五五农场机关
职务:武装部部长兼610主任(已退休)
中国大陆的家庭住址(省、市、县):黑龙江省 密山市 八五五农场

亲属姓名:妻子 :潘广丽
亲属性别:女
亲属关系:是迫害人的:妻子
工作单位(或学校名称):不详
大陆住址:黑龙江省密山市八五五农场

亲属姓名:女儿:李越飞
亲属护照姓名(英文拼写):Li yuefei
亲属性别:女
亲属关系:是迫害人的:女儿
工作单位(或学校名称):,山东省潍坊市银行
大陆住址:山东省潍坊市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